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狐步舞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432字
  • 2019-04-19 20:00:07

东海盗大笑道:“哈哈,山贼老弟,你就爱卖关子,很喜欢吊别人的胃口哦!嘿嘿,任谁都看得出来,那魔锤金刚李蛮力的小命肯定不会就此完结,后面应该还有什么戏要唱。就让我来罗列一下有可能会发生的情况吧。最大的可能那便是他诈死以诱敌,第二种可能就是黑狐仙子在关键的时刻闪电般出手,再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忽然冒出来一位高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嘿嘿,差点就忘了,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忽然晴天起霹雳,老天降下一道闪电将昆仑七客击毙,而李蛮力就像令尊一样得以神奇复活重生!哈哈哈……”

北流氓也笑道:“哈哈,还有一情种况就是,李蛮力必死无疑,让昆仑七客大卸八块、血溅当场,而黑狐仙子不但见死不救,反而心中窃喜不已,巴不得李蛮力早死了算,然后她就可以独吞那一件犀牛角宝贝了……”

东海盗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看了半会,说道:“流氓老弟,你似乎对女子怀有一种偏见哦,把黑狐仙子想得那么无耻丑陋……”

北流氓依然笑着道:“哈哈,山贼二哥刚才不是说了吗,那黑狐仙子被江湖人士称为女魔头,其所想所为当然会出人意表,任何匪夷所思的行为发生在她的身上都不足奇怪!吁吁,不过海盗大哥你说的也没错,小弟的确对女人存有一些偏见。可是,这能够全怪责于我吗?我北流氓这一辈子除了亲生娘亲之外,再也没有遇见到过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有一句话不是说了吗,最毒妇人心,红颜是祸水。越是貌美如花的女子,心地就更加恶毒胜蛇蝎。我家那个泼妇二娘如此,她也如此……”忽然他有些黯然神伤,止口不再言语。

南山贼笑问:“她是谁?让你爱恨交加的意中人吗?嘿,自古多情空余恨,无情方为逍遥人,情之一字,少沾为妙啊!”东海盗叹道:“看得出来,流氓老弟,你的一颗心曾经被爱情深深刺痛过啊。看开一些,天涯何处无芳草,不必执着一支花!”北流氓的声音有些暗哑道:“可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啊……”

南山贼安慰道:“郁闷,非常郁闷!看得出来,流氓老弟你此刻的心情很郁闷,是也不是?嘿嘿,为情所困之人没有几个不是心情郁闷的。最近江湖不是盛传着这么一句话吗,自己喜欢的人名花有主,喜欢自己的人惨不忍睹,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至死不悟!情之一物,不可勉强,当真是半分也勉强不来的啊……”

东海盗的笑道:“哈哈,别郁闷来郁闷去啦,尽说一些郁闷的事情,什么情啊,什么爱的,想起来就让人头疼得紧。山贼老弟,还是继续说你老爹的故事吧。极想知道,那黑狐仙子到底是如何击败昆仑七客……”南山贼疑惑道:“奇怪!海盗大哥,你是如何未卜先知而断定黑狐仙子一定会安然无恙的呢?”

东海盗笑道:“哈哈,道理很简单,因为她的儿子‘沙漠飞狐’向善是我认识多年的老朋友。而我还知道,那黑狐仙子如今已出家为尼,在某一间寺庙里青灯木鱼过余生。”北流氓笑道:“哈哈,原来如此!也难怪刚才海盗大哥有意为黑狐仙子辩护了,原来她的儿子却是海盗大哥的多年知交……”

南山贼神色颇为讶异,道:“江湖盛传藏北大漠中横行着一群叫做‘黄沙盗’的马贼,他们的首领便是‘沙漠飞狐’向善,此人据说凶猛无匹,可止小孩夜啼。没想到他竟然是黑狐仙子的儿子,难怪他们的绰号中都带了一个狐字。只是,俺感到非常奇怪,既然黑狐仙子已经弃恶从善遁入佛门,那为何她仍然纵许自己的儿子沙漠飞狐继续为祸人间呢?”

北流氓笑道:“哈哈,这有什么可奇怪的!首先,恶人遁入空门并非就表明他要一心向善,也许是有某些事情令他感到无比的苦恼,因为无法解脱,所以才要遁入佛门,想寻求神佛的帮助……”南山贼说道:“可是她的儿子明明不是取名为向善的吗?这不正表示她要洗心革面一心向善吗?”

“这个……”北流氓为之语塞。东海盗微笑道:“郁闷!话题越扯越远了。山贼老弟,赶紧讲述你老爹的故事吧!至于黑狐仙子后来的私事,我们且不去理会,我只想快点知道她和昆仑七客之间的事情到底如何解决?”北流氓也催促他道:“山贼二哥,请快说吧!”

南山贼赧然一笑,说道:“那一次遭遇中,黑狐仙子的确保住一命,但是昆仑七客却并非就是她所击杀……”咽了一下口水,接着再道,“闲话休说,言归正传。话说那天璇鞭乃是千年雪蚕之丝搀合深海乌金之丝制作而成,其坚韧程度自不必怀疑,在其末端有一蝎尾状尖锐物,蓝光幽幽,显而易见肯定浸淬过见血封喉的剧毒。而鞭身布满倒刺,只叫被抽上一下子,那就是烂肉飞血的下场吧。且说那圈圈已经勒上了魔锤金刚的肌肤。

皮肤黝黑、粗眉大眼、鹰钩鼻,长相甚是凶悍的女霸王天璇客,她只觉得胜券已在握,就等着听喀嚓之声,那魔锤金刚的脖子便会被无情地勒断。于是,她禁不住笑逐颜开,得意之色形于表。

但是,当他笑得把牙齿露出来一半,忽然就僵住不动了。因为突然之间,有一股非常怪异的劲力透过天璇鞭钻入她的体内。只一眨眼的工夫便叫她浑身麻木,僵硬如尸,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但听得魔锤金刚一声似龙吟虎啸的大吼:‘暴虎冯河!’只见他忽然幻化成一道虚影,脱开了天璇鞭的纠缠,闪电一般射向天璇客。紧跟着响起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只见天璇客嘴巴大张,双眼怒睁,这时她的手脚终于可以活动了,只是,她才往后退了半步,扑通一声,便仰倒于地,四肢猛烈抽搐两三下,之后就气绝而亡。

这一切的变化发生在须臾之间,众人根本无法看清楚魔锤金刚到底是如何出招?等到其他六客反应过来,一切已经晚了,天璇客倒地而亡,死不瞑目,圆睁的眼眸里尽是惊骇之意,兀自流淌着血泪,其情其状极为可怖。

昆仑七客虽非同根生,但已然结成一体,感情何其深厚?其中一人陨命,其余之人情何以堪?悲愤之情萦绕在心头,到底悲愤中消亡?抑或悲愤中爆发?

摇光客扑过去,抱着天璇客的尸体呼天抢地,哭叫道,‘碧摇姐姐,快醒过来啊!呜呜呜……’她属于娇小一类的女子,弱不禁风的模样,此刻哭起来梨花带雨,状极凄切,见者生怜惜,闻者同悲伤。俺老爹在大树之后,听了她这哀伤之音,鼻子有些发酸,忍不住差点就要跳出去安慰她。

其他五客虽然心中也是万分伤痛,但他们是男子汉大丈夫,有泪不轻弹,只见他们怒吼连声,挥动着手中兵器,势如疯魔狂神,不顾一切地扑向魔锤金刚。

李蛮力一招毙敌,信心倍增,杀气更盛,他那极具穿透力的嗓音再一次吼起:‘群魔乱舞!’庞大的身躯猛然抖动一下,即时派生出无数个分身,虚影重重,声势汹汹,如恶魔一般反扑五人。

昆仑五男客却是岿然不惧,他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此时此刻的他们双眼猩红冒着火,心中就只充塞着一个念头,那便是不惜一切代价杀死魔锤金刚为死去的同伴报仇!邪影扑至,他们毫不犹豫、毫无畏惧地挥刃迎上去。啵的一声脆响,如薄冰碎裂的声音,邪影便被击成粉碎,烟飞灰灭。

双方各拼全力、尽施所能,交战的场面非常激烈,其间险象环生,扣人心弦。俺老爹几曾有机会观看过如此气势壮烈的战斗场面?顿时他神魂颠倒,看得眼睛都傻了。有好几只生猛的野蚊子叮在他的脸上贪婪地猛吸着鲜血,他竟然无知无觉,浑然不懂得痛痒!倏然——

一道雪亮的剑光如白虹贯日飞向魔锤金刚。嗤的一声,魔锤金刚的胸口便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大口子,血喷如泉。施行突袭之人却是一身素白衣裳的摇光客。这大大地出乎众人的意料,谁都想不到她会忽然暴起行刺,刚才她还在那里伤心欲绝,很无助的一副弱女子姿态。

魔锤金刚根本就忽略了她的存在,认为她不可能对自己有什么威胁!嘿嘿,当他必须为自己的失误付出代价之时,他才醒悟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多么不可原谅的大错误。

而一直在一旁密切关注撕杀的黑狐仙子显然也犯了和他一样的错误,不过她的反应极为神速,虽然没有来得及制止摇光客那一招忽如奇来的雷霆击杀,但她还是及时加入到战斗中去,替魔锤金刚挡下了其他几招杀着。

天罡七星阵再度重启开来,将魔锤金刚和黑狐仙子困在了里面。虽然阵法少了一人,威力上有些许减弱,但依然变幻无穷,玄奥莫测。

魔锤金刚身受重创,也许是失血过多,又或者是根本就因为久战而气力耗费过巨,这时的他已经生猛不起来,动作显得迟钝有些吃力,在敌方六人的全力抢攻之下,左支右拙,频频遇险。幸好旁边有黑狐仙子替他化解,不然,他早就横尸当场,魂归地府了。

再看黑狐仙子,不知道她使的是一套什么身法?举止灵动自如,姿影曼妙阿娜,就仿佛是仙子凌波微步,又如一只灵狐月下独舞。敌人的招式尽管迅猛凌厉,但根本就无法碰上她的半角衣袂。

开阳客将开阳斧高举过顶,使一招‘紫气东来’直指魔锤金刚,劈其脸门。同时他大叫:‘常闻江湖人士赞誉黑狐仙子的一套狐步舞惊艳宇内,今日一见,果然……实在叫孙某人大开眼界!’如此绝妙的身法俺老爹也是头一回见识,他心中无比的羡慕,不胜感叹:‘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