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侯圣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075字
  • 2019-04-13 12:00:16

岳长威冷哼一声,这时醒转过来,蓦然掣出冷月之刀,向上一挡,但闻嗤的一声,巨斧立时就断成了两截,其中一截从岳长威的头顶掠过,削掉他一片毛发,去势不绝,最后钉入一棵大树的树干中。

岳长威虽把敌人的兵器削断,但对方那一记重劈在内力灌注之下非比寻常,震得他虎口剧痛,宝刀几欲脱手飞出。

岳长威惊魂甫定,但觉头顶阴凉,粘糊糊的,心知被削去了一片头皮,成了秃子,顿时怒火上涌,恨不得把巨汉撕成两半。

巨汉却是惊愕不已,料想不到对方的兵刃竟锋利如斯,他的开山巨斧乃上好的乌钢打造而成,坚硬无比,向来都是他砍断别人的兵器,几曾有人能削毁他的巨斧?可惜这一次却是被破了先例。

待他看清岳长威手中拿着的是一把古香古色,晶莹剔透,泛着一股森寒煞气的弯刀时,不禁惊叫:“冷月之刀?”继而眼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

他手中还拿着半截斧柄,用力朝岳长威一掷,跟着扑击过去。

岳长威早做好了应战准备,见斧柄激射而来,势道劲疾,不敢大意,急忙侧身一避,让了过去。

但忽然他感到右腿一阵钻心剧痛,整条腿似是碎了。

他已被扑击而来的敌人一脚踹中膝关节。

惊怒之下,岳长威猛喝一声,使一招力劈华山向下砍去,力道沉猛,石破天惊。

巨汉一招伤敌,心中窃喜,陡觉刀风飒然,汗毛为之竖,料知敌人的招式凶猛,不敢小觑,急忙一个赖驴打滚向右滚了出去。

他的身形壮硕,四肢发达,动作却是甚为敏捷,须臾间滚出了一丈开外,接着又使一招倒转乾坤,巧妙地绕到岳长威的背后,抡起巨锤一般的拳头,猛击岳长威的魂门穴。

岳长威听得风声呼啸,心知敌人这一拳非同小可,赶紧“猛虎回头”,同时举刀上撩。

巨汉以为这一拳必会得手,不禁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但忽然刀气袭体,笑容很快就僵住了。

他蓦然大骇,待要变招,却已来不及,嗤的一下,他的整只手掌已被一刀切断,鲜血淋漓。

巨汉啊的一声惨叫,无力再战,狠狠丢下一句:“你好毒,我一定会回来报仇的……”负痛没入树林,霎时便失去了身影。

寒风挟着雪花怒啸着,岳长威却是汗水涔涔,他伸手抹了一把,不去追杀逃跑的敌人,转身就要回客栈。

刚奔出几步,忽又硬生生止住了。

因为,只见迎面奔来十几名青衣剑客,流星般赶至。

他们一及近,便迅速散开,形成半月形的阵式把岳长威包围住。

岳长威眉头一皱,暗忖:“看来敌人着实不少,也不知道他们把媚娘和白儿怎样了?胡贤弟现在又在何处呢?他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这些人无非都是为了冷月之刀,逼不得已,把刀给他们便是,只要换来亲人安全就好。”转念又想,“不妥,把此刀给了他们岂非害了他们?不可,万万不可,明知是害人的不详之物,我怎能给他人?但是……我却又如何是好?不把刀给他们,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终会害了家人的性命……唉,且看这些人有什么企图先?”

想到这,岳长威开口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意要何为?”

青衣剑客们并不应答,只见他们手持长剑,神情木讷,目光冷漠,似木偶般站立,浑没有把岳长威放在眼里,视其如无物。

岳长威又耐着性子重复了两遍,仍没有人应声,心中于是大为不悦,挥刀欲杀出包围。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一阵嘿嘿的怪笑,岳长威循声望去,只见一人像猴子一般踏枝而来,穿行于树木间,速度极快,一眨眼的工夫便蹿到近前的一株小松树上。

那树轻晃一下,枝叶上的积雪不曾掉下一片,足见此人的轻功造诣已到达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不似人力所能,倒像是鬼魅了。

来人一个燕子斜飞,轻巧的落在岳长威的面前。

岳长威借着月光一打量,不禁就被吓了一跳,那神情仿佛见到了怪物一般。

原来这人长得尖嘴猴腮,全身上下覆盖着一层黄棕色的毛发,又长又密,十足一副猴精的模样,他腰际只系着一块兽皮,赤裸着半身,竟是不畏寒冷。

他站在那里,定分不下来,不停搔首作姿,挤眉弄眼,间有女子妩媚之态,岳长威见了,忍俊不禁,连青衣剑客也起了一阵骚动。

他朝一干青衣剑客扮了一个鬼脸,最后看向岳长威道:“他们都是哑巴,嘻嘻,你要他们开口说话,那好比要公鸡下蛋一般,简直不可能的事。哈哈……”怪声怪调,三分像人,七分倒似猴子,实在不好听至极。

岳长威闻言一愕,低语道:“哑巴?哦,怪不得了……”他们既然是哑巴,自然说不出话来,怪可怜的,岳长威先前对他们的怒气也就消了一半。

岳长威向猴怪作揖道:“敢问这位兄台……”话还没说完,忽然被猴怪一掌震飞了出去。

不过,却是奇怪,岳长威落地之后并无任何不适,反而躺在雪堆里极其舒服。

听得异响,以为敌人又攻来,赶紧足根用力,就地一撑,跃将起来。

只见猴怪被青衣剑客团团围住,十几把利剑狠狠向他身上招呼,剑如蛟龙戏水,翻腾不已,剑光闪烁,形势甚为紧张。

岳长威这才明白刚才那一掌的用意,心存感激,拔出冷月之刀,待要上前帮忙。

蓦闻猴怪一声狂笑,只见他应敌自如,身影在敌人织就的剑网中飘来闪去,方位捉摸不定,直教青衣剑客眼花缭乱,晕头转向,不分南北,十几把长剑东挑西抹,上下翻腾,但却莫奈他何,连他周身浓密的毛发也难碰上一根,反被他东戳一指,西抓一把,又突然各人的嘴里却多了一团雪花,其苦不堪言,气恼至极,却又无可奈何。

岳长威在一旁看得惊讶不已,不想世上竟有如此精妙绝伦的身手。

他见猴怪完全游刃有余,也就不好上前插手了,就在一旁观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