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千夫指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436字
  • 2019-04-27 12:00:02

璀璨夺目的刀幕已然把枉死鬼完全吞没,死死笼罩。这一刀令得天地变色,人间萧索,生机绝灭,旁人都觉得枉死鬼此次必死无疑、难逃升天……

呜呜的啼哭之声突然响起,有人幸灾乐祸地想道:这枉死鬼怎么如此无用,竟然被吓哭啦?但眼力过人如梅影之辈却是蓦然神色大变,两眼睁得奇大,紧紧盯住擂台不放,因为他们不想错过……枉死一哭,舍生杀戮。他们渴望知道传说中的十大凶器之舍生剑到底是什么模样的呢?

枉死鬼和摘星刀客无疑都是高手,他们之间的巅峰对决何其惨烈、激烈、壮烈,喜武成痴的杨经风不由为之吸引,不知不觉中,他慢慢靠近了擂台的边缘。待到逆水三千此招一出,杨经风蓦然心中一片惊骇,作为局外之人,他竟也感受到了威胁。一瞬间,他仿佛置身于汪洋大海,惊涛骇浪,目眩神迷,又好像三千逆水中行舟,泛生缈小无力之感。

旁人尚且如此,却不知当局其中的枉死鬼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感受呢?倏然,一声高亢的龙吟直上云霄,众人神色为之一颤,只见一道红色的光芒在白色的刀幕中一闪而没,紧接着就听见一声惨呼声,随后天地便寂静起来,不闻一丝声息,风声静止,众人一副口瞪目呆的惊骇神情,呼吸摒止,心跳也暂息。

擂台上,枉死鬼和摘星剑客背对而立,相距三步半。仿佛木头人一般,他们一动不动,若非厉中天握着裂天刃的左手汩汩滴落着鲜血,只怕人们就错以为他们不过就是两樽没有生命的木雕了。梅影等人心头大骇:好快的剑法!可惜,终究看不清舍生剑的样子……

枉死鬼冰冷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忽然响起:“小子,身手不错嘛!若肯皈依我们地狱门,保你江湖逍遥,享尽荣华富贵,否则……”厉中天神色决绝,斩钉截铁道:“宁为正义鬼,莫做长命妖。阁下不必多废话……”枉死鬼眉毛一轩:“富贵不淫,威武不屈,很好!”好字始出口,倏然血色的厉芒又是一闪而没……

在红芒闪现的一刹那,只见一条灰色的人影射向擂台,横亘于两人的中间,同时一个声音飘来:“休得猖狂!”只可惜,灰影还是迟了,毫里之差,恨事铸成……

枉死出招,不见明朝;舍生一剑,阎王殿见;红芒现世,灭绝声息。摘星剑客厉中天的咽喉出现一抹嫣红,砰的一声,轰然倒下,死不瞑目,溢血的眼眸流露出惊恐,不信以及不甘。

突然出现在擂台上的灰衣人是一名约摸二十五六岁的儒生,剑眉星目,卧胆鼻,薄薄的嘴唇,尖尖的下巴,短须如戟,十分俊朗。此时,只见他两眼冒出怒火,闪耀着凶光,冷冷盯着枉死鬼,不发一言。

杀气!邪恶滔天的杀气突然从他的身上弥散开来。一瞬间,众人如坠深冬雪地,包括功力不俗的杨经风,都经受不住猛打寒颤。森森的杀气犹如凛冽的寒风之刃凌迟切割着众人。这灰衣人到底想做什么?废话!身上散发出杀气,当然要杀人咯。

那他要杀谁?废话!从他愤怒的目光锁定在枉死鬼的身上,当然是想杀死枉死鬼咯。呵呵,那么最后再问一句废话:他为什么要杀死枉鬼呢?两人之间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吗?嘿嘿,往日他们倒是无怨,不过就在刚才却是结下了大仇。

灰衣人和摘星剑客乃是莫逆之交,两人从小就是一块玩泥巴长大的。厉中天之死,岂叫他不痛心疾首?男子汉大丈夫,恩怨分明,有仇报仇,十年未晚,有恩谢恩,泉涌以报。对于杀人凶手的枉死鬼,又岂能叫他不恨之入骨?

灰衣人并非江湖上的无名小卒,单从他横眉冷视的孤傲神情便可确定他就是来自于“星尘楼”的鼎鼎大名的“横眉客”顾寒。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与敌对战,他的拿手绝技“千夫指”一出,识时务者俯首称臣,甘为牛马,否则沦落生死两难的境地,后悔爹妈生下了自己。

还传说他修炼一门“龙象功”,已臻至炉火纯青的化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刀剑不伤,一般小鬼莫奈他何。传说中的他便是如此变态厉害,简单非人类,而是神通广大的神仙圣佛。嘿嘿,不过这传说到底有没有掺杂水分,就极少有人知道了。

枉死鬼唐来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充满不屑:“横眉客!你的杀气中出现了一丝迟疑,这表明你没有十分的把握杀死敝人。哈哈,无谓的出手不明智,在下劝你放弃出击,否则后果你自己清楚……”

顾寒厉声道:“此仇不可不报,虽死不悔!”唐来冷冷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归降于我们地狱门,要么立即退回星尘楼,永远不要露出头来,否则下次见面必取汝的性命,哼!”顾寒横眉冷对,不言,他的身子猛然一颤,只见他双手十指箕张,笼罩着一层淡如轻烟薄雾的七彩气体,冷电萦绕,嗤嗤作响,白森森的指骨时隐时现,情形十分诡异。

——看来他不打算接受枉死鬼的两个选择,而是打算走第三路,准备凭借一招千夫指之“指上乾坤”来赌一把了。

具大异象者,必有大毁灭之力。这是很简单的常识。面对这一招气势非凡的指上乾坤,枉死鬼收起了轻敌之心,只见他右手缓缓提起,至心口处,手中红芒一现,一柄血色妖异的能量小剑出现于掌心。这么一把其貌不扬的小剑便是传说中的排名十大凶器第七位的舍生剑吗?

两人蓄势已足,箭在弦上,眼看一场大战一触即发。但在此时,忽然“嗖”的一声,擂台之上又多出现了一人,秀才打扮,白衣胜雪,身材修长,背负一把黑黝黝的无锋巨阙剑,脸白如玉,瞳黑如墨,嘴角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他站在顾寒的旁边,估计是一伙的,两人势成犄角,对枉死鬼形成夹击之式。

双手抱于胸,一旁静观事态发展的吸血鬼这时叫道:“七妙公子?哈哈,看来今天这里聚集了不少星尘楼精英高手啊!还有谁?都一并出来吧,来者不拒,多多益善,最好二十八星宿高手一块上来,我们两鬼将照样吃得消!”

嘿嘿,只凭两人之力就想对抗二十八星宿高手,这未免有些高看自己了吧!要知道江湖有传说:若是星尘楼的二十八星宿高手齐集一块,一旦“二十八星宿剑阵”发动开来,乾坤可倒,神魔可诛,威力非同小可。虽然二十八星宿高手之一的摘星剑客已然除名,二十八星宿剑阵的威力或受影响,但敢肯定,绝不是他们两名鬼将便可颉颃。除非他们地狱门的七大鬼将也聚集一起,全力把“六合秘杀阵”发动出来,或有一拼。

这名白衣胜雪的年轻公子正是星尘楼二十八星宿高手之一的“七妙公子”陈玄。传言他凭借一把无锋巨剑,使一套大衍剑法,纵横宇内,鲜逢敌手。

吸血鬼的声音刚落,唰的一声,杨经风感觉到身旁刮起了一阵香风,一条娇小的红色身影从他左侧风驰电掣而过,几个起落便蹿上擂台,挨着七妙公子的左边停下。杨经风仔细一打量,乃是一妙龄女子,长着闭花羞月、沉鱼落雁的美貌,长发及腰,红裙飘飘,宛如九天下凡的彩霞仙子。

吸血鬼皱眉道:“小丫头,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跑这上面来做什么?应该不是二十八星宿高手中的一员吧,怎么好生面生的哩?”红裙少女嫣然一笑:“小丫头叫红袖姑,小丫头的娘亲叫红娘子,小丫头的家在落红谷。嘻嘻,小丫头跑上擂台来,自然是要帮玄哥哥打架的咯!”感情她和七妙公子是一对儿,夫唱妇随,打架当然一起上。

“落红谷”三个字落在众人的耳里,犹如猫声出现在鼠洞,各人皆是神色大变。这落红谷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江湖七大凶地之一啊!在诗界有这么一句诗句颇是流传: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而在我们这个险恶的江湖却也有这么一句:落红就是无情物,化作厉芒便索命。

落红谷,让人望而怯步;

红娘子,令人谈虎色变;

凄雨神芒,洒落人间生死两茫茫。

凄雨神芒名列十大凶器的第四位,比之第七位的舍生剑和第八位的怒向刀更令人感到恐惧。若是落红谷的谷主亲临,只怕吸血鬼和枉死鬼联手也不敢自信敌得过,不过嘛,现在只来了一个红袖姑,娇嫩欲滴,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老奸成滑的两大鬼将便不怎么放心上。

一个红娘子,他们两人或对付不来,但自信合七大鬼将之力,凭借“六合秘杀阵”之绝杀,对抗凄雨神芒应不是问题,而且他们地狱门尚有一把名列十大凶器第三位的“冥王刃”,还排在“凄雨神芒”之前呢!总归就一句话,别人不敢招惹的落红谷,他们地狱门却是不怕。

枉死鬼厉声道:“管你星尘楼,还是落红谷,但凡看我们地狱门不顺眼的,统统都上来吧,大家爽爽快快大干一场……”

“他奶奶的,真嚣张!我们‘岁寒三友’实在看不下去了。伙计们,亮家伙,并肩上,剁碎这两个大舌头的小鬼头!”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杨经风扭头一望,只见三个白发苍苍的瘦小老头并肩一块,凌空蹑云步向擂台,速度不缓不疾,有如闲庭信步一般潇洒自在。哈哈,无需怀疑,这三个仙风道骨的矍烁老头肯定是武功高绝之辈。而事实上,这“岁寒三友”的名头在当今武林确是叫得响当当。

“梅友”梅一树,梅影之叔,一柄“寒水刀”所向披靡。抽刀断水凝冰无流,拔刀杀人血固无生。

“鹤叟”独孤一飞,一把“寒情剑”纵横四海,斩妖无数。天若有情天亦老,寒情之剑世无匹。

“竹翁”牛梦回,一管“寒梦笛”啸傲九天,解难苍生。铁马冰河入梦来,笛声啾啾催景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