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冥影无尽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671字
  • 2019-04-28 08:00:10

摘星刀客之死,让横眉客恨透了七大鬼将,是以他一出手便是竭尽全能,不遗余力,甚至于不惜与敌偕亡。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这一招千夫指之“指上乾坤”乃是孤愤而出,仿佛牵动了乾坤,引发天灾异象,大地猛烈颤动起来,十分诡异的却是三大鬼将的头顶、十丈高空突然出现一团墨绿色主调的七彩云朵。云彩飞速旋转着,越来越大,大有遮天蔽日之势,便如一只巨大的陀螺悬于半空,发出轰隆隆的巨响,不绝屡耳,蓦然白光一亮,便有无数道闪电当头劈下,尽数亟向三大鬼将……

顾寒甫出一手,其他五人也不甘落后。

抽刀断水凝冰无流,拔刀杀人血固无生。“梅友”梅一树手中的寒水刀犹如一轮寒冬腊月里的残月,寒光砭骨,力劈华山斩向吸血鬼魏生金……

天若有情天亦老,寒情之剑世无无匹。寒情剑在“鹤叟”独孤一飞的手中化作一抹淡蓝色的光芒,迅若闪电雷鸣,飞速刺向“孤魂”的胸口膻中穴……

铁马冰河入梦来,笛声啾啾催景短。“竹翁”牛梦回赖以成名的“寒梦笛”并没有登场亮相,只见他赤手空拳,呼的一声,右掌突然斜刺推出,一道虚幻的掌影化龙飞去,撞向枉死鬼的肩头。这一招“阴阳催短掌”之“飞龙在天”非同小可,看样子极是霸道厉害,大有不催人短命不罢休之势……

七妙公子陈玄那把黑黝黝的无锋巨阙剑已然抓在手中,他神色冷俊,眉宇间煞气一凛,大喝一声:“鹤飞冥冥!”一出招便是大衍剑法中的凌厉杀着,拦腰攻向三名鬼将……

落红就是无情物,化作厉芒便索命。

——传言“落红剑”是一柄非常邪异的兵器,有生命,具灵性,一经注入独门真气便会苏醒过来,化作一道血色厉芒,可千之外取人首级,有时面对千军万马的敌人,它甚至爆发出无数道光芒,如霞光万千,便似一场凄美的血雨降临,但凡触及者便如枯水的花草一样,以可见的速度枯萎衰竭,最后的下场或从青壮之躯衰老成迟暮老朽,或瞬间死去,端是邪恶。

是故,落红剑又名凄雨神芒,排列江湖十大凶器的第四位。凄雨神芒,洒落人间生死两茫茫。落红剑绝世无双,唯一一把,从来只在落红谷谷主的掌控之中。红袖姑虽然是红娘子唯一的传人,但在她没有当上谷主之前,一样无法控制落红剑。所以当吸血鬼等鬼将听到是她红袖姑而非红娘子亲临之时,便不怎么放心上,虽然落红谷的武学不凡,但他们唯只顾忌的不过是落红剑罢了……

唰的一声,红袖姑掣出一把细银软剑,柔荑一抖,挽出几朵飘亮的剑花,揉身而上,配合着七妙公子也发动了攻击……

一向以来,都是七大鬼将鱼肉别人,无人胆敢在他们的头上动土,现在对手既然不识好歹,率先动了刀俎,他们岂肯束手待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三人神色镇定,从容不迫,夷然不惧。枉死鬼忽然冷笑。噗的一声,但见他掌心中凝聚而成的能量剑蓦然炸裂开来,分化成数把,手掌一托,小剑驱动开来,绕体飞行,呜呜尖啸,织成一张防护网,把三人罩得严严实实,泼水不进。

噗噗噗……

一连串怪异的声音蓦然响起。岁寒三友等人的兵刃砍在防护罩之上,却如击中败革,发出沉闷的声响,半点不受力,根本无法突破其防御。

而看上去毁天灭地、威力绝大的指上乾坤,其勾动的九天神雷击上了血幕一般的防护罩,仿佛泥牛入海,悄无回应,竟然似乎没有一丝破坏之力。防护罩之强,令人咂舌不已,比之当初杨经风进入魔异状态所施展出来的“炎龙覆体”不遑多让。地狱门七大鬼将实力之强,管中窥豹,略见一斑。

骑虎难下,明知这般攻击下去也无法奈何防护罩之中的三人,但擂台上站在正义一方的六人却是不能收手罢休。因为他们清楚一旦他们的攻势有所松懈,对方必然趁势还击,后果堪虑,所以就是咬紧牙关、死撑着脖子,他们也要坚持着一鼓作气的快攻猛打……

一时之间,擂台上的打斗十分激烈,险象环生,精彩纷呈。

“杀!”心高气傲的枉死鬼岂甘一味处于被动的局面?头顶九天神雷间歇的一忽儿,他便抓住时机,趁势进行反击,但见他一声怒吼,额角青筋暴突,怒目圆睁,凶光暴闪。呜呜之声蓦然响起,尖锐刺耳,似鬼哭,若狼嗥,分辨不清到底是枉死鬼的哭腔,抑或是能量飞剑的破空之音?

枉死一哭,舍生杀戮。

“苦海无涯,冥影无尽,舍生取命,杀!”叫声未绝,血光一盛,呜呜之声大作,固如金汤的能量防护罩瞬息间解体离析,变幻成无数把小飞剑,四面八方辐射开去……

“好一招冥影无尽!”看到精彩之处,杨经风不禁痴迷,心中不由感慨。忽然面门一寒,凛冽的死亡气息迫体而来,不及多想,他急忙错步侧移开去。“唰!”的一声,一道风刃擦着他的耳朵飞掠而过,冷飕飕;“突!”的一下,他刚刚站立的地面突然刺出一道剑芒,冲天而没。

枉死鬼这一招“冥影无尽”攻击范围之广竟然波及到了擂台下观战的众人,四处飞射的剑芒让人避无可避;而隐藏在暗处的“野鬼”默契地配合着枉死鬼这一招大范围杀伤力的冥影无尽,也发动了他那无处不在的断狱幽灵刺,令人防不胜防。

杨经风暗叫一声好险,心中侥幸反应得快、躲避及时,不然小命休矣!嘿嘿,他杨经风的小命无碍,大半还是运气不赖!但是,并非人人都似他这般好运气,远处的惊恐惨呼声揭过不提,身旁突然“啊”的一声惨叫,只见他身边的苦瓜脸一脸痛苦,面容扭曲,冷汗直冒。

苦瓜脸的左腿膝弯内侧一片殷红,血流如注,颤崴崴,立不稳,一副随时便跌倒的样子。靠他最近的樱桃嘴一把将他扶住,关切地问:“小佟,怎么啦?”苦瓜脸发紫的嘴唇在颤抖:“没、没什么大碍,皮肉之伤罢啦!”

这时场面已大乱,慌恐四起,他也顾不上查看伤势,当机立断从身上撕下一幅衣角,随便包扎一下,草草完事,金创药也不用涂抹。

“大家休慌,并肩杀向擂台去呀!”魅影剑梅影雄壮的声飘荡在空中,令得慌乱的人群顿时平静了一瞬。众人暗自忖道:左右逃不掉,说不得只好拼命咯!便有几十人立即亮出兵器,跟随着梅影扑向擂台……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杀!”七杀碑上的句子忽然出现在吸血鬼的口中,但七个杀字,他只喊了一字,不过照样喊得杀气腾腾。怒向刀丛觅血腥,喜看敌辈成新鬼。神出鬼没的“怒向刀”所过之处,血光迸现,世间立时便少了几人,而多了几只新鬼……

“紫气东来秋风破,鬼影狂刀恨天杀!”孤魂冰冷的声音差不多和枉死鬼的叫声同一时间响起。黑色的“鬼影狂刀”弯弯如新月,他黑色高大的身影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寻声逐影心弃世,刀出只留鬼相识。紫焰一样的剑芒从他手中送出,立即便有数人被送去见阎罗王。恐惧,深深地恐惧。但凡黑瞳中出现鬼将孤魂影子的人,他的眼眸一定同时流露出恐惧而绝望神情。孤魂的形象落在众人的眼中,已然不是寻常的俗辈,而是挥舞着死亡镰刀疯狂地进行着生命收割的死神……

腥风血雨肆虐在原本祥和宁静的小地方——清和镇。疯狂的人们,疯狂的杀戮;无尽的疯狂,无穷的杀戮。修罗场最血腥最疯狂的举动正在一幕幕上演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