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绝世魔震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135字
  • 2019-04-19 12:00:18

裘如雪娇叱一声,左手在马鞍上一按,准备跳将出去刺杀,突然斜地里冒出来一只大手将她的肩膀按住,教她无法动作。

裘如雪蓦然一惊,还以为遭了敌人的暗算,回手要反刺,恰时一个声音响起:‘师妹,是我!’锋利的分水峨眉刺距离李蛮力的肚皮仅仅半分的地方止住。裘如雪神情不悦道:‘快把你的臭手拿开,大敌当前,我不想与你翻脸……’李蛮力乖乖的把手掌抽回,脸有尴尬之色,搔脑袋壳,仿佛就是做了错事的孩子,看样子他很害怕他的这个师妹呢!

他的这一副很委屈很窝囊的样子落进昆仑七客的眼中,惹来一阵嘲笑声。试问假如你心仪的女子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留情地数落你一顿,你当时会是什么反应?而众人又不识趣的取笑于你,俺想绝大多数人通常情况之下都是不便和女方翻脸,而是将满肚子的火气发泄到众人头上吧。

只见‘魔锤金刚’李蛮力拍着胸膛说道:‘对付这几个跳梁小丑,何必师妹你亲自出马,让俺来来教训他们一顿便是……’他不等裘如雪发话,也不理会她会有什么反应,冲着昆仑七客叫道:‘看家伙,爷爷要将你们一个个锤成肉泥!’脚离镫,股离鞍,嗖的一声蹿向半空中,手中一对紫金震山锤挥舞如风轮,泰山压顶般砸向昆仑七客。

天枢位置上那个人首当其冲,但见他毫无畏惧之色,沉着应对,他嗨的一声,叫道:‘起!’原先他把武器插入地里,此时猛用力一提拔,带起一蓬泥土。黑乎乎光溜溜如烧火棍一般的天枢棍急速轮转起来,那人再大喝一声:‘去!’手臂一振,附在棍端成球状的泥土有如离弦之箭激射而出,去势奇快,如流星追月般撞向半空中的李蛮力。

砰然巨响,泥球撞上紫金震山锤,瞬间爆炸开来,扑簌簌,纷落如雨下!李蛮力的身形只略微迟缓了一下,依然迅猛如虎,锤影憧憧,铺天盖地砸将下去!昆仑七客站在风尾处,漫天弥扬的粉尘泥沙无法迷住魔锤金刚的双目,却把他们一个个整得灰头土脸。

天枢客,也就是站在天枢位置上的那个人。是这样的,昆仑七客,以北斗七星名之,通常出场战斗时列在什么位置上就叫什么客。他料不到自己的这一举动反陷己方于被动局面,心中不胜懊恼。但情势根本就不容许他有丝毫的后悔,敌人的武器即将临头,他大叫一声:‘天罡七星阵!’只见人影晃动,七人移形换位,交错如织,飘忽似鬼魅。

铿锵一声,兵器相接,迸射出一串绚丽的火星。人影乍合即分,李蛮力向后弹开半步,然后稳稳当当地脚落实地,只是他的虎口微麻。他心中暗暗有些吃惊,他自负臂力过人,所用的武器份量又重,满以为居高临下,用尽吃奶的力气砸将下去,少说也会把敌人打得七荤八素,气血翻涌。但摆在他眼前的事实却是对方好像没什么事情,依然活蹦乱跳,天罡七星阵不受影响地正常催动,七人幻化出无数个分身,团团将他封锁住,刀剑闪烁,呜呜呼啸,伺机往他身上招呼。

刚才与他紫金震山锤交击的兵器却不是天枢棍而是天玑刀,一柄厚背斩马刀。李蛮力大叫邪门,明明他眼见要砸中天枢棍的,岂料人影一晃动,与他交上手的却是另外一个人。李蛮力冷哼一声,说道:‘江湖传闻昆仑七客以天罡七星阵之诡异莫测而扬名天下,今日一见,他奶奶的,果然有些门道,就让爷爷来陪你们好好玩一把吧……’

玉衡客怒目一睁,叫道:‘真他妈的叽叽歪歪,你这个头脑简单的浑人,就只知道爷爷来爷爷去的鬼叫什么?老子上看下看,左瞧右瞧,总发觉阁下就是一个灰孙子,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偏偏就害怕了一个小娘皮……’李蛮力怒火上冲,须发张扬,大吼道:‘你奶奶的小杂种才是龟孙子!爷爷要撕烂你的一张臭嘴……’

玉衡客冷笑:‘有本事就放马过来,老子随时奉陪,听说阁下的绝世魔震很了不起,老子正想见识一番。看招,吃我一叉!’躬身弯腰,手臂向前急送,使一招仙人探路,八尺八寸长的玉衡叉劲直刺向李蛮力大腿内侧的环跳穴。这一招的要旨便是快、准、狠,讲究实用效率,没有过多的花俏和后续变化,破解起来不是很费力。

叮的一声,玉衡叉击在了紫金震山锤上,是李蛮力及时右臂下压,后发先至,截住了这一招,与此同时他的左锤横扫而出,拦腰砸向玉衡客,至半途,却忽然被天璇鞭缠上……

以一敌七,即便他是三头六臂,拥有超强的武艺,以及手脚的反应是多么迅捷灵活,照样是,多少都会有些应接不暇。蚁多咬死象并非只是无稽之谈,人多就是力量壮,举国之民每人一口痰足可让黄河泛滥成灾。何况敌我双方皆属一流武林高手,每个人的武功相差只在伯仲间,而天罡七星阵并非徒具虚名,七人配合无间,浑然一体,阵法发动之下,太极生两仪,两仪化四象,四象生万物!真身虽只七之数,却幻化出无数个分身。李蛮力当局其中,只仿佛面对着千军万马,有些力不从心,有些手忙脚乱,他的额头微见汗晶。

当然啦,昆仑七客不是浪得虚名之辈,魔锤金刚又岂会是欺世盗名之徒?昆仑七客的攻势如涛天怒浪,声势骇人,而李蛮力却似一叶孤舟在乘风破浪。浪涛汹涌,欲将孤舟击碎埋没,然而明明每次看见大浪已将孤舟打压住,但过不了一会儿,孤舟却凌驾于风浪之尖。

胜负之分,一时难晓!黑狐仙子裘如雪一直闭口不言地坐在马背之上作壁上观,她见一向牛气活现的师兄此刻神气不再,久久攻敌不下,知道敌人辣手不好对付,不禁眉目蹙起,她心中有些烦躁不安。

嘿嘿,当然了,她身怀一件武林众人竞相争夺的奇珍异宝,时间逗留长了,变数就大增,她当然会害怕其他武林人物围追上来纠缠不清…”

东海盗这时忽然开口道:“黑狐仙子身上的宝物到底是什么东西?竟引得一众江湖人士为之疯狂!”北流氓也开口笑道:“哈哈,能够让武林众人为之心动,争得头破血流的宝贝,无外乎就是神兵利器和秘笈宝典,还有就是金银财宝咯!”

南山贼忽生感慨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由此可见钱财于人类的重要性。钱虽非万能,没有钱却万万不能。尤其当今江湖,有钱便可为非作歹,没钱就等着挨刀被宰。爱财之心人皆有之,我辈不是神仙圣人,岂可免俗?”停顿片刻,他接着又道:“至于黑狐仙子身上所藏的到底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俺也是不太清楚!听俺老爹说道,那只不过是一截很普通的犀牛角罢了,只是上面刻划着一些晦涩难懂的符文。至于这些符号代表着什么,其意何指?俺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是记录一种内功心法;也许是什么意思都不是,纯属一种装饰;也有可能是……嘿嘿,可能性有好几种,随便各人怎么去猜测。”说到这里,他倏然又停歇下来。

东海盗和北流氓都静静地坐在角落中,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南山贼微笑。南山贼不是白痴傻子,从他们有些不怀好意的眼神中,他当然明白其中意思,于是他清了一下嗓子,开口把故事接着继续说道:“魔锤金刚李蛮力久战未果,心情不免有些狂燥,只见他大声叫道:‘老虎不发威,当是病猫。不给你们一点厉害瞧瞧,就以为爷爷好欺负!’紧跟着他一字一顿大声道,‘绝、世、魔、震’每叫一字,他的脸色便赤红一分,身体似乎也随之暴长许多。四字叫完,他的身子已然变大了一倍不止,而他浑身罩着一层赤热红芒,就仿佛是狱火红莲中复生的魔魇。只见他猛然又大喝一声:‘乾坤倒旋!’呼的一下,他整个人便如同陀螺一般飞速旋转起来。

俺老爹藏身于大树之后,看得眼睛都傻了,惊叹世间竟有如此邪异的武功。只见魔锤金刚手中拿着一对红光闪耀的紫金震山锤,他的身子急速旋转,好像龙卷风一样席卷而来,所到之处,昆仑七客如见瘟神一般纷纷退避,无一人敢撄其锋芒。

一时之间,李蛮力就占据了上风,打得敌人毫无还手之力。但是,他也仅只是将敌方的气势打压住,却无法伤敌半根毛发。天罡七星阵并没有被瓦解乱套,昆仑七客只不过易攻为守,暂避其锐,绕而缠斗,以耗其力。他们明白,以硬击硬,往往两败俱伤,一味与敌争强斗硬,并非明智之举,以退为进、以柔克刚才是上上计。

魔锤金刚的这一招在以往的群战中屡试不爽,一击毙敌,这一次用来对付昆仑七客却收效不明显,顿时他勃然大怒,身形旋转更急,并呈上旋之势,不出片刻时候,他整个人便如一团炽热的火球悬在半空中。

倏然——

半空中传来了他一声暴喝:‘天摇地动!’蓄势已足的火球急速下坠,以千钧之威砸向昆仑七客。火球落至头顶五六尺的地方,七人便感觉到了一股沛莫能挡的巨力,晓得其中厉害,不敢去硬接硬挡,已先一步星散而避。

砰的一声巨响,失去目标之后,火球仍然直直砸将下去。一瞬间,大地激烈颤抖起来,即便是远在百步开外,俺老爹也明显地感到了震动,猝不及防,还险些便摔倒。

尘土飞扬中,只见地面被砸出两个大坑。一股玄而又玄非常怪异和霸道的劲力以巨锤为中心波及开去,竟将昆仑七客震得向空中抛。

好在七人的武功修为都极为不俗,于空中稳住了身形,然后才落回地面去。只是,甫一及地他们却又马上跃起,仿佛那地面已成赤红烙铁,根本无法驻足。但他们不可能永远停留在半空中吧?每一次落下,立即又往后跳跃。如是几次,跳开了二十几步距离,才算到了安全地方。

李蛮力并没有趁势追击任何一人,只见他半跪于地,脑袋耷拉,脸上红潮瞬息之间褪尽,代之者一脸苍白,而且还冷汗狂冒,任谁都可以看得出,他已是强弩之末。看来,绝世魔震这一门邪功异术,虽则威力绝大,却也极耗真元。物极必反,盛极而衰,昆仑七客早就料到李蛮力强势不了多长时间,但没想到却这么快,他只不过才使用了两招便不行了吗?

昆仑七客想到这中间也许有诈,也对一旁虎视眈眈的黑狐仙子极为顾忌,但他们同时也明白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道理,于是迅速围将过去,打算趁他的病要他的命,先将一个魔锤金刚解决了再说!

七星会聚,阵法再度开启,以李蛮力为中心,七人快速游走,绕圈而动。噼呖啪啦,突然响起一连串怪声,如爆竹炸裂。只见天璇鞭在半空中挥舞似灵蛇,虚影重重,生出无数个圈圈。大圈、小圈、圆圈、方形圈,有的甚至呈骷髅状……各种各样,千奇百怪,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圈圈如有生命一般,听从某种神秘召唤,化成上古凶兽的血盆大口迅猛地往李蛮力的脖子套去。

李蛮力却似大病一场,神情恹恹,呆若木鸡,浑然不知危险已临头。而一旁观战的黑狐仙子却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脸上笑吟吟,妩媚万状。血腥万端的生死搏斗在她看来竟如一场风花雪月一样,他人的生与死,根本无法牵动她的心绪。难道她竟是冷血若斯,就连自己师兄的生死安危也漠不关心吗?

圈圈已然套上李蛮力的项脖,稍一迟缓,即行收拢,而李蛮力却仍旧是什么反应都没有,一如死人一个。如恶魔之口的圈圈慢慢合拢变小,一旦勒紧,只怕大罗金仙也无能为力了吧?难道魔锤金刚的性命就此呜呼哀哉了吗?而黑狐仙子当真是见死不救之人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