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胭脂盗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214字
  • 2019-04-24 08:00:00

玄冥教向来不招收外族之人。只是杨经风替他们化解了一场大灾难,而且还学会了只有护教长老级别以上方可修习的血暴术,而老人家和玄冥教两大神使都觉得他小子良心不坏,悟性也不差,不失为一块可雕琢的材料,于是便破例引他拜入教会。

笔落惊风雨,刀出泣鬼神的非凡气势,他杨经风是亲眼目睹过的,日月印光大法的厉害,他也是见识过的,心底对沉印和封禾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崇拜到无以复加。能与之共事,求之不得,若从他们身上学得一招半式,那就是享用无穷了。所以他没有半分犹豫,欣然加入了玄冥教,也不管他是否教规森严,从此无行动自由。他抱定的宗旨是走一步看一步,世事无常,往后的事,往后打算。

劫难既已化解,压在心头之上的大石便落了下来,玄冥教两大神使的心中其实是非常感激杨经风这小子的,知他喜武,便投其所好,因材施教,择几门绝艺悉心相授。两人只道他小子的悟性不低,却想不到他重生之后竟然脑袋瓜子大大开了窍,一些十分晦涩深奥的问题,一点即通,通则不忘,记性竟也是出类拔粹,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了。只教了三个半月的时间,就感觉没有什么东西可再教了,便将他丢给老人家去教诲,而他们又闭关参悟日月印大法去也!

两人的传授侧重于招式的巧妙运用之上,而老人家推说自己年老体衰,经不起折腾,没有多少力气摆开架式传授他什么招式,主要就给他讲解一些内功心法方面的奥妙。武学之道,并非一朝一夕之功,不管再怎么聪明绝顶,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纸上得来终究浅,真正的击技乃是实战中领悟而来。

昊空大师的突然与世长辞,老人家一直耿耿于怀,不追究清楚,食不甘,寐不香。只不过他一把老骨头又不便路途劳顿,于是这任务自然就落在了杨经风这小子的身上。反正一身的本事都倾囊传授给他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指望他如何反哺报答,只要求他做这么一点事情,怎么也不过份吧!正好这也是一个机会给他历练一番。

风景秀绝的云暮山乃神秘教派玄冥教的总坛所在地,处处透着诡异的气息,别有一番令人留连忘返的意蕴,但待的时间长了,杨经风还是会感到无趣。鸿鹄之志,意在九天翱翔,岂会偏安一隅呢?现在老人家派个任务叫他去少林寺查明昊空大师的死因,正中他的下怀,求之不得,岂有不接受?立即点头答许。迫不及待,二话不多说,立马去简单准备一番,告别老人家,便东行而去,直奔少室山的少林寺。

这一天,他来到一处名叫清和镇的地方。天色向晚,他决定就在镇上随便找个地方歇歇脚先。老人家只交待了任务,但没有限制时日,反正没人催,他是不急的了,云暮山到少室山,两者相去何止千里之遥?急也急不来。

市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颇具规模,瓦舍及千,栉次鳞比,错落有致,街道如阡陌纵横,四通八达。乳燕归巢,老鸦昏叫,街上行人匆匆,川流不息,想必急于归家吃晚饭的吧?古朴的若木扁额之上狂书着四个大字,有间客栈。银勾铁划,颇具气势。这就是清和镇上最气派的一间酒楼。

此时,只见一大群人挤在客栈的大门口,围个水泄不通,密密麻麻,黑压压一大片,数目不下百余人吧?人头颤动,交首接耳,议论纷纷,有人神色慌恐,有人眉宇间焦虑,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闹得如此人心惶惶?好奇心促使之下,杨经风尽管饿得肚皮贴着脊梁骨,两眼昏花,四肢无力,但他还是使出最后一丝吃奶的力气,努力挤进了人群之中。

只见布告牌上白纸黑字张贴着一则告示,说道江湖上万恶之首、天地不容、人神共愤的采花淫贼胭脂盗现身此地,张三家的张大美人以及李四家的李寡妇皆已遭了毒手…告诫老百姓务必提高警惕,小心防范,小至八岁的小姑娘,大至八十岁的大妈阿婆尽量不要抛头露面,免遭不幸,同时悬赏黄金百两,望各方有能之士为人间除此大恶。落款之处盖着一个大红官印,原来是当地官府贴出的通缉令。

哈哈,这可是一个行侠丈义、扬名立万的绝好机会啊,杨经风岂肯错过?他决定要会一会这个恶名昭著的胭脂盗,看他是否三头六臂,到底有多少斤两,一颗头颅竟然价值黄金百两?

老人家向来绝少外边走动,身上自然没有那笨重的阿堵物,而两大神使又闭关修练之中,玄冥教的教徒虽然不少,但他毕竟入教时日不长,认识的没几个,肯把钱借给他却没有。所以他身上的盘缠不多,囊中相当羞涩;所以那黄金百两的赏金于他的诱惑不可不谓大;所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不好意思走进这家上档次的有间客栈。而是另外找到一家小茶馆,叫上一大碗米饭和两样小菜,坐在昏暗的角落里狼吞虎咽。

不消多少时间,饭菜便被席卷一空,虽然只吃了个半饱,但只要肚子里面有了东西,心中就踏实多了,不再饿得慌。只是,这米饭?硬邦邦的,好像烈日曝晒过一般;这菜?干巴巴的,半点汤汁不带。可恶,想必店家是个奸商吧,为了多卖茶水,故意如此的吗?口渴的感觉实在不爽啊,一刻也忍耐不得,就便宜了他们这些为富不仁的黑心家伙吧,反正一壶茶水也要不了多少个子儿,也免得让他们反过来笑话自己寒酸。

开口叫店小二送上来一壶茶水,很普通很便宜的一种绿茶。这一次他没有牛饮起来,而是学着文人墨客的样子,斯文地慢慢品尝着。没钱买马代步,只靠着两条腿、一双破草鞋长途跋涉,时间一长,自然累得不行,此刻就借着品茶为名,休憩一番。而在心中他又暗暗盘算着,那百两黄金的赏金该如何拿到手呢?

茶馆虽然简陋,生意却不见少,似乎蛮热闹的,也许人们劳作了一天之后都喜欢三五成群相约在茶馆放松的吧!几个朋友凑在一块,谈天说地,聊聊人生目标,说到口干处,有茶水入喉,日子何等快哉!客人络绎而来,但见没有空位,又悻悻而去。

店掌柜是一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站在柜台里边,笑脸呵呵,迎来送往。只见他不时眯斜着眼睛往杨经风身上瞧,眉头一皱一皱。他这不满的目光,即便是白痴也读得懂:“死小子,吃饱了,喝足了,还不快付帐走人?如此赖着不动,当这条凳是床板吗?想睡觉就上客栈去,别在这里防碍大爷发财啊,这,这分明就是占着茅厕不拉屎,霸着桌子绝我财路嘛,可恶!”眼见这白花花的银子送上门来,快到口袋边,却又给长腿遛走了,叫他如何不急?

杨经风本不是厚颜无耻之徒,店掌柜那如欲择人而噬的怨毒眼神令他有如芒刺在背,冷汗潸然,感觉浑身不自在。想赶人?要打架?杨经风当然不会怕了他这个肥头大脑的笨拙家伙,但也不必跟他一般见识,惹你不起,还躲不起吗?趁掌柜还有耐性,没来撵他之前,杨经风知趣地去结账。

当白花花的一个银锭放在柜台之上,胖掌柜的脸上立即绽放出灿烂的笑容,道:“客官慢走,欢迎下次再来!”果然是见钱眼开之辈。靠!还想下次再来,杨经风差点就忍不住要挥出拳头去砸扁这个皮笑肉不笑的假面虎。不过,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真的没必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

杨经风举步走到了门口,忽然又折转而回,开口小声问道:“掌柜的,你好!在下有个事情想向你打听一下,不知方不方便?”“什么事?请说!”店掌柜的回答倒是爽快,只是他的头不曾抬起,眼睛不曾从账簿上移开,神情有些傲慢。“这个……”杨经风嗫嚅了一下,道,“请问这个镇上谁家的姑娘最漂亮?”

“什么?”店掌柜的神色突然一变,抬起头来,上下仔细打量了他一番,似乎想从他的脸蛋或额角找出色魔淫贼等字样,半晌之后开口道,“为何有此一问?莫非你就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色魔胭脂盗?或者是他的同伙?”在这个非常时期,问这种敏感的问题,杨经风就知道会惹人生疑,苦笑:“嘘!掌柜的,请不要这么大声说话,以免惊扰了你的客人,那就不好了。在下岂会是那种无耻之徒?更加不会与那等下流之辈同流合污。你瞧我半天了,看我像一个坏人吗?”

店掌柜面露不屑:“切!我又不是你肚子里面的虫子,你心肠的好与坏,我如何知道?嘿嘿,知人知面不知心,道岸貌然之辈往往是伪君子,衣冠禽兽我见得多了,看你小哥的面目不恶,但是不是恶人,难说难说!”

杨经风冷笑:“嘿嘿,若我是一个恶人,掌柜你如此这般说话,这不怕激怒我,一气之下拆了你的茶馆?什么伪君子,什么衣冠禽兽,实在不中听啊,小心祸从口出……”他见掌柜的脸色忽然变得不怎么好看,也许真的给自己吓唬住了,心中不由一阵得意,但他马上又意识到,如此一来,只怕掌柜的若是噤若寒蝉,自己就更加不容易得到那问题的答案了。

俗话说,无故献殷勤,非奸即盗,莫名其妙的开口打探人家的姑娘如何如何,若不是神经病,应该也不会安什么好心。杨经风的担心不是没来由的。他紧忙笑道:“哈哈,只不过开个玩笑罢了,请掌柜勿要见怪!在下身正不惧影子斜,随便你怎么说都可以,反正不会缺皮损肉,无所谓!跟你说实话吧,在下要打听谁家的姑娘最漂亮,无非是想来个守株待兔,准备将那胭脂盗诛灭。说得堂皇些,是路见不平,想为民除害;说得庸俗些,就是为了一百两黄金的奖赏。这么样吧,这里有一两银子送给你,请回答之前的问题么?”

钱这玩意实在太坏了!比之勾魂摄魄的千年狐仙,魅力犹甚,不知引得多少英雄人物为之拜倒和折腰,就是牛头马面为了它也甘愿推磨犁田。别说花钱向活人买几句话,就是想要死人开口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把银子抓在手中,掌柜便不好再多说废话,低声道:“要说镇上谁家的姑娘长得最标志,莫过于梅员外的掌上明珠梅千雪梅小姐了。梅家有女,其名千雪,二八芳龄,风华正茂,貌若仙子,冰清如霜,窈窕绝代……哈哈,这几句是镇上一些自称是好逑君子的公子哥们常挂于嘴边的话……梅府就在镇南,出门左拐,一直向前走便是。梅员外富甲一方,他的府第气派豪华,很容易辨认得出……”

杨经风道了一声谢,转过身,准备离开。掌柜沉吟了一下,忽然又开口说道:“年轻人,看在你是我客人的份上,奉劝你一句,若你想做什么不善之事,小心别撞在神捕堂的神捕手上,听说他们有几人闻风赶来,好自为之吧!若真只是为了那赏金,嘿嘿,就先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本事敌得过那据说武功臻至化境的大淫贼以及有没有能力抢得过那些手段高明的捕快们……”

听到神捕堂三个字,杨经风心中陡然一凛,五斗神捕的凌辱、掌中囚的杀意、错魂指的诡异、狐步舞的绝妙以及日月印光大法之生死梦境中的生死两难等片段一时间纷至沓来,往事唏嘘,不堪回首。“哦,多谢提醒,告辞!”说罢,他转身离开……

灿烂夜空,繁星点点,月色朦朦,树影婆娑,水榭楼台,飞檐勾角,临高而望,这梅府的夜景是如此的迷人。抱膝坐在屋脊之上,杨经风游目四顾,看得如痴如醉,他心下感叹:这梅府果然够气派,不愧是屈指可数的有钱大户,但不知这号称清和镇第一美女的梅家千金小姐到底长着什么样子?比起江湖第一美女黑狐仙子如何?今夜胭脂盗会不会光临这里呢?自己有把握抓得住他吗……他的思绪信马由缰,正在胡乱想着心事,忽然一个奇怪的呻吟声钻入耳朵,有情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