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十全大补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5445字
  • 2019-04-23 12:00:12

六道祥和的目光落在杨经风的身上,让他心头一暖,有种莫名的感动,有种想哭的冲动,想说点什么,开口,却忘言。沉印长叹一声,说道:“相处时日虽不多,小风,但我们已经感受得到你拥有一颗童真之心,经历过了江湖的残酷洗礼,仍怀着赤子心胸,实属不易,难能可贵啊!说实在的,我们真不忍心叫你去冒险送死,只是,天意如此,我们也无可奈何啊……”

就算想不去送死,却又如何?当此情形之下,他杨经风还有的选择吗?既然不免一死,那就应当勇敢地直面惨淡的人生吧,不要作出胆小畏怯的样子,那样只会死得更快、更惨、更卑微。

杨经风淡淡地说道:“到底什么事情需要小子去冒险呢?你们直说吧,死我不怕,但求死个明白!反正小子的性命也是你们从寇烟的手上救回来的,知恩图报的道理,小子还是会有所明白。”

沉印说道:“事到如今,若我们再对你有所隐瞒,就显得我们是小人的肚肠了!或许你会奇怪,我们为什么要把你送到这间石室来,既然现在允许你到外面的江湖行走,却又为何不直接带你离开,费什么周折要老人家传你血暴术,尔后要你凭自己的能力闯出去呢?瞎子都看得出,我们并非诚心想放你离开,但若你凭自己的力量闯了出去,我们也无话可说。不要怨我们对你残忍,我们所做的这一切也都是被逼无奈!北磁伏龙大阵终究束缚不住日渐强大的地翼魔,终有一天,当它脱困而出时,只怕就是人世间的浩劫之日了!家园毁灭,伏尸千里,哀鸿遍野的修罗地狱场景,想必稍有人性之人都不忍目睹吧?而我们所能够做就是……”

杨经风呢喃道:“不怪你们,要怪就怪小子的命运多舛吧!哈哈,那天你们与寇烟的对话,小子也听见了一二,倘若消弥人间这一场大灾难,小子也出了一份力气,那将是小子无上的荣耀,就算是死了,也值得,无怨无悔!只是,你们要我做些什么呢?”

沉印道:“地翼魔永生不灭,杀之不死。而我们所能够做就是设法助长它的蜕变速度,让它成长为更高一级形态的天翼魔。天翼魔是否会回归到白魔蛇一样温顺的性情呢,或者变得更加凶暴残忍?我们无从意料,但却又有什么法子呢?没的选择,我们只有放手一赌。小风,我们觉察到你体内潜藏着一股非常雄厚的内力,于是有计划传你血暴术,为的就让你爆发出一股足够强大的能量,以便让地翼魔吸收之后,加快蜕变速度。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至于这法子是否行得通?我们管不了那么多了,时日所剩不多,当七曜星聚会一线之时,阵法的威力就会变得相当微弱,地翼魔就有可能脱困而出……小风,我说了这许多,你可明白么?”

杨经风点头道:“明白!小子知道该怎么做了。时辰也差不多了吧?你们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没有,小子就去了,事不宜迟!”明知送死,杨经风还急的去,莫非他的神经出了毛病?搞不懂他心中是如何一番想法?

沉印忽然将一状如鸡蛋般大小的蜡团塞到他的手上,说道:“这是从药王谷鬼医那里得来的霸王别姬丹,你拿着!”杨经风满脸疑惑,不解地问道:“你们这是要我七窍流血、肝肠寸断而死呢,还是打算要我拿去喂给地翼魔吃?”封禾笑道:“哈哈,当然是给你吃的!还有这个,巫女峰白魔神君秘制的双香龙涎露,嘿嘿,小子,应该听说过吧,这可是名列仙品的灵丹妙药,具有起死回生之效,便宜你啦,也是专门为你而准备的!”

沉印又掏出一白色小瓷瓶,道:“白驹丸,食之飘飘欲仙,延年益寿,乃宫廷御药!”封禾不甘落后,又摸出一小包东西,道:“火蛾散!至毒至猛之药,见血封喉,据说是孤骛城城主不孤客连邪费时七载提炼而成!”沉印拿出一只紫金葫芦:“菩醍醉!落霞居鬼方老人精心酝酿而成,能解百毒,可祛百病。”封禾从腰间抽出一管竹筒,去掉塞子,倒出一只五彩斑斓的蜘蛛,说道:“佛面蜘蛛!生性凶猛,吐丝韧如筋,凶禽猛兽触之即毙,长于赤热雨林,世不多见!”个体只在拇指般大小,到处爬动,看架势非常凶恶的样子,但无论它如何挣扎,终究脱不开封禾的手掌心。

杨经风忽然心中一阵发毛,颤声道:“这毛茸茸、看着就恶心的蜘蛛,你们不是打算要我生吞它的吧?”封禾大笑:“若你喜欢生吞,我也没意见啊!哈哈,这样就原汁原味,甚好!”“这个……”杨经风无语,突然只觉得胃里好像有一只苍蝇在爬动,毛毛滴,感觉非常之痛苦!

不说话,没人当他是哑巴,但老人家偏就是耐不住沉默,忍不住插科打诨:“生吞?不是吧!那可是原始野人的生存方式,而我们生活在文明礼仪之邦,饭食还须讲究一些哦!老人家建议还是红烧吧,包管色味俱全,又香又脆,绝对非常地可口好吃。哈哈哈……”

沉印笑道:“这个建议十分不错嘛!只是,老人家,你不是吃素的吗?若你想开荤,改天我们再去捉一只来,随便你红烧还清蒸。至于这一只嘛,我们准备还是用来熬汤啦!”老人家追问:“熬汤!什么汤?哈哈,你们准备了这许多杂七杂八的劳么子鬼东西,莫非想熬一锅十全大补汤吗?”

沉印道:“十全大补汤?哈哈,十分贴切!不过我们已经早就想好了一个很霸气很威风的名称,叫做天魔解体汤!老人家,你认为如何?”老人家嘀咕道:“叫大补汤吗?是有点土气,天魔汤嘛,霸气了很多。但就希望喝下之后不会走火入魔就好…”

沉印微笑:“老人家只管放心吧!我俩做事自有分寸!”说着从怀中又摸出一根大如婴臂、状似白萝卜的人参,“千年雪参!”用力一捏,裂开两瓣,从中捉出一条蚕蛹似的虫子,说道,“雪参蛆!”听罢,杨经风突然心中更加发毛,什么东西在胃里蠕动?莫非原先在胃里爬动的苍蝇是一只母苍蝇?此刻它已然下了一窝小蛆吗?哈哈,想不恶心,不行啊!

变戏法一般,封禾又拿出一件黑么么的东西,道:“万年黑灵芝!”沉印接着又亮出一件东西,道:“……”封禾跟着也展现一样事物:说:“……”你方唱罢,我便登台,眨眼的功夫,两人又抖出了好几样稀世宝物。目不暇接,看得杨经风两眼冒绿光,彻底傻掉了,哑口无言。

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鼎鼎大名的玄冥教两大神使此刻的言行举止竟和市集上叫卖狗皮膏药的游方郎中相去无几。但他心中绝无半点鄙夷之意,相反,对他们崇拜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佩服得五体投地是也!这些或剧毒之物,或灵丹圣药,无一不是世间绝难寻逢之物,寻常之人觅一件已是难于登蜀道。而他们竟收罗了近二十样之多,想必他们的足迹已然遍至天南海北了吧?如此脚力,想叫人不佩服都不行啦!

沉印开口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材料已是准备得差不多了,不过想做出天魔解体汤来,还差了一样东西。”杨经风问道:“差什么东西?”沉印笑道:“哈哈,当然少了熬汤用的器具啦!”杨经风也笑道:“嗨!小子还以为差了什么难寻之物,原来却只不过就是缺了一口铁锅呀!随便出去背一口黑锅回来就是啦,有什么难度?”

沉印说道:“有所不知!所谓好马好鞍来配,葡萄美酒须用夜光杯。要想熬出药效奇妙的天魔解体汤来,不但选料要讲究,熬汤的器具和火侯的文武也须讲究……”杨经风再问:“哦,那需要什么样的器具呢?”

沉印忽然望向老人家,黜黠地笑道:“老人家!嘿嘿,你珍藏的那一只貔貅玲珑鼎该是时候拿出来用一下了吧?再不拿出来透透气,只怕就会生锈长霉啦!”

老人家神色一本正经,道:“母猪上树,公猪泅水过海皆不奇怪,但说上古神器之貔貅玲珑鼎会生锈长霉可就奇怪至极了。海可枯,石可烂,老人家收藏的好宝贝绝对不会变模样。哈哈,沉印小子,胆子可不小,竟敢打老人家的主意?你们给我好好等着,老人家去去就来!”语毕,人影一晃,平空消失不见;旋不久,风一般又出现在三人的面前。他的手中多了一件玄色暗光、三脚两耳、大如茶壶的古朴器鼎,其上镂空刻画着三条小巧玲珑的远古神兽貔貅,但有凶影玄蛇与之缠绕纠结,仿佛在撕拼,又好像媾结成一体,予人一种既矛盾又相谐的诡异感,极邪恶。

沉印接过貔貅玲珑鼎,左手托之,就开始与封禾按一定的次序往里面放材料。杨经风心中感叹,想不到小小的一只玲珑鼎竟装下了体积大其两倍不止的物品,果然不愧是上古神器,灵异无端,不可常理视之。把最后的一件“角端之息”也投了进去,沉印就准备封上鼎盖。

作者按:角端者,传说上古祥瑞之兽也。形似鹿而鼻生一角,可日行一万八千里,通晓四方语言。其说始见于汉。《宋书·符瑞志下》:“角端者,日行万八千里,又晓四夷之语,明君圣主在位,明达方外幽远之事,则奉书而至。”哈哈,既是上古传说之物,当世存不存在?须得好好斟酌一番了!这里所谓的角端,乃南海荒僻之地“圣兽山”出没的一种猛兽,因形似角端而名,据说此怪兽入睡之时,鼾声如啼,其息气凝于鼻上之角,成霜,即是角端之息了。

老人家忽然大叫:“等一下!”从怀中摸出一颗念珠般大小,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的骨珠子,又道,“这颗流光舍俐子,于你们有用处么?老人家想放它进去一块熬汤,行是不行呢?”这流光舍俐子相传是千年之前,天纵奇才的圣僧流光禅师坐化之时所留下,据说有灵性,辟邪易魔,实乃孤世之宝。封禾突然雀欢大笑:“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半点不费功夫。老人家,这流光舍俐子怎么会在你的手上?不是应该藏于少林寺的吗?”

老人家笑道:“我与少林寺方丈昊空大师的交情非浅,东西自然是他赠送予我!”封禾道:“那天我们寻上少林寺,找到现任方丈明光大师,就是为了求取舍俐子。但他道昊空大师两年前突然圆寂,流光舍俐子下落不明,当时我们只以为他是小家子气,托辞而已,没想到……哈哈,没想到,我俩苦苦寻找的东西却是一直藏在老人家你的手上,这是天意吗?”

“什么,突然圆寂?昊空老秃驴,你怎么会是如此短暂的寿命?不可能,绝对不能,怎么会可能的哩?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不行,老人家一定要出去追查清楚……”昊空大师的突然圆寂,实在让老人家感到太过突然了,他的神情有些激动。

沉印说道:“老人家,请把心冷静下来。等此间的事情完了,我和小禾一定会帮你把事情调查清楚的。眼下,当务之急,呵呵,时辰将至,赶紧把天魔解体汤熬出来再说吧。这一枚流光舍俐子正是我们苦寻之物,有了它,天魔解体汤的药力将大幅度提升。不过,老人家!你当真舍得让我们拿来熬汤?”

老人家的情绪虽然平静了下来,但他的心中仍有些郁堵,除了友人之死,此刻他好像对其他的事情已不在乎,淡淡道:“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与其放在我这里继续明珠投暗,不如让它物尽其用吧。我想,就算流光禅师和昊空大师知道了,应该不会怪责。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心慈悲,圣法无边,度劫化厄,解救众生,正是我佛之意……”说着说着,金刚经、往生经都念了起来,实在受不了他老人家,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念经朝佛?

杨经风忽然却觉得,那往生经好像特意为自己而念?叫自己莫要贪生怕死,为众生之福,勇于牺牲自我云云。晕倒!杨经风听得头都大了,恨不得立即一头撞死。

沉印把流光舍俐子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了一番,似乎想找出其中有什么秘密?然而时间催促,他尽管有些恋恋不舍,最终还是把它投入了貔貅玲珑鼎之中,啪的一声轻响,鼎盖就合上了。他道一句:“现在开始熬汤啦!”左掌托底,右手按盖,脚下不动,渊停寺立。杨经风原以为他抱着玲珑鼎会去找些柴火来熬,没想到忽然间他却仿佛成了一尊生根的石雕,一动不动。他不禁奇道:“没有柴火,如何熬汤?”封禾笑道:“貔貅玲珑鼎并非寻常普通之物,一般的柴火根本对它不起作用。等着看吧,只要用双手握着一阵子,汤就会熬好了!”

世间真有这么神奇邪异的事情吗?杨经风半信半疑,两眼死死地盯住沉印,看他会有什么动作?只见沉印如木头一截,根本没有半分的动弹。少倾,突然只见他手中的貔貅玲珑鼎光芒一现,那是三条小貔貅的眼睛所发出,仿佛活了一般,鼎子就飞速旋转起来。呜呜异鸣,仿佛瀚海龙吟,光芒越发而盛,到最后,唯见一团七彩光芒在沉印的手中赤热发亮,昼白如日,不可逼视。杨经风看着就两眼生花,有些刺痛。

过了半会,忽听沉印低吼一声,道:“小禾,接住,该轮到你啦!”只见沉印双手一送,光芒裹着的貔貅玲珑鼎就直直地飞向站在对面的封禾。封禾嗯了一声,双掌齐出,将光球控制在距离胸口半尺的地方。适时,一股寒冰之气从他的掌心汹涌而出,将光球包裹住,阻其旋转之速。渐渐地,七彩光芒褪去,就见一团白白的雪球托在他的手上,脸上露出笑容,道:“大功告成,天魔解体汤新鲜出炉啦!”用手一拍,那一层雪花似的东西便掉落,露出了貔貅玲珑鼎的原本面目,送到杨经风的面前,半是命令地说道,“喝了它!然后你就可以离开石室去看一看地翼魔长得什么样了。”

杨经风双手接过,没有多说什么,凑到嘴边,脖子一仰,猛灌一气。他心中暗暗祈祷,但愿喝下的不是什么解体之汤,也不是什么大补之汤,只希望是一壶孟婆之汤,让他可以忘却今生的恩恩怨怨,到了地府之后就可以做一个了无牵挂的逍遥鬼魂。牛饮鲸吞,不消片刻的时间,很快就见底了,却如猪八戒吃人参果,什么味道他也没尝出来,喝完之后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就除了肚子有点发胀之外,感觉就像是喝下了一大盆白开水而已!

把貔貅玲珑鼎还回到封禾的手上,他淡淡而问:“现在我可以出去了吗?”沉印和封禾点点头,都没有多说什么。老人家这时却开口道:“等一等!出了这一扇石门,也许你再也没有机会呼吸到外界的新鲜空气啦!小子,你心中是否有什么放不下的牵挂?告诉老人家,或许我帮得上忙。”

忽然间一个深情款款的曼妙倩影又浮现在杨经风的脑海中,他差点就开口说,若我死了,就请将尸骨带回故乡去埋葬吧!转念却又想,自己的故乡却在哪里呢?小蝶早已嫁给别人,还是算了吧!永远不相见为好,放她过自己幸福的生活,莫再打扰她了!

杨经风就这么神情愣了一会儿,很快回复了平静,开口淡淡地说道:“小子孤苦无依,世间没有半个亲人,也没有什么可牵挂的啦!老人家、两位大侠,若你们没有别的交代,小子就去了!”向三人鞠躬一礼,然后转过身,脚步迈开,义无反顾地朝石门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