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邪龙降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365字
  • 2019-04-29 20:00:06

第三刀,骨头碎裂,疼痛锥心刺骨,七妙公子痛得弯下腰,自然屁股就暴露了出来,刚好成为第四刀的攻击对象。

哈哈,若是屁股被一刀劈成两瓣,只怕不会毙命,他也没有脸面再活下去了。江湖侠士,面子可比性命看得更重要,当众被人在屁股上砍一刀,无疑是奇耻大辱,乃极失面子的事情。就算脸皮比屁股还厚,苟且活下去,势必也无法在江湖上混下去了。一个江湖人若是无法再混江湖,就好比雄鹰无法天空展翅翱翔,蛟龙困于浅滩,活着又有何意义?

噗哧一声,仿佛臭屁之响,七妙公子的屁股后面忽然冒起一阵轻烟……哈哈哈,诸位不必想歪,他陈玄乃遗世卓尔的翩翩佳公子,决计不是那种会被吓得屁滚尿流之辈。而他也不可能像黄鼠狼之辈会放什么屁功大法来自救。而是,总之没有人看得清,当第四道刀光差之毫厘将劈上陈玄的屁股之时,突然却好像与什么东西发生碰撞,化作了一阵轻烟消散。

“统统都给老夫住手!”声音犹如晴天霹雳,十分洪亮,震得众人耳朵发麻,嗡嗡直响。众人皆是一错愕,手上的招式略一迟疑,终是没有释放出去,留势待发。各人纷纷扭转头,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在天雷魔旁边的鬼婆婆却是瞧得清楚,替七妙公子陈玄化解危机的正是天雷魔,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只不过很随意地一挥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暗青子之类的东西激射出,但奇怪的就是,孤魂攻击出去的刀光应势消失无踪,十分诡异,她心中暗叹:“果不愧上仙阶的高手,实力之强,乃平生仅见的第一人,自己与之一比,判若云泥,天差地别……”

其实,天雷魔留在炎黄大陆位面的分身只是先天阶的实力而已,不然,当初也不会败在“掌中囚”寇烟的手上了。

横眉客冷眼一瞥,看见擂台之下,五十步之外并列站着一男一女。自称老夫,肯定不是女的开口说话;但这男的,面白无皱纹,光景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远远够不着谦称老夫的年龄。但若不是这个愣头小子开口说的话,却又会是谁呢?四下左右再无人影!

横眉客大声喝问道:“小子!刚才可是你喊住手?”天雷魔负手傲立,哂然一笑,道:“不错!正是老夫。”乳臭未干的毛小子自称老夫,就好比堂堂七尺男儿嗲声嗲气地自称为奴家,同样令人感到别忸,甚至恶心。不过很快就有人心中释然:也许这一位乃是驻颜有术的老妖怪,颜不老,心已苍桑。

横眉客冷眼一瞪,恶声道:“小子,这里乃杀戮场,而非风花雪月之所。你们若想谈情说爱,最好另寻他处。哼!”显然他以为天雷魔和鬼婆婆乃一对情侣。不过说实在的,杨经风和鬼婆婆,单从相貌而论,确实是十分班配的一对儿,男的俊朗,女的俏丽。

别人认不出鬼婆婆,但枉死鬼等四名鬼将却是熟知的,他们心中疑惑:这小子什么来头?老气秋黄地老夫自居,气势轩昂,决非寻常之辈,而眼高于顶的鬼婆婆竟然对他十分顺从的样子,莫非当真是她的秘密情郎?

天雷魔突然神情一冷:“废话这般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老夫叫你们住手,都赶紧收手,统统滚回老窝去,好好修炼,休在这里兹扰民生,否则杀无赦,哼!”水月师太冷笑:“小子!大声说话是要看本事地……”天雷魔截口道:“那好!老夫准备一剑劈烂这劳么子擂台,不想死的,趁早滚下擂台去吧!”说着慢慢举起了右手。嗡的一声,光芒闪耀中,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巨型能量剑——承影剑。

一剑出,天地暗然。

同样是真气凝聚而成的能量剑,承影剑的气势比之舍生剑更令人感到心悸畏怯,枉死鬼心头一颤,晓得其中的厉害,他向其他同伴使了一个眼色,率先跳下擂台去。

“老夫要出招啦!想活命的,赶紧闪开。次——元——裂——空——斩——”手臂往下一挥,一匹光华夺目的剑芒横亘而下。轰然巨响,木屑纷飞中,地面出现一条十几尺深的沟壑,偌大一座擂台倾刻间灰飞烟灭,荡然无存。没有流血丧命,因为天雷魔根本还不想杀生。不过有三两人自恃身体强悍,不避不让,却被震得抛飞出去,衣服碎成片缕,样子狼狈之极。

岁寒三友之“梅友”梅一树突然开口道:“好小子!这一招好气势。不过要毁灭一座擂台,凭老朽手中的这把寒水刀也做得到……”言下之意,天雷魔的这一招次元裂空斩还不足以服众,要想赶走众人,必须再出绝招才行。天雷魔眉宇间一黑,出现了一丝煞气,冷眼一扫,最后盯着梅一树道:“诸位看来是想逼老夫出绝招吗?你们会很后悔的!”右手再度举,青芒一闪,承影剑再次凝聚成形。天地陡然变色,乌云密布,罡风尖啸,一派末日临世的景象。众人神色一惊,心头狂燥不安起来。

天雷魔的声音威严无比、十分苍劲:“这一招邪龙降,乃具有上仙阶的实力方可施展的禁咒法术,而老夫这个分身因为灵魂寄宿,实力只是先天阶的巅峰而已,不足以完全控制这一招禁咒法术……诸位若不想活命啦,或者想见识一下禁咒的威力,只管留下来吧!”突然他扭头对旁边的鬼婆婆叫道,“小丫头,你也赶紧离开吧,方圆十里的范围之内尽皆是禁咒的禁区,快走!”鬼婆婆眼神复杂地望了他一眼,向其他四名鬼将一招手,转身,如飞而去。

这一招引发了天灾异象,既被称为禁咒,威力肯定不容小觑,绝大半之人不敢拿性命开玩笑,宁可信其真,纷纷逃离。不过仍有四人自恃有倚仗,不肯退却。

“玄音盾!”烟雨上人双手一举,仿佛撑伞一般,支起一面透明的空气盾,将旁边的岁寒三友也笼罩在内。

“乾坤无极阵!”梅友抡起寒水刀,鹤叟挥动寒情剑,而竹翁这时终于亮出一管墨绿色的竹笛子——寒梦笛,挥舞转动,如臂使指,十分灵活。刀光霍霍,剑影森森,绿芒灵动,纵横交错,织成一张庞大的金汤防护罩,将玄音盾也覆盖住。

“不自量力,哼!就让你们见识一下雷系禁咒法术的威力吧。邪——龙——降——”邪字出口,他手中的承影剑一飞冲天,没入九天云霄之中;龙字吐出,九天之上响起连绵不绝的轰鸣之声;降字音落,无数道粗如婴臂的雷电裂云撕空劈下,聚拢成一条庞然巨龙,张牙舞爪,吟声彻天贯地,俯冲而下,迅猛地噬岁寒三友和烟雨上人。

轰然巨响,尘土飞扬中,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黑黝黝,不知几尺,深不见底。原来却是邪龙一尾巴便将四人砸入了地底,生死未卜。

邪龙怒吼,扶摇直上,盘旋飞舞,如像一只饿鹰正在努力寻找着下一个攻击目标。只是这地方虽在清和镇的市井范围之内,却是一大片空地,民居廖廖无几,天灾异象发生,老百姓早就趋避他去。那些被鬼哭藤长时间缠裹而昏迷的江湖侠客,在鬼哭藤被天雷魔一招风刃散破解之后,半空中坠落下地,却有大部分之人没有摔醒,但他们也都被清醒的人给移走。包括樱桃嘴等四名结义兄弟,也被魅影山庄的人给救走。十里范围的禁咒禁区之内,除了天雷魔,还有就是坠入地底,不明生死的岁寒三友和烟雨上人,此外,再无其他人。邪龙不会反噬施法者天雷魔,也不见它穷追不舍地攻击深陷地底的四人。没有了攻击目标,它却不消失隐去,犹如一只不甘的怨灵,云端翻腾,时隐时现,怒吼连连。

天雷魔摇头苦笑,心中郁闷:“若是本尊来施展这一招禁咒,肯定收放自如,那似现在这般狼狈,无法完全控制,一个不好,还有可能遭到反噬……哎!只怕三天三夜之内,这里将是雷池一座,无人敢擅越半步……”

“吼啊——”吟啸九天,穿云裂空,邪龙忽然首尾相连,便似一只巨大的银环,飞速旋转着,渐渐中间的空隙缝合,便成了一只巨型的银盘,无规则地飘移,光芒一亮,嗤嗤之声不绝于耳,便有无数道拇指般大小的电蛇劈下,轰隆隆,将地面炸得坑坑洼洼,草木皆灰,坚石成粉。

翌日清晨,天朦朦,东方便出现了一线鱼肚白,这预示着这一天将是晴朗的天气。但在清和镇西南方的上空却是乌云密布,雷鸣不息,闪电不绝。

樱桃嘴、鹰钩鼻、豆子眼、苦瓜脸四人并肩排列,整齐划一。在他们的旁边还站着其他四人,却都是貌美如花的少女。若杨经风忽然出现在此地,肯定心中无比郁闷:“他们怎么拉扯在一块啦?世界何其小,冤家路窄,竟然是这三只母老虎?如何得了啊……”三只母老虎自然是指曾经对他喊打喊杀的梅千雪、时孝芬以及南宫小凤,另外一名少女,杨经风虽然没和她交过手,但却见过她在擂台上大展神威——量天尺莫小猜。

诡异的电蛇就在他们面前三步的地方炸开,将地面轰出一个大洼坑。众人神色复杂,各怀心事,默然静立。

呛啷一声,莫小猜突然掣出一柄青锋剑;唰的一声,甩手掷将出去;砰的一声,青锋剑刚进入禁区便被一道闪电击上,化作一股青烟消失。睹此,众人张口结舌,哑然失色。

半晌之后,莫小猜才呼出一口气,惊叹道:“这、这到底是什么禁咒法术?未、未免也太过恐怖了吧……”感情他们这些人是来见识一番禁咒的威力的吗?

“老爹果然没有诳骗大家,如此惊世骇俗的破坏之力,只怕当真是只有传说中的上仙阶的高手才有能力施展的禁咒法术了……这世间果真有人能够修炼成仙的么?如今禁区之内寸草不见,只怕三爷爷他、他们凶多吉少啊……”梅千雪低声呢喃着。她口中的三爷爷自然是指岁寒三友中的梅友梅一树啦。

苦瓜脸愁眉苦脸道:“不知杨老大到底仍留在禁区里面呢,抑或是被别人救到其他地方去啦?”鹰钩鼻淡漠道:“只怕多半是被雷电劈成灰炽了!”豆子眼翻白眼瞪了鹰钩鼻一眼,不言,显然,他对鹰钩鼻的乌鸦嘴有些不满。樱桃嘴叹息道:“但愿他吉人有天相吧!”

在禁咒禁区的另一边也有五人望着肆狂的电蛇发怔。这五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鼎鼎大名的地狱门的五名鬼将。

“横眉客那一招指上乾坤引来了九天神雷?这一招邪龙降禁咒也是引发了雷霆万钧?能量之剑承影剑射入云霄之中而勾动了天雷?同样是真气凝聚而成的能量剑,舍生剑能否引动雷电么?如何才能够控制自如而不被反噬呢?这其中到底是什么玄奥……”枉死鬼心头百绪交集,愁眉不展。“哈哈哈……”突然他大笑起来,不理会其他四人错愕的眼神,径直一屁股坐下,盘腿曲膝,眼睛一闭,进入洗心入定的修炼状态,似乎他忽然有所顿悟。

到了第四天的午夜时分,绵绵不绝的雷声才终于息偃,附近的人们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不再梦中忽然被一声焦雷给惊醒。禁咒十里之禁区劫后成了废墟,一片狼籍,满目疮痍,地表仍冒着缕缕青烟。

“嘭!”的一下,忽然只见一大蓬泥土抛向天空,扑簌簌,尘埃落定之时,藉着朦胧的月色,只见地面露出一个黑乎乎的大坑。

嗖!嗖!嗖!嗖!

突然深坑里蹿出四条人影来。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岁寒三友和烟雨上人。四人竟然没有死?劫后余生,四人心中各有一番感慨,面面相觑,半晌却无言。

过了好半天,烟雨上人忽然抬头望了一眼已然西斜的晓钩残月,长笑道:“想不到我烟雨上人还机会看见天上的月亮!哈哈哈……”

竹翁牛梦回神情有些灰败,丧气道:“昔时我们太过夜郎自大了,以为凭着我们三兄弟齐心合力便可逍遥江湖、纵横天下,却想不到这一招邪龙降如此逆天,若那人有心要杀我们,只怕大家早就灰飞烟灭了……”鹤叟颔首道:“禁咒法术啊,乃上仙阶高手的绝招秘术,非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颉颃……”梅友叹息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还比一山高,修行无止境。凭我们这一点微末的本领还是莫要再出来丢人现眼啦……走吧!找个地方隐世静修。哈哈!上仙阶?却不知此生有没有指望?”

烟雨上人笑道:“呵呵!若三位前辈打算觅地修炼,不妨移驾到烟雨岛瞧一瞧,那里山青水幽,可是一个清静的好地方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