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吸血鬼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604字
  • 2019-04-27 08:00:30

鹰钩鼻仰天长啸一声,道:“我来!”只见他白鹤冲天而起,青蜓点水似的越过众人的头顶,潇洒地掠上了擂台。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虽然很简单的几个出场动作,但已然彰显他的功底不俗,众看客为之喝彩叫好,掌声雷动。

鹰钩鼻长揖一礼,说道:“在下李若城,想请姑娘赐教!”斩空剑神情漠然,开口只吐一字:“请!”蓄势以待。鹰钩鼻却没有立即发动攻击,突然又道:“在下刚来乍到,并不清楚这比武招亲的规则,还请姑娘解说一二!”

斩空剑淡淡道:“很简单,只须胜过我手中这把斩空剑,便可进入下一轮比试!”鹰钩鼻再问:“那么一共需要多少轮比斗呢?”斩空剑有点不耐烦:“一女只侍一夫,最终的胜利者当然只会是一人。已然有三人通过了首轮的比试,今天到底还会有多少人进阶?本姑娘不是先知,如何预知?所以明天需要进行多少场比试,无人能知。明天淘汰一半之后还剩几人?后天又需要几场比试?阁下能预知么?不能!所以请阁下不要问一些不经脑子的问题。明白了么?”

又是骂人一句不经脑子。杨经风心想,这小丫头怎么就这么喜欢这样子骂别人?好像她自己的每一句话都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来的一般……不,不是说,而是放,放屁的放。这小丫头为何就喜欢放一些刺伤他人的话呢?是什么把她变成一个刻薄之人?可惜了,如花如玉的一个小姑娘,却是毒舌一根,将来有谁敢娶?不过李若城这小子比起自己可幸福得多啦,不像那晚,自己可是被她毫不留颜面的指着鼻子直白地骂白痴……

梅影山庄。布局典雅的大厅里,只见七人围着一张古色古香、雕龙绘凤的八仙桌而坐,品茶闲聊。道光寺的现任主持曲开大师细啜一口铁观音,然后吐声若洪钟:“依在场各位之见,这‘比武招亲’的法子果真能够把‘胭脂盗’诱引出来么?”

三清观的掌门玄光道长捋须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神犬或许改性不吃屎,但若闻到骨头香,岂见它不流口水?擂台上美女云集,竞香斗妍,尤其千雪这丫头,艳名远播,招亲的消息一经放出,便是蜂蝶齐至,且有乌云压城之势。胭脂盗自诩采花第一人,岂甘落于他人之后?若消息不假,他果真隐藏于附近的话,迟早会露出马脚来,到时候我等群起歼之,不必跟他讲什么江湖规矩,务必除恶干净,还天地一片正气……”

湿婆庵水月师太微笑道:“道长所言极是,对付胭脂盗这等十恶不赦之徒,确实不必顾及许多,矢志灭之,必要时,不择一切手段……”梅影叹息道:“比武招亲,希望能够如愿把胭脂除去吧!呵呵,倘若弄假成真,千雪这小丫头觅得了一个好归宿,倒也了了梅某一桩心事……”他心底在想,“但这小丫头顽劣得紧,不知有没有优秀的人家肯娶呢?”

便在这时,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响起,只见一名家丁神色慌乱地闯了进来,快速走到梅影的面前,禀告道:“庄主,大事不妙啦……外边……擂台……地狱门……”梅影皱眉道:“发生了何事?李福!不急,慢点,说清楚些。”李福长吸一口气,稳定了心绪,方始道:“地狱门七大鬼将之枉死鬼和吸血鬼忽然出现在擂台之上……”众人神色一变,猛然离座而起,火烧眉毛似的夺门而出……

枉死一哭,舍生杀戮。枉死鬼,舍生剑下,生灵颤觫。怒向刀丛觅血腥,喜看敌辈成新鬼。吸血鬼,怒向刀下,血肉俱枯。地狱门最嗜杀的两大鬼将联袂出现,一场腥风血雨无可避免。识时务者,望风而逃。但也有不畏死者,多半却落得尸骨曝于野的下场。

擂台上只见两名灰袍人负手而立,神情倨傲,不可一世。其中一人身形瘦削,鹤发童颜,乍看似老人,细看像孩童,他便是喜怒无常,杀人如芥的枉死鬼唐来;另外一人身材颇是高大,细手细脚,秃顶的脑袋只有常人一半大,圆滚的肚子却比怀胎十月的孕妇还要大上一分,他的形貌是如此的滑稽,简直就是一个蜘蛛人,但在江湖之中却无一人敢嘲笑于他,因为他不是一只一般的蜘蛛,而是来自地狱门的嗜血狂魔,吸血鬼魏生金,嗜血成性。

作者按:吸血鬼卫生巾?汗!不是吧,轩流风,此等有伤风雅的变态姓名,汝竟敢取?思想何其不健康,世风日下啊!哈哈,诸位请别冤枉好人,他吸血鬼的姓名是他外公给取的,却关敝人什么事呢?他奶奶的,泱泱华夏民族的文字那么多,但他外公干什么偏偏替他取这样的名字呢?莫非他是老变态一个?呵呵,不过认真想一想,这却也不能责怪他,毕竟他不是什么神仙或者预言家,如何能料到千年之后,人们发明创造了一种叫卫生巾的东西呢?据说他妈高美丽的老爹高利贷是一个守财奴,开地下钱庄的,自然就希望他的外孙取一个很富贵很有钱途的名字。于是左思右想,愁眉苦脸了三天三夜,终于在第四天的清晨看见一只母鸡下蛋,灵感一闪,魏生金就诞生了。其实也怪他老子,百家姓那么多,姓什么不好,偏偏要姓魏呢?怒向刀丛觅血腥,喜看敌辈成新鬼。哈哈,诸位是否觉得此句似曾相识呢?好久好久没有翻看过中学语文课本了,也不清楚鲁迅大师的原文是不是这样子写的:怒向刀丛觅小诗,忍看朋辈成新鬼?

枉死鬼冰冷的声音穿刺着众人的灵魂:“日当正午之时,此地便成修罗地狱,畏死者,速速离去……”看热闹的大半是来赶集的平头百姓,经不住吓唬,纷纷逃离,惶惶如避瘟疫。但也有一部分武林中人,专门比武招亲而来,而且当中大多数是血气方刚的公子哥,又岂是三言两语唬得住?

鹰钩鼻之前和斩空剑激烈过招,差不多快赢的时候,忽然两大鬼将凭空出现,莫名其妙的,他便被击飞,如断线的风筝般摔下擂台,心中忿忿难平,极不服气,冷哼一声,准备扑上去,却被樱桃嘴拦住。这时魅影剑梅影等七人已然赶至,碎魂针梅千雪、含光匕时孝芬、量天尺莫小猜以及刚刚被击下擂台的斩空剑南宫小凤也赫然站在他们之中。

梅影开口说道:“两位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见教?”枉死鬼皮笑肉不笑道:“阁下便是梅影山庄的主人魅影剑?幸会幸会!”梅影一本正经道:“好说!正是敝人。但不知两位有什么见教?”吸血鬼语气阴阳道:“见教不敢,只是来讨个公道罢了……”地狱门中都是邪魔歪道之辈,他们竟然也讲求公道?哈哈,这未免有些好笑!但梅影尽管心中不屑,却喜怒不形于色,平静地问:“什么公道?”吸血鬼冰冷道:“昨天夜里,本门有几名门徒到府上观光,却是一去不见返,想问梅庄主,这怎么回事?”如此丢人的话,亏他好意思说出口。

曲开大师双掌合么道:“阿弥佗佛,善哉善哉!怪道昨天晚上那几位施主的行止十分诡谲,原来却是来自于地狱门的狐鼠一辈……”水月师太冷笑:“诡谲又如何?撞在我等手中,还不是乖乖地升天去见如来佛?”

玄光道长接着冷哼一声,道:“不是妇孺一辈,就不要婆婆妈妈,说话拐弯抹角,想必两位有备而来,要杀要打,及早划下道来吧!”盛名之下无虚士,面对杀人不眨眼、恶名昭著的两大鬼将,玄光道长并非岿然无所顾忌,但他此刻丈着人多势众,并不怎么畏惧。而他自诩正义之师,对邪道之徒深恶痛绝,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正邪不两立,死对头啦,相遇毋须多言,刀剑相向,胜则近道,败是求仁……其实他心中隐隐担心,怕对方故意拖延时间,以待援手,或暗中有什么阴谋,是以他打算行雷霆手段,速战速决,不留敌人喘息的机会。

吸血鬼冷笑:“哈哈,不愧是牛鼻子老道士,牛气冲天,直逼汉斗,不过倒是挺干脆利索。”话锋一转,又道,“咻!既有现成的擂台,不如大家来一场比武论剑如何?若我们两人不敌,头颅便留下来,若你们输了,嘿嘿,便入我们地狱门,誓死效命于伟大的鬼王……”一片嗤声起,众人神色不屑。

梅影正气凛然道:“要我等助纣为虐,做那千夫所指的恶徒,万万不能,宁为正义鬼,不作长命妖,若我们输了,脑袋也任凭阁下摘取!”

吸血鬼脸上罩着一层煞气,冷冷道:“冥顽不化,不识抬举,一般人想投入我们地狱门,寻求庇护,或想狐假虎威,我们还嫌他的斤两不够哩!既然你们选择玉碎,不作瓦全,嘿嘿,便成全你们吧,魏某一柄怒向刀恭候尔等,谁来赐教?”台下众人面面相觑,哑雀无言,一时却无人肯做出头鸟。有人心中暗骂:“这吸血鬼一嘴狗屁道理,不通不通!难怪他的肚子如此圆滚肿大不成比例,估计里面还装着许多狗屁大道理吧?嘿嘿,可是他怎么就不明白,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道理呢?苍蝇逐臭,蝴蝶寻香,他以为人人都像他吸血鬼一样嗜血残暴么?我辈真正侠义之士宁可断头下幽狱,也决不会加入为非做歹的地狱门……”

枉死鬼突然开口说道:“这擂台原本用来比武招亲的,是也不是?哈哈,恰巧唐某至今孓身一人,这样吧,大家还是继续比武招亲好啦,现在就轮到我来应试,考官呢?快快上来指点一二!”

南宫小凤冷哼一下,呛啷声响,斩空剑愤然出鞘,准备上前,但被梅影横身拦住。梅影说道:“小凤,你不是他的对手,且退下!”他抬头望向擂台,盯着枉死鬼看了半会,不卑不亢道,“这座擂台乃是为了小女千雪能有个好归宿而搭设,事关小女的终身幸福,梅某不得不慎重行事。地狱门的七大鬼将威震江湖,个个据说具有通天彻地的本领,就让梅某亲自来领教一下阁下的惊人技艺吧!”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嗖”的一声,只见一条白色身影利箭一般射落在擂台上、两大鬼将的面前。同时一个声音在空气中回荡:“杀鸡焉用牛刀?梅伯伯!就让小侄代你出战吧。”

“这小子,永远就这么喜欢出风头……嘿,教他偿点苦头也好!”梅影心中无奈一笑,冲着那白色身影大声道,“量力而为,事不可为,不须勉强,一切以自身安危为重!”

“嗯!小侄自会把握分寸,请不必担心……”站在凶名昭著的两大鬼将的面前,这自称小侄的小子竟然谈笑自若?“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枉死鬼大声喝问。

“嘿嘿!好小子长得挺白嫩的嘛,啧啧,比得上水姑娘,血液一定很鲜美吧?哈哈,送上门的美餐啊,感谢苍天的垂爱、大地的眷顾!”吸血鬼如是吓唬道。

“摘星刀客厉中天是也!”夷然不惧,看样子挺自负的说。“哈哈!来自于星尘楼,不怪你小子这么张狂。听说你那一套‘眨眼刀法’挺厉害的,杀人眨眼间,似乎很快的说,唐某很想见识一番,看招!”说打便打,右手单掌一推,蹂身而上……

眨眼刀法,出招若闪,制敌瞬息间,被崇为天下第一快刀法,星尘楼厉中天挟此技打遍大江南北,罕遇敌手,摘得摘星刀客的美名,而他正是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阶段,处世稍欠圆滑,往往对人赶尽杀绝,行的侠义路,手段但带了一些邪气,背地里,敌人多称他是灾星刀客。

“逆水三千,看招!”厉中天蓦然大吼一声,只见他悬身半空中,两眼寒芒暴闪,手中裂天刃化出一片璀璨的光幕,宛如九天瀑布劈头盖脸罩向枉死鬼。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逆水三千,唯死一途。眨眼刀法之必杀绝招,夺天造化,非人力所能颉颃,此招威力虽则无边,却是极损真元,平时不可妄用……厉中天其实被无奈,地狱门七大鬼将的名头可不是盖的,以往他只道传言有虚,此次亲身与枉死鬼对战,才知己身之缈小。

枉死鬼赖以成名的舍生剑未出,只凭一双肉掌,使一套罗烟掌法,便将他逼得左支右拙,如何不叫他心神俱颤?厉中天作为年轻一辈中的翘楚者,性情极是自负,一般的庸脂俗粉不入他的眼中,至今二十又三啦,仍然孓身独行,四海游历,浪迹天涯。不过此次他出现在清和镇,却是为比武招亲而来。孤枕难眠的日子他开始厌倦了吗?比武招亲的初试,他不费多少力气便过关,梅千雪的芳容,他也已目睹,一见倾心……如今站在台上,他实在害怕丢脸。嘿嘿,在心仪的女子面前,又怎能容许他丢脸呢?但他十分明白自己的实力与敌人差了不止一截,时间拖下去,也难有转机,徒遭人戏耍,不如趁早爆发吧,败也洒脱一些。

抱此想法,于是他拼着真元枯竭的危险,毫不迟疑地使出这招逆水三千。逆水三千,唯死一途。以往此招一出,再强十倍的敌人也饮恨而殁。此招既出,厉中天却是笑了,冷笑。他的嘴角挂着一抹嘲讽,他很想知道鼎鼎大名的枉死是否化解得了?如何来化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