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暗月双龙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833字
  • 2019-04-18 12:00:25

东海盗忿忿不平道:“这摆明了是故意刁难嘛,令尊只不过是一个贫苦人家出身的牧牛娃罢了,想来没有什么机会念过书吧!要他考取功名何如赶鸭上架?”

南山贼道:“哈哈,那倒也不是这么说。俺外公就只得俺娘亲这么一个女儿,视之若掌上明珠。为了把她培养成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不惜花费大价钱聘请了好几个西席来调教。俺老爹和娘亲从小一起玩到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彼此间无秘密,俺娘亲自然毫无保留地把所会的知识都转教给了俺老爹。俺老爹天分悟性都很不差,所以他胸中多少就有了一些墨水。

这一点俺外公是知道的,他开出这样的条件,并非完全就是故意刁难。他自有他的一番打算,倘若俺老爹运气好,一个不小心高中状元,那他就是状元的老丈人啦,以后的日子自然风光好过;倘若考取不上,嘿嘿,那就怪不得他心狠手辣。权衡再三,俺外公还是拿出一些银子送给俺老爹作为盘缠上京赶考!

别无选择,为了将来的美好生活,俺老爹只好孤身一人上京赶考。

某一天,路经南佛山,那时天色已黑,冷风阵阵吹,俺老子心中后悔不已,后悔心急赶路,以至错过了前面的住宿。如今身在荒山野地,害怕遇见强盗劫匪。

嘿嘿,老天爷从来就爱作弄苍生,你越是担心害怕的事情,它偏偏就是发生。冷不丁前面的一棵大树上忽然跳下两个人来,拦在路中间。那两人都蒙着面,手中大刀明晃晃,怪吓人滴。俺老子那时候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当时就被吓得双腿发软,动弹不得。

两名匪徒嘿嘿冷笑,其中一人大声唱喏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不然,嘿嘿,一刀砍下你的头颅来!’这么一吓唬,俺老子差点就要尿裤子,脑子一片空白,转身拔腿就逃跑。情急之下,潜能激发,竟然跑得比兔子还快,只不过再怎么快也快不过那两名劫匪,毕竟别人乃练武之徒,修炼过轻身的功夫。

俺老子慌不择路,一个不小心就让一块石头拌倒在地。尚来不急爬起,两名劫匪已然追了上来。‘臭小子,跑啊,怎么不跑了,有种就跑撒?哼!叫你不老实,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这次就把你小样的给踢废了!’两名劫匪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恶狠狠地照俺老爹的身上狂踩猛踢。

俺老爹那时候的身子骨可是脆弱得紧,如何经受得住两名劫匪的一通毒打狠揍?眼青鼻肿,大口大口吐出鲜血,几乎是昏死当场。他可怜巴巴地向贼人告饶道:‘两位大侠,饶命啊,求求你们不要再打啦……’

一名劫匪冷笑道:‘嘿嘿,你叫不打,我们便不打,那我们的面子该往什么地方搁?老子的手脚现在痒得紧,是不是应该活动一下筋骨?’

另外一名劫匪则阴声怪气说道:‘小杂种,知道厉害了吗,现在变老实了吧,想要我们饶了你的小命吗?乖乖的叩一百个响头,然后再叫一百声爷爷饶命,兴许大爷一高兴就放你一马,留你半条小命!’

俺老子的脑袋让他们用脚死死地踩住,极其痛苦,非常悲愤,他嘶声大叫:‘你们……士可杀不可辱,有种的就快把我杀死了吧,否则日后一定要你们后悔!’

‘操!他奶奶的,吓唬老子,去死吧!’其中一名劫匪忽然勃然大怒,一飞脚就把俺老子踢到六步开外,落将下来的时候,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小杂种,不识好歹,老子立马就让你到阎王爷处报到,见鬼去吧!’那名劫匪又恶狠狠地叫嚣着扑过去,挥刀砍向俺老子的头颅。

这一刀够快,够狠,够毒,够辣,眼看俺老子的脑袋即将搬家。但在那千钧一发的危险时刻,忽然却听见叮的一声脆响,那是兵器碰撞所发出的声音,原来却是……”正说到紧张处,南山贼忽然止口不言,想吊别人的胃口吗?

北流氓有些猴急地问:“却是什么?是不是在那间不容发的情形下,突然冒出一位神功盖世的大侠把你爹给救走了?”

南山贼笑道:“原来却是……哈哈,只不过是俺的喉咙忽然又干又涩罢了,好难受!让俺歇息歇息,喘口气先。他奶奶的,要是有酒喝就爽啦!”

北流氓舔了一下干枯的嘴唇,道:“是哦!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人送饭菜来吃?肚子还真有些饿昏了。”

东海盗苦笑道:“嘿嘿,流氓老弟,我们这是在坐牢而非做客哩,别人高兴了,自然就会及时送些冷饭剩菜来;不高兴的话,咱们就只好饿个三天四天咯!如今的天下就这样子,根本没有什么公平仁道可言!”

北流氓望向着东海盗说道:“哈哈,这个道理俺早就明白了呢,当今天下,拳头就代表了王法,只要你的拳头足够硬便可横行天下。他奶奶的,找个机会一定杀出去,把那些狗官给宰了!”转而对南山贼说道,“古人画饼充饥,如今咱们三兄弟也就只好说故事当饭吃了。山贼二哥,快别卖关子了,你爹的故事到底怎么发展下去?”

南山贼道:“好一句说故事当饭吃!哈哈,那一刀下去肯定是结果不了俺老子的性命。因为有俺在此说故事嘛!但救他性命的也并非是忽然冒出来的什么大侠高手之类。替他挡下那一刀的却就是突然横飞而来的另外一把刀,而那另外一把刀的主人不是别人,却就是另外那一名劫匪。

那时候俺娘亲把故事说到这的时候,俺就纳闷了,两名匪徒不是一伙的吗,怎么一个想杀人,另外一个却是要阻止?

那名想杀害俺老爹的匪徒当时就以为来了什么高人,大为惶恐,颤声叫道:‘什么人?快滚来!’却不见回应,回头一看,才发现同伙手中的鬼头大刀已然不在,顿时就不高兴了,大声质问,‘老么,可是你搞的鬼?这是要干什么!’

另外那一名劫匪却是不紧不慢的说道:‘老大,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才对吧!咱们暗月双龙的规矩是什么?你忘了是吗?只谋财不害命!早上只不过赌输了几十两银子罢了,难道到了现在心中还在窝火呀?’原来那劫匪中的老大赌钱赌输了,心中有气,便要发在俺老爹的头上,只见他脸上有尴尬之色,忙嘿嘿干笑来掩饰,说道:‘俗话说的好,不以规矩,不成方圆,更不可能有财发。什么都可以破,唯有规矩万万破不得,规矩一破,财路便也断绝!哈哈,我只不过真的是在吓唬这小子罢了,就他那一副弱不禁风的穷酸模样,还不配大爷动刀,说什么日后要我们后悔,我呸!下辈子吧。’劫匪老么忽然说道:‘天色不早了!咦,天空有闪电,好象要下雨啦!老大别再逗这小子玩了,咱们快些清点财物,然后好收工回去喝酒撒!嘿嘿……’

‘好!’劫匪老大眉毛一挑,并指作刀切向俺老爹的后颈。没费什么力气便把俺老爹击晕过去,顺手一抄,把俺老爹背上的包裹摘取了去。

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袱一看,也就那么两三件旧衣服和十几两碎银子,还有就是几本破书,大失所望,大为光火,破口大骂:‘他奶奶的龟孙子,真倒霉!这小子的衣服穿得蛮像个样子,包袱又是这般的沉甸甸,还以为是财神爷要发慈悲关照咱兄弟呢,原来却只不过是个打肿脸充胖子的穷鬼。咳,呸!’把一口浓痰狠狠吐到俺老爹的头上。他转身欲离开,猛然又回过头,眼睛一亮,喷射出贪婪的光芒,叫道,‘哈哈,身上穿着的这件衣服挺不错的嘛!’手脚麻利地把俺老爹身上的外衣脱去,往自己的身上一披,然后扬长而去。

嘿嘿,这劫匪实在太过可恶了。抢钱打人也就罢了,竟然连别人身上穿着的衣服也一样不放过。嘿嘿,要知道那衣服可是俺娘亲倾注无数心思一针一线亲手纺织而成,对俺老爹来说意义非凡……”

北流氓忽然开口说道:“好一句只谋财不害命!须知,鸟为食亡,人为财死。有些人把钱财看的比性命更重要,夺他财物,无疑就是要了他的生命!嘿嘿,他们的名头叫‘暗月双龙’是吧?有机会叫我遇上他们,一定剥了他们的皮,扒光衣裤,暴打一顿,然后捆绑起来吊在大树上,示众三天三夜,看他们还敢谋财或是想害命?”

东海盗点头道:“不错,男子汉大丈夫本就应当恩怨分明,滴水之恩泉涌相报,敌人捅一刀,便还他十刀。嘿嘿,这暗月双龙欺人太甚,着实可恶,此仇不可不报。若让我看见他们,必想方设法不择手段将之碎尸万段。他奶奶滴,老子平生看不惯的,就是那些怕强凌弱欺负手无寸铁之人的混帐东西!”

南山贼说道:“海盗大哥所言极是,有仇不报非君子,这仇肯定是要报的。只是,那时候俺老爹手无缚鸡之力,一点武艺都不懂,想报仇谈何容易?”

东海盗微笑道:“有谁一生下来就会跑路的呢!不会武功可以去拜师学习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把本领学到手之后再行报仇也不迟。山贼老弟,至今事情相隔也有两个十年了吧,那么,仇是否已经得报?那两名匪徒的下场又如何结局?”

北流氓冷笑道:“嘿嘿,坏事做绝的人还能够有什么好收场……”

“那也不尽然,在这个乱世中,好人往往挨苦受难,坏人却活得快活自在,耀武扬威……”南山贼说道,“那仇可以说,算是报了,不过只报了一半。暗月双龙其中一人恶贯满盈,已然早就让俺老爹送去十八层地狱见阎罗王了,只可惜,另外一人到现在还活着,不但活着,且活得蛮快活自在。当年的暗月双龙之老么暴牙龙,如今摇身一变,成了鬼魅双煞中的男鬼。这中间他有什么奇遇,别人无从知晓,反正当今江湖提及鬼魅双煞,人人大皱眉头,一般人不肯轻易去招惹他们……”

听到鬼魅双煞这四个字,东海盗、北流氓都是脸色蓦然一变,眉头一连皱了好几下,显然鬼魅双煞的名头他们早就听闻过。而南山贼所言也不假,鬼魅双煞的确是一对让人很头疼的大魔头。

东海盗说道:“江湖传言鬼魅双煞这两个魔头沆瀣一气、狼狈为奸,心狠手辣,为祸武林,武功高绝,神出鬼没,凡是招惹他们的人,无一能有好日子过,生死两难,求生不得,求死无门,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哈哈,不过这都只是传说罢了,往往传说都是失真被夸大了的,不足全信。嘿嘿,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我就不相信合我们三个人之力斗不过他们两个。至少我有把握即便在拳脚功夫上弱于他们,照样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嘿嘿,支离咒发动之下,我就不相信他们能够全身而退,毫发不损……”

北流氓问道:“海盗大哥,恕小弟孤陋寡闻,这‘支离咒’是什么,一种很厉害的神功绝技吗?”

东海盗微笑道:“厉不厉害我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从来就不曾使用过,这是一种同归于尽的邪门秘术,不到迫不得已的紧急关头,轻易不可使用。秘籍上是这么阐述的:支离者,将凡身肉体离析瓦解,幻化出七魂六魄,合五行八卦之术数,结成元极锁神大阵,开启天罚神力,具有诛仙灭神之威……只可是这以魂魄为引,自残为代价,敌灭,功散,自身亡,支离破碎,生灵涂炭,无敌无我,尽归虚空……”

北流氓作流口水状,好不羡慕地道:“海盗大哥,你当真是身怀此等威力绝大的神功异术呀?同归于尽,这和小弟修炼的‘燃魂大法’具有异曲同工之妙哦……”

东海盗咦的一声,讶然道:“燃魂大法?北派巫术中最神秘最邪异的神术吗?流氓老弟,穷禅上人可是你的师父?”

北流氓笑道:“哈哈!燃魂大法确实是穷禅上人传授给我的没错。但是,他老人家的脾性非常古怪,硬是不肯收我入门做徒弟,所以我和他虽有师徒之实,奈何他就是不肯让我叫他一声师父……”

南山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当真不可不信缘啊!咱们三兄弟不仅绰号近似,连所会的武功都是同一路数呀……”

“嗯?山贼二哥,莫非你也修炼过这一类奇门异术?”北流氓问道,“是什么?不会就是血暴术吧?应该不可能的……”最后一句他说的很小声,似乎是自言自语。

南山贼朗声大笑道:“哈哈,然也!所料不偏,正是能与燃魂大法一争高低的南派巫术中至阴至邪非常恐怖的血暴术……”

东海盗说道:“血暴术乃南疆神秘教派玄冥教的镇教至宝,只有教主和几位护法长老才有资格习得。山贼老弟,你是怎么学来的,莫非你是玄冥教的人?”

南山贼摇头笑道:“哈哈,俺的一身武功自然是传承自俺的老爹。说实在话,论拳脚上的功夫,那鬼魅双煞比俺老子强硬了几分。但俺老子决不会怕了他们,只是他们的行迹飘渺,无从遇见,所以那仇一直拖至现在没报。俺老子杀死了暗月双龙中的老大青面龙,男鬼不是不想报仇,只是他非常顾忌血暴术,不想与俺老爹同归于尽。他才没那么傻,犯不着为个死人而放弃与女魅的幸福生活……”停顿片刻,话题一转,道,“玄冥教是江湖上最神秘诡异的教派,乃南疆苗人所创立,是不会接收外族人的,而俺是汉人,从来也不曾涉足南疆,所以俺怎么可能会是玄冥教的教徒呢……”

东海盗哦了一声,问道:“那令尊肯定也是汉人啊,那么,他是如何跟玄冥教扯上关系的呢,又是谁将血暴术传授于他?”

南山贼笑道:“凡是都存在例外嘛,俺老爹当然是汉人,不过,他同时也是玄冥教七大护法长老之一……”东海盗道:“哈哈,这中间肯定又有什么曲折故事,快道来听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