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噬影鞭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959字
  • 2019-04-24 20:02:10

小姑娘将斩空剑缓缓地提了起来,至肩齐,与臂连成一条直线,剑尖遥指,对准杨经风的心脏要害。月色照耀之下,三尺三寸长的剑身映射出森冷的光芒,同时剑的主人放射出两道犀利的目光紧紧地罩向杨经风。

她正在蓄势待击,只要对方露出半点破绽,将会引发她的雷霆一击。被她称做三表妹的女子站在她的左侧,手执一条墨绿色的长鞭,也是作势欲扑的样子。而小师妹手中则拿着两把泛射着幽蓝光芒的短刃,美目中闪耀着跃跃欲试的光彩。

面对三人六道如欲择人而噬的凶狠目光,杨经风仿佛置身于狼群之中,心头咯噔一下,萌生了一些怯意,罢手道:“且慢!在下根本就不是什么胭脂盗,请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以免教真正的胭脂盗有机可乘,那便不好了!”

小师妹冷哼道:“深更半夜,闯人府第,就算你不是胭脂盗,不是他的同伙,那也不会是什么正道之人,说吧,阁下来此有何不良企图?”三表妹附和道:“就是!看他心虚胆怯的样子,便知道他肯定有着什么不轨的图谋。”持剑的小姑娘冷冷道:“跟他说废话作甚么?合力将他擒住先,我们上!”

这时杨经风心中明晰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江湖之中,道理根本就不是单靠嘴巴说得通的,强硬的拳头才是王法。何况瓜田李下,他再怎么辩解,也脱不了嫌疑。既然如此,他也不想徒然浪费口舌,开口道:“虽说好男不跟女斗,但汝等也不要逼人太甚,否则……”持剑的小姑娘冷哼一下,语气不屑道:“否则如何?否则把你逼急了就会咬人或者去跳墙是也不是?”

杨经风又不是傻子,当然听得出弦外之音。狗虽说是一种很忠诚的动物,其实也有些人连猪狗都不如,但即便是厚颜无耻的他们,当面被指骂为狗,窃以为也会生气,甚至恼羞成怒。杨经风当然也是人,而且是有头有脸、有手有脚、有情绪有血性的男儿,所以他也觉得很没面子,不禁有些恼怒,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冷冷道:“你这小姑娘,嘴巴怎么如此恶毒?简直就是悍妇。”

尚未有婆家,就被称之为妇,而且是悍妇,试问有哪个小姑娘还会笑得出来?但眼前这位不知谁家的小姑娘似乎是一个例外,她笑了,不过却是冷笑:“哈哈,就阁下刚才所言,本姑娘也是见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语,面对狼心狗肺的恶毒之徒只好就说一些恶毒之言了!怎么?阁下听了不舒服是不是?不服气就亮出兵器来一决高下……”

杨经风心道:“这是赤裸裸的挑衅,若杨某人示之以弱,稍有半点退缩,岂不是王八不如?枉称男儿!今晚就不管此地是否成为龙潭虎穴,既然闯了进来,无法轻松离开,迫不得已也就只好大开杀戒,宁可鱼死网破,不作瓦全。”他冷然道:“狂妄自大的小姑娘,如此目中无人,看来你所谓的师父并没有教导你如何做人,就让在下代他给你一点教训吧!你们三人想捉我是不是?有本事只管使出来好了,在下舍命奉陪!”小师妹怒喝道:“恶贼!赖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你算什么东西,竟敢侮辱我师父?看招!”身子一晃,化作一道虚影射向杨经风。

呜呜的破空之声蓦然响起,只见一道寒如秋水的厉芒裂空飞行,相比小师妹化出的虚影更加迅猛,后发先至,流星赶月般对准杨经风的眉心激射而来。这是持剑的小姑娘一挥袖射出的一支甩手箭,卒然而发,攻敌不备。

杨经风听声辨音便知道之前偷袭的那一击也是这么一支冷箭,晓得其中厉害,不敢心存丝毫小觑,更不会傻得去撄其锋芒,危险临近,于间不容发的生死存亡一刻,及时施展出“逍遥游”步法,身子斜跨而出,从坎水趋向离火方位,身影一晃,又转到了巽风位置。

这时小师妹的身影刚好扑至,杨经风低喝一声,左掌作刀切向她的后背,下手相当力沉,绝无半点怜香惜玉之意。战场之上对敌心软,便是对自己残忍,这一点小常识杨经风还是明悟的,不由得他不下狠手。

小师妹气势如虹,身体飞速前冲,惯性极大,招式已老,根本就来不及变招躲避。眼见杨经风的掌刀已然碰上了她因劲风鼓起的衣裳,就差那么寸许的距离便会击中她的身体。但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杨经风突然只觉得手腕一紧,再也劈不下去。一道虚影如灵蛇般已然缠住了他的手臂。毋庸置疑,这虚影当然就是三表妹的宝贝兵器噬影鞭啦。

此时小姑娘和三表妹都已扑至。剑光一寒,小姑娘使一招“铁马秋风入梦来”,狠狠地砍向杨经风已被噬影鞭纠缠住、一时挣脱不开的手臂。此招乃是小姑娘的压箱绝技梦里飞花剑法中的一招精妙杀着,威力不可小觑。此招莆出,杨经风仿佛就嗅到了死亡气息,冷汗直冒。一时想不到化解之法,心中大急。噬影鞭越收越紧,痛楚撕心裂肺,森冷的剑气已然触及皮肤,有如死神之吻,寒毛倒竖。而这时小师妹也反扑而至,两柄短刃光芒流转,直取杨经风的双目。三人的配合竟是相当默契,攻势滴水不漏,把杨经风的可能退路尽数封死。身陷绝境,似乎生机已没有了,难道杨经风就此一命呜呼了吗?

困兽犹斗,杨经风当然不会甘心就此了结人生,就算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才行。只见他蓦然大吼一声,全身功力聚于左臂,奋力一振,却还是无法震开噬影鞭,一试不奏效,他不再勉强,也根本没时间给他来第二次,急忙回力一夺,潜力爆发之下,竟让他扯后半尺。

三表妹卒不及防,脚下踉跄,险些扑倒。噗的一声,锋利的斩空剑砍在了柔韧的噬影鞭上,鞭身无损,不过下击之力甚巨,扯得杨经风和三表妹身子前倾。原本脚下不稳的三表妹当机立断,松开了兵器,才没有扑倒。

砰的一声,却是杨经风扑倒了,紧跟着哗啦哗啦响声大作,屋顶破了一个大窟窿,呼的一下,杨经风掉了下去。其实杨经风想不跌落完全没问题,只是那样的话,面临着小师妹紧接而来的攻击就不容易化解了,他是故意为之。

由于事先有准备,杨经风并没有摔个四脚朝天。半空中,身子一扭,侧翻而出,两脚稳当地落在了一张八仙桌之上。屋子里面光线黑暗,只有破洞漏下了一些月光,勉强可视物。

三位小姑娘并没有穷追不舍地跟随着跳下来,也许她们生怕遭到暗算吧!杨经风稳定心神,默察形势,发现屋子周围潜伏着危险的气息,想必是三位小姑娘分开把屋子围困住了吧?

“恶贼!快快滚将出来吧。龟缩在里面,算什么英雄好汉?”听声音便知道是小师妹在叫嚣。开口恶贼,闭口小贼,在她们的眼中杨经风和英雄好汉还沾得上边吗?杨经风没有理睬她,一声不吭,正在低头思索突围之法。

噬影鞭竟然如活物一般仍紧紧缠着杨经风的手臂,他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将之解开,抚摸着被勒出几圈血印的手腕,他心中喜怒交加。愤怒,是因为手臂受创,而心中有气;欣喜,是因为这条墨绿色的长鞭竟然似乎是一件有灵性的宝贝,拣到宝了,当然会高兴,将之纳入怀中,占为己有。

长此耗下去吗?这根本就不是办法。而且时间拖下去,只会让敌人越聚越多,想四肢健全地离开就更加机会渺茫了。他一咬牙,准备趁早闯出去,随手提起一把椅子,打算从南面的窗户掼过去,以便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然后再冲出去,这样就降低了遭暗算的几率。他把椅子高举过顶,就准备扔出去了。突然间隐约中传来了金属交鸣声,似乎在东南方位有人起冲突了,打斗正酣。难道是真正的胭脂盗已然出现了吗?

“可恶!这淫贼滑溜得很。竟让他遁逃到那边去啦,我们快追!”这是拿剑小姑娘的声音。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渐行渐远,终不可闻。

杨经风心头大喜,暗呼天助我也!他把椅子轻轻放下,低头沉吟了半会,下定决心不急于离开梅府,打算摸过去看看胭脂盗长得什么样子,是否传说中的三头六臂?只见他脚下轻轻用力一蹬,身子腾空而起,唰的一下,从屋顶的破洞蹿了出去。

呼的一声,杨经风尚未立稳阵脚,就见一件黑乎乎的物体破空飞来,速度快到匪夷所思,眨眼便至。躲避已是来不及,只有硬碰硬,杨经风急忙气运丹田,全部功力聚于右臂,低喝一声,单掌迎了上去。嘭然巨响,碎沫纷落如雨。原来这黑乎乎的暗器竟是一块瓦片。

“恶贼,终于现身了。本姑娘才不相信你这淫贼真有那么大的本事,瞬息间远遁千步之外。那边那些人应该就是来接应你的同谋吧?”毕竟是应对仓促,杨经风还是被震得后退了半步才稳住身形。抬头一打量,对面七步开外站着一位身姿绰约的小姑娘,面罩纱绢,正是三表妹。左顾右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小姑娘和小师妹的身影,想必让那边的打斗吸引过去了吧。

杨经风皱着眉头说道:“小丫头,我再申明一遍,在下根本就不是什么胭脂盗,请不要在敝人身上浪费时间。那边那个人应该才是真正的胭脂盗吧!还不快过去瞧瞧么?实不相瞒,在下日间看到官府张贴的布告,来此只为捉拿胭脂盗,为民除害,说来我们应该是同仇敌慨。小丫头,你真不打算赶过去看看吗?你不去也罢,但请别拦着路,在下急着去看看情况,迟了,那赏金就抢不到手啦,嘿嘿。”三表妹道:“鬼才相信你的鬼话。以为我好欺骗么?本姑娘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哼!”

杨经风道:“固执己见的小丫头,到底要在下说多少遍,你才肯相信?”三表妹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骗子的谎话说上一千遍还是假话!无论你怎么狡辨,你这个卑鄙下流、厚颜无耻的胭脂盗始终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本姑娘要为民除害,待会将你千刀万剐。”杨经风苦笑:“这分明是张冠李戴,小丫头,你真的看错人啦。在下坐不改姓,行不改名,堂堂七尺男儿杨经风是也!敝人刚从大山里出来跑江湖,还没闯下什么名堂,万儿可没有,这‘胭脂盗’的大帽子可千万别错扣在杨某人的头上,会压死人滴,敝人怕怕!”

看着杨经风一脸很无辜很委屈的样子,三表妹噗哧笑了一声,道:“管你叫杨经风还是叫羊癫疯,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人就是!”稍顿片刻,嫣然一笑,又道,“想本姑娘放过你也可以,乖乖地把我的兵器噬影鞭交出来吧!”杨经风想了想,要做一个心地善良的好人,确实不应该贪图别人的东西,反正自己又不会耍鞭法,要来也没用。于是他把噬影鞭拿了出来,道一声:“还给你,接着!”

噼啪之声蓦然响起,仿佛平地炸起一声焦雷,三表妹始将噬影鞭接在手中,玉臂一抡,噬影鞭发出一声怪响,仿佛苏醒过来的蛟龙,灵动卷舞,化出万千虚影,铺天盖地罩向杨经风。同时她口中叫骂道:“见财起贪心的卑鄙小人,还敢辩称自己不是坏人,胆敢觊觎本姑娘的噬影鞭,马上就叫你尝试一下噬影碎魂的滋味,看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