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错魂指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684字
  • 2019-04-20 12:00:04

魔锤金刚狠狠啐了一口浓痰,破口大骂:‘他奶奶滴,臭小子,装神弄鬼想吓唬谁啊?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还真以为爷爷就是被吓唬大的,看家伙!’声到,人影至,只见他的身子稍微晃了一下,便出现在了俺老爹面前,速度之快有如鬼魅,使一招铁锁横江,双锤齐出,横扫夹击,右锤攻下盘,左锤砸向头颅。

魔锤金刚的一招一式向来只追求速度与力量的结合,鲜有繁复花俏的变化。同样这一招铁锁横江使来也是直直白白,想要化解它,考究的就是应变能力是否足够灵活与敏捷。当然啦,如果自认为自己的力气足够强大,也可以硬对硬。嘿嘿,不过听说在这一招之下,以往许多人都饮恨而亡。看来在这个江湖中,力量或者速度能够与他相抗衡之人为数不多。

论力气,俺老爹那一副瘦弱书生模样远远不如,根本就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而在反应速度上,俺老爹脸上的脚掌印就足够说明一切了。刚才俺老爹之所以能够陪着过上几招,那是全因为魔锤金刚存心戏耍于他,如果魔锤金刚一上来就使用绝招,想来俺老爹早就尸横当场了吧!

而此刻魔锤金刚显然发怒了,不想再戏耍下去,于是乎狠招便使了出来。这一招快如奔雷闪电,势若排山倒海,眼见俺老爹即将毙命于顷刻间,但他的脸上仍旧是懵然,毫无一丝表情,看不出会有任何反应的先兆,似乎是一副泰山崩于顶而面色不改的神勇气概,但旁人看来他十有八九只不过就是被吓呆罢了!”南山贼停顿了半会,接着又说道,“魔锤金刚全力施为的那一招铁锁横江当然结果不了俺老爹的性命。

时至现在,俺老爹回想那一次到底是如何战败魔锤金刚的,他仍旧是一脸迷糊,他也常常困惑,好象自己当真让鬼魂附身了。自从那一次之后,每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一刻,他的身体好象就不再属于他,而是让某一个神秘的鬼怪醒来所主宰!

为什么会是这样子呢?俺老爹也时常思索和追寻其中的根底,也许是遭雷电击中所至,也有可能因为修炼了竹简上的无名剑技而召至,或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关于那一次,俺老爹只记得自己那时候非常的愤怒,但又恨于自己软弱无能,恼怒攻心,而魔锤金刚所散发出来的死亡气息又死死地相威迫,这一切的一切已是他无法承载之重,顿时神志一懈,便昏迷过去。

当俺老爹的神志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魔锤金刚已然倒在了他的面前。魔锤金刚平躺在那里,气息全无,一命早就归了西天。他的身上除了胸口让摇光客划的那一道口子之外再无其他半点外伤。只不过他的尸体变得黑黢黢的,毛发焦枯,衣服千苍百孔散发着焦臭味。

这一切的景象俺老爹再熟悉不过了!难道是此魔头作恶太甚,为天理所不容,天降神雷以正乾坤吗?俺老爹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念头,但他又随即摇头不敢肯定,让天雷所劈之人并非都是作恶多端之徒,自己也被雷劈过,但自己之前并没有做过任何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三名神捕,盼望他们能够出言解其惑!但三名神捕愣在当地,呆若木鸡,嘴巴愕得奇大,同时塞进五六个臭鸡蛋完全不是问题吧,而他们惊骇不已眼神明白地告诉他,他们目睹了匪夷所思的怪事情。他们到底看见了什么怪异的景象呢?

魔锤金刚的死,黑狐仙子当然不是无动于衷,好歹也是同门十数载,感情多少都是有一点的。她还几次欲冲过来杀了俺老爹报仇,只是却摆脱不了昆仑六客的纠缠。

魔锤金刚死了,昆仑六客中有的欢喜,杀害天璇客的凶手终于受到了报应;而也有的人不太高兴,杀死天璇客的仇当然想报,但要自己亲自来动手,假手于人,他们不屑也不乐意!而善于计算利害得失的天权客心中就希望黑狐仙子与别人斗个两败俱伤,便宜己方坐收渔人之利,于是他出手就松懈了许多,不原阻止她去找俺老爹拼命。

只是他的同伴却不和他同样的想法,摇光客的心中就非常感激俺老爹替他们报了仇,于是更加拼力阻止黑狐仙子。几次突围未果,黑狐仙子的心绪渐渐平复了下来,心念飞转,思量当前形势,审度其中利害关系,仇肯定要报,但必须把昆仑六客解决了先。于是她决定把俺老爹先放一边,集中全部精力来对付昆仑六客。于是乎激战就更加壮烈!

俺老爹终于忍不住还是开口向三名神捕问道:‘三位大人,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否见告?’指着地上魔锤金刚的尸首又道,‘他怎么就躺在这里了?’并没有人回答他的问话,只有三道目光齐刷刷盯着他看。

当然了,这样的问话,在三人看来,无疑是挖苦讽刺,又带着一些威胁的味道。他们当然不会回答,他们的眼中神色怪异,掩饰不住流露出一些恐惧骇然,仿佛俺老爹带给了他们的恐怖犹甚于蛇蝎。中斗神捕忽然对同伴低声耳语道:‘天雷魔的传人现身江湖,此事非同小可,咱们最好快些向师尊通报一声!’其他两人颔首称是。

只见南斗神捕从怀中摸出来一幅帛纸,咬破手指,鬼画符一样血书了几个什么字?往怀中再摸索,变戏法一般拿出来一只拇指大小的尖嘴蜂鸟,将帛纸卷成条,缚于鸟爪上,向空中一抛,小鸟振翅高飞,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踪影。

做完这一切,只不过是片刻的时间,然后他开口低声道,‘师父很快便至,咱们不须再害怕这小子,倒是叫师父来了看见咱们畏惧不战,只怕不太好,咱们还是先给点颜色这小子瞧瞧,以免堕了咱们神捕堂的威名!’三人相视一笑,各自心神领会。中斗神捕打了一下手势,立时就见三人动如脱兔,分成三个方向朝俺老爹扑过去。

只一晃眼的工夫,他们便将俺老爹牢牢围困其中,但并没有立即就进攻,三人势成犄角,持剑而立,威如天将神兵。

俺老爹之前安分守己,当惯了逆来顺受的老百姓,看见当官的心里就莫名的害怕。此刻他见三名神捕大人来势凶猛,气势赳赳,心底下就缺少了几分硬气,声音有些颤抖地叫道:‘三位大人,小可并没有做出过有违王法的事情,你们可不能随便捉拿好人啊!’

东斗神捕冷笑:‘嘿嘿,睁眼说瞎话,小贼你当世人都是瞎子吗?地上躺着的尸体明明就是你下的毒手,还敢厚着脸皮喊冤枉?杀人偿命,小贼你就等着被砍头吧!’

南斗神捕接着也大叫:‘小贼,别以为学会了几分天雷魔的本领就很了不起。告诉你,我们五斗神捕的师尊乃是天下第一神捕,世间所有贼道的克星。小贼,识相的乖乖地交出天雷剑法的秘笈,大爷一高兴,或许就放你一条生路!’听了这话,俺老爹终于明白了,对方不但是捕快的身份,同时也扮演着强盗的角色。

而中斗神捕做出大义凛然的样子,大叫道:‘小子,别说没人告知你,天理昭昭,恶人不容,若敢以武拒捕,后果非常严重。识趣的乖乖束手就擒吧!’

俺老爹天生一副吃软不吃硬的脾性,三位五斗神捕口水滔滔拙拙逼人的这些话语令他感到无比的厌恶,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把手中的残剑握得更紧一些。他明白事已至此,害怕无用,多说也无益,徒浪费口舌罢了,口齿上说不清楚,一切就交由拳脚上见真章吧!二话不多说,俺老爹挺剑便刺,先下手为强,后下手制于人,他径直冲向面前的中斗神捕。

叮的一声,兵刃相接,迸射出几点火星。俺老爹虎口一麻,险些把持不住,不过幸好手中的残剑不再出现一丝损伤,心中略感欣慰。两肋突然寒意一凛,其他两剑斜刺而来,俺老爹紧忙倒竖残剑于肚脐眼,同时身子急速旋转起来,叮的一声响,又击退了敌人的两招。其实兵器碰击之声响了两下子,只是间隔极短,耳力无法分辨不出来罢了!

甫一照面,俺老爹就敌方三人的招式悉数化解,外人看来他轻描淡写,洒脱不俗。其实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己究竟有多少斤两,他心中叫苦不迭,始一交手,他就明白自己根本就和对方相差甚远。一对一,他尚无战胜的把握,一挑三,机会就更加渺茫了。

五斗神捕能够在江湖上闯出偌大声名,当然不是全靠嘴巴吹出来的。没有几分真才实干的本领,就想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江湖中扬名立万,无疑于痴人做白日梦。

说实在话,五斗神捕中的任何一人与魔锤金刚相比,或许有所不如,但三个人加起来绝对强悍于一个魔锤金刚。俺老爹清醒状态的时候就让一个魔锤金刚轻易地耍弄于股掌,而目下面对实力更加强劲的三名神捕的联手夹击,更加讨不了好去。

相斗至三十七回合之时,俺老爹便支撑不住。他刚刚一矮身,堪堪躲过敌人一招平分秋色,有一剑掠顶而过,头皮发凉,他正暗自庆幸闪避及时,突然环跳穴一麻,他即跪倒于地,紧跟着又有两把利刃左右架上了他的脖子,冷飕飕,寒意砭骨。

再一次他又清晰地感受了死神的威胁,冷汗狂冒,身体僵直无动。命握于他人之手,只得任由别人宰割。他的心一冷,干脆闭上眼睛,不再做无谓的困兽之挣扎。

东斗神捕一脚踏在俺老爹的后心之上,轻蔑地笑道:‘之前与魔锤金刚相斗,小子不是很强悍很霸道的吗,怎么现在竟如此窝囊无用?’南斗神捕更加得意猖狂,冷声大笑道:‘哈哈,小贼,若想活命的话,就乖乖地将天雷剑法的秘笈交出来!’赤裸裸的打劫行径,什么狗屁神捕大人,简直比强盗还强盗,分明就是伪装着羊皮的恶狼。

至于什么天雷剑法,俺老爹还是头一次从他口中听说,神情一愕,无从回应他的问话,更不想顺从他的胁迫,于是将脖子一歪,做出任宰任割悉随尊便的硬姿态。

俺老爹其实心中也疑惑,什么天雷剑法?难道是老天爷降下神雷劈中自己就是为了传授一套剑法吗?开玩笑,老天爷肯定不会开这样的玩笑!最大可能应该就是竹简上记录的无名剑技就是叫做天雷剑法。

南斗神捕冷笑道:‘哈哈,小贼,不要以为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我们就奈何不了你!须知道,我们五斗捕捉贼无数,其中不乏自以为骨头很硬的家伙,但又有什么用呢?非要逼大爷采取非常手段,到那时候就追悔莫及了。嘿嘿,小贼,还不快把东西交出来。是不是想试一下本捕快的手段厉不厉害吗?’见俺老爹不吭不响,也不拿眼睛瞧他一瞧,只觉失了面子,顿时暴跳如雷,大喝,‘不识好歹的小东西,竟敢蔑视大爷的存在。哼,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大爷就让你偿试神捕堂的逼供手法到底是如何一番滋味!错魂指下叛鬼刑,寻生觅死皆不行。嘿嘿,大爷就看你一会儿会不会像一只癞皮狗一样跪地求饶?’

指出如风,迅捷地在俺老爹身上疾点几下,手法平平无奇,看不出有什么奇异之处。但俺老爹闷哼一声,即跪倒于地,手脚抽搐,面容扭曲,冷汗狂冒,双眼浴血,圆睁欲裂,一凸一陷,如魔鬼的心脏一般在跳动着,情形极诡异!

错魂指法确实非常厉害了得,俺老爹受到的痛楚根本无法言表,总之难受到无以复加,仿佛七魂六魄已被错离,生命之源被抽离。这究竟是如何恐怖的一种感受呢?俺老爹当时神志迷糊,只觉得生不如死,想咬舌自尽,一死了之,只是竟然连生命控制力也已被剥离,肢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已然不再受他支配和掌控。但若说肉体和灵魂是分离了,应该不会感觉到痛苦才对吧,但为什么却是真真切切地忍受着痛苦边缘的非人折磨呢?当真是求生不得,欲死无门的生死两难地步啊!

好一个错魂指下判鬼刑,寻生觅死皆不行。果然很厉害很暴力,俺想落入他们手中的犯人没有不乖乖的俯首认栽的吧,也就难怪他们五斗神捕的名号会在庙堂内外叫得那么响亮!

噗的一声,南斗神捕照着俺老爹的屁股狠狠踢了一脚,同时恶声大叫:‘小贼,骨头贼硬的嘛!撑了这么久还不叫饶?哼,老子倒要看你还能支撑多久!’

他刚才那一脚有个名堂叫做大好江山一脚碎之,威力端的不小,虽踢在皮厚肉多的大股上,俺老爹一样是吃不消,惨号一声,口中鲜血如箭喷射。也许是失血过多,突然间俺老爹眼前一黑,神志又开始迷糊起来。恍惚中他记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只猛禽,于腥风血雨中欢快地游刃搏击!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当俺老爹再一次清醒过来时,眼前的景象令他错愕不已。之前神气活现的三名捕快已然落得和魔锤金刚同样的下场,全身焦黑如炭,须发枯卷,兀自冒着青烟。

而让俺老爹疑惑不解却还是地上除了三名捕快和魔锤金刚的尸体之外,竟然还多出了两具白森森的骷髅架,红白之物满地横陈,腥臭令他作呕,而更加诡异之处就是血泊中有两颗鲜活的心脏兀自噗噗地跳动着。此等惨绝人寰的修罗场惨景,俺老爹几曾目睹过?顿时被吓傻了。正当他心神惊骇之际,突然两条人影如鬼魅射至,停在了他的面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