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神来笔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366字
  • 2019-04-21 12:01:04

东海盗语气平淡道:“掌中囚寇烟,神捕堂堂主,中原第一神捕,据说与之对战之人便成了他掌中的囚犯,缚手缚足,即便拥有偷天换日的能耐也无机会施展出来,坐以待毙,任其渔肉。此老名望尊极,当今江湖能与之相提并论之人如凤毛麟角,寥寥无几,而那两人到底何方高明,敢在他面前挖苦取笑,大呼小叫?”

北流氓笑道:“我知道有些人,且为数甚众,就敢在他的面前大呼小叫!”南山贼问:“哪些人?”北流氓笑道:“当然就是那些活得不耐烦,想寻死的人啦!哈哈哈……”东海盗微笑道:“哈哈,流氓老弟,你可真会说笑!”

北流氓这一次却是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过说认真的,不知道小弟那具师父之实但无师父之名的穷禅上人算不算一个?”东海道朗声道:“哈哈,我怎么就将他给忘了,此君资格当然够,神龙见尾不见首,同属上一辈的风云人物……”

南山贼说道:“天外天,楼外楼,一山还比一山高,俺相信比他掌中囚寇烟厉害的大有人在!”东海盗颔首说道:“山贼老弟所言极是!凌波而立,意态逍遥,无疑是神仙的化境,那么想必两人不会是无名小卒,他们到底是谁?山贼老弟,你把他们的形貌举止描述一二,或许我便能猜出他们的身份来历来。”

南山贼说道:“其实这两人的形貌举止并无奇特之处,平平常常,和一般人无异。两人的装束相差无几,仿佛孪生兄弟,身形瘦削硬朗,一袭朱心袍,步水靴,头顶一项硕大的竹笠,帽檐压得很低,看不见面容。当然性别还是可以辨别得出来,推测应是三十出头的汉子吧!而两人双手空空,背上、腰间亦无看见兵器的踪影,想从独门兵器上辨识两人的身份来历就更无可能了……”

东海盗无言,北流氓不语,南山贼停顿片刻之后,接着继续道:“掌中囚寇烟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神捕,识辨本领胜人一筹,只从对方散发出来的气势便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只见他脸上稍稍变色,显然来者不好相与……”突然南山贼把话题一转,说道:“诗圣杜草堂曾写下一句赞誉诗仙李白的诗句,想必你们都清楚吧?”

北流氓笑道:“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这一句吗,是也不是?恐怕不知道的人不多哦!”东海盗笑道:“妇孺皆知吧!”南山贼道:“然而这一句流传到我们的江湖却被改成了……”

东海盗突然好象想起了什么,正色道:“笔落惊风雨,刀出泣鬼神。竟然是这两位神仙级人物出场,难怪鼎鼎大名的天下第一神捕寇烟也会悚然变色!”

南山贼道:“不错!笔落惊风雨,刀出泣鬼神。这说的便是玄冥教的两大神使,神来笔沉印以及亡神刀封禾。只见掌中囚寇烟开口笑道:‘哈哈,原来是两位老朋友大驾光临,七八载不见了吧,别来无恙吗?却不知两位此来何为?’

神来笔沉印道:‘鹰眼如炬,一眼便认出我们兄弟俩,寇兄果然天生就是当神捕的料,佩服佩服!’封禾笑曰:‘云游天下,偶然路过,恰逢寇兄大展神威,便驻足而观,如此而已。’

寇烟坚毅的脸上挂出夷然弗信的神情,说道:‘据说两位最近不是在参修日月印光大法吗?若无要紧大事,岂会随随便便破关外行,莫非神功已就?’

神来笔沉印摇头苦笑:‘谈何容易,谈何容易啊!’寇烟忽然接着又道:‘逐鹿宝库,得之无敌于天下,而开启宝库的符文犀角,自然就牵动了整个武林为之疯狂!想必两位对此不会没有兴趣吧?’

神来笔沉印大笑道,‘哈哈,说不感兴趣,那是自欺欺人!只是,大祸将至,却又有谁还会傻乎乎地为一些身外之物而起纷争呢?生死存亡与钱财之得失,孰重孰轻?难道人们就真的愚蠢到分辨不清吗……’

亡神刀封禾冷然道:‘只怕世人真的就是冥顽不化,愚不可及哩!沉兄,而我们是否还有必要将那拯救芸芸众生的使命系挂于心怀吗?’

神来笔沉印断然摇头:‘不然,祸端终究因我们而起,理应由我们来消弥。否则,咱兄弟俩就成了千古罪人啦,遗臭百世……’

寇烟见他两人说得严肃,郑重其事,却不知什么事情可令能力非凡的玄冥教两大神使如此忧心忡忡?询问道:‘大祸将至,此话怎讲?’

神来笔沉印说道,‘说来话长,而事关本教密莘秘事,又不便对寇兄透露过多,见谅见谅!只能告诉你,本教的守护神白魔蛇已然异变成地翼魔,一场人间大浩劫即将降临……总之,什么逐鹿宝库,什么符文犀角,我们两兄弟不打算染指,但这小子必须让我带走!’

掌中囚寇烟蹙眉沉思了良久,开口却就只一个字:‘好!’神来笔沉印笑道:‘爽快!寇兄果不愧侠义之士,明辨事理……’寇烟讪然一笑,摇头道:‘沉兄谬赞了,愧不敢当!两位先天下之忧而忧,心系天下苍生之安危,才是真正的侠义之士,相形之下,寇某自叹弗如,汗颜不已……’沉印哈哈一笑,道:‘寇兄太过自谦了!’

寇烟淡然一笑,不置可否,忽然却说道:‘寇某有些奇怪,地翼魔乃天下至凶之邪灵,据说不生不灭,杀之不死,你们打算拿什么去毁灭它呢,而眼前这小子于你们又有何益助?虽然这小子有一身邪异的真气,潜力无可估量,但是,据说地翼魔是不可战胜的,是否真的不可战胜吗?’

亡神刀封禾朗声道:‘哈哈,看样子寇大神捕对敝教的守护神好像蛮清楚了解的嘛!不生不灭,杀之不死,这是肯定的。不过,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我想克制它的方法应该会有的,我们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尽快找出克制它的方法,否则,拖延一刻,世间又将少几人。眼前这小子体内潜藏着一股沛然强大的神秘力量,或许对我们有一些用处。不然,他残忍地杀害了令徒等几人,而他和我们又非亲带故,我们犯不着蛮横地跳出来阻止你将他就地处决!’

神来笔沉印这时肃容道:‘其实,真想找家酒楼坐下来,与寇兄好好大醉一场!只奈何,事态紧急,迫在眉睫,刻不容缓,我俩必须得马上赶回本教总坛去,这就告辞吧,后会有期!’寇烟抱拳道:‘来日方长,他日相遇之时,再狠狠大醉千杯吧。哈哈,两位,后会有期!’

亡神刀封禾抱拳道:‘告辞!’猛见他右脚轻轻一跺,只见一条水龙自湖中蹿了出来,悄不声息地飞向寇烟。难道他这是要发动攻击吗?嘿嘿,当然不是!只见寇烟脸上保持着微笑,身子一动不动,哪里像是危险来袭要与人交手的样子?

水龙要席卷的目标的确不是寇烟,而是躺倒在他的跟前,动弹不得的倒霉鬼,俺的老爹。当然,水龙这并非就是想攻击他,只不过是将他卷了起来,然后飞回亡神刀封禾的身边。他们和寇烟谈好了的,说要将俺老爹带走,当然就不会把俺老爹撇下不管。但是,要带走就带走呗,何必浪费那个力气,费那么多周折弄条水龙出来,难道想卖弄自己的武学修为多么的非凡惊人吗?

嘿嘿,当然不是,此中另有隐情!对他们这些臻至武学颠峰的大人物而言,隔空取物就如家常便饭易覆手反掌,一开始他也就是想凌空将俺老爹吸过去,只是很奇怪却行不通。原来却是俺老爹周身萦绕着的那一层护体真气在作怪……”

东海盗忽然幽幽叹了一口气,道:“真可惜!他们没有打起来。想不到正义化身的掌中囚寇烟竟然和亦正亦邪的玄冥教两大神使也称兄道弟!”

北流氓跟着也说道:“是啊,非常可惜!我辈江湖之人除了对金钱、美女和权力的追求之外,再就是想一睹‘笔落惊风雨,刀出泣鬼神’的风范和气派。山贼二哥,你老爹就这样被他们带走了?后续故事如何发展?那个守护神白魔蛇异变成地翼魔又是怎么一回事?”

南山贼清了一下嗓音,说道:“玄冥教两大神使的确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本事通天,能耐绝大,臻至匪夷所思的境地,也不见亡神刀封禾如何造势作态,信手便弄了一条水龙出来。所谓的水龙当然只不过就是龙形态的水物质罢了。以高深的内力将水营造成龙的形态,相信江湖中能够办到的为数不少,但若想维持上一炷香时间的却是少之又少。而亡神刀封禾不知用何种手法制造出来的这条水龙,灵动如活物,生猛似海鲜,观气势,即便存在一天也不是问题吧?足见他的功力已是登峰造极之境,源远流长,绵绵无绝,与日月同在,这或许就是日月印光大法之妙诣所在吧!”

说到这,他的目光落入了无尽的幽暗,仿佛沉浸于某事物的无限向往之中,过了好半晌,方始开口又道,“凌波而来,踏歌而去。玄冥教两大神使一唱一和哼起不知何方乡俗的俚语小曲,声音雄壮,充满豪迈之意。那条水龙仿佛调皮的小宠物,两爪将俺老爹牢牢控制住,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张牙旋舞,若即若离地跟在亡神刀封禾的身后。

掌中囚寇烟负手立于船头,看着两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目光陷于迷离之境,若有所思,心情繁复难解。湖天一色,两人的身影慢慢消溶淡化,即将消失的一刻,突然,他好像看见有一叶轻舟斜刺出现,拦挡于两人的面前。

于是,掌中囚寇烟紧忙催舟前行,欲探其究,他心中很是奇怪,不知这个江湖中还有那哪个不识好歹的冒失鬼竟然敢阻挡玄冥教两大神使的道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