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天雷怒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5317字
  • 2019-04-18 20:00:26

南山贼两肩一耸,双手一摊,有些为难的样子,说道:“这……三言两语扯不清楚哦,话还得从头慢慢说起。且说那暗月双龙中的老大青面龙伸手一掌就把俺老爹击晕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俺老爹醒转过来时,全身湿透,冰冷刺骨。天色黢黑,电闪雷鸣,大雨滂沱,他是让冰冷的雨水给浇醒的。他本能地想找个避雨的场所,但他怎么也站不起来,全身的骨头仿佛散了架般,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他只好挣扎着向前爬行……”

说着说着,突然他的眼角一酸,一丝悲愤袭上心头,乃父的悲惨遭遇他感同身受,情不自禁停止下来,发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又道:“也许是被打糊涂了,俺老爹的头脑一片混乱,心头缠绕着莫名的恐惧,他已经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天色更黑更冷了,雷声轰轰,雨势疯急,他无意识地在泥泞中挣扎爬行,口中断断续续发出微弱的呼喊救命声,荒山野岭,风雨大作的夜晚里,却又有谁听得见他这凄惨无助的求救声呢……”说到这,南山贼忽然又止口不言,低首垂眉,似乎在想着些什么?

东海盗,北流氓似乎被他的情绪所感染,都是默不作声。南山贼的低落情绪他们不是瞧不出来,他们也很想安慰他几句,只是开口时却不知道该如何启齿?

他们都是常年在江湖上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只不过是一介粗汉武夫罢啦,不善于辞令,不懂得怎么样去安慰,索性来个无声胜有声,哀其所哀,伤其所伤,陪有一起情绪低落,或许这就是很好的安慰吧。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人在江湖飘,岂有不挨刀?遭受一些灾难又算得了什么?豪爽的江湖儿女早就看得淡了。

南山贼也就替他老爹的不幸遭遇默哀了片刻,还是由他最先开口打破了沉寂的气氛,说道:“那是一场雷阵雨,来的突然,去得也快。乌云散尽,夜空碧如银盆,繁星点点,明月皎皎。凉风习习轻抚大地,月华似乳洒向人间。

月色下,风吹,树摇,叶子上未干的水珠一闪一闪亮如夜光珠。空山新雨后的夜景就是这般的美妙,只是对俺老爹来说,却仿佛置身于地狱之中。满身的淤伤经受了暴雨的洗礼以及长时间的泥水浸泡,虽不至于发臭发烂,却是异常的浮肿,已然面目难辩。

好几次,他跟随着牛头马面即将踏进那鬼门关,幸好心中眷恋的女子也即是俺娘亲及时出现把他挽留住。俺老爹就是凭着心存这么一丝眷恋而顽强地坚持着。只是,如果就这样支持下去而没有其他人的援手,他还能够撑多久呢?

‘嗷呜——’蓦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凄厉的狼嗥!俺老爹几曾听到过这么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骇然一惊,他头脑暂时清醒了起来,惶恐张望,前面不足十步距离的土坡之顶赫然傲立着一匹体型庞大的野狼。

月光中,那匹狼披着一身金黄色的毛发,仿佛一名威风凛凛、霸气四方的大将军,它两眼放射出幽幽的寒光,鄙睨着世间的一切,仰月而啸。

这是一头异种狼王,形态倨傲,面对俺老爹这个毫无反抗能力的猎物,它明显地摆出一些不屑一顾的姿态。但即便如此,它终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它嗷的一声大吼,如猛虎下山般扑向俺老爹。俺老爹当时便被吓得胆破心惊,暗叫小命休矣!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恶狼尚未欺近,他便先晕死过去……”

南山贼停歇片刻,又说道:“俺老爹的性命当然不会就此休矣。当他再一次完全清醒过来,时间已然过去了大半个月。是一名好心的老猎人从狼口中把他给救了。俺老爹的身子骨那时候当真是不怎么结实,才被匪类殴打,又遭风吹雨淋,再接着让猛兽一吓唬,从此就神志不清,高烧不断,卧病在榻,一躺便是大半个月的时间,幸得好心老猎人细心照料,才不至于枉丢了小命。

半个月时间,那秋试早就结束了。无法参加科举,又何来高中状元的希望?他心中不仅不存一丁点希望,反而充满了深深的绝望。这叫他如何去面对相恋的人儿,又拿什么去向未来的岳父交代?当初他和俺外公有过这样的约定,不管发生任何事情,若他无法金榜题名,这辈子就休想再踏进他的家门半步,更别指望能够望着他的闺女一面。

事已至此,俺老爹怎么也无法面对这个事实。他只觉得自己的天空已然塌陷,摆在他眼前的世界一片黑暗,再也看不见一线光明。此身活着了无生趣,他几番寻短见,但均未果,只因有好心的老猎人在。经过老猎人长篇大论,苦口婆心的几番劝说,他终于有所醒悟,放弃了轻生的念头。

但也就那时候开始,仇恨犹如蓬勃的春藤在他心中疯狂地滋生。他开始憎恨这个世界,恨自己懦弱无用,恨俺外公刻薄寡情、惟利是图,更恨那两个劫匪残忍歹毒无端葬送他人的幸福。

仇恨是一种可怕的毁灭欲,为了能够彻底摧毁所憎恨的对象,首先必须要求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于是乎俺老爹辞别老猎人,打算五湖四海去寻访明师学本事。走遍千山万水,跋涉万里路,到过少林寺、武当山、点苍派等九大门十大派。

但却无一人肯收他为徒,理由便是他的身体过于羸弱,筋骨太差,根本就不是武学之才,且他已经错过了习武的最佳年轮段……

历时三年,披星戴月,风餐露宿,其中的辛酸不足为他人道也!然而到头来却是一事无成一场空,饱尝世人的白眼和冷颜,他只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被社会所遗弃的残废,再也没有任何颜面苟活于世。很自然地他又产生了自尽的念头。

活着对他而言实在太累太痛苦,不如归去,一死万事休!解脱之前,他只有一个愿望,那便是回归故里,再见上伊人最后一面。那怕是远远的望上一眼,于愿也足矣!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伊人呐,三年再一次相见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情景呢?当他走在那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乡间小路,遥望着那曾在梦中无数次出现的院子和墙落,他心中感慨万千,不自禁的两眼湿润,视线模糊。这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对这片土地的眷恋是那么的深沉啊!只可是,纵然他对这个世界有着万般恋恋不舍,奈何这个世界即将把他舍弃……

他鼓足了勇气准备闯入那深院大宅去看一眼心上的人儿!岂料才跨进大门半步便被轰了出来,看门的武师当他是一个破乞丐,对他一点都不需要客气。那也不能够全怪门卫狗眼看人低,他的衣服破烂不堪,长发蓬乱,造型的确和乞丐一般无二。

三年的风霜雨雪,已然把他的形貌改变,才二十出头的他,已然就像个花甲老人,很沧桑很落寞,他的双眼蒙着一层淡淡的忧伤!

见不着伊人,不达目的,俺老爹岂会善罢甘休?一次被赶出来,再多闯几次就是,反正他已经豁出去了,不怕被门卫活活打死。打死了就更好,本来他就不愿在世间苟活,他只乞求临死之前能够见上伊人一面。

当他第七次闯进去而又被丢出来的时候,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遍体鳞伤,无一处是完肤,七窍溢血,趴在地上只有哀号的份,竟连挣扎的力气都匮乏。但是,只要叫他有一口气尚存,就算是爬他也要爬进去!他的神志有些不清醒,一边艰难地爬行,一边呼喊着伊人的芳名。

这么一来,那两名门卫倒是让他的倔强所唬住。他们还真怕弄出人命案来,惹上官司多少会有些麻烦。于是他们中的一人留下来把俺老爹拦挡在门外,另外一人飞快去找东家也即是俺那刻薄势利的外公禀报!

虽然相隔三年,俺老爹也已形貌大变,不复当年那个单纯的愣小子。但当俺外公赶到时,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是他。俺老爹那一副落魄潦倒的穷酸模样落入他的眼中,让他非常厌恶,一脸冷漠,满眼鄙夷。他用那不带任何一丝感情的声音冷冷说道:‘没出息的小赖皮,亏你还有脸面在世上活着,这次回来做什么,还想再纠缠小蝶吗?劝你死了这条心吧,小蝶早已嫁给别人了……’这几句话对俺老爹而言不啻于一道催命符。原本当俺外公出现时,他心中还升起了一丝希望,只盼望他老人家良心发现,可怜可怜他,让他得偿心愿,然后就算是死了也可以瞑目,不曾想……

老天爷,为什么啊!都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为何就俺外公是那般的铁石心肠不近人情啊?不就是要求看一眼吗?为何这么小的请求都不肯同意呢?见死不救也就罢了,竟然还落井下石。

就是因为他的这一番话,支撑着俺老爹还苟活于世的意念被无情地击个粉碎,原本还有些光泽的眼眸瞬间暗淡下去,他发了狂般,拼尽余息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嗥叫,之后,砰的一声仰倒在石阶上,再无半点声息。俺外公眉头只皱了一下,语气冷冷的说道:‘哼!真是窝囊费,死了就更好。’吩咐两名门卫又道:‘你们两个把他拖到村北的乱坟岗给丢了……’

两名门卫随便找来一张破草席子,也不理会俺老爹是否已然气绝,就当他是一具死尸,席子一卷,抬起来就往村北走去。

时值天气善变的夏季,日头火辣辣中空照。空气极端闷热,枯萎的树木就仿佛是精神萎靡不振的迟暮老人,看上去没有半点生机。在这种鬼天气下,人只要稍微活动一下手脚,就会大汗淋漓。

两名门卫合力抬了一个人,俺老爹虽然体质差,但好歹也有八九十斤重,不过这点重量对于习武之人来说,和一根鸿毛没多少区别。问题就在于俺外公家到那乱坟岗的距离足有一里路程,别说叫他们扛个物体,碍手碍脚,行动不方便,即便让他们的身体毫无任何束缚的去裸奔一趟,照样会弄出一身臭汗来,体质稍弱之人,只怕这么一趟尚跑不完整就得像一个土狗一样翻出舌头来大口大口喘息。

所谓的乱坟岗给人的感觉就是乱七八糟。山风无序而吹,没膝的草丛杂乱而生,灰色的小野狗神出鬼没,到处觅食枯骨或腐肉,碑石林立,有的因缺少修整而东倒西歪。身处其间很容易就让人产生了莫名的恐惧与心慌!

乱坟岗的边缘有一株参天古树,枝繁叶茂,是个相当不错的遮荫乘凉的地方。两名门卫就为了能够发现这么一块凉快的好场所而感到相当的满足。他们把裹着俺老爹身体的席子当是一截木头般随便往大树干上一靠,然后敞开上衣,就地一躺,四仰八叉,再也不愿动弹一下,烈日炎炎,头脑昏昏,正是闭目养神休眠时!

天象骤变,风起云涌,乌云四合,一下子整个天空便暗了下来,黑得像一团化不开的浓墨,仿佛那日头忽然被怪兽吞噬掉了,世界末日要降临的样子。

一阵凉风拂体而过,两名门卫很享受的躺在那里哼哼哈哈有声,又突然平地一声焦雷响,震得他们头皮发麻,两耳发馈,这时他们才惊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双眼猛然睁开,却是什么都看不见,眼前一片黑黢黢,伸手不见五指。一时间,他们发蒙了,明明刚才还是青天大白日的,只不过才合上眼睛片刻不到竟然就变黑夜啦?到底怎么回事?因为无知和不了解,恐惧便随之而来,他们的嘴巴张得奇大,足可同时塞进三只臭鸡蛋和几十只绿头大苍蝇不成问题吧,但就是喊不出一个字,发不出一丁点声音;双目圆睁,里面涂满了恐惧之色。

过了好半晌,思维才重新又回到了他们因为恐惧而空白的脑袋。这时他们才想起来身处乱坟岗之中,自然而然的就联想到了眼前的这一切异象应该就是鬼怪作祟。恐惧于是愈加强烈,鸡皮炸起,寒毛倒竖,一声尖叫:‘鬼啊!’连滚带爬落荒而逃……

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直似折。乌云翻滚,千百万化,挟轰隆隆的沉闷雷声,有如千军万马在撕杀奔腾。突然,有一道闪电如利剑一样撕裂了黑幕,不合不巧、不偏不倚正好就劈中了那一株古树。

有道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乱坟岗这一带区域就数那一棵古树高拔秀绝,雷公若不特殊照顾它岂不是没有道理?

通常情况下,一棵树木让雷电击中,一般都会起火燃烧,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整个身子靠在树干上的俺老爹又岂会幸免于难?嗤的一声响,电劲所及处,那一张破草席子瞬间化为灰炽,风一吹,了无痕迹。俺老爹的身体裸露了出来,他的衣服也已经化成了灰粉,随风飘散,一头原本就有些蓬乱飞扬的长发变得更加张扬爆炸,有如愤怒的狮子头。他整个人就仿佛是一条烧火棍,浑身黢黑,光溜溜,当然,除了一口牙齿还是纯白色之外。

一阵电闪雷鸣过后,紧接着一场大暴雨便下了起来。此情此景,多么像极了三年前他被暗月双龙打劫的那个夜晚!突然,啊的一声尖叫响起,这声音非常的刺耳,风声雨声雷鸣声都无法将它淹没。这是人的声音吗?为何这般的凄惨?这是在荒山野外的乱坟岗,根本看不见半个人影,所以这应该是鬼哭声才对吧?”南山贼滔滔不绝一口气说了许多,这时终于停了下来。

但听一连串咯咯的声响,他把脖子来回扭转一圈,舒展一下筋骨,然后接着又道:“哈哈,俺不想多绕口舌,卖什么关子,那奇怪的声音的的确确就是人类所发出,而且不是别人,却正是俺老爹的嗓音。可是,俺老爹明明不是已经断气多时、好半天没动静了吗?莫非他发生了尸变?只见他的身体慢慢活动了起来,双手抱着头缓缓蹲了下去。他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正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用手猛扯着头发,状若疯癫,忽然他发出嗷的一声狼嗥怪叫,嗖的一下,如猛兽出柙般蹿了出去,速度之快有如闪电,动作之迅捷仿若猴猿……

俺老爹让雷电击中之后,出乎意料的不但起死回生,竟然还似乎拥有了神奇的力量。但他当时并未意识到这一点,那时候他的心情非常灰暗,他只注意到死而复生之后,形貌莫名其妙的变得极其丑陋,这让他一时间很难接受,寻短见的念头便又强烈的萌生。他攀上九华山之顶,站在一处危崖前。

山顶风光多美妙,常令许多人流连忘返。但俺老爹心灰意冷,不再对这个世俗存有半点留恋,他眼睛一闭,义无返顾的跳将下去……

只是,哈哈!老天无眼,偏是喜欢跟他作对。或许这应该说是,上天有好生之德吧!他从那么高的悬崖跳下去,竟然什么事都没有,只不过在急速坠落过程中,有几根毛发让狂风给扯飞罢了。

大凡深谷之底、低洼之地,一般都会有积水,所以俺老爹这么一跳,结果只是成了落汤鸡,落得一身湿而已。

当然,从万丈悬崖落将下来,力道是非常的巨大,进水的瞬间,那震荡之力更是不得了,轻易的便让他昏厥过去!如果那是一潭死水,或许俺老爹就此不会再醒来。幸好那是一潭活水,它自有宣泄的地方,流动的水把他带到岸边,不至于令他在昏迷状态就被淹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