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鬼婆婆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485字
  • 2019-04-27 20:00:00

擂台上,以“枉死鬼”唐来和“吸血鬼”魏生金为中心,四周环伺着六人:岁寒三友、七妙公子、红袖姑以及横眉客。六人神色凌厉,剑拔弩张,大战蓄势待发。已是众矢之的的两大鬼将却不是等闲之辈,他们神闲气定,好整以暇,不慌不乱,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神情有些嚣张。

枉死鬼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几声,鬼叫道:“打群架咯!还有没有人要参加?速度,快开战啦……”凌厉的目光往台下一扫,仿佛寒风吹过,众人一凛,噤若寒蝉,面面相觑,有人神色犹豫,有人颤颤兢兢,也有的人根本就被吓傻了,如木桩一根,僵硬如死,动弹不得。一时之间,四周死寂一片,气氛十分压抑。

枉死鬼似乎很满意众人的反应,大笑:“哈哈哈,都是一些如鼠的胆小鬼,小鬼见了我们地狱门的大鬼,就好像小巫见了大巫,屁也不敢冒一个出来!”

“去你奶奶的大鬼头,满嘴乱放屁……”某人不敢怒也不敢言,但在心中暗暗咒骂道。

“鬼友们!有架打啊,算上我‘孤魂’一份……”一个阴冷的声音四面八方传来,竟然分辨不出其真身的方位。众人扭头、侧目搜索,却是毛也看不见一根,待回过头来,往擂台上一瞧,吓了一跳。六大高手严密的包围之中、两大鬼将之间,突然多出了一人,仿佛凭空出现的一般。

擂台之下不乏功力深厚、眼力过人之辈,例如绰号叫“夜游侠”的李目大侠,夜间十步之外的一根毫毛也难逃他的法眼,但现在青天大白日之下,他愣是瞧不出此人如何出现在擂台之上,刚刚听到叫声,人仿佛千里之外,却一眨眼的功夫就现身在咫尺之近的擂台上,简直匪夷所思。

自称“孤魂”,莫非当真是鬼怪?黑色的大麻衣,黑色的大斗笠,脸容看不清,露出的两只鬼爪惨白无一丝血色,长着比手指还长的指甲,蓝光幽幽……无论怎么看,这“孤魂”给人的感觉就是“孤魂”一个,名副其实。

“寻声逐影心弃世,刀出只留鬼相识。七鬼将之愤世嫉俗的‘孤魂’竟然飘荡至此……嘿嘿,难怪尔等有恃无恐,估计暗中还埋伏着不少帮手吧?孤魂野鬼,孟不离焦,公不离婆,秤不离砣,孤魂既已现身,野鬼呢?还好意思继续藏头缩尾啊!”横眉客顾寒冷嘲热讽道。

“哈哈,某君说了,长得丑不是俺的错,但跑出来吓人,便是俺的不对啦。为了不摧残尔等幼小的心灵,本鬼将还是不想露面啦!”一个沙哑的声音好像从地底冒了出来,莫非他会土遁之术?龟缩不出,若不是胆小害羞之鬼,便是有自知之明、不愿吓唬别人的善良之鬼啦。

“不好!”有人心中惊呼,“只怕七大鬼将已然齐至,到时候一旦‘六合秘杀阵’发动出来,小命休矣,三十六计,走为上。美女诚好看,打斗更精彩,若为保命故,两者皆可抛。还是逃跑要紧吧!”只见有五六个人掉头离去,奔走如狼。

啊啊啊……

几声凄厉的惨叫之声突然响起,令人毛骨悚然。那几名逃跑之人,跑着跑着忽然居中分成两爿,又奔出了好远才扑倒在地,血流如注,红白之物涂了一地,腥臭冲天,便有人“哗!”的一下呕吐起来,大呕特呕,隔夜饭菜也不留。

“断狱幽灵刺!”突然有人叫了一声,声音中充满惊骇之意。不错,那几名意图逃走之人正是命丧于七大鬼将之野鬼的断狱幽灵刺之下。

杨经风同样心中惊骇不已,有些后悔来凑热闹,如今想抽身离开,估计不可能的了,他不想落得尸分两半的下场,他心中没有半分把握避得开那突然从地底幻现出来的剑芒,实在太恐怖了,除非把逍遥游步法练至御空而行的境界,蹿向高空,或许躲得过断狱幽灵刺无所不在、如幽灵般飘忽诡异、突然从地底刺出的剑芒。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场所有之人休想逃跑一人,现在有两条路给你们选择,一是曝尸于野,一是加入我们地狱门……”闻此言,众人神情大变,脸色煞白。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所以表明暗中除了野鬼还潜伏着另外一名敌人,听口气这般大,估计不会是什么小鬼小角色,而多半又是鬼将级人物;这是一个很甜美、很磁性、充满诱惑、但难掩一丝苍老的女人声,见多识广的一些老江湖,听到这声音,情不自禁身子颤抖如筛糠。“鬼婆婆!”某些人心头一颤,一颗心开始慢慢向湖底沉去,绝望,深深的绝望。

地狱门七大鬼将尽皆武功诡异高绝,个个杀人如麻,手段也十分残忍、绝灭人圜。有些人不畏死,但却害怕落在七大鬼的手里,若不幸撞在了他们的手里,最不希望在鬼婆婆的手中死去,不然一定后悔生不逢时,指天叫屈:既生吾,何生鬼婆婆?鬼婆婆又称不死邪巫,性情阴鹫,喜怒无常,巫术无边,邪力无穷。落在她的手上,绝对生不如死,若被她提魂炼魄,成为一具傀儡疆尸,更加痛不欲生。

苦瓜脸佟超瞧了一眼樱桃嘴闻天天,又望了一下杨经风,低头颤声道:“两位老大!我们该何去何从,反抗呢,还是顺从他们?”刚才野鬼的血腥手段实在大大地震撼了他,鬼婆婆的名头更加压得他喘不过气,贪生怕死的神情流露无遗,但这也怪不得他,一个人一旦有所牵挂,往往都是很怕死滴。每每脑海中浮现出知己红颜李万笄的迷人笑容,他便觉得生活很有意义,活着真美好!此时身处危地,他自忖逃跑无望,反抗多半送死,加入地狱门嘛,只怕日子也不见得好过。一时之间,他茫然无措,便依赖性地把希望寄托在老大们的身上。

樱桃嘴倒是神色很镇定,说道:“现在就做出决定,尚早了一些,见机而行吧,不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难料定,正道人数占优,并不一定就不敌,所谓好汉难敌四拳嘛,何况邪不胜正……”

杨经风默然不语,他自知斤两不足抗衡七大鬼将,但要他加入地狱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已是玄冥教的一分子,岂可改弦易辙投入其他门派?一夫多妻,他人羡死;一女侍二夫,为人所不齿;脚踏两船之事,君子不举。“唉!”杨经风心中长叹一声,心想若是玄冥教两大神使驾临此地就好了,看他们这些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鬼将们如何面对?想当年,鬼母柳夕偕七大鬼将之首的鬼面书生阎不归以及飞横刀客章同对上日月印光大法之时,那也是只有束手待宰的份儿。只可惜自己不是九阴或九阳之体,无法修炼至上神功日月印光大法,殊感遗憾……

“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大伙并肩齐上啊,一人一口吐沫足可淹死他们这些跳梁小鬼啦,杀!”横眉客顾寒怒声叫道。只见他右脚忽然猛力一跺,整个擂台便激烈震动起来,同时他双手虚空连抓,嗤嗤声响,无数道凌厉的指风立即破空而出,纵横交错,密如万箭齐射,急似狂风骤雨,势若雷霆万钧攻向包围圈之中的枉死鬼等三名鬼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