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北溟空劲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336字
  • 2020-08-08 17:01:20

梅千雪所担心的事情偏偏就是发生了。杨经风卷曲的身子突然如皮球弹起,手出如电,在她身上疾点几下,随后飘身迅移而退,落在一丈开外,腰骨站得挺直,嘴角挂着一丝讥讽的冷笑,不过奇怪的是,他冰冷的眼神中透射出一丝疑惑,何事让他不解呢?

变故只在电光石火间就发生了,梅千雪根本就来不反应便着了道儿。穴道被制,全身动弹不得,她弯着腰,身体前倾,就仿佛一位体态龙钟的佝偻老人。她神色惊疑不定,颤声道:“你是人还是鬼?”碎魂针名列江湖暗器排行榜的第七位,其威力之大毋庸置疑,从来中针者都是生死两难的结果。梅千雪曾经用它来对付一些武功高她好几倍的敌人,无一失手,所以她对碎魂针的厉害是不存一丝怀疑的。这一次她也认定杨经风肯定是小命脆弱,呜呼哀哉了,站在面前的多半是一只怨魂不散的厉鬼。

其实,杨经风的心中也正在疑惑,自己到底死了没有?用力咬了一下舌尖,很痛,应该还活着吧?他横了梅千雪一眼,没有开口回答她的问话,而是低下头去,左手撩起衣服的下摆,露出一件皂色长裤,只见他右手凝爪快速连抓了两下,嗤的一下,两块巴掌大的碎布便让他抓在了手中,露出膝关节来,触目乌紫一片,但没有肿起。

也不见他如何运功作势,异象却在他的身上发生了,仿佛墨汁溶入池水,膝盖的两片乌紫慢慢淡化,片刻的功夫便已消失殆尽,肌肤又恢复了红润,好像不曾受过创伤。

如此诡异的自我修复能力,看得梅千雪口瞪目呆,心中惊叹:“就是大罗神仙也无可奈何的碎魂之毒就这样被化解了?怎么可能啊!莫非这小子原本不是人,而是妖魔的化身?或者……”如此想着,心中便开始悸怕起来,娇躯微微有些颤抖。

相比梅千雪错愕惊讶的表情,杨经风却是一脸古井不波。他慢慢坐了下去,盘腿曲膝,双掌搁于大腿之上,呈阴式,掌心朝天,两眼微闭,吸一口长气,随即便进入了运功状态。只见他的头顶轻烟萦绕,掌中呈现风雷之象,电光流转,嗤嗤声响。约摸过去了半刻钟的时间,但见他吐气开声,嗨的一下低喝,双掌快速往膝盖上一按一放,两枚细如牛毛的金针便让他吸在了掌心,放到眼前看了一眼,眉头皱了皱,便甩手把它扔掉。

突然间他只觉得有些搞笑,老人家所传授的“北溟空劲”心法,自己首次施展,却不是用来吸取敌人的内力,而是用来拔针,若教他老人家知道了,不知他是何感想呢?海纳百川归丹田,虚空玄劲藏北溟。此等旷古绝学,自己却用来对付两根牛毛小针,未免有些牛刀杀鸡的搞笑啊!

被扔掉的两枚金针,梅千雪当然不会不认识,她的身上还暗藏着几十根呢,这正是令人闻之色变的碎魂之针。常人千金求一根而未得,只可惜在杨经风的眼中却真的不如两根牛毛的份量重,弃之如稻草。哈哈!当然了,杨经风并非什么视钱财如粪土的阔少,他只是不清楚这两枚小东西的贵重罢了,若叫他知道这么一根不起眼的牛毛小针竟然可以换来黄金千两,只怕他立时就会飞身下去,即便掘地三尺也要找回来。嘿嘿,爱财之心人皆有之,而杨经风从来也没有自命清高,他冒着很大危险闯进梅府来,还不是为了那百两黄金的悬赏?

梅千雪再一次惊问道:“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碎魂之毒竟然对你不起作用?”见她鬼来鬼去的鬼叫,杨经风忽然就想逗她玩一下,于是故意露出一抹很邪恶的笑容,阴声怪气地低吼:“我死得好惨啊……还我命来……”把逍遥游步法全力施展,身子上浮,两脚悬空,御风而行,慢慢飘过去,张牙舞爪,一副择人而噬的厉鬼凶相。

“鬼啊……”一声惊恐大叫,杨经风靠近她尚有半尺的距离,梅千雪便晕倒了过去。杨经风无奈一笑,心道毕竟是小姑娘,终究经不住吓唬的呀!

看着软倒在跟前,姿态甜美的梅千雪,杨经风却是犯愁了,该怎么处置她呢?一掌毙了她?不要吧,有必要做得这么绝吗?这个小丫头只是误以为自己是胭脂盗才下手狠毒,如此看来她还是一个挺有正义感的人呢。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过她一命吧!噫?那边的打斗越发激烈了,叱喝之声此起彼伏啊,得赶紧过去瞧一瞧。这小丫头就让她昏睡着好了,免得醒来又是缠杂不清,徒增麻烦,不过得找一个隐蔽一点的角落藏起来才行,不然让坏人发现了会发生不测,等于间接害了她。伯仁虽非我杀,却因而我而死,良心一样受到谴责啊!

他俯下身去,想把她抱起来,刚碰到她衣服却仿佛触及赤红烙铁一般,又紧忙缩了回去,心中犹豫:“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啊,这样去抱一陌生的小姑娘方便吗?传到江湖中去,岂不是有损我杨经风的磊落形象?人言可危啊,举止要三思而后行。”不过转念他又想,“嘿嘿,抱就抱吧,不抱怎么移动位置,难道就这么让她躺在这高寒的阁楼之顶吹凉风么?瞧她这么娇小的身子,万一来一股稍大一点的风就刮跑了怎么办?反正她都振振有词地指骂自己就是那胭脂盗,不占她一点便宜,岂不是说不过去?再说了这是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除了天知地知自己知,别人又不会知,就算把她非礼又如何?”想到这,杨经风的心头突然咯噔一下,自己吓了自己一跳,心中自责,我这是怎么啦?对着一个小姑娘竟然想入非非,还想非礼她?这,这实在太没道理了吧……

诸位或许有疑问,他杨经风不是明明中了碎魂针之毒了吗?怎么他只躺在那里痛苦挣扎了一下,便又没事情了呢?莫非梅千雪所使用的碎魂针只不过是冒牌货?嘿嘿,如今这个年头,正值假冒伪劣物品横行无忌的时候,连太子都可以是狸猫假扮,拿几根绣花针涂点麻药就充当碎魂针来吓唬腿软之辈又有什么可奇怪?我们且不追究这碎魂针的真假,哈哈,反正不管它是真是假,总之用来对付杨经风那便是找错对象啦!诸位应该没有忘记吧,他杨经风可是喝下了玄冥教两大神使精心秘制的天魔解体汤,体质已然被改变,百毒不侵,就是地翼魔的跳跳尸之毒也莫奈他何,区区碎魂之毒却又算得了什么?中针之初,杨经风确实很难受了一阵子,但当毒素快入侵到心脏的时候,他的丹田突然升起一股奇异的气息,以破竹之势奔走四肢百骸,一旦遇上碎魂之毒便如滚水湔雪,须臾间吞噬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