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屠狗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628字
  • 2019-04-16 12:00:33

这天夜里,他们陡然发现许多武林人物埋伏在周边,蠢蠢欲动。

他们猜测,这些人肯定都是冲着冷月之刀而来的。

他们认出其中一些是天和教的教徒。

你道他们为何识得天和教的教徒呢?

只因天和教乃当今武林之中的第一大邪恶教派,势力之强,名声之壮,连三岁小孩都知道。

天和教的人做事一向明目张胆,不会偷偷摸摸,而且他们的衣服上绣着一个大大的天字,很好辨认。

至于其他一些想来夺刀的人士,不乏也有一些自诩正派的人物,他们生怕被认出,于是蒙着脸。

所以,朱、史二人很容易分辨出天和教的教徒,至于一些蒙面人,就不好猜测了。

眼看这些人准备在客栈中发动一场大屠杀,朱、史二人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商议一番后,决定由朱刚把岳长威引出去,因为冷月之刀在岳长威的手上,这样可把敌人一同引开,确保其家人的安全。

史天开则尽快把岳长威的家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当时,岳秋白跟王氏同在一间房中,史天开闪身入内,迅速出指点晕两人,他先背起岳秋白径直去一个隐蔽的地方,把他藏好。

当他再次回来时,客栈却已成了一片火海,毕剥声,惨叫声,兵器碰撞声,器具破裂声,呼呼风声,一齐大作,响成一片,汇成一曲悲惨的哀乐。

史天开大急,不顾一切冲进火海。

那时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呛得人们喘不过气儿来,有眼难睁,盲目杀作一团。

史天开闯进了刘氏的房间,看见一片凌乱,刘氏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早就断了气儿。

史天开来不及替刘氏悲痛,赶紧又到王氏的房间。

王氏仍躺在地上,兀自昏睡不醒。

幸好她早先被点了睡穴,敌人当她已死,才躲过一劫,不然,只怕跟刘氏一样——魂断异乡。

外边杀声震天,火势越发肆虐,史天开再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一把抱起王氏,扛在肩上,然后裹一张弄湿的大被,冲出火海去。

出得房间,逃离火海,却落入一群蒙面人的包围中。

这些人正杀红了眼,一见到史天开,就像饿虎扑食一般围拢上来,挥动手中的兵器乱砍一通。

可惜史天开并非软柿子,不会任由他们欺负,他施展出绝学,毫不客气地进行反击。

混乱中,他抢得一把长剑,把自创的七十二路屠狗剑法展现出来,剑光霍霍,杀手腾腾,剑刃过处,血光弥漫,敌人纷纷倒地。

史天开担心遇上厉害的对手,到时若王氏的性命也不保,那就更加愧对岳长威了,是以,他一杀退眼前的敌人,不再恋战,急往事先与朱刚约好的地方奔去……

“史长老,不知你把犬子带到什么地方了?可否领我们去见他一见?”

虽说,史天开说把岳秋白带到一处安全的地方藏好,但岳长威仍是很不放心,怕时间长了,有什么闪失,所以他也顾不上替刘氏等人悲伤多久,无言默哀了一会后,便急得想见岳秋白。

这时王氏醒转了过来,哭闹道:“白儿,娘亲的乖宝贝,你在哪里?你们把我的白儿怎么样,快把他还我给我……”

史天开道:“也好!此地不宜久留。我就带你们去找令公子吧。”

于是,众人在史天开的领路下,朝南而去。

刚出花海,最后面的朱刚忽然叫道:“且慢!”

前面的三人赶紧止步,愕然回头望向他。

岳长威问:“朱少侠,怎么了?”

朱刚轻声道:“情况不妙……”陡然大喝道,“什么人?别鬼鬼祟祟的,还滚出来吧!”

四周静悄悄,没有人回应,只有雪花籁籁飘落。

朱刚皱了皱眉头,再次大喝道:“阁下倒是沉的住气……哼,不过我劝阁下还是乖乖的出来吧,不然,嘿嘿,可别怪我手中的‘化血神针’不长眼睛了,到时候阁下变成了一具干尸,哭都来不及了。”

话音落,依然静。

王氏只道撞上鬼魂了,吓得紧紧搂住岳长威的手臂,兀自不放。

岳长威感觉到她的身子不住颤抖,知是害怕,于是轻扯了一下她,使其更靠近自己。

朱刚心想:“我难道是眼花了不成?明明见到一条人影……哼,你既然装神弄鬼,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极有可能便是魔教中人,既是如此,我还客气个啥?”

念及于此,他朗声道:“阁下既爱装神扮鬼,那么在下便成全你吧,送你到阴间去做一个真正的小鬼……”

说完,他右手一扬,一道金光犹如闪电一般射向十丈之外的一处密林,无声无息。

嗖!

金针未至,忽然那树丛一动,从中蹿出一条人影来,向北逃逸,速度之快,当真令人匪夷所思。

朱刚欲追,却被史天开劝止:“此人轻功了得,远非你我可比,还是算了吧……”

岳长威只觉得那身影似曾眼熟,脱口叫道:“胡贤弟,是你吗?”

但那人速度极快,早就去得远了,当然就没有回音。

岳长威摇了揺头,犯起了嘀咕:“天底下长得相像之人一大把,此人应该不会是小胡……”

众人继续朝南行进。

走了有好长一段路,史天开忽然问道:“朱老弟,你那化血神针是如何得来的?”

朱刚道:“在一具死尸的身上偷来的。”

王氏啊呀一声,想是在这荒山野岭,深更半夜,她听得这死尸二字,有些生怕。

岳长威随口笑道:“无非一针之金罢了,也值得朱少侠掘坟偷窃?”

挖偷他人坟墓,这可是一件缺德之举,朱刚立时否认:“非也非也,小可又不是摸金校尉,如何做那盗墓之事?”

史天开道:“那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乞闻其详!”

朱刚沉思了一会,理直了思路,便道:“大约在半个月之前,我正在赶来宣府城的途中,路经一片树林时,忽闻一声惨叫,循声找去,便发现了一具干瘪瘪的死尸,虽然只剩皮包骨,但依稀可分辨出是青城派的龙道子,此君是青城派的三大高手之一,武功极高,到底是谁能取其性命呢?而在他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伤口……只见他周身的毛孔都是血迹,星星点点,就像长了麻疹一般……蓦地,我想起了魔教教主败血神魔肖千秋的独门暗器化血神针来,化血,化血,想来就是说中针者在极短的时间内血液沸腾,瞬间化作蒸汽,从毛孔宣泄出去,然后就变成一具干尸了,真可谓阴毒之极……我费了不少努力,果真在他的眉心处找到了金针,此物虽歹毒,却也不失是一件宝贝,我便收了起来,想着有朝一日用的上,这不,想不到这一次就派上用场了,可惜却没有命中目标,白白浪费了……”语气中不掩一丝吝啬之色。

史天开忽然皱眉,担忧道:“如此说来那败血神魔很有可能就在附近啦?这下麻烦大了,大伙还是快些赶路吧……”说话间,脚步加快。

岳长威好奇问:“史长老,这败血神魔到底是什么来头,似乎是一个令人畏惧的存在?”

史天开道:“此君便是天和教的现任教主,手眼通天,武功盖世,并且手段极其残忍,总之是一个不能招惹的人物,岳大人若是日后遇见了,有多远便躲多远,切记不要跟他有任何冲突,不然……赶路要紧吧,他的事迹,日后有空,再细说不迟……”

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不过也不能怪他,他终究只是一介乞丐罢了,只要饭,不要威风。

其实岳长威一颗心系在儿子的身上,岳秋白生死未卜,他哪有心情听他人的故事,适才一时出口,已然后悔了,听史天开如是说,正中下怀,于是禁声,扯着王氏,加快了步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