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三怪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1644字
  • 2019-04-14 20:00:07

翌日,彤云密布,朔风狂吹,霜雪飘飞。

岳长威的心中似有千百条小虫子在爬动,烦乱之极。

他不打算赶路,决定留在客栈多待一天。一者风雪正紧,不宜赶路;二者,大伙昨晚都没睡好,哪有精神赶路?三者,义弟至今不归,又怎能弃之不顾而独自离开?

话说岳秋白少年心性,他又怎肯老老实实呆在客栈?那岂非闷煞人也?他央求王氏带他到外边玩耍一下,但王氏不许,他苦苦纠缠,王氏被吵得烦了,训斥他:“白儿,休要胡闹,外边有什么好玩的?无非都是一些花花草草,树木石头之类,何况外面还下着大雪哩,是想打雪仗,亦或堆雪人?这些都是你从小玩到大的,还嫌玩不腻?再说,这里是偏僻小镇,坏人四处出没,你少给爹娘添麻烦,还不乖乖回房看书去?待到了京城,那里才热闹好玩哩,到时娘亲让你玩个尽兴好不好?”

这番话软硬兼施,但岳秋白却是不吃,撒娇道:“不嘛!白儿现在闷的无聊,就想出去透透气儿。娘,你就答应我嘛。”

王氏脸色一寒,吓唬他道:“白儿,你若再不听话,娘亲可就去告诉你爹了,让他来打你的小屁股,还不快回房去?”

岳秋白初生牛犊不怕虎,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就害怕他的亲老子,一听要打屁股,顿时如同秋后的知了一样噤了声,悻悻然,极不情愿的往房间走去。

他心中在想:“哼!你不肯带我出去,难道我自己就不长脚,不会偷偷溜出去咩?”暗中打定主意,表面却应着回房看书。

王氏看着儿子进了房间,捧起一本书,摇头晃脑,之乎者也朗读了起来,一副很用功的样子,于是她也吁了一口气,顿觉无聊,就找刘氏说话解闷去了。

岳秋白一见母亲走开,心下窃喜,把书本一丢,行到床前,摊开被褥,弄成有人睡觉的形状,拉下蚊帐,然后笑嘻嘻的溜出房门,听得母亲正在大娘的房中闲谈,他无暇偷听她们聊些什么,轻手轻脚摸下楼去。

出得客栈,走在街上,四下一望,白茫茫一片。

地上积雪没膝,空中雪花飞扬。

街道两边整齐地排列着楼宇瓦舍,鳞次栉比,此刻都披上一层厚厚的雪被,就显得有些臃肿不堪了。

房前屋后,栽树种花,星罗棋布,枝叶披霜挂晶,星星点点,晶莹剔透,便是忽如一夜春风至,千树万树梨花开,煞是壮观好看。

妙景处处,目不暇接,美不胜收,令人心境开阔,豪气万千。

岳秋白经过一处高墙大院时,忽见数枝梅花出墙来,不禁就想到父亲所教的一首唐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整个小镇弥漫着一阵阵暗香,令人心旷神怡,忘乎所以。

岳秋白一路朝镇尾漫步而行。

越是向前,香气越浓。

走着走着,终于走到了镇尾,忽然眼前一花,一大片花海呈现在眼前。

岳秋白仔细一看,发现眼前却是好大一片梅林,梅树一株又一株,难以尽数,梅花一层又一层,层出不穷。

百花齐放,竞相争艳,色彩鲜艳,暗香阵阵,雪花飘飘。

忽然一股寒风吹至,把岳秋白从陶醉中惊醒过来,继而一股幽香扑鼻,又令他沉醉其中,梦呓般叫道:“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好香好香……”

正醉然忘我之际,蓦闻一阵兵器交击声传自花海深处。

岳秋白好奇心起,循声找去。

行出好长一段路,远远见得四条人影相互缠斗,杀气激荡,雪花飘扬,场面甚为激烈。

白雪弥漫,视线受阻,岳秋白只好慢慢靠近一些,藏身在一株老梅根底。

他定神观战,只见其中三人长相差不多,都是高高瘦瘦,赛如竹竿,皮肤黝黑,短须怒张,相当凶恶,脑门水滑,油光可鉴。

三人手中各执一把分水峨眉刺,雪光映照下,绿光流转,显然淬有剧毒。

三人身法如游鱼,交织如梭,正围攻一白面书生。

书生白衣胜雪,气定神闲,宛如金童降世,玉树临风,手中长剑闪烁飘忽,从容应对,他一剑化三影震开敌人,喝道:“鱼门三怪,你们作恶多端,滥杀无辜,已是罪大恶极,天理难容,今日朱某就替天行道,为民除恶,定要取你三人性命,拿命来吧!”

长剑一转,舞起一团剑花,挟着风雪裹向敌人。

三人齐声冷哼。

其中一人道:“白面灵官,别人怕你,我们三人可不惧,谁要谁的性命,等比划之后才清楚,看招吧,鱼网杀阵!”

另一人大笑道:“哈哈,他妈的小王八羔子,就等着做一条死鱼吧。”

三人身形一动,纵横交错,变幻莫测,分水峨眉刺交织出一张光网,绿芒闪烁,兜向急旋而来的白面书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