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五斗神捕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569字
  • 2019-04-20 08:00:11

双方激战已到了白热化状态。人影飘忽,寒光卷舞,拳来脚往,刀斩斧劈,呼喝之声响彻满山野。在气势上,昆仑六客稍微处于上风,那是因为魔锤金刚身有重创,气力衰竭之故,而黑狐仙子不得不分心照顾他,难免有些顾此失彼,纵有天大能耐,也无法全力施展,想不落下风当然有些难度了。

其实李蛮力这一点皮肉之伤算不得什么大碍,主要之因就在于绝世魔震这一门邪功异术过于消耗真元,使用频繁,还可能遭到反噬,轮入魔道,将万劫不复。

一对分水峨眉刺在黑狐仙子的手中被使得出神入化,一招普普通通的‘阳关三叠’经她一双纤纤素手施展出来,更见神奇玄妙,不仅化解了摇光客刺向自己的一招木叶萧萧,同时替魔锤金刚荡开了天权环,而且趁势反击,左右分刺天枢客和玉衡客。同时她忽然开口大声叫道,‘何方神圣!躲藏于大树之后鬼鬼祟祟,想等着坐收渔人之利吗?没什么容易,蛮牛师兄,快去把他们揪出来……’说着就在李蛮力的腰际推了一把,竟将体型庞巨的魔锤金刚轻轻巧巧地抛送出战斗圈之外。

昆仑六客并没有趁势追击他,也许他们也不想当那鹤或者蚌。火中取栗之事,脑袋稍微正常之人,决计是不肯干的了!

其实就算他们不想放弃追杀魔锤金刚,也已没有机会了。黑狐仙子一旦少了李蛮力这个累赘,不必顾前顾后,集中全部精力对付敌人,她的狐步舞身法更见精妙绝伦,移形换位神速至极,以一当六,应对俗如,将六人牢牢拘绊。昆仑六客顿时形势吃紧,再无暇旁顾魔锤金刚。

李蛮力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当即盘腿坐下来,运功疗养。几缕白烟自他的头顶萦绕而起,只见他的脸色青红易替。片刻时间,功行七七四十九大周天,之后一切就复归正常!只见他缓缓站了起来,甩动一肩膀,发出咯咯的骨头响声,他眉目一轩,大喝道:‘尔等鼠辈,躲躲藏藏很好玩吗?还不快滚将出来!’

既然踪影被识破,俺老爹又岂能厚着脸皮赖着不现身?他正准备跳将出去,忽然一阵怪异的尖笑声响起,只见对面的树丛中闪出三条人影来。这三个人的年龄大概都是二十七八的光景,身材适中,满脸精明能干的神色,身穿公门制服,一副捕快的装扮!

魔锤金刚狂声大笑:‘哈哈,在下还以为是何方鼠辈驾临!原来却鼠辈的对头阿猫派。失敬失敬,鼎鼎大名的五斗神捕已然会聚其三,不得了啊,如何了得?想必其他两名神捕也在附近吧?究竟什么重要事物牵动了诸位神捕大人联手出击呢?不会就是冲着符文犀角而来的吧……’

这三人正是驰名于庙堂内外的五斗神捕中的东、南、中三神捕。三人齐声嘿嘿冷笑,东斗神捕朗声道,‘近来南佛山附近的盗贼果然非常的猖狂呀!嘿嘿……’

魔锤金刚咧齿大笑,‘哈哈,那岂不是大大的便宜你们啦?多抓几个,多捞几把,便可以发大财也!’忽然他的手朝俺老爹藏身的大树一指,大叫又道,‘那棵大树之后就躲着一个贼头贼脑的家伙,三位神捕不打算将他揪出来吗?’

东斗神捕冷笑一声,用轻蔑的口吻道:‘切!那种下三流的小毛贼,大爷可没那个废力气去捉。嘿嘿,今天出来不捉贼呀,要捉也当捉阁下这些有名的巨贼……哈哈,上位有旨,觅得符文犀角者,赏与黄金千两……’看他两眼放射出贪婪之光,就知此君乃是贪财之辈。

魔锤金刚冷声大笑:‘符文犀角?得之者得天下!哈哈,这个传言的可信度到底能有几分呢?窃以为不过就是一截破牛角罢了,上面歪歪扭扭地画着几句蝌蚪文,世人就以为藏着天大的秘密,你抢我夺,争得头破血流,就连阿猫阿狗也不自量力想置上一啄……’南斗神捕胖胖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既然阁下当它是一件不值分文的破东西,不如就交出来送给我们如何?’

魔锤金刚狂笑道:‘哈哈,东西就在我师妹身上,有本事你们找她要去!’忽然他转身冲着俺老爹藏身的方向又叫道,‘小毛贼,还不快快滚将出来!非要爷爷亲自动手请你,是也不是?’说着他的右臂一抡转,将手中的兵器砸将了出去,紫金震山锤发出呜呜的破空锐啸,如流星赶月一般,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飞快地朝俺老爹藏身的大树撞去。

自五斗神捕中的三人现身出来,俺老爹以为自己并未被发觉,心中暗自庆幸,而那边的打斗精彩纷呈,尤其黑狐仙子的狐步舞身法精妙绝伦,嘿嘿,倒不如说是黑狐仙子的曼妙身姿牢牢地牵引住了他的视线。待到魔锤金刚此时的一声大叫,他方如梦中初醒,愣神之际,猛见一件巨型大家伙闪光般飞过来,顿时冒出一身冷汗,赶紧向右边跳开去。

咔嚓一声大响,大树拦腰而断,木屑纷飞。俺老爹又赶紧向右连跳好几下,以免让倒下的大树的枝干扫到。大树倒下,压折了好几株小树,激起一阵飞尘。待到尘埃落定,俺老爹安然无恙地呆立在那里,只是闹了一身灰尘,极不爽。他心中暗叫好险,幸亏躲避及时,不然稀里糊涂丢了掉小命那就大大不值了。看见俺老爹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众人发出哈哈和嘿嘿的嘲弄之笑。

俺老爹只觉甚是尴尬,他大声叫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人长得帅就很好笑吗?小心遭雷劈啊你们!’他以为别人在嘲笑他的相貌丑陋,所以他有一些恼怒。原本他的形貌虽说及不上番安之流,却也是相当的俊朗儒雅,但自从那一次被雷电击中之后,就变得周身黑乎乎的,仿佛在煤碳中打滚了几辈子的样子,为此他曾经伤心难过了好长一段时间。

东斗神捕一脸不屑,轻蔑道:‘切,小贼!就你这一副黑不溜湫的雷公嘴脸也叫长得帅?那么母猪也可以称之为美女耶!哈哈哈……’

魔锤金刚却是眉目一恶,怒斥道:‘小子,胡须都没长齐,竟然如此嚣张,敢在爷爷面前大呼小叫,分明活得不耐烦了,看爷爷怎么修理你!’他蓦然转过头,指着三名神捕的鼻子又叫道,‘废话不罗嗦,我师妹不喜欢在她和别人打架的时候,旁边有人打扰,所以叫我来招呼你们,都准备好了吗?爷爷可要大开杀戒了!’说打就打,只见他使一招旱地拔葱,身子扶摇直上,跃到了半空中,双臂箕张,如大鹏展翅,泰山压顶般欺向三名神捕!

他手中一对紫金震山锤在烈日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叫人无法直视,如此一来,他使的什么招式敌人就很难看清楚。五斗神捕掣剑在手,严阵以待。然而魔锤金刚这只不过是声东击罢了,至半途,忽然身子一折,转而扑向俺老爹,只见他声如虎啸:‘八哥啄柿子,专拣软的欺。爷爷就看你这小贼呆头呆脑很不爽,不拿你先开刀岂不是对不起天地良心?看招!’

这是俺老爹武艺初成,开始闯荡江湖,首次与人正式对决,而对手却是成名已久,武功卓强的顶尖高手,他在心理上难免有一些畏怯,但被形势所迫,想临阵逃脱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只得硬着头皮上。仓促间,他把青铜古剑抓在手中,但他知道敌人居高临下,其势必猛,也清楚自己有多少斤两,他不会傻到不自量力地去硬碰硬。他急忙脚下错步,向后迅移。

魔锤金刚虽然之前才刚刚经历一场殊死激战,元气消耗甚巨,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的余威仍猛,只见他如附骨之魂,俺老爹退一步,他便进一步,总保持着触手即及的距离。而他的脸上兀自挂着邪恶的微笑,分明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把俺老爹戏弄。他胡子拉渣,一脸横肉,满口蛀牙,笑起来可不是一般的狰狞,别人是否承受得住他这魔鬼一般的冷笑,俺不敢确定,但俺老爹当时见识了之后,差点就将隔夜饭菜统统呕吐出来,此后三天之内恶梦连连。

俺老爹拼尽吃奶的力气向后逃离,但无论如何努力也甩之不脱。他一急,挥剑即劈。只听得叮的一声脆响,俺老爹握剑的右手虎口一麻,险些把捏不牢。

他定眼一瞧,立时口瞪目呆,他手中之剑只剩下半截不到,剑身的前大半截已然崩成许多碎片,四散飞溅,没入草丛之中再也寻不着踪迹。望着手中残剑,俺老爹惊诧莫名,还有一些愤怒。原本他以为手中之剑好歹也是前辈高人留下来的神兵利器,却料不到竟然如此不济,与朽木相比尚且不如。

顿时他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就担心害怕自己辛辛苦苦照着竹简所练习的剑技也只不过是戏弄人的小玩意!此时的他,头脑之中乱糟糟的一片,陷入胡思乱想的忧虑之境。但大敌当前,又岂容他分心旁顾?

魔锤金刚也是想不到甫一出手便将对方的兵器毁掉,神情一愣,随即大笑:‘什么破玩意,不堪一击,竟然经不住一锤子!哈哈,浑小子拿了一把破破烂烂的小剑就想出来闯荡江湖呀!真以为自己就是飞花伤人的绝顶高手吗?哈哈,此乃真好笑,差点就把爷爷的大牙笑掉!’

俺老爹心中咒骂:‘满口烂牙,十分恶心,倘若真把牙齿悉数笑掉,或许还好看一些!’脸上愠怒,反唇相讥道,‘杀鸡焉用牛刀?对付尔等暴徒,休说手执一口破剑,即便是赤手空拳也足矣!’

魔锤金刚脸上乍青乍红,盛怒道,‘好小子,真够狂!再吃爷爷一锤。’呼的一声,顿见漫天锤影,铺天盖地而来,又如狂风骤雨般向俺老爹席卷!俺老爹先前早就见识过了绝世魔震的厉害,即便是久负盛名的天罡七星阵似乎也无法与之抗衡。俺老爹顿时被逼得手忙脚乱,左闪右避,狼狈万状。

一旁作壁上观的五斗神捕,虎视眈眈,不时关注俺老爹与魔锤金刚的打斗,而他们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黑狐仙子身上。嘿嘿,那边风光独好,可餐的秀色始终是最吸引人注目地。他们并不急于参战,他们在等,等待一个时机,一个让交战双方两败俱伤的好时机,一个让他们可以坐收渔人之利的好时机。

他们见俺老爹在魔锤金刚排山倒海的攻势之下上下蹿跳,活脱脱就像一只被戏耍的猴子,只觉得非常好笑,忍襟不禁,发出肆无忌弹的笑声。三人齐笑,声音绝大,直上干云,响彻宇内。就连那边激战不休的黑狐仙子和昆仑六客也都被他们的笑声所吸引,纷纷投来一道道冷电般的目光,但战事并未因此受到干扰,双方出招依然迅捷狠辣,杀得难分难舍。

蓦然间响起一阵噼呖啪啦的清脆之声,好像有人被狠狠地甩了几巴掌。会是谁呢?只见俺老爹双颊红肿,高高隆起,嘴角兀自溢出血丝。很显然倒霉之人就是俺老爹,他被打得晕头转向,两眼冒星星,分辨不出东南西北,不过幸好没被打掉牙齿!而出手之当然就是魔锤金刚了,不过他并非用手抽的耳刮子,他的双手一直紧紧握着一对紫金震山锤,抽不出空儿来扇巴掌……”

北流氓突然插话道:“不用手,莫不成用的却是脚吗?”南山贼抚掌大笑:“哈哈,说对了,用的正是脚掌!天气炎热,魔锤金刚赤着双脚。他的一双脚丫又肥又大且厚实,而且黑乎乎的藏满污垢,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清洗过了。抬腿投足间,伸展自如,灵活胜手臂,噼呖啪啦响又狠狠地抽了俺老爹几下子,力气绝大,俺老爹的脸上立时红印凸现,血红中犹自带着一些黑色的污痕,怪恶心的。

俺老爹遭此羞辱,发了狂,挥舞着手中残剑,胡劈乱刺,气势较前犹猛,只是却对魔锤金刚构不成半点威胁。魔锤金刚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中,随随便便一抬脚便将他踢飞了出去。砰的一声,俺老爹摔在地上,好半天爬不起来。魔锤金刚张牙舞爪,得意大叫:‘臭小子,不是很狂的吗,怎么不狂了?有种就快爬起来再挨爷爷几下子!’

长时间以来,俺老爹受尽了世人的白眼和不平对待,心头早就淤积着一股怨念。此时又遭魔锤金刚这般戏弄,而旁人极尽嘲讽和取笑,终于忍无可忍,他就像一座沉睡已久的火山,是到了要爆发的时刻了!

只见俺老爹缓缓爬了起来,却不站身来,而是半蹲于地,他抬头死死盯着魔锤金刚看,射将出怨恨的厉芒。

突然,他眼中红光一闪,随即一个声音响起:‘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简短八个字,声音不大,但极具威势。闻此言,众人心头一凛。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魔锤金刚也没来由地感受到了一些恐慌,他愕然张望,以为又有什么高人驾临,但可惜没有任何发现。

其实辨声源,他知道是出自于俺老爹之口,但他还是不敢确定,只因为刚才那声音苍老而悠远,仿佛某位先知老者在十八层地狱幽幽叹息一般,而绝不似俺老爹这个愣头小子能够发出。忽然他心中又冒出一个念头:莫不成眼前这小子让有鬼怪附身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