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黑白论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986字
  • 2019-04-23 08:00:00

九月九,重阳之日!这一天,人们大半都会呼朋引友,选择去登高而望,体味一番那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壮之意。于是乎,五岳山、普陀山、九华山等名山大川一下子就冒出了许多侠少侠女的身影。或吟诗赋词,谈笑风生;或指点江山,意气飞扬;有的甚至打打闹闹,很亲密无间的样子。

但在苗疆,高拔秀丽、奇诡险绝的云暮山之上却是空无一人,别说鬼影见不到一个,就是鸟毛也看不见一根。你道奇不奇怪?要说云暮山乃玄冥教重地所在,寻常之人靠近不得,但本教之人应该可以四处活动啊。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而且这么好的天气,却是无一人出来散心,委实有些令人费解。至少也应怪会有一两个巡逻守卫吧?但偏偏就是青山寂静,半点声响俱无,一如死山一座!

这一天本是阳光明媚的好日子,云暮山的上空也是碧净无云,不过奇怪的却是晴空并无霹雳之响,但就是雷电闪耀不已。这实在大大的违背了自然之律,让人匪夷所思。

轰隆隆,并非打雷之声。而是,石门蓦然打开,只见两人鱼贯而入。哈哈,不必多费口舌,能够自由出入此间石室的也就只有玄冥教两大使者,神来笔和亡神刀啦!

很快就可以重见天日了,杨经风心中激奋不已,久久不平复,靠着石壁,假寐休憩。听得声响,他一骨碌爬了起来,微笑着迎上去,抱拳行一礼,道:“两位大侠,终于盼到你们来了,小风想念得紧啊!”沉印一拳打在他的右肩膀,朗笑道:“哈哈!到底是想念我们两人呢,还是惦记着吃烧鸡哦?”

杨经风笑道:“都是一样嘛!很久不开荤,嘴里早就淡出一个鸟来,很想吃个烧鸡解解馋,自然就想到了唯一可以帮忙实现这个愿望的你们。而每当想念你们,自然也就想起了,上一次你们离开之前答应过我的话。嘿嘿,说什么来着?说下一次再来之时一定会给我捎来一个香喷喷冒油的肥鸡,哈哈哈……”露齿大笑,垂涎欲滴,一副饿死鬼附身的表情,有辱斯文。

“好小子,够直率,封某喜欢!”变戏法一般,封禾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团油纸包裹,往杨经风的手中一塞,说道,“香喷喷的烧鸡在此,拿去!”

迫不急待地拆开,一层、两层、三层、四层、五层,一连去掉五张油蜡纸之后,大包裹也就变成了小包裹,还有最后一层却是一张很大片的叶子,叫不上名儿来,杨经风也没有过多去注意,信手打开,立即便有一股味道飘散开来,果然香喷喷,极具诱惑之力。

一般而言,好菜讲究的是色味俱全,好看没味道勾不起人的食欲,好味道不好看令人倒胃口。譬如,一块糕点闻起来很香很香,但形状做得如同一坨大便,我看就未必会有人肯去尽情地享用了。看着手上这只只有乳鸽般大小,黑乎乎,或者恰当点说,焦湖湖的所谓烧鸡,他就傻眼了!心中满不是滋味:“什么意思嘛?明知道我的肌肤很黑,还特意送这么一只小黑鸡来,故意要挖苦讽刺人吗?”

也不知道封禾有没有察觉到他这些多愁善感的心思,笑道:“不要嫌弃,也不用客气,趁热吃了吧!哈哈,这可是深山密林之处,希品罕见的乌骨鸡,我俩费了好大力气才逮到的,别看它个头小,营养却是最丰富,大补,据说练武之人食用之后还有可能功力大增哦……”

杨经风心中释然,但他还是忍不住地说道:“只是,为何这只鸡却是如此的黑乎乎难看呢?”沉印大笑:“哈哈,什么话嘛!乌骨鸡不是黑的,难道会是白的吗?若它如白骨精一样白,那还会叫乌骨鸡么?”这话说得没错啊,杨经风唯有点头称是。

一直沉默不言的老人家这时开口道:“管他黑鸡白鸡,老母鸡还是小公鸡,营养丰富的就是好鸡!臭小鸡,不不,是臭小子,若肚子饿了就赶紧吃吧,浪费这么口水做甚么?”鸡来鸡去,说顺了口,子也念作了鸡,不怪不怪。

“是是是!”杨经风点头如捣蒜,“老人家所言在理,管他黑小子还是白小子,造福人类的就是好小子!小子现在明白了,红颜易老,追求如花的容貌就好比镜花水月一般不着实际。男儿生于世,须得顶天立地,就要牢牢地把握紧短暂的一生,多为人类做点好事情才是真!”老人家忽然夸张地大叫:“哇!小子,实在太可爱啦。如此感悟,难能可贵,赞你一声好小子,当之无愧!”

获此称赞,杨经风却是高兴不起来,只是汗然不已,苦笑道:“老人家,你这是在挖苦我了,就晚辈这一副黑黑的丑陋模样也叫可爱?可怜没人爱吧!只要不是十分令人讨厌,小子就谢天谢地啦!”

老人家皱眉道:“这是什么话?休要妄自蜚薄。大丈夫的相貌是俊是丑,有什么打紧?就你刚才所言,只要有真才实干的本领,与民谋福,就会受到人们的崇敬”绕着杨经风打转,仔细打量一番,忽然大笑,“哈哈,不过说实在话,你小子的形貌还真是长得很讨厌。”顿了一下,接着呀又道,“讨人欢喜,百看不厌。”语出真心?或者意在嘲讽?又或者只是单纯地展示自己的冷色幽默?这个就只有老人家自己心中清楚了。杨经风只觉得与这位老人家打交道,实在是大大的伤脑筋,无语中。

沉印笑道:“一个说,可爱,可怜没人爱;一个道,讨厌,讨人欢喜、百看不厌。孰对孰错,辩来辩去,又有何意思?小风,这只烧鸡就趁热吃了吧,凉了就会吃坏肚子!时候已不早,再过多半个时辰,北磁伏龙大阵的威力便行至顶峰。赶紧吃吧,一会尚有事情相商……”

杨经风恩了一声,却并不就把烧鸡塞到嘴里嚼食,而是送到老人家的面前,道:“老人家,你先吃吧!”尊老爱幼,乃华夏民族的优良品德。有好东西吃,当然让着老人家先啦!至于老人家会不会把优良传统发扬到底,爱幼,又将烧鸡推回给他,我们且拭目以待!

只见老人家双掌合么:“阿弥佗佛,善哉善哉!拿走拿走,烧鸡?荤食!老人家一心向佛,决计是不会破戒的啦!小子,这下便宜你了,自个独享了吧!”想不老人家竟是如此表现,杨经风倒有意料之外,愕然道:“哈哈哈,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向佛之人就一定不可以沾腥了吗?老人家,你乃世外高人,却为何也会落入俗套呢!再说了,这只烧鸡非常物,大补,不吃,不可惜了吗?”

老人家骂道:“臭小子,叫你吃就快点吃,不吃就是白痴,婆婆妈妈不是大丈夫的行径!哈哈,老实说,老人家乃行将就木之人,好东西让给我吃,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嘿嘿,再说了,老人家风烛之年,牙齿掉了一大半,大鱼大肉?塞牙缝,相当的痛苦啊!总之,这黑乎乎的烧鸡,老人家是没胃口,也无福消受!小子,你就赶紧吃掉它,不吃?老人家可就要动手按住你,硬塞到你嘴巴里,看你吃是不吃?”晕倒!见过逼良为娼的,没有见过逼人吃香喝辣的。这情形倒有几分像老母亲逼儿子喝苦口良药一般,想不到一个糟老头子也会有这样的慈母情怀。

杨经风算是大开了一回眼界:“哈哈,老人家,小子何德何能,岂敢劳你的大驾,小子自己来就可以了!”这是什么烧鸡?骨头怎么就这么香这么脆?三口两口,杨经风就吃得渣骨不剩,意犹未尽,竟添食起手指上的脂油,啧啧有声。

“好烧鸡,好味道!杨经风感叹道,“只怕这是小子这一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东西了!”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杨经风抹了一把嘴巴,道:“谢谢两位大侠的美味烧鸡!小子吃饱了,刚才你们说有事相商,是什么事呢?有何差遣,只管吩咐吧!小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沉印忽然变得神色庄重,说道:“好小子,沉某很严肃地问一句,你怕不怕死?”生与死的考验,杨经风早就经历得多了。此时沉印再来问他这样的问题,他并没有半分的迟疑,信口道:“某位先贤说得对,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只要死得轰轰烈烈,小子就无怨无悔!哈哈,人其实是很奇怪的。有时候小子只觉得外面的江湖刺激精彩,恋生畏死;有时候又觉得世态炎凉,生无所恋。嘿嘿,小子就曾经寻短见好几次,只是烂命一条,阎王爷却不肯收去,奈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