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生死梦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584字
  • 2019-04-21 20:01:06

俺老爹穴道受制,血气不流畅,时间一长,不免周身麻痹僵硬,但自从束缚于水龙之中,感觉却享受了许多,仿佛置身于云端,又好像有千只柔情似水的玉手风情万款地摸挲着他,这是一种无法言表的感觉,很玄妙,很享受!

不过,俺老爹却是没有享受多长时候,只因为一叶小舟的忽然出现。玄冥两大神使止步停了下来,水龙当然也就安静下来。死寂一般的平静令俺老爹很快就从梦幻迷境中清醒过来,他一睁开眼就看见三人并排立于一叶扁舟之上,两男一女,女居中,两男分侍两侧,很显然,女的是他们中的首领。

三人随随便便那么一站,就给人一种人莫予毒的霸者气势,很显然这三人来头不小,看样子身手应该也不会差……”南山贼说到这,忽然哈哈大笑几声,然后接着继续说道,“他们的身手当然不会差!来自于江湖中极恐怖的地狱门的每个人,他们的身手都不会差,杀人逾千的魔锤金刚李蛮力不必说;美艳天下,一套狐步舞独步江湖的黑狐仙子裘如雪也不用提。而眼前这三人的身份地位却是更加了不得,地狱门中,鬼王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鬼母,也即是魔锤金刚和黑狐仙子的师母,亲自率领七大鬼将之二的鬼面书生和飞横刀客出现,场面何其了得?单是三人站在一起散发出来诡异气息便叫一般武林人士吓得哭爹喊娘吧!

鬼母柳夕青丝如柳,发髻高挽,绛红罗裙,如晚霞仙子,气质是那么的雍荣华贵,叫人不可逼视,笑靥如花,偏又带着一抹冷霜之意,让人轻易不敢去靠近或亵渎!在她右边那人极高极瘦,就像一截竹竿立那里,儒者打扮,面容枯槁,脸色惨白,不用猜就知道他是名列七大鬼将之首的鬼面书生闫不归,地狱门中的第三号人物。

站在鬼母左侧之人与鬼面书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是长着三大五粗之躯,矮矮胖胖,圆滚似球,脸上挂着弥勒佛之笑,豆子眼中精芒四射,仿佛世间万物在他的面前都无所遁形。别看他的脸上总露出笑容,就以为他平易近人,其实此君却是笑面虎一类之人,内心喜怒无常,危险至极,于是江湖中人送其‘飞横刀客的绰号,飞横者,或意飞黄腾达,或指飞来横祸。与他相遇之人,叫他看顺眼了便相助一把,可飞黄腾达,从此大富大贵;反之,就是飞来横祸,倒霉到姥姥家,生死两难,悔恨今生。江湖还传言‘飞横刀客’章同近来肝火极旺盛,比之怀胎十月的高龄老妇人还缺乏耐性。总归一句,这就是好意规劝众人少惹此君为妙,能避则避,最好就是远远看见就躲开的好,千万别自信满满地认为自己长得很顺眼还踩了狗屎运,指望他助自己飞黄腾达!

玄冥教乃神密教派,其活动范围向来只局限于南蛮苗疆区域,中原武林人士对之甚少了解,或者根本就不曾听说过,即便是消息最灵通的天下第一神捕掌中囚寇烟也只不过只知道玄冥教中有两大神使和一个不可战胜的守护神之外,其余的就一概不清楚了,且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教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而地狱门那时候也只不过刚刚在江湖中崛起不久,活动区域主要是中原。所以,鬼母柳夕一伙三人看不出玄冥教两大神使的身份来历不足为奇。但是,高人就高人,予人的气势就是奇特不一般,鬼母从对方从容不羁的气度中就知道眼前两人决不是寻常角色,她看着他们,只露出了蛊惑的微笑,不语。而鬼面书生眉头紧锁,嘴巴嗫嚅,半晌也不言。

只有‘飞横刀客’章同绿眼珠转了一圈,目光停留在俺老爹的身上,开口大声说道:‘这小子杀死了我们地狱门的魔锤金刚,我们势必要报仇。两位,把人交出来吧!’这句话说得狂妄至极,全然不把玄冥教两大神使放在眼里,稍有血性之人听着就不爽,何况玄冥教两大神使乃是亦正亦邪的人物,听了当然也是极不爽!当下只见沉印嘿嘿冷笑几声,而封禾就只冷哼一下,皆不言,给对方来个不屑一顾。

嘿嘿,狂人就怕撞上比自己更狂之人,如此一来,飞横刀客立时勃然大怒,双目圆瞪,凸成青蛙眼,怒吼:‘爷爷说话,你们两人有没有听见?都是哑巴不成,或者耳朵有毛病?识相的快点照办吧!不然……嘿嘿,爷爷要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恰在此时寇烟的小舟追了上来,闻此言,寇烟仿佛听到了天底下的大笑话,抚颚大笑,朗声道:‘哈哈,自诩来自地狱门就很了不起吗?章同,你当真狂妄至极,老夫奉劝尔等,做人还是收敛一点为好……’

以‘飞横刀客’章同的霹雳性子,当然听不进别人的说教,闻则嗤之以鼻,怒道:‘狗屁废话,寇老鬼,你来得正是时候,快把裘姑娘放了!’

江湖中,神捕堂和地狱门乃死对头,彼此间说话不用客气。章同看见黑狐仙子被擒,卷缩在硬船板之上,神情痛苦,怜惜之意立时催生,若非对天下第一神捕的名头还存有一丝顾忌,看他咬牙切齿、磨拳擦掌的架势,只怕即刻就扑过去抢人了吧!

寇烟冷笑一声,却不再理会他,盯着鬼母柳夕,说道:‘想必三位对眼前这两人的身份来头不清楚了解吧!那么,笔落惊风雨,刀出泣鬼神。有没有听说过这一句呢?’

亡神刀封禾用自嘲的口吻道:‘寇兄,不必跟他们浪费口舌,我们兄弟俩只不过是无名小卒,又怎会入别人的法眼……’鬼面书生冷笑道:‘嘿嘿,应该是诗成泣鬼神才对吧!’

章同不耐烦道:‘寇老鬼,老子可不是来听你谈论诗歌的!管他姥姥的什么笔啊什么刀滴,老子遇神杀神,见佛弑佛,老子看不顺眼滴,统统都送他回姥姥家去!坦白说,老子看你们三人非常的不顺眼……’

封禾反唇相讥道:‘嘿嘿,狗眼什么时候会把人给看高了?’章同不是傻子,当然听得出嘲讽之意,立时暴跳如雷,大叫:‘老子立马就送你们去西天见如来佛祖!’亮出一把乌黑锐利的大扳斧,挥舞着准备冲上去,却让鬼母伸手拦住。

神来笔沉印朗声道:‘说来说去,最终不免还是要动手。既然如此,大家就爽快一点吧,免得浪费时间!’转而对寇烟道,‘寇兄想不想知道我们兄弟两个把日月印光大法练到了何等境界吗?我们就斗胆献丑了,寇兄多多指教!’寇烟微笑道:‘说什么指教,岂敢岂敢!寇某等着大开眼界就是。’

沉印向着鬼母三人说道:‘我们兄弟两人实在没有多少时间跟你们胡搞蛮缠,想要人是不是?凭本事就来拿吧。看招!’说着双掌平推而出,而封禾与他灵犀相通,也是双掌探出,啪的一声轻响,两人双掌交错相印在一起,蓦然间就见他们的脚下水纹波动,出现了一副邪异的玄蛇图腾。两人嘴角嚅动,仿佛念出什么咒语,倾刻间那条虚幻的玄蛇便苏醒过来,飞速旋舞,并释放出耀眼的血色光芒。

众人只觉得眼前的景象诡异之极,却都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瞬息间红芒便将众人吞没,包括寇烟和俺老爹在内。忽然间,俺老爹就仿佛置身于上古洪荒时代,孤独、无助、悲凉……深深的绝望充塞着整个躯体,恨不得立即找口滚烫的油锅跳进去洗澡,这是何其怪异的一个念头啊!

转瞬间,脑子又变成一片空白,灵魂和躯体仿佛剥离开,生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短短的一瞬间,俺老爹却仿佛经历了千百万年,诸般念头纷蹋而至,扰得心灵好不疲惫,直想随着大地沉沉睡去……

就当俺老爹的精神即将崩溃的时候,那血色光芒倏然褪去,当一缕清新的空气灌入鼻孔,他的脑际蓦然清晰明朗起来,心旷神怡,这时才发现原来大自然是如此的可爱!俺老爹游目四顾,想看看其他人是什么反应?

只见寇烟额角汗晶斑斑,仿佛大病初愈,似乎自言自语地说道:‘厉害厉害,非常恐怖!寇某自忖功力不弱,定力也不差,却仍控制不住地受到蛊惑,产生了自绝的念头,好险好险!’望向玄冥教两大神使又道,‘沉兄和封兄,敢问刚才你们合力使出的这一招叫什么?此招既出,我等性命授于汝手,生死存亡半点不由己,可怕可怕!’

沉印笑道:‘哈哈,寇兄过誉了吧!这就是日月印光大法的第四重境界——生死梦境。浮生一场梦,生死随我控。我们兄弟两人修炼时日短,火候欠缺,倒叫寇兄见笑了!’

寇烟哑然不再言,唯只心中惊骇不已,这个江湖中能令他感到可怕的也就神来笔和亡神刀两人了,足见玄冥教两大神使的能力非人可及,已是神圣的境界,据说将日月印光大法修炼至第十重大罗金仙境,便可破生死,羽化登仙而去……”

北流氓脸上好不向往的表情,说道:“世间真有如此神功仙术?那么,山贼二哥,你老爹有没有跟他们修炼呢?”南山贼大笑:“哈哈,此等神功仙术岂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修炼?俺老爹可没那么好的福气!”东海盗微笑道:“呵呵,遇见玄冥教两大神使,你老爹就已经是拥有很大的福气了!”

南山贼说道:“也许是吧!若非他们及时出现,只怕俺老爹就让寇烟丢进湖底做恶水鬼了!”顿了一下,忽然转移话题道,“咱们闲话休说,言归正传,但听俺把故事继续说下去。且说生死梦境一经施展出来,不仅俺老爹和寇烟感到恐怖惧怕,就是江湖上一直狂傲不羁的地狱门三大首脑人物也被吓傻了,呆愣愣的半天说不出一个字,犹如遭霜的茄子病焉焉。

亡神刀封禾向着鬼母柳夕一行三人冷冷地道:‘我们兄弟两今日不想开杀戒!三位,恕不奉陪了。’转而对寇烟抱拳道,‘寇兄,此间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就这样,玄冥教两大神使带着俺老爹萧洒地离开。至于‘掌中囚’寇烟和‘鬼母’柳夕之间又发生了一些什么?俺老爹看不到,我们便不得而知了!而开启逐鹿宝库的符文犀角原先藏于黑狐仙子裘如雪的身上,之后落入了谁手,流向何方?就更加不清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