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魔音缥缈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724字
  • 2019-04-26 12:02:13

上联既出,鹰钩鼻、豆子眼和苦瓜脸尽皆呆头傻眼了。三人绞尽脑汁,冥思苦想了大半天,仍未果。第三碗汤面下肚,饥饿感尽去,杨经风抚摸着饱胀的肚皮,慢声细语道:“三位!不急不急,慢慢想吧!反正又没有限定时间给你们,哪天想出来了,哪天便复你们自由之身。”

豆子眼感激涕零:“杨经风老大!恩,以后你就是我们的风老大,小弟彻底服了,你老才高八斗,非我等只看过几篇春秋就能及得上,难望项背啊,爝火终究不与中天皓月争辉……”

苦瓜脸长叹一声,道:“俺也折服了,此联之绝妙,称之为千古第一黄联,半点不为过。风老大!俺对你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如红莲狱火般赤烈无比,似桃花潭水般深千尺……”哈哈,感情他苦瓜脸乃马屁精一个,竟然无耻至把韦爵爷的经典马屁词语也盗用了。

鹰钩鼻道:“嘿嘿!只可惜闻老大这时候还没赶上来,若有他在,应该不难想出下联吧?”得得的马蹄声忽然由远及近传来,鹰钩鼻既而大笑:“哈哈,说曹操,曹操便到……”

杨经风循声望去,只见一骑绝尘而来,来势凶快,眨眼便至。上下一打量,只见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之上坐着一位年方十七八岁的公子哥,身材瘦削,面若璞玉,眉清目秀。第一眼,杨经风的观感就是,好俊俏的一个小白脸,只可惜长着一张樱桃小嘴,朱唇皓齿,阳刚不足,却带了一丝娘娘腔。

樱桃嘴飞身下马,动作洒脱,轻盈如燕。鹰钩鼻接过缰绳,说道:“老大!终于等到你来,事情办妥乎?”樱桃嘴道:“小事而已,如今无碍!”鹰钩鼻道一声:“甚好!”牵马吃草去。

豆子眼叫道:“店家!再来一碗酱牛肉汤面。”苦瓜脸和豆子眼之间夹着一个杨经风,樱桃嘴又不是瞎子,当然不能熟视无睹,探询道:“这位朋友是?”

杨经风抱拳行一礼,微笑,正准备自报姓名,苦瓜脸却抢先开口道:“闻老大!他是我们三人刚刚承认的风老大,杨经风是也!”樱桃嘴眼中闪过一丝愠色,喝问:“一山岂容二虎?你们的眼中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大?快说,怎么回事?”豆子眼紧忙笑道:“呵呵,闻老大!请莫要生气,我们三人是愿赌服输,无可奈何啊……”樱桃嘴惑然道:“此话怎讲?”

豆子眼简明扼要把事情始末说了一下。听罢,樱桃嘴沉默了好半晌,许是在苦想下联吧?之后见他抬起头来,盯着杨经风道:“一叶知秋,由此而知,阁下的才情确实不简单,闻某甘拜下风。只是,我们兄弟四人乃江湖之人,若有谁想凌驾于我们的头上,必须露上一手才行。阁下请赐教么?只要胜得过我,闻某就尊你为老大,从此唯命是从!”

这时,牛肉汤面已然端了上来,么老不作声,只向杨经风投来感激的一眼,便知趣退去。杨经风列齿一笑,坦然道:“实不相瞒,在下喜武成痴,若闻老大能够指点一番,求之不得。呵呵,而在下刚刚吃下三大碗汤面,精力旺沛,正想活动一下筋骨,只不过还是慢动手吧,等你吃饱之后再行切磋不迟,不然有失公正。”

樱桃嘴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不再多言,埋首只顾吃汤面。风卷残云,比猪八戒吞人参果还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一大碗的汤面便是点滴不剩。惊得杨经风张口结舌,心中感慨不已:“此人长着一张桃小嘴,却有谁想象得出,吃起东西来,比之狮子大口还快上一分呢!”

樱桃嘴掏出手帕一幅,把小嘴擦了擦,开口道:“吃饱哩。阁下,请出招吧!”摆开架势,一副好斗公鸡的样子。杨经风忽然感伤道:“在下孓身一人行走江湖,倍感孤独,突然就想找几个人来一起闯荡,茫茫人海,彼此能相逢,便是有缘人,在下只想和四位交个朋友罢了……咱们先说好了,比武切磋而已,点到即止,切勿伤了和气……”

樱桃嘴皱了皱鼻子,心中在咒骂:“眼前这小子真罗嗦!莫不是疯子一个?胡言乱语。”小嘴一努,淡然道:“俗话说,以武会友,不打不相识;有道是,是英雄惜英雄,咱们之间是敌是友,能否合得来,等打了一架之后便见分晓。废话不多说,快出招吧!”

对方言之在理啊,杨经风还能够多说什么呢?再罗嗦,就是比长舌妇更令人憎恶的长舌男啦!“既有所谕,焉敢不从?看招!”虚空一抓,率先出击。樱桃嘴低喝一声:“来得好!”身子倏然一长,旱地拔葱而起,双臂张开,如鹰击长空,两腿连环猛踢,虎虎生风,化出虚影万千,力道千钧。

甫一出手,即见凌厉,分明就是生死之搏,哪里像是比武切磋这般简单?也许他只不过是想给杨经风来一个下马威罢了!两人以快打快,眨眼之间已是过招逾百,却是相互颉颃,一时之间难分轩辕。

樱桃嘴气势凌厉,处在主攻的一方,他的武功路数非常博杂,看不出是何门何派,时而刚猛无俦,如罗汉金刚;时而轻灵无质,若缥缈仙子。杨经风锋芒不露,神情自若,倚仗一套逍遥游步法从容闪避,偶尔窥准时机也狠狠还击一两招……

匆匆去清和镇赶集的路人,见有热闹可瞧,只道来了杂耍卖艺的,纷纷驻足围观,看到精彩处,击掌叫好!鹰钩鼻、豆子眼以及苦瓜脸三人夹在人群中,被推来搡去,却浑然不觉,睁大着两只牛眼,一瞬不瞬地关注着新老两位老大的龙争虎斗。

“哎呦!”豆子眼忽然大叫一声,既而骂道:“他奶奶的!是哪个混蛋不长眼睛,竟然踩老子?”没有人理睬他的吼叫,好生无趣,气得脸色煞白,吹胡子,瞪眼睛。但见他眼珠子一转,旋即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却不知他脑袋里转了什么鬼主意?

只见他努力挤进人墙之内,作了一个四方辑,清了清嗓音,朗声道:“各位乡亲父老!晚生这厢有礼了。我等兄弟五人讨的江湖生涯,初来贵境,人生地不熟,手头拮据,生活困窘,希望各位大伯大婶可怜可怜,慷慨解囊吧!这里给大伙表演一出‘龙争虎斗’的好戏,希望各位能够看个高兴,寻乐之余,有钱打赏,无钱拍掌,谢谢!谢谢……”汗,想不到这小子的脸皮可真厚,竟然变相勒索穷苦老百姓的血汗钱,太不厚道了。他哭贫装穷,声泪俱下,表演竟是十分逼真。蓦然一阵哗啦啦声响,忽如暴雨骤来,数不清的铜钱铁板纷纷砸向他。中有菜贩子,丢萝卜,扔西红柿,哈哈,只差没有砸臭鸡蛋的。

好好的一场比武切磋,却被一群门外汉当是娱乐的把戏来寻乐,岂叫杨经风能不生气?而最让他无法忍受的还是,竟被某个居心不良的家伙利用来骗取钱财。是可忍,孰不可忍?杨经风使一招听风是雨,单掌一挥,迫退了樱桃嘴三步,突然他大吼一声,威慑了全场,跟着嘴巴龛动,念念有词,发出一阵低沉的怪声,仿佛来自于幽冥鬼狱的诅咒之音,又好像无数怨灵在低低梵唱,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觫。魔音充斥天地,刺痛着众人的耳朵。樱桃嘴一伙四人掩耳蹲下,脸有痛苦之色。

么老抱着小孙女,盘膝而坐,如老僧入定。爷孙俩神色平静,竟然不受丝毫影响的样子。毋庸置疑,么老肯定不是寻常之辈,但他自甘平庸,过着普通的日子,却是为何?

其余之人不会半点内功,没有半分抵御之力,狼奔鼠蹿,慌恐散去。绝技“魔音缥缈”首次登台亮相,却不是在沙场退敌,而是用于驱逐一群无知复无辜的老百姓,真个叫传授者老人家知晓了,怕不气晕当场,吐血数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