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灵官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61字
  • 2019-04-15 08:00:19

很快,四人又缠斗在一块。

铛!

铛!

铛!

兵器碰撞之声不绝如缕,杀意冲天。

白面书生几番抢攻,但一时冲不破敌人的包围圈,额头渐现冷水,沉喝道:“哼!鱼网杀阵果真有点门道,不过……哈哈,你们既认为朱某已是入网之鱼,那干脆就拼个鱼死网破吧,且接鄙人一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三怪中的一人笑道:“自诩鱼肉,任人宰割,妙极妙极。”

其实,白面书生早想好破敌之法,这番做作和说话也正是他的策略,他以内力逼出汗水,假装内力不继,是想让敌人得意而忘形。

至于这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并非什么剑招,而是计谋,意让敌人视己为刀俎之肉,丢以轻心,且卖他一个破绽,诱敌深入,尔后反宾为主,变己成刀俎,敌为鱼肉,彼时就任自己宰割了。

只见他剑诀斜引,变幻出一片剑影,狠狠笼罩向敌人。

但是,他剑招虽繁密,却只护住上身,下盘则完全暴露无遗。

鱼门三怪大喜,齐刺书生下盘,但招式用了一半,忽然急忙跳开。

因为他们突然陡觉杀气森寒,剑气袭体,始知上当,心道不妙,本能后跃。

书生虽破了阵法,但不能伤敌,算计还是失败了,不禁暗叫可惜。

鱼问三怪惊魂甫定,手臂一转,分水峨眉刺又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刺向书生。

白面书生不慌不乱,剑走弧线,铮铮三响,同时震开了敌人的兵器,剑意未尽,分刺三人的眼睛。

三怪惊骇,慌忙错步,于间不容发之际滑身避开,各自暗暗抹了一把冷汗。

书生如影随形,挺剑直刺东首一人。

那人大惊,右臂一扬,分水峨眉刺脱手飞出。

书生挥剑一格,铮的一声,火星飞溅,峨眉刺横飞而出,撞向岳秋白藏身之处。

岳秋白从未看过如此这般精彩绝伦的打斗,一时入了神,不知不觉探出头来,见峨眉刺飞向白面书生,形势危急,正替他担心,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忽见峨眉刺不知怎的却改道朝自己飞了过来,顿时大惊,赶紧缩头。

只听咔嚓一下,一株老梅应声被击断。

峨眉刺去势不止,又飞出了老远才没入雪中不见。

岳秋白把舌头一吐,暗叫好险,再也不敢伸出头去。

正兀自心惊,忽听得一声惨叫,那人已被书生一剑刺中右眼,一个踉跄就倒在了雪地里,用手捂着伤口,痛得嗷嗷大叫,指间渗出血水,挣扎了几下,最后痛得晕死过去。

其他两人见同伴受伤倒地,顿时就怒了,大吼一声,不顾一切的纵身扑向书生,去势又狂又急,就像两只发狂的恶虎。

白面书生如山而立,长剑仍滴着血水,风吹潇潇,他衣飘忽忽,雪花打在他的身上,瞬息就化作了渺渺水汽,他头也不回,待敌人扑近,蓦然就反手一剑挥出。

这一剑,表面看似极慢,实则快到了极点,妙到了毫巅,便似他的剑原是摆放在那儿,专等敌人自个儿撞上去自杀一般。

“啊——”

一声惨叫,只见两怪的咽喉各中一剑,热血飙飞,废然倒地,没有挣扎,顷刻间就毙命。

岳秋白一旁看的心头发毛,全身起鸡皮疙瘩,心道这白面书生未免太狠辣了一些吧?

“什么人?快滚出来吧!”白面书生忽然大声喝道。

岳秋白闻声被吓了一跳,暗叫不妙,差点就要哭爹喊娘,心颤道:“他如此残忍好杀,准备要杀我灭口吗?他自居大侠士,大豪杰,大英雄,口说要为民除害,但我却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实,不是老百姓的祸害,我只是一个小孩子罢了,他应该不会忍心把我杀了吧?但若他不取我性命,而是刺瞎一只眼之类,那岂非生不如死……”

他正胡思乱想,犹豫要不要现身时,忽然一阵哈哈大笑响起,只见一人飘身到了书生面前。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叫我出去,而是另有其人,真该谢天谢地,感激菩萨娘娘了。”

岳秋白抬头望去,只见来人是一个中年乞丐,生着一张马脸,下巴留着一把花白色的胡子,又浓又密,杂乱无序,身上衣服破破烂烂,肮肮脏脏,便似十几年没有清洗过一般,臭气冲天,腰际别着一个酒葫芦,手中抓着一根青竹杖,大约五尺来长,碧绿发光。

白面书生似乎认识此人,对他甚是恭敬,抱拳道:“啊呀,我道是谁,原来是丐帮的史长老,晚辈方才言语中多有冒犯,请多多包涵,原谅则个。”

这老头正是丐帮的九袋长老史天开,他笑道:“何罪之有?不知者无罪。老弟莫非就是江湖上人称‘白面灵官’朱刚朱少侠?”

书生道:“正是晚辈。”

史天开看了一眼倒地的三具尸体,感叹道:“想不到作恶多端、恶名昭著的鱼门三怪也有今天……哈哈,真是恶有恶报。”

朱刚忽然说道:“不知史长老这一次来十景铺,是冲着冷月之刀呢,还是为了宣府总兵勾结外敌一事?”

史天开笑道:“江湖上传闻朱少侠嫉恶如仇,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哈哈,走,你们痛饮几杯去,其他事情慢慢再谈。”

“也好!”朱刚想了想,下决定道。

于是,两人并肩朝小镇走去。

等两人去得远了,岳秋白才敢直起身来,拍净衣服上的冰渣子,向鱼门三怪望去,只见两人尸横当地,被雪花渐渐埋没。

另一人仍有气息,身子温热,雪花遇上,即化为水,再结成一层薄薄的冰。

岳秋白见他处境可怜,很想帮他一把,只是他人小力薄,拽他去找郎中吗?恐怕不行。他竟不知该如何帮法,忽然想起史天开的话,心道,是了,他是恶人,专做坏事,不值得可怜,由他自生自灭好了。

出来了这许久,害怕爹娘知道后,要挨骂,说不定还会被打小屁股,于是他赶紧循着来路返回。

出得梅林,进了小镇,回到客栈,见母亲仍在和大娘闲聊,心中一宽,悄悄溜进房间,捧起一本书,埋头看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