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拉肚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738字
  • 2019-04-14 12:00:19

远远望见自己的房间依稀亮着灯光,里面有人影在走动,他以为是敌人,所以没有直接闯进去,而是悄悄绕到窗下。

房中一甜美的妇人说道:“陈福,你再到外边看一看,老爷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哎,他这个死鬼,出去半天了也不见回来,真是急死人了……”

一略显苍老的声音应道:“是!大夫人。”

听到这,岳长威不再犹豫,出声道:“我回来了。”

陈福打开门见到了他,喜道:“老爷,你终于回来了。害得两位夫人为你担心了呢。”

岳长威嗯了一声,闪身进屋,见王氏和岳秋白也在,顿时喜出望外,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岳秋白伏在王氏呼呼熟睡。

不过,不见胡飞汉的人影。

岳长威问:“胡贤弟回来过没有?”他以为胡飞汉救回妻儿后,又出去寻找自己了。

刘氏嘟哝道:“没有!你不是说出去找他了吗?怎么,没见着?这么长时间不见回来,人家以为你出事了呢,害得大家无法安睡,担心死啦!”

她忽然发现岳长威的头顶不见了一大块头皮,痛惜道:“啊呀,老爷,你的头顶怎么了?还痛不痛的?”

王氏也关切道:“老爷,你真的没事吧?”

岳长威笑了笑,道:“没事儿,皮外伤罢了,死不了人的。”

王氏道:“没事就好。”

岳长威问:“是了,媚娘,方才你和白儿去了哪里?怎地房中亮着灯,却不见人影?”

此时岳秋白被吵醒,看见父亲在,高兴道:“爹,你可回来了。方才白儿闹肚子,娘亲陪我上茅厕去了。”

岳长威道:“这样……白儿,现在还肚子痛不?”

岳秋白憨笑道:“现在不痛了,我的肚皮兄如今好的很,保证还可以吞下三张葱花大饼……爹,娘,你们快听,肚皮兄现在又咕咕叫了,好像在说,我要吃大饼,我要吃大饼……”

王氏佯怒道:“吃你个大头饼,还要吃?日间叫你别贪吃,小心吃坏肚子,偏不听,拼命的吃啊喝呀,便似一个八辈子不没吃过饱饭的饿鬼,那吃相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这下可好了,蹲了大半天的茅厕,手脚都酥软了吧?”

岳秋白被数落得小脸红彤彤,辩道:“这怎能怪我呢?要怪就怪……那些大饼太好吃了。”

王氏敲了一下他的小脑袋,道:“怪来怪去,还不是怪你自己嘴馋?”

岳秋白悻然一笑,无言以对。

幸好王氏也不再挤兑他,她问岳长威道:“老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不是去追踪小胡了吗,他人呢,怎么不跟你一道回来?会不会……”她不好往下乱猜,看着岳长威,盼他给个说法。

岳长威怆然一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望向窗外,外边银絮纷飞,寒风凛冽,呼呼啸响,他心底泛起了一阵冷意,难道小胡已遭不测?那一声惨叫是他发出的吗?

良久,他长叹一声,道:“没事……不会有事的……你们都累了,都回房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还要赶路呢。”

于是,众人各回各房,睡觉去了。

岳长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思前想后,根本无法入睡,他心乱如麻,心想义弟此时仍不见回来,会不会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世事无常,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无法预料。

尽管一个人武功再高,心思再密,也终有被暗算的时候,何况一山还比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万一他遇上了心机狠毒,武功更强的对手,那岂不是要凶多吉少?

且说,胡飞汉施展出踏雪无痕的轻功猛追那一道白影。

白影轻功十分了得,犹似鬼魅,奔速极快,几如凌空虚渡一般,瞬息几里。

胡飞汉虽也不弱,但和他一比,仍差了一截。

两人的距离渐渐拉远。

胡飞汉心知时间一长定然追他不上,当下猛吸一口真气,足尖点地,就势一纵,便如白鹤冲天般掠过白影,拦在了前头。

白影骤然停下。

胡飞汉凝神一打量,发现对方是一名瘦小的老头儿,发如雪,鬓如霜,一撮山羊胡子垂至胸口,却如染墨,黑的发亮。

白发黑须,总让人看着有几分不和谐。

白影也上下打量了胡飞汉一眼,忽然眉毛一挑,说道:“小辈,你的轻功不错嘛,但不知道手上的功夫如何,就让老朽称量一下,看你有几斤几两吧,接招!”长袖一拂,双掌齐出,化作漫天掌影,铺天盖地的压向胡飞汉,掌势浑厚,沉重,开碑裂石不在话下。

胡飞汉不虞他说打便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已然失去先机,而且对方招式玄妙,劲力霸道,隐有风雷之色,不可硬接,当下巧妙相避,滑步斜飘而出,长袖挥动,银光急闪,无羽神箭悄无声息激射而出,直取敌人的眉心。

怪老头冷冷一笑,不屑道:“雕虫小技,也敢出来献丑,且看我借花献佛,回敬你一箭,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神箭手。”

胡飞汉号称“神箭手”,纵横江湖十几年,无人敢小瞧其神箭的威力,不想眼下此人竟出口不逊,不禁有些来气,冷哼一声,想看看对方如何借花献佛?

怪老头静立当场,神情自若,无羽神箭射至,忽然闹个手忙脚乱,挥手乱抓,似想打掉神箭,但为时已晚,银光一闪,神箭便没入了他的腋窝中。

胡飞汉暗喜:“哼!叫你小觑我的神箭,这下非射你一个透明窟窿,教你尝一下苦头不可。”

正喜不自禁,忽闻怪老头哈哈大笑,陡觉不妙:“难道……”

忽然银光再现,神箭倒神而回,速度之快犹胜闪电。

胡飞汉号称“神箭手”,自也是接暗器的高手,何况这是他自己的无羽箭,当下他想也未想,看也不看,箭矢闪至,伸手便抓。

不料触手却是滑溜,蓦然一惊,五指加力,勉强抓住了箭尾。

熟料,这箭并非原先的那无羽神箭,而是一条银白色的小蛇,蛇头一转,猛的咬住了他的手腕。

胡飞汉只觉一麻,整条手臂便没了知觉,惊恐道:“这、这是灵狐蛇……你是魔教长老‘灵狐蛇君’萧岑?我……我早该想到了……”

忽然他真似想到了什么,左手作刀,猛的切向右肩,咔嚓一声,一条手臂顿时被卸了下来,鲜血飞溅。

这血水先是乌黑,后慢慢变得嫣红,他这才出手封住几处穴道,止住流血。

只见雪地上,那一条断臂变得淤黑肿大,上面缠着一条银白色的小蛇。

这种小蛇叫灵狐蛇,世间罕见之物,产于荒山大漠,甚得灵性,狡若灵狐,剧毒无比。

幸好胡飞汉反应得快,当机立断卸下一臂,否则稍微慢上半拍,蛇毒攻心,便是大罗神仙也难以解救他了。

小蛇的头是三角形的,一伸一缩,蛇信吞吐,死死盯着胡飞汉。

胡飞汉总感觉那蛇眼中藏着鄙夷之色,当下大怒,猛的一脚飞出,对准小蛇的七寸。

他这是含怒出击,力道非同小可,脚未到,真气已先喷薄而出。

小蛇却似晓得厉害,忽然钻入雪层中,瞬间消失无影。

呼——

小蛇虽然没溜走了,但胡飞汉这一脚并没有落空,一脚踢中横在地上的断臂,激飞而出,撞向灵狐蛇君。

萧岑镇定自若,一掌拍出,就把断臂击飞,讥笑道:“哈哈,小子,干嘛发这么大的火气,何必跟自己的手臂过不去呢?是恼火它跟身体分了家吗?但那也不用发这么大的火呀,有道是,兄弟如手足,反而言之,那便是手足如兄弟,兄弟不睦,分就分呗,有什么好着恼的哩?何况它做了许多不光彩的事情,不要也罢,是吧,乌国师?”

乌国师?莫非是指蒙古族的国师乌非汗?

胡飞汉虎躯一颤:“你、你、你……”一连好几个你,终是说不下去,似乎被戳中了什么隐私。

他衣袖扬起,银光数闪,几支无羽神箭激射而出。

神箭一出,他也不管伤敌与否,立即施展出绝顶轻功,长虹经天一般投入树林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