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地翼魔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12字
  • 2019-04-22 12:00:00

南山贼说道:“出路当然是有的,只不过想要离开,俺老爹却要经历一番考验。老人家倒没有过多的废话,直白告知,石室处于云暮山之腹,而云暮山却正是玄冥教总坛所在地,其险其峻,犹胜五岳。石室只一门与外界相通,石门之外连着一段狭长的通道。

通道的另一端便是空旷如穹盖的水岩洞,怪石倒悬,犬牙交错,积水盈千尺,其色铁锈之绿,有名碧水池。玄冥教守护之神白魔蛇便栖息于此。原本隔上一段时间便会有人按时送来食物,但自从白魔蛇异变成地翼魔之后,便无人敢再来。除非有哪个疯子活得不耐烦了,秉着佛祖割肉喂鹰的慈悲之心才会进来,只不过一旦靠近碧水池,己身便成了地翼魔的腹中之餐。

俺老爹心中奇怪,既然无人能越过碧水池半步,自己却又是如何被关进石室而发肤不损的呢?老人家爽快释疑道,凡是无绝对,例外总会存在。碧水池,一般人看来凶险甚于雷池,半步跨越不得。但对于笔落惊风雨,刀出泣鬼神的玄冥教两大神使而言却不是什么恐慌之地。

毕竟,所谓的玄冥教两大神使,其职责便是伺俸守护之神白魔蛇。彼此接触得多了,多少会有些感情,相互间无残害之心,尽管异变之后的白魔蛇性情大变。俺老爹正是让玄冥教两大神使关进石室之中的!老人家又说了,想离开石室到外面去,当然可以,他决计不会出手阻拦,只要俺老爹有能耐穿越碧水池便行。

话既然说到这份上了,俺老爹岂有退缩之理?说什么也要去试上一试,再者他极想见识一下地翼魔究竟长着几只脑袋和几条腿,到底如何凶猛?老人家脸上邪笑,二话不多说,鬼魅般射至石门前,枯瘦的双手按在其上,嗨的一轻喝,双臂一抖,石门轰然而开,向俺老爹招招手,道一声:‘请自便!’

俺老爹长揖一礼:‘多谢前辈成全,小子感激不尽,后会有期!’说罢赶紧闪身出石门,分明就是担心老人家随时反悔不让他离开。背后传来老人家嘿嘿的邪异冷笑,黑暗通道中摸索行走的俺老爹听了,浑身起鸡皮疙瘩。

通道里光线幽暗,空气凝滞,行走其中,让人产生一种时空停止的错觉,一股无形的巨力紧紧压迫,又令他难受非常。通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刚好就允许俺老爹直身行走;话长不长,道短不短,大约耗时一刻的光景,一拐角,眼前忽然光芒一亮,耀眼生花,心头大喜,知道出路不远了,不觉间脚下自然就加快,几乎是奔狼之速!

砰的一声大响,距离出口尚有三步半的时候,俺老爹忽然倒飞而回,摔了个四脚朝天,满眼金星乱冒,胸口气血翻腾,久久爬不起来。出口被一堵无形之墙阻挡着,无论俺老爹如何努力都无法突破而去,无奈之下,他只好折回石室中去。石室之门并未关闭,原来老人家早就有所预料。

见俺老爹神情灰败地折返,老人家揶揄道:‘北磁伏龙大阵,聚集了天地元磁之气,威力何其之巨,即便凶猛庞巨的地翼魔也被困缚其中……嘿嘿,你小子一介凡夫俗子休想冲破它……’俺老爹苦笑道:‘既名伏龙之阵,想必连呼风唤雨的存在都能够降伏咯,小子寻常小人物,自然无可奈何耶……老人家!你说过出路是有的,莫非,你老有破阵之法?请教我。’老人家大笑:‘哈哈哈!小小困阵,破之不难……’嘿嘿,北磁伏龙大阵威力之强盛,即便凶猛如地翼魔之魔物也无法挣脱,他老人家又是凭什么去破除呢?莫非此阵本就是他老人家亲手布下的不成?”

北流氓突然开口道:“倘若北磁伏龙大阵当真是他老人家所摆就,那么极有可能他就是玄冥教的教主哦!”东海盗附言道:“嗯!很有可能。”南山贼笑道:“哈哈,看似疯疯癫癫,实则精明如鬼的老人家到底是不是玄冥教的教主,俺不清楚。时至现今,做为玄冥教的一员,俺老爹也是不清楚。到底谁是玄冥教的教主呢?外人不得而知,就是其教众也不甚清楚,或许就只有两大神使知悉了!

俺老爹待在石室之中,一待便是大半年的时间……呵呵,或许你们有疑问,不是说无送饭之人吗,那么俺老爹怎么会待得上半年之久,岂不就成了不食烟火的神仙?哈哈,别人进不了石室,但玄冥教两大神使却进得去啊!不错,俺老爹之所以饿不成干尸,就全赖他们隔上一段时间便送来食物。

笔落惊风雨,刀出泣鬼神。这名头叫得何等响亮,我辈江湖之人敬之若神明,然而他们一进入石室之中,见了老人家却是毕恭毕敬,神态肃然。是以,俺也推测他老人家大有可能就是玄冥教的教主。”稍停片刻,接着又道:“半年时间,俺老爹待在石室中都做了一些什么呢?呵呵,老人家说了,玄冥教两大神使可自由进出石室,只要俺老爹拥有了他们相若的修为,也一样可以自由出入。

嘿嘿,想达到笔落惊风雨,刀出泣鬼神的天人境界,谈何容易?我辈休想。俺老爹当时就认为老人家分明存心戏耍他,不过老人家接着又说了,要想达到玄冥教两大神使相若的武学修为,只怕俺老爹练上几辈子也不顶事,日月印光大法并非人人都可以修炼,也并非只穷一人之力就能够修炼而成,不过幸好他老人家恰有另一门玄功秘法,只要俺老爹好好修炼一段时日,虽仍及不上两大神使的造诣,但穿越一堵元磁之墙却是可以的!

没办法呢,也没别的选择,于是俺老爹乖乖地跟随老人家修炼内功心法。这么一修炼便是大半年时间……”顿了一下,接着道,“后来俺老爹才知道,老人家传授给他的独门内功心法却就是至邪之术——血暴术。”沉吟半会,转而道,“确切而言,那北磁伏龙大阵并非只靠人力就能够布置而成,而是巧夺天工之作。空旷而奇峻的水岩洞,以及诡异绚丽的碧水池皆是天然而成,先天聚集了大量的元磁之素,具有一股沛莫能御的旋涡怪力。学究天人的玄冥教两大神使只不过洞悉了其中的奥妙,因地制宜,稍加牵引,威力绝大的阵法便形成,恰好用来困缚异变之后的地翼魔。

北磁伏龙大阵的威力虽则强大,然而金无足赤,依然有它的不完善之处存在!阵法的威力源于大自然界,生生不息,然而正所谓月有阴晴圆缺,依循着日月星辰的变更易替,阵法的威力如潮起伏。

两大神使也已推算出当七星聚成一线之时,就是阵法最微弱的时候,不足以再让日益强大的地翼魔蜇伏,到时候人间的一场大灾难很有可能就会降临……哈哈,江湖传闻,玄冥教两大神本领通天,他们真的本领大到可阻止七星会聚吗?地翼魔据说永生不灭,他们有可能杀死它了吗?不然,七年前天际出现了七星一线的奇观,但人间却不见有什么大浩劫降临啊!他们究竟是如何消弥这一场大灾难的呢?

呵呵,万事万物总是流转不息,人类降之初是婴儿,慢慢的就成了老头儿,直至死亡,归于尘土,化作虚无;即便是矛厕里一块无生命的硬石头,在长年累月的风吹雨淋之下也成了齑粉。地翼魔从来白魔蛇异变而来,渐渐地也会蜕变成天翼龙。白魔蛇温顺通灵,被玄冥教尊为守护之神,千年之后却异变成了凶残无匹的地翼魔,更高一级形态的天翼龙或许会回归温顺的性情,但鬼知道这需要经过多少个千年呢?

玄冥教两大神使自知无力阻止七星聚会,也是无法把地翼魔杀死,剩下一途便是设法助长它的蜕变速度而已。而且最好要赶在七星连线之前完成,否则,迟上一天,生灵也会灭绝无数。

到底有什么法子能够令地翼魔快速进行蜕变呢?这着实让两大神使大大的伤脑筋,原本他们闭关参悟日月印光大法的奥秘,但就是心中无法平静下来,不能置天下苍生的安危于不顾!想啊想,却是想得头都大了,还是没有可行的法子。于是他们决定走出已经好几载不曾离开的玄冥教总坛,天下遨游去,一则舒散心情,而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寻找灵感。

有道是,闭门造车行不通,好点子须在广阔的空间里寻找!游啊游,足迹遍至大江南北,五湖四海都出现过他们飘忽的身影。直至那天经过南佛山,目睹了俺老爹与寇烟惊心动魄的一战,忽然灵光一闪,一个念头出现于他们的脑海。灵犀相通的两人相视而悦,于是就在恰当的时机现身而出,把俺老爹从寇烟手中带走……

嘿嘿,当今江湖之中,门户之见极重,门派的神功绝技被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岂会轻易传授旁人?而老人家随随便便就将南派巫术中至邪秘法血暴术传授给俺老爹,若他不是疯子,肯定另有图谋……

人类的生长发育需要粮食来补充营养,而花草树木的勃勃生机也是离不开空气和水分的滋润。道理就是这般简单,地翼魔要进行蜕变,肯定需要补充大量的能量。而,血暴者,巫灵之术,令人热血沸腾,激发潜能,爆发出摧枯拉朽的恐怖能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