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量天尺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923字
  • 2019-04-26 20:00:18

魔音缥缈既出,邪力无边,众人无可抗衡,不得不折服。樱桃嘴黯然道:“你赢了,闻某甘拜下方,从此尊你为老大,唯命是从……”杨经风微笑道:“请别老大来老大去的叫着,怪不好意思哩,直接称呼我的姓名吧,或者叫一声小风也可以,在下诚心与四位交个朋友,彼此身份平等,肝胆相照就好!”

樱桃嘴道:“但是……即便是兄弟也要分个大小哦,否则蛇无头不行,做不成任何事情!”所言不无道理,杨经风没有固执己见,也没有就这话题纠缠下去,微笑道:“呵呵,对了!我还不知道四位怎么称呼哩?”

樱桃嘴拱手道:“鄙人姓闻,名叫天天。叫我小天吧!”

鹰钩鼻接着道:“李若城。”惜口水如墨,多一个字也不肯说。

豆子眼跟着道:“毛姓,毛一书是也!叫俺小毛好听一些。”

苦瓜脸最后道:“姓佟,佟超在此!叫我小佟可以,叫小超也行。”

豆子眼忽然问道:“风老大!你刚才使用的是什么邪术?似乎像佛门狮子吼,却带着一些邪恶的气息,比之更诡异。小毛被震得神志错乱,差点走火入魔,好险!好险……”杨经风苦笑道:“老人家说道这招叫魔音缥缈,最适合用来吓退敌人。这是我第一次临敌使用,没想到却是这样子的效果……”豆子眼不禁又问:“老人家是谁?”

杨经风道:“是一位方外高人。虽然我跟他相处了一段不短的时日,也向他学习了不少东西,但对他的出身来历却是一无所知,甚至不清楚他的真实姓名。他的脾性十分古怪,跟他虽有师徒之实,却不让我叫他一声师父,开口闭口老人家叫之,好生没礼貌,但他却喜欢这样被称呼,奈何?”

豆子眼笑道:“哈哈,奇人多有怪脾。看来他老人家十有八九就是深藏不露的化外高人哩!”杨经风嗯了一声,却噤口不再言,突然间他不想在背后对老人家妄加置论。樱桃嘴抬头看了一下渐渐爬高的日头,忽然说道:“时候不早哩!该赶路了。”转而望向杨经风,又说道,“对了!风老大,你欲往何处去?”

杨经风本想回答说去少林寺,但这并不急于一时,他转念想了想,颇是感伤地道:“无根浮萍,四海飘零,无牵挂,无定踪,去到哪里都无所谓啦!”豆子眼笑道:“哈哈,既然如此,便请风老大随我们一道去瞧热闹如何?”

“什么热闹?何处去看热闹?”人之初,性本善,好奇心,先天有。有热闹瞧而不想去看的人,问世间有几个?哈哈,或许有人很不屑地道:“这是啥子问题?某人很严肃地告诉大家,不是有几个,而是存在一大类!”那么鄙人也很负责任地告诉诸位,但杨经风绝对不属于这一类,因为他的手脚会动,他的脑瓜会转,不可能归于死人一类,对不?

豆子眼说道:“清和镇富甲一方的江湖豪侠‘魅影剑’梅影欲为他的掌上明珠梅千雪择一名乘龙快婿,于这天摆下擂台,比武招亲。我等打算碰运气去咯,嘿嘿,若能抱得美人归,艳福齐天,羡煞神仙……”涎水垂三尺,从此世间又多了一个痴迷于做白日梦的花痴病者,俗谓白痴兼花痴综合型患者,简称白痴的花痴或花痴的白痴。

提及梅千雪,杨经风的心头忽然爬上一丝缭绕的情绪,莫名悸动,他心道:“哈哈,原来是梅千雪这小丫头要招夫婿了啊,但她的脾性是那么的恶劣,纵然相貌绝美,却有谁敢娶她呢?嘿嘿,此间看来真有热闹可瞧……”

远远望去,就见一片人山人海,密密麻麻,计有千余,肥瘦不均,高矮参差,群情激奋,人头攒动,便仿佛黑色的海洋波涛汹涌,场面颇是热闹壮观。只见人群之间矗立一座楠木搭建的擂台,拔地三丈有余,正有两条瘦削的身影在激烈争斗,拳来脚往,刀光剑影,打得不亦乐乎。

及近,融入人群之中,才看清两条打斗的身影却都是妙龄女子,心下就大是不解,梅千雪这小丫要挑伴侣,应是男人之间比武争斗,这女子却来凑什么热闹?

抓住一位面目和善的大叔问道:“这位大叔!小可有礼啦。请问这不是梅家的千金小姐要比武招亲么,怎地台面上却是两个女子在作表演秀呢?”大叔摇头大笑:“哈哈,大叔今天出来打酱油,碰巧有热闹看,便止步瞧瞧。俺也不解他们唱的哪一出戏,但只要精彩有看头,可矣!”言之在理哦,人家大叔胡子一大把啦,想必早有家室,不会心存什么癞蛤蚂吃天鹅肉之想,只不过是一个来凑热闹的局外之人罢了,岂会关心过多?别指望从他口中了解多少。

旁边的鹰钩鼻忽然大笑,揶揄道:“哈哈,风老大!你莫不是第一天出来闯江湖的吧?竟然认不出鼎鼎大名的‘假娘子’杜十一。若我猜得不错,那使一把戒尺的小丫头应是考官。‘量天尺’莫小猜,目光独具,让她看得上眼的物事必有独特之长。由她来做考官最合适不过,魅影剑梅影就不必担心会错挑到一个庸俗之辈来当女婿啦。不过,我等只怕无缘与佳人期会了,我等这几斤骨头只怕经不住‘量天尺’的称量……”剑眉倒竖,愁苦一张脸。

豆子眼鼻子哼了一声,不满道:“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力。俺偏不相信俺毛一书连人带毛重不过她一个嘴边不长毛的黄毛小丫头……”苦瓜脸一脸笑意:“呵呵,本人心有所属,今天只为看热闹来……”说这话的时候,他满脑子浮现着李万笄风情万种的音容笑貌,一脸幸福得意。

樱桃嘴突然开口说道:“量天尺并非浪得虚名之徒,其武学造诣不简单,确实不好相与,但我们也不必妄自蜚薄,力敌不过,可以智取嘛……”杨经风颔首赞成:“嗯!小天所言不错,独靠蛮力谋不成事。而这量天尺的确身手不俗,只怕不出十招,假娘子便会不敌……”不幸真让他言中,在第七招的时候,假娘子终是败北离去。

接着有一名自号“刀蛮子”的独臂刀客登台挑战,其刀法非常狠辣霸道,出刀不依常法,横劈斜砍,刀刀与敌俱伤的打法,简直就是刀疯子一个。只可惜刀蛮子再怎么飞扬跋扈,在量天尺的眼中却和一头蛮牛无甚区别,有勇无谋,一介武夫罢了,不足畏惧,无甚费多大力气便打发掉。

刀蛮子庞大的身躯刚刚摔落尘埃,便又有一条白色的身影跃上擂台,报上万儿:“在下诨号一刀先,白丁是也。特来领教!”此君也是使刀的能手,出招若闪,迅猛如雷,刀刀争先。一开始,他气势如虹,倒是把量天尺压制,但百招过后,局势却如飞瀑急转,反过来处处被制。一味快攻猛刺,甚耗力气,根本无法持久,注定是笑到最后的是以柔克刚的量天尺。

量天尺终非神仙圣人,三场打斗下来,疲态渐显,只见她交待了几句场面话,便隐入幕后。立即又有另外一个少女出来主持场面。柳眉凤目,面若桃花,身姿曼妙,美若仙子,霓裳飘飘,玲珑的曲线若隐若现,惹人无限遐想。

“小师妹?”第一眼看上去,似曾认识,杨经风拍着脑袋想了想,昨晚梅府之行蓦然在脑海中重现,但一开始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肯定擂台上出现的少女就是昨晚在梅府交过手的使斩空剑的小丫头的口中的小师妹。事情懵懵然然,那一晚仿佛做梦一场,那人那事留给他的好像都不是真实的记忆。但当有人上去挑战,少女亮出两把闪烁着幽蓝光芒的匕首之时,杨经风才确定是她。只是他仍然不清楚人家小姑娘的身份来历,芳名叫什么?

“含光匕?莫非她就是峨眉派的下一任掌门人?”樱桃嘴忽然叫道。静若处子,动如脱兔,翩跹似蝶舞,变幻若烟云,一招一式惊神泣鬼,一颦一笑勾魂摄魄,含光匕为众人带来如梦如幻的精彩打斗,惜乎她也只是挫败了三名挑战者之后便退下,只留给众人痴痴的沉醉。

接着只见斩空剑粉墨登场。这小丫头骄傲得很,额顶触天,目空一切,手中利刃一扬,叫嚣道:“接下来的三场由本姑娘来坐镇!有谁来?”母老虎般的气势震摄全场,一时竟无人出头。杨经风心中突然有些糊涂:“这擂台到底是为了招亲而摆?抑或是为了让一众美女斗艳而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