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掌中囚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643字
  • 2019-04-21 08:01:28

骄阳似火,鲜血染红了大地。昆仑七客,魔锤金刚,青面龙,东南中斗三名神捕,以及两具不明身份来历的骷髅架曝晒于野。此情此景惨似修罗地狱,死者长已矣,生者仍为名为利,或者为了更好地生存而相互倾轧杀戮不止。物竟天择,适者生存,大自然界本就这般残酷。

但见黑狐仙子和俺老爹之间正进行着一场殊死撕杀。俺老爹处于魔异状态,而黑狐仙子也是被神秘之人控制着,似乎中了摄魂术一类的秘法,两人都是头脑不清醒,心中只存一个念头,那便是千方百计置对方于死地,而甚少顾及己方安危,同归于尽的招数频频出现,于是乎,争斗撕杀的激烈程度不言而喻。

叮叮之声不绝屡耳,分水峨眉刺和青铜残剑纠缠不息。俺老爹虽不曾系统地修炼过内功心法,但他体内自有一股源源流转不息的电元素怪劲,此劲绵绵不断,似无绝期,比之一般武林人士修炼的那种内家劲力或无本质区别,但益处犹甚。所以,对战的时间越长,于俺老爹而言就更有优势,且不论在耐力方面女子本就较男子为差。

嘿嘿,黑狐仙子被公认为江湖第一绝色女子,自然是国色天香,可俺老爹却是下手毒辣,招招往要害上攻击,浑然不解怜香惜玉为何物!笛声骤紧,双方出招越发而急。

‘开、天、劈、地!’雄厚中带着一丝黯哑苍凉,悠幽而沉稳的声音一字一嘣出自俺老爹之口。只见他凌空而起,手中短小的残剑蓦然幻化作一柄开山巨斧,泰山欺顶般向黑狐仙子横亘而下。

轰然巨响,尘灰飞扬中,路面被斩出一条大裂缝。黑狐仙子毫厘之差险险躲过一劫,一声娇叱,分水峨眉刺分化出漫天花雨进行反攻。争斗又相持了百余回合,渐渐地黑狐仙子香汗淋漓,呼吸变得有些紧促。显而易见,她坚持不了多少时候了,她的狐步舞身法明显地涩滞了很多,尽管笛声越发急密地催促着她。

胜券在握,俺老爹的嘴角又露出了一丝邪异的冷笑,攻势加紧,只见他手中的残剑突然紫芒暴长,隐有电光流转,使一招紫气东来迅猛地刺向黑狐仙子的心口。

叮的一声,兵器相击在一块,紧跟着就听见黑狐仙子发出啊的一声娇呼,她的双手仿佛抓上了一块赤红烙铁一样急忙撒手丢开兵器,向后急跃,脚下不停,一转身便施展出踏雪无痕的绝世轻功飞速逃离。

俺老爹大喝一声:‘休走!’大迈步伐穷追而去。两人如离弦之箭,一路狂追逐。绕过几座小山峰,翻越几座小岭坡,再穿过一片杏树林,眼前豁然开朗,湖天一色,碧波粼粼,夏荷丰茂,暗香浮动,偶见采莲之舟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如蜻蜓点水,几个起落之后,黑狐仙子裘如雪便纵入一艘渔船中没了踪影,恰时笛声忽歇,一切归于平静。静得出奇,静得可怕,静得令人窒息,但俺老爹不虞有他,或许,魔异的他自诩艺高胆大,无所畏惧,凌波滑行,一个起纵即落向那一艘渔船。

突然,银光一闪,一件状似柳叶飞刀的物体闪电般射向俺老爹的胸口。俺老爹人在半空中,避无可避,仓促间横剑格挡,却听不到金属撞击之声,但闻嗤的一声,一丝青烟冒起,一股焦糊味飘散。原来那所谓的暗器却只不过是一条白肚小鱼儿罢了,鱼儿贴上炽热的青铜残剑立时便被灼焦了。

忽闻一个声音叫道:‘看招!’只见人影一闪,一个人自船舱中蹿了出来,砰然巨响,于半空中和俺老爹对上一掌,然后又飘回了船舱之中。

变故须臾间,俺老根本就来不及看清楚对方的容貌,是男是女,是老抑或是少?不过之前那叫声雄壮中不掩些许苍桑,应该是一位饱经风霜的老者吧?但也拿捏不准,鬼知道那船舱中到底暗藏着几个人?开口说话之人并不一定就是出手之人,对吧!

对方蓄势而发的那一掌之力沛然强劲,只见俺老爹立时便被击得倒飞而出,但他气息不乱,于荷叶上轻轻一点,唰的一下腾空而起,复又扑向渔船。俺老爹本性文弱敛忍,但既进入了魔异状态当然就是相反的性情了。此刻的他因对方刚才的一掌激起了冲天盛怒,毛发上指,手中之剑紫芒炽烈,势如白虹贯日般挥向渔船,看架势,即便将渔船劈成两片也不罢休吧!

笛声忽然再度响起,啾啾如鬼哭,呜呜耶又仿佛神山巫仙发出的诅咒之音,波澜不惊的湖面蓦然翻滚沸扬,一片嗖嗖异响中,只见无数道白光射出湖面,聚矢于俺老爹。

俺老爹眉头一皱,心中明白这忽如奇来的漫天花雨式暗器只不过是一些白肚小鱼儿罢了,但他同时也清楚这些暗器绝不容小觑,其厉害之处不下于铁器之流,暗惊于敌人的能力非凡,凭借笛声不但将黑狐仙子一众武林高手随意摆布,竟连无思想的鱼类也听任他的指挥,匪夷所思!

只见俺爹大吼一声:‘炎龙覆体!’一道球形雷电在他左掌中凝聚成形,嗤嗤声响,冷光萦绕,越聚越大,终于啵的一声爆炸开来,将虚空破碎,释放出数条赤色小龙,绕体飞舞,纠缠不息,织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龙幕。

那些急如流星飞箭的小鱼一旦撞上了龙幕便如泥牛入海,无声无息被吞噬尽,根本就无法将俺老爹阻挡。俺老爹的气势不但不见衰减,反而益加强劲,长虹贯日般向渔船穿射而去。

笛声骤急,湖面狂风乍起,惊涛骇浪,一片龙吟之声此起彼伏,只见七条水龙腾空而起,张牙舞爪,纷纷朝俺老爹吞噬而来。水火不相溶,水龙对上炎龙,一场好戏便上演。

炎龙极速缠绕,织成网状,呈球形,将俺老爹包裹其中,严严密密,泼水不进,水龙不断撞击,却莫耐他何,发肤不损,只不过被撞过来撞过去,颠簸极厉害,时间稍长,不免要七荤八素,怪不好受。一时间,静美的映日荷塘之中便上演了一出七龙抢珠的好戏,伴随着一曲莫名不解但蛮悦耳动听的笛声。

如小溪潺潺,笛声起先悠悠扬扬,忽而转急,叮叮咚咚,仿佛雨打笆蕉,竟然吹出了琵琶之音,少倾,又一折,仿佛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激扬高昂,如清角般嘹亮。

猛然间,七条水龙好像受到了死亡诅咒,啵的一声,同一时间离析瓦解,化作一场雨水回落湖中。紧跟着一声龙吟直上云霄,响彻宇间,湖面掀起了更大的风浪,一条庞巨的三头龙跃飞于空,一张口便将俺老爹叼住,但无论它如何猛用力却是无法将炎龙形成的保护罩咬碎。

只见生猛如活物的水龙衔着俺老爹上天入水,周而复始,势不歇止地折腾着。虽然照样损伤不及俺老爹分毫,只是颠来覆去,晕眩非常厉害,恶心至极。如若依此下去,俺老爹也太被动了,最终不免要吃亏!但听俺老爹怒吼一声:‘风雷七咒!’天际突然风起云涌,彤云密集,青青兮欲雨,电闪雷鸣。

只见那些闪电如受指引,悉数往俺老爹身上招呼,那一团炎龙织就的光幕好像就得到了能量补充,蓦然膨胀,那几条赤色小龙也是瞬息间变成了庞然大物,比之三只脑袋的水龙还要威猛几分。啵的一声,如琉璃爆碎之音,因龙幕的急剧胀大,而噙之于口束缚它的水龙终是抵受不住,随即分邦解体。

只见俺老爹手一挥,叫道:‘去!’几条炎龙脱开纠结,怒吼着奔向湖中那一艘渔船。轰然巨响,木屑纷飞中,渔船便化作了齑粉。这一招‘风雷七咒’显然威力非同凡响,但同时也是极耗真元,此招使罢,俺老爹有一刻虚脱无力,悬浮在半空中,感觉己身空明无质。

渔船烟飞灰灭,炎龙不久就消失无踪,湖面很快便归于平静。突然,一阵哈哈狂笑之声响起,猛见寒光一闪,伴随着呜呜的破空之音,一枚铜钱闪电般射向俺老爹的膻中穴。俺老爹只闷哼一声,便从半空中坠落。

敌人当真是非常厉害了得,窥准时机,当机了断,趁俺老爹盛极转衰的一刹那闪电出击,把握恰当,一击即效,果然是极恐怖难缠的对手。砰的一声,而非扑通的落水之音,俺老爹自十丈高空中坠落下来,却非落入了湖水之中,而是在落水的一瞬间突然荷叶深处一叶小舟离弦之箭般蹿了出来将他接住。

下坠之力非常巨大,差点就将小舟击沉,寻常之人只怕就是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吧?但俺老爹却是安然无恙,只因不知何时在他的周身出现了一层元磁保护罩,电光流转,萦绕不息,久久不见消散,如一只蚕茧保护着他。

穴道被制,俺老爹侧躺在那里,动弹不得,唯有两只眼珠子滴溜溜转动。在他对面咫尺之遥也躺着一人,罗裙飘香,肌肤胜雪,青丝妖娆,芳华绝代。此等国色天香的尤物不是号称江湖第一美女的黑狐仙子裘如雪,却还会是谁?只是此刻她的处境有些狼狈不堪,只见她躺在船板之上,也是动弹不得,眉目含怒,跟俺老爹大眼瞪小眼,恨得咬牙切齿,气得鼻皱嘴翘。

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好像在自言自语:‘天雷老鬼,二十年了,难道你还想借这小子的身体还魂再次为祸江湖吗?老夫决不会答应!却又如何处置这小子呢……’沉吟半会,开颜大笑,‘哈哈哈,就地正法,淹死算了!’

只见一名老者出现在俺老爹的背后,探手欲将俺老爹提起来扔下湖去,刚碰上,猛然间却又缩了回去,仿佛触电了般,他眉头大皱,思索了片刻,从怀中摸出一管碧绿晶莹的竹笛,慢慢朝俺老爹捅过去,小心翼翼,神情绝类一朝被蛇咬,十年惧草绳的垂髻顽童。

离体尚有寸许,竹笛却是再也无法推进分毫,仿佛有一堵无形的铁壁将之阻止。心不甘,弗信邪,猛一加劲,老者的整条臂膀却是激烈痉挛颤抖起来,一股强劲的弹斥之力几令他把捏不牢,踉跄而退。

恰时,一阵哈哈的狂傲之笑忽然响起,只见湖面之上,小舟之右侧,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条人影,凌波站立,意态逍遥,轻功修为竟是臻至神仙化境。

只见其中一人开口笑道:‘哈哈,鼎鼎大名的天下第一神捕掌中囚寇烟寇大人,竟然对毫无反抗能力的毛头小子滥用私刑,就不怕传出去被人耻笑吗?更可笑者,威振天下的神捕堂堂主竟然似乎奈何不了一个愣头小子,哈哈,当真滑天下之大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