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相见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849字
  • 2019-04-16 20:00:02

行行复行行,走出了花海,越过一片雪原,前面又出现了一片松树林。

史天开说道:“林间深处有一天坑,叫无底天坑,深不可测,其附近怪石林立,多有山洞,令郎便让我藏在一个隐蔽的山洞中……”

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原始之林,树木杂乱无章,密密麻麻,盘根错节,藤蔓缠绕,荆棘丛生,碎石遍地,穿行期中,绊手绊脚,使人泛起迷失感,若非史天开老马识途,众人根本不敢深入。

迂回曲折,左转右拐,不久,便来到了一片空地上。

岳长威四下一看,只见周围怪石削立,突兀峥嵘,石缝间长着枯草或绿竹,积雪虽厚,却不能埋没它们。

史天开把众人领到一堆怪石前,这才停了下来:“到了。”

岳长威问:“不是说在一个山洞中?”

石堆已被积雪掩盖,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洞口。

史天开没有应答,上前两步,搬开一块大石,顿时露出一个半人多高的洞口来,黑黢黢,其深不知几许?

史天开指着洞口道:“岳大人,令郎便在里面,请随我进去吧。”

岳长威应道:“好!”

史天开一马当先,正要钻身进去,忽然又回头对朱刚道:“朱老弟,有劳你留在外边把一下风可好?”

朱刚点头:“好的,你们就放心进去吧!”

一开始,洞口极狭窄,仅容一人弯身通过,行了约摸两丈后,便豁然开朗起来。

史天开拾起一段枯木,用火捻子点燃了,顿时整个岩洞被照得雪亮,只见这洞大可容纳二三十人。

在山洞的最里面有一块平整的大石,上面胡乱铺着一些干草,上面正卧着一人,呼吸平稳,酣睡正香。

岳长威一眼就看出这人正是自己的小儿子岳秋白,心中的大石顿时落下。

王氏却是一把扑了过去,抱着岳秋白抽泣起来:“白儿,白儿,娘亲来了,你快醒一醒呀,呜呜……”

岳秋白兀自不醒,她急得大哭起来。

岳长威心想儿子之所以不醒,估计是被点了穴道,他上前安慰王氏,使她平静了下来。

“夫人不必着急,令郎只是被我点了睡穴罢了,我这就替他解开……”

史天开上前,出指一点,解开了岳秋白的穴道。

岳秋白伸了一下懒腰就醒转过来,他揉了一下惺忪的睡眼,忽见母亲就在眼前,似乎要哭的样子,不解地问:“娘,你怎么了?”

王氏抚摸着他的小脑袋,笑了笑,道:“没事,没事,看到白儿安然无恙,娘亲实在太高兴了……”

岳秋白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四下一张望,惊然发现自己置身一个阴冷的岩洞中,而非客房中,他大感迷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他见王氏的背后还有两人,其中一人正是一脸关切之色的父亲大人,于是他叫道:“爹,这儿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呢?”

岳长威正要解释一番,这时,洞外忽然传来一阵打斗声,于是便禁声不语。

史天开一口吹灭手中的火把,轻声道:“我出去看看,你们待着不要动……”

说完,他抽出兵刃,走出洞去。

岳长威一家三口就待在洞中不动。

叮!

叮!

叮!

外边的厮杀之声越来越响彻,战斗十分激烈的样子,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岳长威道:“媚娘,你保护好白儿,我出去看一看。”

王氏应了一声嗯,便把岳秋白紧紧抱在怀中。

岳长威摸索着走到了洞口,他向外张望,见离洞口不远处有六人手执长剑正围攻朱、史两人。

他见敌方人数虽多,剑法也不错,但根本奈何不了朱史两人的联手,于是他也就不急的过去帮忙了,而是守在洞口,防备敌人冲杀进来。

那六名敌人高矮不一,肥瘦不均,但武功招式却是相差无几,似是同出一师。

他们出招既快且狠,连环攻击,有攻有守,配合默契,俨然一个厉害的剑阵。

只可惜他们遇上的是江湖中鼎鼎有名的高手,朱、史二人并非易与之辈,两人配合起来也是圆融无间。

只见朱刚的长剑迅如灵蛇,猛如蛟龙,剑光吞吐,上下翻腾,指东打西,龙吟虎啸,招招不离敌人的要害。

史天开则是赤手空拳,手脚并用,只见他劈,撩,戳,削,砍,抓,踢,踹,招式迅捷,猛悍无匹,凌厉霸道,直迫得敌人不敢近身。

斗得良久,朱、史二人已是稳占上风。

忽然,史天开使一招降龙伏虎,挟着呼啸劲风分击南首两人。

眼看他这一招威猛绝伦,无人能敌,两人势必要毙命,其他四人待救助,却被朱刚一剑化四式给击退。

只听得砰的一声大响,那两人同时中招,犹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撞碎了山石,尘土飞扬。

两人倒地之后,哇的一声,喷出一股血箭,随后两脚一蹬,携手共赴黄泉。

朱史二人这几下动作犹如兔起鹘落,瞬间毙敌,干脆利落,看得岳长威不禁喝彩,又不禁皱眉,许是怪他们下手狠毒了一些,但他又知这是无可奈何之举,你对敌人仁慈,别人却不一定就对你手软,到时候饮恨九泉,可就别怪自己当初为何不先下手为强了。

剩下四人虽不至于孤掌难鸣,但已经难成气候,大势已去,他们见对方越战越勇,招招夺命,不禁心怯,萌生了去意,一旦被对方震退,便不再进攻,借势后退,灰溜溜的逃进树林中去了,丢下同伴的尸体不顾,未免也自私绝情了一些,但这原也怪他们不得,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何况他们只是同伴而已。

朱史二人见敌人逃走,并不去追赶,毕竟他们也懂得穷寇莫追的道理,再说他们也并非赶尽杀绝之辈,而且他们还有事情要办呢,何必为了几个小贼而浪费时间?

岳长威见危险已解除,于是领着妻儿走出山洞去。

岳长威朝朱史二人拱手道:“二位辛苦了,你们没有受伤吧?”

朱史二人齐声答:“还好。”

岳长威又问:“不知刚才这些人是什么来头?”

朱刚道:“这些人所使的招式十分驳杂,无法看出是何门何派,想是为了冷月之刀而来的吧。”

史天开道:“看来此地并不安全,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

王氏怎么说也是一名总兵夫人,平日里吃的苦并不多,这一夜,她走了这许多雪路,可是难为她了,累的她香汗淋漓,四肢酥软,此刻她又冻又累,真想赖在洞中不走了,但她也清楚此地危机四伏,为了儿子,为了丈夫,再苦再累,她也要忍着,她问道:“老爷,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呢?”

岳长威道:“这个……”客栈被毁,肯定回不得,一时之间,他也不清楚到底该往那里走,回头问史天开,“史长老,我们去什么地方才安全?”

史天开提议道:“不如我们回宣府城去吧,那里安全一些。”

朱刚道:“可是,宣府城距此上百里,回去的路上想必不会平静呀。”

岳长威道:“不行,圣命难违,若回宣府,岂非跟皇上作对,那样死的更惨……”

史天开道:“大人的意思,无论如何也要赶往京城咯?”

岳长威叹道:“哎,这也是无奈之举,在下可有的选择吗?”

史天开想了想,道:“也罢,我们就一路朝着京城行走吧,不过现在大伙都有点累了,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才行。”

朱刚道:“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如,我们就在这里将就过一夜吧,你们都到洞内休息吧,你们进去后,我从外边用石头压住洞口,再撒一些雪花,那便教敌人无迹可寻了。”

史天开道:“那你不一块进去?”

朱刚道:“这里的风景绝美,我还没看够哩,就留在外面欣赏一会吧。”

史天开笑道:“这可不公平,这一次该轮到我欣赏雪景才是。”

朱刚和他相处的时间虽短,但对他的脾性还是略知一二,他明白,此刻若和他争吵,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唯有让他一步,道:“一个人孤单,不如我们一块欣赏如何?”

史天开想了想,应道:“也罢!”过头对岳长威道,“岳大人,你们一家三口想必累惨了,就先进去休息吧。”

“也好,就辛苦两位了。”

岳长威自知武功不行,若是留在外边反而累事,还是进去为妙吧,他应了一句,便带着妻儿进洞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