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三个贼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078字
  • 2019-04-18 08:00:04

这是一间阴森森的牢狱。只见东边和南边两个角落里分别都卷缩着一个人。光线昏暗,这两人的容貌看得不是很清晰。隐约间只看见他们长发散乱,衣服褴褛,神色委靡,奄奄一息,一副出气多于进气的垂死模样,由此看出,他们在入狱之前必定经历了一番酷刑的荼毒!

哐啷声响,牢门突然被打开。

“进去!”随着一声大喝,一人被推进牢房来。

那个人一个立足不稳,砰的一声扑倒在地,几经挣扎,却怎么也爬不起来,勉强把身子翻了个转,躺在那里却再也动弹不得,喉间有一声没一声发出痛苦的呻吟。

“哈哈哈!又一个倒霉鬼被送了进来。”声音响自东边角落,他虽然在笑,语调却是悲凉无奈。

“他奶奶的,等老子的伤势恢复了,一定要杀出去把那几个狗官宰了……喂!刚进来的这位朋友,你的伤势如何?死得了么?还能不能够开口说话?”这声音比较粗豪,来自南边角落那人。

“没、没事情,应该死、死不了!有劳兄台挂怀了,咳咳咳……”止不住的猛咳嗽,看情形伤势不轻呢。

“操!他老娘的,狗日的狗官,他们的手段竟然比我们山贼还狠辣十倍……”南边角落那人接着又是一番大骂,之后转而对躺在地上的那人说道,“兄弟,你的伤看样子并不轻呐,还是莫要多说话了,安静休息一会吧!”东边那人也说道:“听声音,便知道伤及肺腑哩……朋友,这当真不宜乱动哦,静静休息吧!”

“嗯!”地上躺着的那人轻声应了一下之后,便如听话的乖孩子般不再多言。

整个牢房顿时沉寂了下来,彼此呼吸相闻。

监狱中阴森森,暗无天日,送牢饭的有时一日一顿,有时两顿,犯人根本无法就此推算出是白天还是黑夜。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反正当第三次送来牢饭的时候,伤重躺在地上的那名犯人已然能够站起来自由活动。伤势恢复竟是这般快捷神速,实在令人惊叹!

南边角落那人佩服道:“朋友,好深厚的内功修为呀!短短十多个时辰,伤势就好了七七八八,若换作了别人,只怕十天半个月也未必能够坐立哦。佩服!佩服!敢问朋友怎么称呼,师从何门何派?”

那人笑道:“呵呵,这位朋友过奖了,在下并无什么大能耐。江湖上的朋友都管我叫北流氓,你们不妨也这样叫我吧。至于师门,说来惭愧啦,在下实在无福被各大门派收列门墙,只不过跟随一名江湖相士马马乎乎地学了一些不入流的旁门左道罢了。”

“北流氓?哈哈哈……”南边那人忽然大笑,“江湖上的朋友叫俺南山贼,当真是巧啦,同道中人啊,幸会!幸会!”

东边角落那人紧接着也是大笑起来:“一南一北,一个山贼,一个流氓。无巧不巧,在下江湖人称‘东海盗’是也!哈哈哈,缘分啊!”

说完三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感叹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北流氓说道:“既然缘分如此,不如……我有个提议,咱们三人结拜如何?”

南山贼首先击掌赞成道:“好主意!”

东海盗也是爽朗回应:“我心中也正是这般想法。”

情投意合,于是三人撮土为香,行八拜之礼,结成异性三兄弟。东海盗年纪最长,理所当然是大哥,南山贼次之,北流氓排在最末位。

南山贼说道:“既然已是兄弟,理应坦诚相对。反正狱中寂寞无聊,不如我们聊一聊各自的经历,以便加深了解,也好增加感情。大哥、三弟,你们意下如何?”

东海盗颔首道:“甚好!”

北流氓却问道:“只是,两位大哥,谁先来呢?”

南山贼道:“兄弟间就不必那么多客套啦,不过,既然是俺先提出来,那就俺先来说吧……”他抓挠后脑,沉吟不语,似乎在思索该如何开头?

片刻之后,只见他开口说道:“一个人的真实姓名只不过就是爹妈给取的一个普通代号罢了,而江湖上的诨号却在一定程度概括了一个人的性格和行为。所以嘛……俺提议,咱们就从各自的诨号说开去如何?”东海盗,北流氓都无异意,齐点头赞同。

南山贼接着却喟叹道:“有些事情真的是命中注定,休想去改变!俗话不是说了吗,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注定要打一辈子的洞……”

北流氓笑道:“哈哈,意思是说咱们三兄弟当了强盗也是老天的旨意啦?”

南山贼笑道:“呵呵,你们两个是不是,俺不清楚,反正俺一出生就注定了这辈子是个山贼……”

东海盗忽然发问:“山贼老弟,莫非令尊也是干无本买卖这一行?”

南山贼嘿嘿一笑,道:“正是!”

北流氓大笑道:“哈哈,这就所谓龙生龙,凤生凤,山贼的儿子是山贼嘛。”

南山贼不理会他的歪说,一本正经地继续感慨道:“其实,人之初性本善,江湖之中又有那个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代受人敬仰的大侠呢,只不过,有些事情命中早就注定,再怎么去努力也无济于事……”停顿片刻,嘿嘿干笑两下,接着又道,“别看俺长得三大五粗,满嘴胡须,一脸剽悍相,十足一副强盗模样,其实你们都不知道,俺娘亲却是千金大小姐呢,她出身书香门第,年轻的时候长得可漂亮啦!”

北流氓有些不相信,笑问:“不是吧?令堂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而令尊却是山贼,他们怎么会走到一块去呢!”东海盗的脸上也是写着不尽相信之色:“山贼老弟,既然你的长相不随娘亲,那应当偏向令尊啦,呵呵,不是愚兄存心挖苦你,说句不怕得罪的话,你的长相威猛有余,英俊不足,由此而知,令尊的相貌也不会有多么的出众吧,我也是奇怪,门不当户不对,一个出色的女子怎么会看上一个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且长相一般的强盗呢,莫非……嘿嘿,这中间有一出抢亲的戏么?”

南山贼笑道:“哈哈,海盗大哥果然厉害。不错,可以这么说,俺娘亲就是俺老爹抢回来的媳妇,不过,嘿嘿,这中间当然有一些曲折的故事……”

北流氓问道:“什么曲折故事?”

南山贼耸肩道:“只怕三言两语扯不清楚呢!你们到底想听俺‘南山贼’这诨号的来历呢,还是想听俺老爹抢亲的故事?”

北流氓微笑道:“不急不急,时间多的是,慢慢说吧,统统都想听,至于先说哪个,随便你啦。”

南山贼抚着下巴道:“先有父母,后有子女。嗯,既是这样,俺就先从抢亲的故事说起吧!”

东海盗点头道:“愿闻其详!”

北流氓颔首道:“洗耳恭听!”

只见南山贼低头沉思,半晌却没动静。

东海盗问:“山贼老弟,怎么啦?”

南山贼笑道:“不急呢,待俺把头绪理清楚了再慢慢道来。”

过了好半晌,他才慢慢抬起头来,说道:“俺做了山贼,那因为俺的老子是个山贼,俺一出生就待在山贼窝里,近朱着赤,近墨着黑,长大了自然也就成了山贼。可是,俺的老子做了山贼并非就是他的老子也是个山贼。嗯,俺的老子的老子,也即是俺的爷爷到底什么身份来历呢?俺的老子说了,在他记事的那一天起,他便是一个孤儿,所以俺的爷爷长的什么模样?他并不清楚,俺也更加不知道了!”

东海盗叹道:“可怜!那么小就没了爹妈。那么你爹是怎么长大成人的?”

南山贼笑道:“嘿嘿,天无绝人之路,在俺爹饿得嗷嗷大叫的时候,不巧,让一为好心的老妈妈给遇见了,结果……”

北流氓笑道:“哈哈,就知道令尊不会那么命短,不然山贼大哥也就没机会在此说故事了。结果嘛?当然就是令尊让那一位好心的老妈妈给带回家去抚养咯。再后来呢?后面的故事又是如何发展的?如果那位好心的老妈妈只是一名普通的妇道人家,我想令尊就会平凡过一辈子。但很显然,令尊这辈子不是平凡的,所以我推测那位老妈妈必定不是什么平凡之辈,是也不是?”

山贼道:“哈哈,流氓三弟,这次你的猜测大大出错哦。那位老妈妈再普通平凡不过啦,只不过是一名身份卑微的下人罢了,替人递茶送水,日子过的马马乎乎……”忽然他语气一转,脸上神情变得严肃,说道,“不过,我想,她在俺老爹的心目中应该是一个极其不平凡的人物吧!”

东海盗感叹道:“不错!慈祥的母爱会让子女认为,母亲就是世间最伟大最不平凡的人。”

北流氓忽然神色变得暗淡,愤声叫道:“原本我也有一个温馨的家庭,娘亲待我千依百顺、无尽痛爱,在我心目中她就是最伟大的人。只可是,自俺那色鬼老爹娶回二娘之后,一切都变了。那个狐狸精不但害死了我娘亲,而且处处为难于我,动辄打骂,从来就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看。只可恨啊,俺那时候年纪幼小,无力反抗,不然将之食肉寝皮,先奸后杀,再奸再杀,然后大卸八块喂王八,哼哼!”如此恶毒大逆不道的话也骂出口,果不愧流氓本色,看他咬牙切齿愤恨状,由此可见他对二娘的怨恨可不是一般的深沉。

东海盗和南山贼始料不到北流氓忽然变得如此激动起来,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去劝导他。东海盗低声说道:“流氓老弟!想不到你有这么一段不堪回首的悲惨童年记忆!”

北流氓默不作声,脸上阴晴变幻,似乎在调整心绪。片刻之后,情绪终于平复了下来,他呵呵一笑,道:“真不好意思!小弟刚才有些激动啦!两位大哥莫要见笑,实在是,那个狐狸精太过可恶了……”顿了一下,赧然道,“呵呵,山贼二哥,真不好意思,刚才小弟喧宾夺主了,还是你来,继续讲述那抢亲的故事吧!”

东海盗说道:“流氓老弟!想来你小时候经历的故事颇多曲折哦,一定十分精彩,迟些时候,请你详尽道来,至于现在嘛,还是由山贼老弟继续说下去吧!”

南山贼点头道:“也好,等俺把俺老爹的故事先说完了,晚些时候就轮到流氓老弟你吧。”语锋一转,接着说道,“只可惜呀,好人的命都不长久,在俺老爹十一岁那年,好心的老妈妈不幸染病去世,俺老子一下子又成了孤儿。”

北流氓叹声道:“老天爷真会作弄人,令尊成了孤儿之后,从此就流落天涯,乞讨混日子了吗?”

南山贼朗声道:“哈哈,那倒也不是就这么悲惨。在这里,俺顺便说明一下,那位好心的老妈妈服侍的东家其实就是俺的外公家。老妈妈去世之后,俺外婆看俺老爹的样子实在可怜,便收留了他,让他去牧牛。从此,俺老爹又可以过上几年清苦的生活。

故事发生变化是在俺老爹十七岁的那一年。事情是这样的,俺外公外婆一共生育有四个孩子,不过女儿却就那么一个,那就是俺娘亲啦。俺娘亲只比俺老爹小了那么一岁半的样子,他们可以说是从小一块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两个人呆在一块的时间长了,岂会没有情愫?两人私定终生,非君不嫁,非卿莫娶。

只可是,哈哈,俺外公却是烈反对。俺外公乃是一名商人,惟利是图,你们想啊,他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拉扯养大的一个宝贝女儿岂会白白便宜了一个穷小子下人?他可是打算要将女儿嫁给当地县太爷的公子呢,钱权联姻,其中的妙处可大着啊。

奈何俺娘亲性子很执拗,寻死觅活非俺老爹不嫁。闹了几次上吊跳水之后,迫于无奈,俺外公只好做出一些让步。他们在一起可以,但前提是俺老爹必须考取功名,当了官之后方可风风光光来迎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