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千浪斩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988字
  • 2019-04-29 12:00:03

鬼婆婆向来对自己的傀儡牵魂术很有信心,看着杨经风等人渐渐失神的眼眸,她不禁笑逐颜开,露出了媚惑的浅笑,也难得展示了一次她那漂亮的编贝皓齿。

倏然——

杨经风的眼皮刚刚无力地合上,却是猛然又睁开,射将出幽冷阴森的厉芒,犹是黑夜里猎豹的眼睛。即便是久经风浪的鬼婆婆,被这一双眼睛凝视着,心头也不免咯噔一颤,暗惊:“这、这是一双人的眼睛么?分明就是一口陷阱啊,充斥着死亡气息的陷阱。”而且她感应得到这是一口很危险的陷阱,其危险程度绝不下于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啵的一声,如碎冰之响,由于心神出现慌乱,鬼婆婆身后的冥蛇虚影便破灭消失,而傀儡牵魂术自然就无法持续下去,功溃一筹,失败了!

一个苍劲的声音蓦然响起:“是谁唤醒了老夫?”莫非恶魔苏醒过来?这声极具穿透之力,震颤着世人的灵魂,仿佛来自幽冥鬼域,但鬼婆婆看得真切,却是出自杨经风之口。

“灵魂寄宿?鬼魅附体?”鬼婆婆虽然惊诧,但作为鬼将级人物,岂是容易就失去气度?但见她长吸一口气,大笑,“哈哈,小子,竟然敢在鬼婆婆的面前装神弄鬼,何啻于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

苍劲的声音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小丫头,竟然敢在老夫的面前大呼小叫?胆子可不小啊!老夫乃杀戮之王,嗜血成性……小丫头,啧啧,瞧你的皮肉十分光嫩哩,哈哈,识趣的,快快献点血出来吧!否则,嘿嘿……”淫笑,莫非是色鬼?

令人闻风丧胆的地狱门七大鬼将之鬼婆婆竟然被戏虐地称呼为小丫头,而且平生第一次有人敢在她的面前恣意淫笑,这岂叫她不生气恼怒?只见她冷冷一笑,道:“何方妖魔?报上名来!想要吸鬼婆婆的血么,嘿嘿,只怕阁下的本事还不够哩!”

苍劲的声音道:“哈哈,小丫头,口气挺狂妄呀!好,某些人不见棺材不落泪,今天就叫你见识一下老夫有什么本事,免得世人以为天雷魔乃夜郎自大之辈。看好咯!”嗤嗤声响,束缚着杨经风身体的鬼哭藤突然瞬间寸断,化作虚无,而他原本倒悬的身体并未落下,仍然悬浮着,呼的一声,如风轮旋转起来,并呈上升之势,至与鬼婆婆同样的高度才停止,与之遥遥对峙。

鬼婆婆冷眼静观其变,没有做出任何一丝举动,神情淡漠,仿佛杨经风的诡异变化,她早就司空见惯,根本不入她的法眼,或者她认为对方不过是一条小泥鳅而已,翻不起大浪吗?嘿嘿,表面上她镇定自若,静如止水,其实却有谁看得出她内心的隐隐不安呢?多少年了,这是第一次,有人令她感受到了威胁与慌恐。但她毕竟是鬼将级人物,生性谨慎,在没有清楚敌人底细的情况之下,绝不会轻举妄动,而是打算以不变应万变。

进入魔异状态的杨经风此刻威如天兵神将,又好像铁塔一座矗立半空,他环视了一周,突然眉毛一轩,不悦道:“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好端端的一座小市镇怎么会忽然冒出这许多小蛇一般令人生厌的鬼藤条呢?小丫头,是不是你在其中作鬼弄祟?”

鬼婆婆冷声道:“明知故问!”天雷魔朗声道:“很好!”他缓缓举起右手,光芒忽然闪耀,一柄巨型的能量剑渐渐凝聚成形,青光流转,天地陡然一颤,为之暗淡下去。一剑出,天地变色,这到底是一把什么样的剑呢?“承影剑,多少年了,老夫未曾动用过。今天——风刃散!毁灭吧!”一剑挥出,呼啸声响,霍霍剑影化作漫天风刃,铺天盖地席卷开来,势如破竹、摧枯拉朽、滚水湔雪,坚韧无比、凡铁俗器所不能损伤的鬼哭藤一旦被风刃击中,便化作虚无,无声无息。

风的速度有多快?呜啸即过!风声歇止,阴霾尽祛,小镇恢复旧观。

砰砰砰……

重物落地之声接二连三,却是那些让鬼哭藤困在半空的人们纷纷跌落。鬼婆婆骇然失色:“你、你,莫非你的功力已然突破先天阶而成为上仙阶高手了?这、这世间当真有人可以修炼成仙的么?”天雷魔朗笑道:“哈哈,大惊小怪。不错!三百年前老夫便已窥破天机、领悟天道自然,达到上仙境界,羽化登仙而去。但因俗世中仍有所眷恋,于是留下一缕魂魄,沉睡于一册书简之上……”

鬼婆婆道:“然后机缘巧合之下,这小子觅得书简,于是你便趁机灵魂寄宿?”天雷魔笑道:“哈哈,情况差不多便是这样!实话说,老夫的本尊已是上仙阶,已然飞升去到另外一个位面。嗯!这位面也即是世界之说,浩瀚宇宙之中存在着无数位面,有凡人界位面,有上仙界位面,有神界位面,以及一些空间乱流,如我们这个炎黄大陆只不过是凡人界无数物质位面中很小的一块大陆罢了。”位面之说,飞仙之说,鬼婆婆闻所未闻,一时间听得傻愣傻愣,哑口无言。

天雷魔稍事停顿,接着道:“修炼无止境,一山还比一山高。小丫头!做人不可太狂傲。岂不知老夫没有飞仙之前,也如你们一般坐井观天,以为突破了后天境界便可天下无敌。殊不知,嘿嘿,老夫所留下的分身虽然只是先天阶,但无疑比起你们这些先天阶前期的高手,实力还强了不少。而以老夫上仙阶的实力,在这块炎黄大陆上,当仁不让地站在了巅峰之上,但在天境域,嘿嘿,却只过是一个三阶天仙而已。能力与那些仙帝们相比,无如是蚍蜉与天龙之别。而传说修仙至大圆满境界,尚可渡劫,九九八十一难,一旦渡劫成功便进入神阶……而神阶之上呢,又会是什么级别的强者?却是无人能知了!神阶高手是什么概念?神啊!高高在上,无所不能的存在。”情不自禁流露出神往的神情。

先天阶高手一般细分为七大阶段:炼气期、结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化神期、渡劫期和大乘期。绝大多数位面都是这般划分,只不过炎黄大陆乃是十分普通的一个位面,凡夫俗子和后天阶的侠士占了绝大部分,而先天阶的高手却是极其稀少,他们只是简单地分为先天前、中、后期而已。

面对实力悬殊的上仙阶高手,鬼婆婆自知无法抗衡,不是对手,根本兴不起半点对抗之意,她呆愣着,不知所措。

对手露出服贴的表情,天雷魔当然心中大是顺畅,他笑道:“小丫头,傻愣着做甚么?快替地上这几个人解除秘咒,复他们自由,尔后你也自去吧!有时间就应该好好修炼,而不是纠缠在红尘俗事中,殊不值……哈哈,老夫今天心情不错,不想杀戮,否则,嘿嘿,岂会跟你小丫头废话这么多?早就一剑劈成两半了!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名利乃过眼烟云,稍纵即逝,百岁之后,身灭化作一掊黄土,尽归虚无。只有不断修炼,与天地同寿之时,再来争名逐利,或许才有一些意义……嘿嘿,小丫头,老夫噜唆这般多,你可明白老夫的用心?”他一个老匹夫有什么用心?嘿嘿,只怕不会安的什么好心吧!莫非他人老心不老,也是恋香惜玉之辈,看见鬼婆婆貌美如花,就不忍下杀手?

鬼婆婆轻点螓首:“多谢前辈指点,晚辈铭感在心!刚才傀儡牵魂术没有成功,地上这些人不过是昏睡而已,不久自会醒转过来……前辈,还有什么要吩咐吗?”言下之意,没有什么吩咐的话,她就及早告辞离去。天雷魔!魔之一字,可知他乃是性情反复无常之辈,这一刻,他心情高兴,一切好商量,但下一刻,鬼晓得他会不会大发雷霆,大开杀戒呢,还是趁早离开为妙。

天雷魔道:“那边还有一大群人在打斗哩,估计也有你的同伴吧?快去叫他们罢手!”鬼婆婆赧然一笑:“只怕晚辈的能力不够哩!还是请前辈亲自出马吧。”天雷魔捋须道:“也好!”哈哈,他习惯性做出捋须的动作,却怎知杨经风小白脸一张,胡子就那么稀疏稀拉的几根,不堪一捋。

擂台上的打斗已然臻至白热化状态,双方各有损伤,或多或少皆飘红挂彩,但各人斗志不减,杀红了眼,撕杀更狠烈。

“大漠孤烟!”杀得面红耳赤的七妙公子陈玄蓦然暴吼一声,手中无锋巨剑突然冒出寸许长的绿芒,手臂一抡,直直照着孤魂的面门劈将下去。咻的一下,孤魂的身影忽然一分为三,啵的一声,黝黑的无锋巨剑击中中间的影子,立即幻灭。

“哼!”陈玄冷笑一声,手臂就势一撇一横,便有两道剑影分别飞向其他两个分影——且不管哪个是真身,哪个是虚影,统统皆杀。又是啵的一声脆响,同一时间两个分影中招破灭,竟然三个都是虚影?真身在哪里?陈玄正感不妙,忽然背后就响起了孤魂冷冷的声音:“来而不往非礼也!好小子,且吃俺一刀,千——浪——斩——”鬼影刀法之千浪斩,一刀出,势如千叠浪,磅礴大气,威力与之前摘星刀客所施展的一招逆水三千不相上下,招式上也十分相似,若非他事先喊出招式之名,绝大半之人还以为就是同一招呢!无疑,这是一招必杀的绝招!孤魂似乎对自己这一招也很有信心,一招出,嘴角情不自禁挂上了一抹微笑,得意的微笑,好像是在嘲讽——小样,看你如何接招?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背后突如奇来的一招,七妙公子能否躲得过吗?危境之下,他将如何自处?

这一招千浪斩的攻击速度快至匪夷所思的境地,电光石火间,一道雪亮的刀光已然劈上了七妙公子的左肩头,嗤的一声,皮开肉裂,鲜血飞溅;噗的一声,又是一道刀光击中了同一位置,伤及骨头;嗤嗤声响,第三道寒光又破空而至,目标仍是同一伤口。

表相上这一招千浪斩与逆水三千相差无几,其实质上却是有所区别。逆水三千意在制造大范围杀伤力的汪洋刀海,令敌无所遁逃;而这一招千浪斩,不但具有大范围的杀伤力,而且对于单一目标可以做到千涛拍岸的效果,千道刀光攻击同一部位,水滴石穿,无坚不摧。

显然这一招千浪斩比之逆水三千犹高明了许多。而更加诡异、令人无所招架的却是,一般招式从后面击中敌人,都会将人击飞,不管力量再怎么微弱,也会使人受前冲之力而向前倾斜。然而,七妙公子接连受到了两次攻击仍然直立不倒,莫非他自信身坚如石,准备硬抗多几刀吗?或者他的脑袋被击懵了,不知顺势扑倒而躲避后续的攻击吗?

其实,他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这一招千浪斩竟然十分诡异,中招之后不但没有前推之力,反而有一股怪力如一只无形的手抓着他往回拉扯……这究竟是什么道理?哈哈,无需绕舌,在浪涛中搏击过的人,都会明白其中是什么玄奥。喀嚓一响,乃骨头碎裂之声——七妙公子终究无法逃过第三刀之厄。只见他痛得弯下腰,努力想往右横移,却是步伐打滑。

呜呜声响,第四刀又将劈至。横眉客等人也同时受到攻击,自顾不暇,根本不可能援救他。难道他就这样受千刀之斩吗?就不知他能抗几刀而不死?嘿嘿,就算不死,他妈也不会认得出他啦!别说挨千刀,就是受个几十刀,也早就烂成肉泥,不像人样了!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