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碎魂针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941字
  • 2019-04-25 08:01:19

噬影碎魂?这名头听起来未免有些恐怖啊!而三表妹所施展出来的一招一式确是声势夺人,霸道无匹。想不明白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从那里学来如此暴力的击技?她就不怕有损淑女形象吗?

不过,纵然她的功力不弱,所使出来的鞭法更是精妙绝伦,但还是奈何不了杨经风。逍遥游步法绝不是唬人的玩意儿,精奥无穷,天人不窥,不是常人所能尽悟,虽然杨经风只学会了一些皮毛,只有三四成火候而已,但用来对付不是超一流的武林高手还是绰绰有余。

俗话说,两军交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绝。气盛者,避之;气衰者,诱之;气绝者,击之。此时的三师妹斗志正旺,杨经风只好暂避其锐,守而不攻,把逍遥游步法全力施为,心想待得时间一长,久攻不克之下,对方必然气衰,乃至气馁,到时再行反击,必可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杨经风忽左忽右,步法诡异,身影飘忽,仿佛一只蝶舞翩翩的恋花之蝶在噬影鞭的漫天噬魂之影中来回穿行翻飞,举止逍遥,神情自在。打斗已然进行了半炷香的时间,三表妹毕竟是女流之辈,体质稍弱,耐力不持久,这时她已略显疲态,动作缓慢了许多,汗晶斑斑,喘息不已。

杨经风脚步一错,侧身避开抽向左肩头的一记,使一招“狼烟夜举”趋身靠近,突然探爪而出,抓向她的面门,欲把她的面纱扯掉。诱敌的时机已到,他要做的就是进一步瓦解敌人的士气,这时他已不再单纯地一味躲避,开始进行攻击。易守为攻,以攻代守。三表妹的攻势虽然有所减慢,但其防御力丝毫不见松懈,是以杨经风无法如愿揭去她的面纱。

其实若他杨经风肯全力以赴,要扯掉三表妹的面纱完全不是什么难事,但他没有坚持这么做,心想没必要这么做。鬼晓得这位小姑娘是不是学着前辈侠女木宛清一样,也守着这么一个破规矩,若是谁扯了她的面纱,目睹了她的真容,就必须娶她为妻,否则后面果不堪设想,岂不是糟糕至极?首先不管面纱之后的面孔是美是丑,单她这一副蛮横不讲理的大小姐脾气,杨经风就已经受不了。他心中的想法是,娶她为妻,倒不如找一位八百辈子不曾洗过脚丫的老婆婆借一根又臭又长的裹脚布系在横梁上,然后吊脖子。哈哈,宁愿死得又臭又硬,也不肯娶她为妻,难道三表妹真的比母夜叉还恐怖吗?或者他杨经风的某一根神经出了毛病?

杨经风虽然一抓没能取下三表妹的面纱,但却将她逼退了三步。他没有趁势追击,不攻反退,飘身拉开了五步距离,嘴角挂上一抹微笑,朗声道:“小丫头!你的武功底子蛮不错嘛。只可惜却奈何不了在下,哈哈,省省力气吧,停下来歇息一下如何?无怨无仇,在下实在不愿出手伤了你,不想背上滥杀无辜的罪名,但请不要逼人太甚,否则……”三表妹做出厌恶的样子,不耐烦道:“哼!杂毛小子可真多废话。本姑娘警告你,别再小丫头的叫来叫去。请问阁下又年长几何呢?少装出一副老气秋横的样子,嘴脸真让人恶心。看招!再吃本姑娘一鞭。”

自幼失怙,杨经风经历了太多的风霜雨雪,饱尝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年少之时就已然是未老先衰,两鬓斑白。后来随着天翼魔穿越时空去到神奇的大荒世界,逛了一番之后再回到这个世界时,肌肤神奇地恢复了青春白净,但花白的头发并没有变回乌黑亮丽。不就是长了几根白头发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却因此被三表妹辱骂为杂毛小子,简直就是岂有此理,太伤人自尊心了。

杨经风冷笑道:“真是一个冥顽不化的小丫头,看样子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是不会死心的了,请小心啦,别怪杨某下手狠毒……”眉毛一轩,虎目寒光暴闪,十指箕张,使一招小鬼勾魂手,凌空扑了过去,至半途,对方诡谲的鞭影便已攻到。他早就防备对方有此一招,是以神色不慌,但身在半空,无处借力,避无可避,只有硬碰硬的啦,没有半分迟疑,手臂一拐,便让他抓住了噬影鞭,回力一夺,对方稳如山岳,而他却更加迅猛地扑了过去。

他本就不打算扯动对方,只不过借力加速罢了。手臂让噬影鞭牵制住,急切间一时半会无法脱开,不过双脚却是可以自由活动,只见他双脚连踢,化出无数道虚影,气势凶猛地罩向三表妹的胸口要害。此招凌厉无匹,迅捷如雷。三表妹神情木然,仿佛被惊呆了,似乎没有招架之力,坐以待毙。

杨经风的心头忽然闪过一丝不忍,难道因为几句话就变得恼羞成怒而对一个花季的小姑娘下手残酷无情吗?这会不会显得小家子气,太没有顶天男儿的肚量了?

就在他的心要软化的一刹那,突然他只觉得两腿的膝关节一痛,啪嗒一声响,他整个人便摔了下来,跪倒于瓦面之上。若非手中还抓着噬影鞭,并且全身抽搐而手心攥紧的话,只怕他就会滚下屋顶去了。这是一栋三层高的阁楼,拔地十余丈,摔下去的话,不是粉身碎骨,便是跌成一坨肉泥,反正无幸存之理。

用冷冷的目光睥睨着卷缩成一团、牙关紧咬、满脸痛苦不堪的杨经风,三表妹不无得意地说道:“臭小子,终于尝试到本姑娘的厉害了吧?哼!别以为噬影鞭奈何不了你,就变得很嚣张。嘻嘻,这碎魂针的滋味如何?此刻是不是感觉到血液要凝固、灵魂似乎被撕裂了?”杨经风颤声道:“什、什么!碎魂针?原、原来你、你所说的噬影碎魂并非单指一套鞭法!嘿,使用下三烂的手段暗箭伤人,小丫头,你真够阴险啊!”三表妹冷讽道:“哼!怪本姑娘手段阴险?怎么不怪你自己孤陋寡闻?这方圆百里的范围,哪个不知道我梅千雪有两项绝技?噬影之鞭如魅影,碎魂之针碎灵魂……”

杨经风无语,他还能多说什么呢?如果要怪的话,真的只能够怪他自己学艺不精,上了战场还敢胡思乱想,见对方是一个小姑娘就心慈手软、生怜香惜玉之心,出手婆婆妈妈,不雷厉风行,活该!就是到了生死只凭敌人一念的时刻,他心中不思活命之法,还在调侃道:“原来眼前这一位就是传说中的清和镇第一美女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据胖掌柜言道,这第一美女似乎有着不少追求者呢!嘿嘿,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眼光,如此心存狠毒、刁蛮无理的小丫头也值得浪费时间来追求?不过话又说回来,青菜咸鱼各有所爱,某些人就偏偏喜欢吃很辣很辣的鸡心椒,那拿他也没办法啊,是不是?”

杨经风冷汗狂冒,衣服湿透,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浑身颤抖,似乎很冷的样子,手脚一阵一阵痉挛着,看样子,这碎魂的滋味可真不好消受啊!

梅千雪喃喃自语道:“该把他绑起来,听侯大家发落呢,还是即刻处决了他?”低首思量片刻,又自言自语起来,“哼!这小贼十分可恶,一刀宰了,岂不是大大地便宜了他?就该让他多享受一下碎魂针的滋味才好。噫!那边的打斗怎么越来越急切了?看样子,敌人不好对付啊,本姑娘还是赶紧过去瞧一瞧,等将这小贼的同伙一网抓尽了,再一并处置吧……”

她从怀中摸出了一条大麻绳,杨经风见了,心中忍不住又在嘀咕,“怪事!这小丫头怎肯身上携带这种又粗又难看的麻绳?就算弄不到捆仙索,也应该找一根好看一点、柔软一些的绳子吧!这么粗壮的大麻绳,教你捆绑起来岂不就成了大粽子?”捆仙索乃传说中的仙家宝物,岂是一般人能够随便获得的吗?据说捆仙索的外形也无甚奇特,与普通常见的绸带一般无二,但它却可以束缚住任何一切事物,不管是虚无缥缈的气味,抑或无孔不入的水银都无法逃脱。

梅千雪把绳子抖了抖,将它扯直,信步走到了杨经风的面前,准备把他五花大绑。这时杨经风已停止了痛苦的挣扎,僵硬不动,应该是昏死过去了吧?

梅千雪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去,好像生怕会诈尸的样子,她审视了半会,确定杨经风不会突然蹦起来,才伸出纤纤素手,要去抓杨经风的胳膊。就在她触及杨经风的衣服的一刹那,倏然“啊”的一声大叫,变故就发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