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鬼哭藤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147字
  • 2019-04-28 12:00:42

“愚昧的人们,活着即是一种耻辱,就让鬼婆婆了结汝等的性命吧!”鬼将不死邪巫黯哑的声音忽然响起,“神奇的鬼哭之藤啊!吾以邪巫王的名义命令尔等,苏醒吧!疯狂生长,束缚眼前的敌人……”

十分倏兀,非常诡异,没有半分先兆,地面突然冒出一大片紫红色的蔓藤,开始只有筷箸一般大小,但一眨眼的功夫却是生长成手臂一样粗壮,其长有几丈,生长之快,十分疯狂。仿佛有灵性,极像乌贼的触手,灵动如舞,见人便缠。

“呼!”的一声,便有两根巨蟒蛇一样的鬼哭藤同时缠向杨经风的小腿,逼得他左闪右避,上蹿下跳,样子十分狼狈。而他身旁的樱桃嘴等人都是自顾不暇,手中挥舞着兵器狂砍猛剁。只可是他们徒做枉然之事,鬼哭藤并非世俗凡物,一般的刀剑根本奈何不了它,仿佛是虚幻之体,砍上去无实质,但被缠上了却是结结实实。苦瓜脸就因之前腿部受伤,腾挪不便,勉强坚持了一会儿便不支,被缠个正着,裹成一个大粽子,吊在半空中,无论他如何挣扎,如何努力,都是无济于事,根本很难脱困,看来只有待宰的份儿了。

鬼婆婆低沉的声音仍在空气中飘荡着,呜呜叨叨,没有人清楚她到底念的什么咒语?天地突然一暗,天空中飘来了几朵彤云,一阵冷风吹过,淅淅沥沥,牛毛细雨便降落人间。淋在身,粘乎乎,定神一瞧,发现是红色的。老天竟然下起了血雨?众人心头一颤,茫茫然,空落落,不知所措。鬼哭藤却仿佛得到了滋润,更加疯狂地生长……

血雨持续了将近半炷香的光景。当血雨停歇的时候,原本空旷的场地已然变成一片莽林之地,碗口粗的紫色蔓藤成千上万,比比皆是,遍地生长,盘根错节,错综虬结,无风自舞,犹像挑衅的乌贼之手,十分嚣张;

而原本杀声震天的场面也平静了许多。擂台下观战的人们大半是武功平平之流,他们已然让鬼哭藤牢牢束缚住,动弹不得。有的人甚至早已放弃了挣扎,灰心丧气,神情恹恹。而武功修为层次稍高的十来人,诸如梅千雪、樱桃嘴、量天尺和斩空剑等,也包括杨经风在内,他们也都未能侥幸,统统被死缠住,不过仍有一些挣扎的力气罢了。

至于擂台上的十几名武林名宿,除了原先的六人,包括后来杀上去的魅影剑梅影、曲开大师、水月师太、以及玄光道长等,鬼哭藤则根本影响不到他们。一般的兵器砍中鬼哭藤,犹如抽刀劈水,水更流。但不是凡铁俗物的寒水刀、大衍剑等明器,却是另当别论。鬼哭藤碰上冰冻邪寒的寒水刀,“啵”的一声,碎成无数块冰粒,烟消云散。

擂台之上,十几条人影纵横飞舞,打斗仍激烈精彩。枉死鬼、吸血鬼、孤魂和野鬼四人背靠背,一人挡一面,游刃有余地站在包围圈之中。鹤发童颜的是枉死鬼;小脑袋大肚子的是吸血鬼;孤魂的面容看不清,黑色的斗笠,黑色的披风;野鬼则是罩着一件素白的斗篷,长得一脸横肉,相貌十分凶恶;至于鬼哭藤的召唤者不死邪巫,仍不见露面,便不知长得什么模样了。

擂台上,白道一方的人数占优,记有十一人之多:岁寒三友、横眉客、七妙公子、红袖姑、魅影剑、水月师太、玄光道长、曲开大师,还有一人作秀士打扮,年龄大概三十许的样子,自述来自于南海的烟雨岛,自号烟雨上人,脸庞刚毅,眼神精明,手中使一把奇形的兵器,若芒刺,好像某怪兽的獠牙,他的招式非常刁钻,好走偏锋,十分难缠……

人多势众却如何?胜利的天秤并未因此倾向他们。兵在于精,而不在于多。此言大有道理。人数多了,有时反而不妙,一个配合不好,反扯后腿,制手制肘,无法将众人的最大潜力发挥出来。所谓人多屁股乱,是此理也。攘外必先安内,己方无法同心使力,谈何去压倒敌人呢?

擂台之上就数红袖姑的年纪最轻,实力也是最弱的一个。只见她香汗淋漓,显然打斗有些吃紧……其实若非有七妙公子死命护着她,只怕她早就受伤重创了。而四名鬼将似是有意玩弄七妙公子,专门挑她下手,不无调戏的嫌疑。渐渐地,陈玄就有些疲于应付,而四名鬼将则发出哈哈的得意大笑,立时他就有一种被当猴耍的耻辱,不由怒火中烧,恨声叫道:“欺人太甚,今日未将尔等诛灭,陈玄誓不为人。小袖袖!快去把你娘亲和我老爹叫来……”他口中的小袖袖自然是指红袖姑了,情侣间的亲密称呼是也!

七妙公子陈玄的老爹乃是星尘楼的楼主“苍穹神剑”陈墨。欲把落红谷的谷主和星尘楼的楼主一并叫来,想凭借凄雨神芒和二十八星宿剑阵联手来对付地狱门,看来他真的生气了。七妙公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呀!

红袖姑深情地望了他一眼,泪眼汪汪,潸然欲滴,一咬牙,吐息如兰,简短就一字:“嗯!”蓦然转过身,准备离去。但四大鬼将的眼皮底下,岂容她说来便来,说走便走?嗤的一声,红芒一闪,一把能量小剑射向她的后心,出招相当狠毒,正是被称为红芒现世,灭绝声息的舍生之剑……

七妙公子早就防备敌人有此一招,他轻蔑地冷哼一声,很随意地挥剑劈去。叮的一声,红芒一暗,消失无踪,而它并未把声息敛去,看来传说中的现世即绝灭声息的红芒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嗖的一声,红袖姑头也不回,如常娥奔月,凌空飞去,御风而行……

呼呼呼……

无数根疯狂的鬼哭藤犹如巨型蛤蚂的大舌头卷向半空中的红袖姑,争先恐后,就似抢食一般。嗤的一声,红袖姑拿着细银软剑的纤纤素手一挥,一片银白色的光芒倾泄而出,鬼哭藤便像被削萝卜一样被切得平平整整,无法羁绊她的身形。但鬼哭藤无穷无尽,前扑后继,着实令她生烦,秀眉拧紧,却有什么法子可施呢?凭仗就只有一把细银软剑,于是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鬼哭藤来了,红袖姑就猛砍猛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