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天魔手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605字
  • 2019-04-19 08:01:18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或大或小。强盛之人,一心追根问底,竟至于不顾生死。俺老爹基本就属于此类人,这是一个神秘而美丽的深谷,所以当俺老爹再次醒转过来,他立时便被山谷的神秘因素所吸引,暂时就忘却了寻短见之事。

他循着流水蜿蜒流淌的方向探寻而去。行三里,流水化成瀑布,一泻千里。瀑布之上,有一石屋,匾额有字,寻仙居。屋子不大,但结构奇特,空间不小。屋中有桌有椅,生活器具一应俱全。还真想不到此间主人却是个能工巧匠。

但引俺老爹眼睛一亮的却还是石榻上摆放着的一剑和一书册。剑是青铜古剑,样式古朴,就可惜有些锈迹斑驳;书籍是一卷竹简,只有内容,却不见目录。

整个屋子里都蒙着厚厚的一层灰尘,显然空置已久。俺老爹当时这在想,是哪位高人隐居于此寻仙问道呢,是否已然得道升仙羽化而去?

某某大侠,年轻之时曾误入某某神秘山谷洞穴,然后习得某某神功秘技,再然后就是从此笑傲江湖,闯出赫赫声威……

关于这一类故事传闻,俺老爹早就听得耳朵都长了老茧,而他也常常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够碰上这一类好事情!

哈哈,自尽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上吊、跳水、撞墙、割腕、服毒等,而俺老爹为什么偏偏选择跳崖呢,或许就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也没有停止他的幻想吧!

所以当他发现了那一把古剑和竹简,顿时欣喜若狂,手舞足蹈。他相信那剑必定不是凡品,虽然其貌不扬;而竹简上所记载的也肯定是绝世秘技。他迫于及待的展开竹简,却没有文字,只密密麻麻的刻着形态各异的持剑小人,动作逼真生动,如有生命般在眼前跳动,似乎在演练某一套剑技……

昙花一现,匆匆人见事。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半年。俺老爹为了能够出人头地,照着竹简苦心练习,朝夕不辍。俺老爹自从让雷电击中之后,他的身体好像发生了异变。他只觉得体内似乎藏着一股若有若无、叫他捉摸不透的神奇劲道,这让他的精神总是处在饱满状态。所以除了吃喝拉撒之外,就算睡觉也就两三个时辰,其余时间都在苦练剑法。

皇天不负苦心人,半年时间他已然把剑法使得纯熟如流,感觉再练下去也不会有多大进展,于是决定出去寻找暗月双龙报仇。至于山谷的出路,他早就摸清楚了。很简单,循着流水的方向准有出路。

出得山谷,往西而走,行十余天,终于到达了南佛山。相隔近四年,再一次踏上旧地,往事忽忽,不堪回首,心中的仇恨却不随时间的流逝而淡化。回想起那一夜,那两名万恶的匪徒用脚死死踩着他的头,立时一阵耻辱感袭上心头。他恨啊!恨自己那时候懦弱无能任由别人摆布而无力反抗,恨那两名匪徒无耻恶毒,恨老天无情,更恨……

总之,他胸中充塞着深深的恨意,就算毁天灭地也不足以平息。这到底是怎么样恐怖的一种怨念啊!俺老爹说了,除非你经历过,否则,请勿妄言他的心灵扭曲。当你亲身经历过之后,自然就会明白他的感受。俺老爹打听过了,那暗月双龙属于区域性劫匪,一般就在南佛山附近活动,所以他打算守株待兔。当然,他不会就是傻傻的找个树头坐下,然后等着暗月双龙自动送上门来。于是他就像一个巡山人一样在南佛山四处走动……”

南山贼说得投入,东海盗和北流氓也都听得入神。一人在激情诉说,两人在静静的倾听,整间死寂的牢狱中就只有南山贼那雄厚粗豪的声音在激昂回荡,只见他接着说道:“某一天,太阳火辣辣,生灵懒洋洋。俺老爹在巡山过程中逮着一只野鸡,美美享受了一餐。有道是,吃饱了,喝足了,美美的睡一觉,那就舒服了。于是俺老爹找了一处凉快的地方,躺在大树底准备睡大觉。只是,树欲静,风却不止,奈何?俺老爹想睡觉,那些蝉类却不肯配合,知了知了之声此起彼伏,很是令人烦躁!

更让他气愤的还是,突然他的头顶飘落一阵毛毛小雨,洒得他满头满脸都是,当时虽有点凉快,但之后粘乎乎的极不爽,毫无疑问,罪魁祸首当然还是那些飞蝉。本来俺老爹一连三四天在南佛山周围万分辛苦的巡查,但都没有寻找到暗月双龙的踪影,心中难免有些烦躁。好不容易饱食一顿美味之后,心情稍有平复,想合眼睡个安稳觉,却不料那些知了不识趣。

是可忍,孰不可忍?只见他仰天大叫一声,掣出青铜古剑,一式白鹤冲天,蹿上大树。胡砍乱劈猛刺一通,枝叶纷飞中那些飞蝉大半遭殃,一命呜呼!发泄完毕,他落回地面,拄剑而立,还真有几分大将军傲立沙场的气概。一地的残枝烂叶就仿佛是敌酋倒下的尸体。

他扫了一眼那满地皆是、乱七八糟的飞蝉的肢体残骸,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若是将这些小东西收集起来,煮成一大锅汤,名称就叫做智慧清汤,味道一定很鲜美,且保证喝了之后肯定聪明百倍,什么事都可以知了知了!哈哈哈……

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在那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深山野林,他找不着瓦锅之类可以盛水的器具,一切就止于空想……

这一棵树的蝉声噤止,其他千百株树上的飞蝉却依旧狂叫不已,似有意比拼一般,一声强似一声。俺老爹算是白折腾一番了。他有些灰心丧气,忽觉一个人的力量当真是非常的渺小,尚不及沧海之一粟。无可奈何,他清楚地明白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个能耐可以将整个山林中的鸣蝉尽数屠光。于是,他只好用手掩住双耳,靠着树干闭目养神。

其实,修炼内功有一定火候之人,都可以将心神收敛自如,完全不受外界的影响。换作是老僧在入定,别说是这些虫叫声,就算在他的面前敲锣打鼓燃爆竹,一样无法叫他分神。而问题就在于俺老爹对内功心法根本一窍不通,他只不过瞎摸乱来照着竹简习过一套剑技而已!

一般而言,内功为武学的根基,没有高深的内功做支撑,很难学会高强的武技。而俺老爹之所以能够把一套剑技练得似模似样,那是因为他让雷电击中之后,体内拥有了神奇的劲力。只不过他那时候不懂得如何去驾驽运用罢了!在他即将睡着,神志迷糊之际,突然……”突然什么?南山贼却忽然止口不言了。因为他突然感觉肚子很饥饿、口舌很干燥,自然要停下来歇息一下。

而他突然又在想,其实他老爹的遭遇并非就是惨到极点,至少有吃有喝的。那像他自己,身陷牢狱之中,没有吃喝,且不知道哪一天,或许就在下一刻,就会被拉出去砍脑袋……

莫王府,书房中,莫王爷负手而立。他的身材不是很高大,但就是随随便便往那一站,就予人一种高山仰止,不可逼视的霸者气势!

在他的身后还肃立着一人,身形瘦削,须发皆白,佝偻着腰,不时发出一两声咳嗽声。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看他的外貌平平无奇,而且还是一副痨疠鬼的病态模样,但他却就是莫王爷最倚重的智囊人物。

当今江湖,闻“天魔手”娄远图之名,有谁能够不动容?有人对他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有的人恨之入骨,即便抽筋、剥皮、饮血、啖肉、挫骨、扬灰,也不足以解恨泄愤;而更多的人则是敬畏于他。

当然,一物降一物,这个世间同样有他敬畏的人物,譬如莫王爷在他心目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只见他毕恭毕敬行了一礼,声如洪钟说道:“禀告王爷,天牢中已然人满为患。是否……应当处决几个?”

莫王爷用左手捋着他那一把花白的山羊胡子,沉吟片刻,开口道:“那些人都是身手不俗的武林人物吧?一刀就把他们的脑袋砍了,似乎有点可惜……”

娄远图微笑道:“王爷所言极是,手握利器而不加以利用便将之直接摧毁,当真是很可惜!属下忽有一想法,不知王爷对玩游戏有没有兴趣?”

莫王爷问:“什么游戏?”

娄远图道:“死亡游戏!”

莫王爷再问:“详细的计划如何?”

娄远图将心中的想法全盘道了出来。

莫王爷听了之后容颜大悦,颔首道:“妙哉,一举两得!娄总管,这事就交由你全权办理,快去准备准备,本王等着看好戏哩!”

……

一旦没有人说话,整间牢狱就静得可怕,阴森森的很惨人。南山贼平生天不怕地不怕,唯只害怕寂寞和孤独,这死寂般的气氛让他很难忍受,所以他要开口打破它。只见他把他老子的故事继续说下去:“忽然俺老爹听到一阵怪异的笑声,紧接又有一个声音叫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这一句既俗又老套但很经典的打劫开场白,对于俺老爹来说,实在太敏感了,昏昏欲睡的他猛然清醒,一骨碌爬起来,循声找去。

远远的,他就望见官道上大概有十来个人在对峙,在没有摸清情况之前,他不想贸然行事,小心翼翼地靠近,选择一个合适的距离,藏身于大树之后。

确定不会被发觉,于是凝神仔细去打量,仅容一骑驰行的道路上一共有九个人。还有两匹马,一前一后,衔尾并立。

马背上坐着两人,在前之人一身黑衣劲装,蒙着面纱,身材苗条,玲珑有致,却是个女子,而且估计年龄不大,芳华正茂。她胯下的宝马通体雪白,膘肥腿壮,神骏非凡。

在她后面的那个人是一名壮汉,牛高马大,身强体壮,一脸横肉,满嘴胡须,袒露出来的胸脯肌肉发达,上面覆盖着一层浓密的汗毛,黑乎乎的,他背着一对紫金震山锤,他的人加上他的这一件巨型重兵器,少说也有两三百斤重吧,而他骑着的马却是瘦骨嶙峋,一副不堪重负的样子,狂喘着粗息。

除了他们两人骑马之外,其余的七人依照北斗七星的方位站在地面上。其中天璇和摇光两个位置上是女子,其他的五人都是彪形大汉。这七人的衣饰装扮各异,手中所拿的武器也各不相同,天枢棍、天璇鞭、天玑刀、天权环、玉衡叉、开阳斧和摇光剑,很显然这七人是一伙的。而看他们的架势,也知道他们是拦路打劫的一方。而且他们的实力似乎很强大的样子,手中的利器明晃晃耀眼生花,一般普通老百姓见了他们的这等阵势,只怕就吓得哭爹喊娘的吧?

只是,骑马的那两个人却是神色依旧,没有一丝慌张。当然啦,他们可不是被吓大的,这种场面他们早就经历得多了。江湖中,他们也并非是寻常的角色。女的叫‘黑狐仙子’裘如雪,赫赫有名的女魔头;男的据说是她的同门师兄,同来自于地狱门,他有绰号叫魔锤金刚,传闻他的神力有千斤,死于他紫金震山锤之下的亡魂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只见黑狐仙子裘如雪笑焉如花,美目流转,百媚横生,扫了面前七人一眼,朱唇轻启,露出编贝皓齿,说道:‘鼎鼎大名的昆仑七客什么时候跑来中原当匪徒啦……’

她的话还没说一半,突然就被站在开阳位置的那个人抢口打断,只见那人哈哈大笑道:‘江湖盛传黑狐仙子乃中原第一美丽的仙子,俺特地跑来开开眼界,嘿嘿,闻名不如见面,果然名不失传……’说着说着他的口水似乎要流出来的样子,十足一副标准的色狼相!

嘿嘿,听俺老爹说,那黑狐仙子的确是人间少有的绝色,只恨俺晚出生了二十多年,不能亲眼睹……”言下之意他南山贼心中有着莫大的遗憾。

嘿嘿,天下乌鸦一般黑,世间男子皆好色。对于仙子般的美女,有哪个男人不想入非非?哈哈,不是吗?不然就不会有英雄本色(英雄本来就很好色)和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些词句了。英雄尚且如此,就别说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啦!

对于南山贼流露出来的好色之心,东海盗和北流氓皆一笑了之。他们不会去指责他什么,因为对于自己心仪的女子,他们曾经也有过非分之想。而他们从来也不自诩为正人君子,什么非礼勿视和非礼勿想,他们才懒得去理会。

只听南山贼接着说道:“开阳位置上拿着开阳斧的那个人的几句话不免有些堂突佳人,但黑狐仙子本人不以为许,笑得更加妩媚。然而她后面的‘魔锤金刚’李蛮力却是忽然大喝一声,用手指着那人叫道:‘混蛋,你这个小杂种笑起来贼可恶,等一会儿看爷爷不一锤子把你的狗头砸扁了!’天枢位置上的那人眉头一皱,眉毛跳起,右手握着天枢棍往地面上一撞,没入三尺,朗声叫道:‘费话少说,识相的快把宝物交出来,否则要你们血溅当场!’

黑狐仙子裘如雪冷笑道:‘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东西就在身上,有本事自己来拿,本姑娘倒要看看是谁的血将流成河。看招!’亮出一对分水峨眉刺,准备大开杀戒。

江湖人称之为女魔头,果然不是随便冤枉她,刚才还是笑脸盈盈,转眼间却要喊打喊杀,当真是性情善变的魔类,不好相与至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