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蛇如美人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1895字
  • 2019-04-17 20:00:15

众人正杀的昏天暗地,忽然一阵呜呜的箫声响了起来,时而低沉,时而高扬,充满杀伐之意。

不知何时,只见一块高高的石头上面出现了一位清瘦的老者,冷冷的月色之下,只见他白发苍苍,留着一绺黑色的山羊胡子。

这人正是天和教的长老萧岑,诨号灵狐蛇君,他手中拿着一根竹箫,正忘情地吹奏着,看他的神情是那么的投入,眼前的厮杀惨景,他似乎没有看见。

嗡!

只见肖万年把手中的宝刀往空中一抛,随即施展出无上轻功,从众人的包围圈中钻了出去,奔向灵狐蛇君。

众人的眼睛被空中的宝刀吸引了过去,并不在意肖万年的去与留。

冷月之刀无声落在了雪地上,倒插着。

“宝刀是我的……”

“谁与我争抢,死……”

“杀啊……”

众人的手纷纷朝宝刀抓去。

一场激烈的争夺战就此展开。

“蛇……好多蛇……啊……”

不知谁叫了一声,顿时人群就更加惶恐和混乱起来。

只见雪地上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蛇,各色各样,有的如筷子大,有的如碗口粗,这些蛇,吞吐着血色的信子,见人就咬。

只见一个白面公子,生得唇红齿白,他面对一地大大小小的蛇,惊恐得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忽然银光一闪,一条小蛇腾空飞向他,一下子就咬住了他的下唇,须臾之间,他的白面就变成了紫色,随即腐烂,一块一块往下掉肉,又过了片刻,整个人就变成就变成了一堆白骨,恐怖之极。

正是,蛇如美人,一吻失魂。

一时之间,惨叫声此起彼伏,回荡于夜空中,让人毛骨悚然。

没多久,惨叫声就停歇了。

只见冷冷的雪地上,一把弯刀插在森森的白骨堆上,散发出邪恶的冷光。

“岳大人,我们快走……”

史天开见灵狐蛇君一出现,就知道情势不妙,他已无心争夺什么冷月之刀,搀扶着岳长威准备遁走。

但是,灵狐蛇君却已然盯上了他们,喝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说着,身子一动,几个起落,浮光掠影一般就追了上去,横身拦下两人。

“阁下又何必赶尽杀绝?跟你拼了……”

史天开眼神一冷,放开岳长威,向前一步踏出,同时挥拳捣向灵狐蛇君的胸膛。

拳风呼啸,速度如电,须臾之间就结结实实的打在对方的身上,内力一吐,想把对方震飞,可是,对方却如磐石,没有动摇半分,他感到内力仿佛如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好,是九转揉腹功……”

史天开忽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心头一凛,想撤拳,可惜却已然来不及了。

只见灵狐蛇君的脸上蓦然流露出一抹冷笑,身子摆动之间,就把刚刚受到的攻击力放大了几倍之后反击了回去。

史天开刚才那一拳可是用上了十成内力,力道何其霸道,具有开碑裂石之威,如今又被放大了好几倍,可想而知,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咔嚓!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史天开的一条手臂到底被震断了多少块骨头?

呼——

同时只见他整个人被震飞了出去。

砰!

重重跌倒于地。

哇——

喉咙一咸,张口喷出一大股血箭,把一大片雪地变成了血地,猩红刺目。

随后,他的瞳孔变白,头一歪,就此断气了。

“史长老……”

见史天开被一拳反震而死,岳长威不禁悲从中来,不过他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子汉,不可能扑上去抱着尸体大哭一场。

“可恶,我跟你拼了……”

岳长威抬头狠狠瞪了灵狐蛇君一眼,然后就像一头愤怒的麋鹿一样朝对方撞了过去。

“找死……”

灵狐蛇君冷喝一声,抬手一掌劈了出去。

砰!

一掌拍在头颅上,顿时就看见岳长威被一下子打扒了下去,头骨开裂,七窍流血,连惨叫声都没有,就一命呜呼了。

躲在石堆之后的岳秋白见到父亲惨死,当下悲痛欲绝,他想冲出去找敌人拼命,不过幸好被王氏捂住嘴巴,并扯住了他,不然,也只是白白断送了一条小命罢了。

“萧老,宝刀到手了,敌人已灭,我们这便回去喝几杯祝贺一下?”

肖万年拾起地上的冷月之刀,抚摸了几下,随后看向灵狐蛇君说道。

他说话的语气甚为客气,虽然他在教中的地位比灵狐蛇君为高,但他的一身武功多半都是学自灵狐蛇君,可以说虽无师徒之名,但有师徒之实,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确实也该客气一些的。

“甚好!这大雪天挺冷的,该喝两杯暖和一下的……我们走!”

说罢,天和教的一行人便拂袖离去了。

“夫君……”

“爹……”

敌人一走远,危险解除,王氏及岳秋白便扑向岳长威的尸体大声痛哭起来,悲不欲生。

哭着哭着,突然只见王氏闷哼了一声就晕倒过去了。

“娘,你、你怎么了?”

岳秋白心头一慌,抓着王氏的手臂猛的摇晃起来。

可惜任凭他如何用力却也摇不醒。

“啊?娘,你的手臂怎么了?呜呜……”

摇着摇着,王氏的手臂忽然一下子就变得僵硬起来,翻开袖子一看,却见一条原本白色的手臂不知几时变成了乌黑色,顿时就把他吓哭了,不知所措。

原来,王氏不知何时被毒蛇咬了一口,如今毒性发作,已然不救了。

“爹……娘……你们不要白儿了吗……呜呜……”

转眼之间,所有的亲人都相继离去,只留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心脏幼小的岳秋白又如何承受得住?哭了好一阵儿,他两眼一黑就昏迷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