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老人家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787字
  • 2019-04-22 08:00:08

南山贼的真实姓名叫杨辰衣,其父叫杨经风。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当杨经风一觉睡到自然醒来的时候,感到肚子非常的饿,咕噜之声响如敲鼓,头晕眼花。当他很吃力地把眼睛睁开,却发现自己处在一间石室里。

石室的空间颇为宽敞,足可同时容纳下两百余人吧,墙壁之上亮着一盏长明灯,光线不弱,却无法将整间石室照亮。

他心中困惑不已,记得自己落入了玄冥教两大神使的手中,他们带着着自己十万火急地赶回总坛去。从南佛山始,快马加鞭日夜兼程了七八天,终于进入苗疆,而他们生怕自己认识地形要逃跑吗?沉印随即出手点了自己的睡穴,之后就不省人事了,是他们把自己关在石室中的吗?想了想,肯定就是他们啦!他们的功力修为已是超凡入圣之境,江湖中还有谁的本领能够胜过他们而从他们的手上把东西抢走呢?再说了自己又非西天取经的唐三奘,难道还会有妖怪对自己感兴趣不成?这间石室应该就是玄冥教的囚牢吧?那么总会有看守之人吧?

想到这,杨经风一骨碌爬了起来,手脚竟是活动自如,身体的禁制不知何时全被解除?连镣铐枷锁也没有?不过杨经风却是半点也高兴不起来,别人如此宽心地让他的身体毫无任何束缚,这就说明了此间石室戒备森然,牢不可破,逃脱的希望就更加渺茫……既来之,则安之。想得太多,徒令头脑发懵发热,于事无补,为今之策,要保持脑袋的清醒,相机而动,才是聪明之举!

万事悠悠,唯吃饭最重要。杨经风实在饿得发慌,再不想个法子弄些东西来裹腹,只怕挨上一时半刻就真的只好去找牛头马面鬼煮酒论鬼雄了!

杨经风使尽吃奶的力气,扯大喉咙,放声大叫:“有没有人在啊!有人快要饿死了,救命啊……”他心中想道,既然玄冥教两大神使当初不一掌把自己给毙了,那么自己肯定存在一些利用的价值,那么他们就不会就这样让自己饿死,但就怕万一他们忙于其他大事情,把自己一时给遗忘了,那便死翘翘了,所以就是把喉咙喊破也要拼命大叫。

他真的是使尽吃奶的力气大叫,但他的声音真的不是很响亮!不过几经石室四壁的回音之后,却是响如雷鸣,轰隆隆不绝于耳。只不过声音能否传出石室之外就不得而知了,总之杨经风喊了好几遍,石门仍旧紧闭,半点动静都没有!

他彻底绝望了,无奈放弃了喊叫,实在是口干舌燥,喉咙冒火,喊了也没声音出来,还有什么办法呢?就只好听天由命,静静地等死吧!

“臭小子,叫这么大声干什么?打扰我老人家睡觉!都知道快要饿死了,就不能省省力气吗?”杨经风刚安静下来,忽然却有一个颇为苍老的声音自他的背后响起,冷不丁倒把他吓了一大跳,然而也给他绝望的心带来一线希望。

那苍老的声音嘿嘿干笑几下,又说道:“臭小子,说不出话了吧,喉咙喊哑了吗?幸好老朽是一个很有怜悯之心的老人家,也幸好老人家这里刚好还剩有一些水酒干粮,不然,你小子就只好等着翘辫子吧。接住!”说罢只见一件黑乎乎的东西向杨经风飞了过来,啪的一声落在了他的跟前。

杨经风根本就没有伸手去接,一则他软趴趴地瘫坐在地,哪里还有多余的力气伸手去接?再者那物体黑不溜湫的,鬼知道是什么危险东西?心中难免会有些犹豫,稍一迟疑便来不及伸手去去接了!而最主要的一点,却就是那物体如电而至,出乎常人的反应速度,即便杨经风生龙活虎的时候也未必能够接到,何况此时的他烂泥一坨。

杨经风凝目打量那件物体,原来却是褐色的牛皮水袋,囊鼓鼓。杨经风再也经受不住诱惑,一把抓起水袋,拔去塞子,脖子仰起,咕噜咕噜猛灌一气,再也不理会喝下去的是酒水,是马尿,还是毒鸠?仿佛枯木逢春,几口酒水喝下去之后,杨经风整个人便容光焕发,生机勃勃。这时,他转过身,才发现西北方向阴暗角落里卷缩着一个枯瘦的身影。

杨经风长长一揖,微笑道:“多谢前辈!非常感激前辈的酒水救了小子一命,多谢多谢!”他的神情的确是感激涕零的样子,不过心底下还是有些不爽,暗骂道,死老人家,既然没有死,为何就不早点开口?害得鄙人把喉咙都叫破了,还差点就断气,可恶,非常可恶!不过想想也不能全怪他老人家,人家都说是睡着了,听不见自己的叫喊又有什么可奇怪?有些人,一旦睡着,即便放一串爆竹炸他,也无法弄醒。如果真要怪的话,就只能够怪责自己醒来之初就饿花了眼睛,以至于发现不了他老人家……

老人家打了个哈哈,开口道:“不错,真不错!”至于什么东西真不错,就只有他老人家心中了然。而杨经风只觉得他老人家莫名其妙,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患上了老人痴呆病?

老人家仍在自言自语道:“不错,真的不错,好小子真不赖!喝下的只不过是一壶普通的酒水,而非什么琼浆玉露,竟然就焕发出如此奕奕神彩,不错,真的不错!”原来他口中所说的不错却是在赞扬杨经风。从臭小子变成了好小子,如此一来,杨经风倒感觉不好意思了,呐呐一笑,道:“前辈过奖了,小子不敢当!小子也只不过就是一个平凡人,也会口渴,也会肚子饿,并无奇特之处啦!”

老人家似乎不悦,大声道:“好小子,忒过自谦了,流于虚伪!老人家说你不错就是不错,再有异言就是对老人家的目光有怀疑,便是对老人家的不敬,不尊重老人家,会受到上天的残酷惩罚……”喋喋不休,语无轮次,与疯子何异?杨经风心底下就认定他是个疯子了,疯子指牛为马,那便是马吧,与之争论有何意义?除非自己也想变疯子。

杨经风微笑道:“是是是!前辈说是什么便是什么,小子决无异议……”忽然间,杨经风只觉得眼前这位老人家其实很可怜,也许是被困的时日太长了,神经就出现了问题……糟糕,自己得赶紧想个法子逃出去,不然和老疯子被关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迟早也会变疯子。但为今之计,他又有什么好办法呢?空空石室,光溜溜的四壁,除了他自己,还有就是一个老疯子,看来,想出去,还是要从老人家身上下功夫啊!不过他也不抱太大的希望,倘若他老人家知道出路,难道还不会傻傻地赖在这里吗?除非他真的是一个老疯子。

“是个屁!”老人家忽然却不高兴了,“老人家说你是个屁,难道你小子就承认自己是个屁?没一点骨气,老人家最看不惯的便是喜欢拍马溜须的软骨头,遇见这种混账东西,我老人家决不会留情面,也不会手软,一巴掌拍扁一个……”

杨经风汗颜不已,半晌说不出来。嘿嘿,看来与疯子打交道不是一般的伤脑筋,特别是和老疯子,简直就会害死成千上万个脑细胞。

若是非老祖宗遗训,为人要懂得尊老敬贤,杨经风恨不得就扑上去把这个喋喋不休的绿头老苍蝇似的老人家一拳砸扁。不过,左想右想了一下,这个念头想想也就罢了,好歹他老人家雪中送炭的一壶酒水怎么也算救了自己的小命,什么人都可以做,唯忘恩负义的小人,他说什么也是决计不肯做的了!

杨经风恭敬道:“前辈教训得极是!为人之道最要紧的便是要有骨气而非媚气。男子汉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腰骨子当如白杨树一样挺直,威武不屈,富贵不淫,贫困不移,不去压倒一切,但也不让一切来压倒!”

老人家点头道:“好小子,能这么说,真的很不错!”杨经风呵呵一笑,却道:“晚辈杨经风,敢问前辈的尊姓大名叫什么?”老人家道:“无名无姓,就叫‘老人家’好了!”杨经风道:“好吧!那么,请问老人家,你待这里多长时日了呢?”

老人家沉默了好半会,幽叹道:“是哦!待在这里多久时日了呢?很久很久了吧,记不清楚了啊!好长时间了,都没有人跟老人家说话,也没有人再提起老人家的姓名。这一生啊,就好像一场梦,醒来一场空。人啊,降生之初,清清白白,无名无姓,故此老人家原本就是无名无姓……”

杨经风就怕他老人家一旦胡言乱语起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没完没了,趁他稍停的空隙赶紧发问:“老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难道便没有出路吗,为何不想个法子逃出去呢?”老人家大笑:“哈哈,这里又不是无间绝境,怎么会没出路呢?只是,我老人家为什么要到外面去?这里不是很好吗,多么清静的一个地方啊!”

杨经风大喜,心道:“哈哈,有出路就好。只有疯子才认为这种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是个好地方,你老人家出不出去无所谓,只要帮助杨某逃出去就是大慈大悲!”口上说道,“此间不是不好,恰恰是一个极佳的清修之地。不过,外面的江湖很刺激很精彩,而且小子还是比较喜欢呼吸外边大自然的气息!”

老人家问:“外面的江湖真的很精彩吗,如何精彩?”杨经风想了一下,开口道:“这样吧,不知老人家喜不喜欢听故事?小子就拣一件发生在前不久的很有意思很精彩的江湖佚事说给老人家听吧!”

老人家兴高彩烈道:“甚好!洗耳恭听。”杨经风又道:“详尽说来,只怕时间太长,小子就概括而述哦!”老人家急性子,催促道:“随便怎么述说都可以,只要精彩了,老人家就会高兴。快说吧!”

杨经风沉吟片刻,把头绪整理一番之后,开口说道:“话说有个傻子偷乞丐的钱包,瞎子看见了,哑巴大吼一声,吓了聋子一跳,驼背挺身而出,跛子飞起一脚,麻子说:看我的面子就算了,疯子也道,就是,大家要理智一点!”听罢,老人家愣了半会儿,既而捧腹大笑:“哈哈,这个笑话的确很有意思,很好笑!”

杨经风一本正经道:“老人家,这可绝不是人们茶余饭后杜撰出来的笑话哦,真真切切地就发生在外边的江湖,小子亲眼目睹了!”刚说完,杨经风心中就后悔了,依老人家的固执性子,就怕他争辩起这到底是纯属臆造的笑话,还是曾经发生的事实?担心他老人家一旦较真起来,缠杂不清,自己的耳朵就要遭罪了。幸好他的担心是多余的!疯子之所以是疯子,盖因其行为方式往往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老人家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变得神色严厉,说道:“小子编个笑话逗老人家开心,无非是想老人家助你逃出去么?嘿嘿,老人家早就说了,这里并非无间地狱,出路当然是有的,只不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