第278章 欠东风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944字
  • 2019-04-30 12:00:00

“吃饭啦……”牢头胡大雨的大嗓音响彻整座牢狱,粗暴而沙哑,颇似发情的公鸭子的叫声,啦字拉得长长,又有点像杀猪时发出的凄厉惨叫。这叫声不是一般的难听,但在某些人听来,却如天籁纶音,动听悦耳之极。那些饿得一只脚已然跨进鬼门关的囚犯,听得这三个字,便如溺水之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激奋,咸鱼翻生,浑身猛然生出一股大力,愣是从无常小鬼的手中挣脱,拣回了一条小命。而在他们的心底,胡大雨立时成为了世间最可爱的人。嘿嘿,他们却是忘了到底是谁三天三夜不给他们送吃的来?

“咦?胡牢头,这次的饭菜似乎挺丰盛啊,不但有酒,还有红烧肉哩!莫非这是牢底饭?吃过了这一顿,明儿就要拉出去砍头吗?”南山贼开口说道。所谓牢底饭,顾名思义,当然就是牢狱坐到底之时所吃的最后一顿饭。

胡大雨不耐烦道:“少废话!有得吃便赶紧吃。嘿嘿,如今牢狱里囚满为患,确实应该拖几个出去砍头。你们这些江湖败类、庙堂残渣,活着简直就是浪费粮食,死不足惜!”北流氓骂道:“呸!此人的嘴脸真恶心,有机会一定活剥了这厮。”他满嘴塞着饭菜,口齿含糊不清,不然叫胡大雨听见了,估计免不了要上演一场好戏。

莫王府,书房内。莫王爷负手而立,烛光昏暗,明灭不定,他的身影随之摇曳晃动,平添几分神秘,背影不是伟岸挺拔,却予人一种高山仰止的霸者气势。

在他的背后恭敬地站立着一人,身形佝偻,不时发出一两声咳嗽。他这个病老叟是何人?竟然被莫王爷十分倚重的样子?嘿嘿,江湖之中只怕不认识此老的人不多吧?少之又少!天魔手娄远图,江湖巨擘人物,天下何人不识?莫王爷道:“娄总管,计划进行得如何?”娄远图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半月之后,月圆之夜,正是绝好时机!”

北流氓打了个哈哈,伸了一下懒腰,道:“吃饱了,喝足了,觉也睡够了,山贼二哥,请继续说令尊的故事吧!小弟极想知道令尊如何从众美女……嗯,一群母老虎的重重包围之中脱困?”

南山贼嘿嘿一笑,道:“其实俺老爹白白被吓唬了一场,他根本就不必费一拳一脚,危机便被化解!”东海盗侧头问:“嗯?怎么样被化解了?”南山贼道:“因为在紧要关头,突然樱桃嘴开口说了一句话。”北流氓问:“什么话?”

南山贼说道:“俺老爹侧身一避,无甚费多大劲便轻易躲开了梅千雪的噬影鞭。梅千雪冷哼一声,左手暗扣着的几根碎魂针准备射将出去,便在此时,忽然樱桃嘴大叫一声,道:‘诸位且住手!大家认错人啦,他根本就不是胭脂盗。’众美女不禁要质问:‘何以肯定?说不定你们四人和他乃是一伙的,不然为何不拔刀相向?’樱桃嘴不理会众人狐疑的眼神,浅浅一笑,道:‘因为在下才是货真价实的胭脂盗!’此言一出,众美女吓得花容失色,想及这两三天一直与狼共处,心悸不已,愤怒,纷纷弃俺老爹而将樱桃嘴包围起来。

俺老爹神情错愕,木然呆立,心中惊诧:‘樱桃嘴竟然是胭脂盗?怎么可能?若他当真是为非作歹的胭脂盗,应该巴不得有个人替他背黑锅送死才对呀,却是为何替自己开脱呢?想不明白……’

樱桃嘴神色不变,脸上笑容淡淡,他不紧不慢地开口道:‘胭脂盗虽然是敝人的绰号,敝人平生也曾经做下了好几件错事,但敝人绝没有迫害过任何一位良家妇女……’

便在这时,梅傲天忽然开口冷笑道:‘嘿嘿,良家妇女没有迫害过一人,黄花闺女却是残害了不计其数,是也不是?’说着,他掣出了浮虹剑,准备扑将上去擒杀。鹰钩鼻横身将之拦下,说道:‘我们闻老大绝非那等下流无耻之辈,梅公子若想打架,李某自当奉陪到底,反正刚才你我之间还没有分出胜负呢’

这时俺老爹忽然开口对樱桃嘴说道:‘小天,多谢啦!刚才援手之举,三生不忘。只是……对不起,我也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胭脂盗!’说着,突然他的身子一闪,只见一道残影如游鱼一般滑溜,毫无阻碍地钻入了众美女的包围圈之中,探手成爪,径直抓向樱桃嘴的右肩头。

樱桃嘴肩头一矮,堪堪躲了过去,愠怒道:‘杨老大!你、你这是做甚么?快请住手。’俺老爹一击不效,并没有死缠下去,闻言罢手,脸上悻然,出现了一丝尴尬之色,实在生怕别人指责他忘恩负义呢!

哈哈,其实俺老爹也不想做甚么,他只不过想撕破樱桃嘴右边肩头的衣服,看看是否有一颗黑痣在。那一夜,屋顶上,那一幕不堪入目的情景,估计他此生是不可能轻易忘记的了。若樱桃嘴的肩头不巧也有那么一颗黑痣,那么俺老爹便可判定他十有八九就是那作恶多端的胭脂盗。只可是啊,樱桃嘴死活不肯露肩证明自己的清白……”

北流氓大笑:“哈哈哈!不就是露一下肩头吗?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就算美女当前也不必害羞啊!又不是脱裤子露屁股,是不是?”东海盗微笑道:“或许他樱桃嘴长得比较像一个大姑娘,害羞之心比较重。”北流氓道:“难道?莫非他樱桃嘴乃是女扮男装?”

樱桃嘴到底是男是女?南山贼一笑蔽之,对此问题不置判言,只见他开口说道:“樱桃嘴见众人群情激愤,知道事情无法轻易揭过,无奈一笑,说道,‘在下确实是胭脂盗不假,平生没有祸害过任何一名妇女也不假,而江湖传言胭脂盗乃是十恶不赦的大恶魔,这也不是虚言。诸位或许要问这是什么道理?道理其实很简单,因为在下的一位仇家冒用了我的名号,做下那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无非想嫁祸于我,下三滥的手段,如此而已。至于在下为什么被叫为胭脂盗?呵呵,说出来怕大家笑话,在很小的时候很调皮捣蛋,常常偷盗娘亲的胭脂水粉出来玩耍,于是便被斥骂为胭脂大盗,久而久之,亲人朋友都管我叫胭脂盗。而我也慢慢习惯了这称呼,到了后来出来闯荡江湖,绰号干脆也就叫胭脂盗了。不过最近这名号实在叫得太响亮啦,在下却是不好意思再用,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四兄弟来此清和镇,便是因为听说那冒牌的胭脂盗到此为恶……呵呵,既然大家同仇敌慨,都恨不得将之食肉寝皮,不如大家联手起来一同对付他如何?’

樱桃嘴这一席话说得情真意切,但众人听了,信疑参半,一时之间,众人都沉默不语,面面相觑。樱桃嘴开口又道,‘空口说白话,也难怪诸位半信半疑。这样吧,给我七天的时间,若那冒牌的胭脂盗仍然逗留在此镇不离开的话,保证设计引他上钩,到时候请大伙齐力将其擒下,也算为民除害出一份力吧……”

南山贼说到这,忽然被北流氓大笑打断:“哈哈哈,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那冒牌的胭脂盗仍不时出现于江湖,仍有不少良家妇女毁于他手。那么樱桃嘴当初拍着胸膛保证七天之内擒下胭脂盗,岂不是失信于众人啦?”

东海盗笑道:“失信?哈哈,那倒未必,樱桃嘴的说话留有余地,若胭脂盗早就远遁他处,七天之内不见现身于清和镇,他便不算失信,而且他只保证设计引胭脂盗上钩,至于最终能否擒住他,就要看众人的本事以及胭脂盗的运数了。”

南山贼颔首道:“嗯!海盗大哥分析得不错!嘿嘿,世人只知道胭脂盗至今仍然活着,却甚少有人知道他已然成了一个独臂人。”北流氓愕然:“独臂人?”南山贼道:“不错!独臂人,一只右臂齐肩不见,正是断送在樱桃嘴的巧妙设计之下。

呵呵,一出真假胭脂盗大战的好戏连续上演了七天七夜,其中的精彩片段数不胜数,若一一道来,便不是七天七夜就能够述说完结,嗯,俺就不打算长篇巨幅地赘述啦!总之,最后的结局,任凭一个冒牌的胭脂盗如何武功不俗、机智不凡,终究斗不过樱桃嘴等人。好汉难敌四拳,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蚁多咬死象,诸如此类等等,这都证明了一个事情,那便是人海战术具有无比优越性。一个失道寡助的冒牌胭脂盗又如何斗得过人多势众的樱桃嘴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