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天坑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307字
  • 2019-04-13 08:00:23

胡飞汉接过宝刀,上下把玩了一遍,赞道:“果然好刀!”顿了顿,又道,“可惜煞气太重,是一把不详之刀。”

这刀是岳长威从一名蒙古大将的手中夺取过来的,他一心只想着如何保城为民,只知刀刃很锋利就是了,哪管它是什么来历。

此刻他见胡飞汉的神色与说话,心想它必定有着惊人的来历,于是问道:“嗯?它是什么来历,又怎的是不详之物哩?”

胡飞汉道:“其实,世间的万物本没有好坏之分,用之正则为正,用之邪则为邪,祥与不祥,要看人们怎么使用了……此刀名为冷月,江湖中人都习惯称之为冷月之刀,不知是什么材料所铸,相传乃是从九天之上遗落到人间的无上神兵,为众刀之尊,坚韧无比,无坚不摧,刀身透明,挥动时有质无形,能收到出奇制胜之效,内功造诣深厚之人,还可令宝刀发出魔音,摄人心神,扰人心志,杀人于无形。约在两百多年前,吹雪狂客西门孤圣携此刀行走江湖,打遍天下无敌手,立下霍霍威名,流芳百世。后来宝刀传至天和氏之手,天和氏乃天和教的创教之祖,传闻他的武功已臻至圣境,刀法更是出神入化,神鬼莫测,仗此宝刀,他诛尽了当世恶魔,造福了武林。对他二人而言,刀给他们带来了好运,乃吉祥之物……哎,可惜正因为如此……贪,乃人之天性,与生俱来,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圣人也好,君子也罢,皆是贪心不死之辈,只是各人所贪不同罢了,有人贪名,有人贪财。宝刀本神妙无比,偏有多事者造言,得此刀者,便可参悟一套绝世刀法,天下无敌。试问这下谁人能不心动?须知武功秘籍,神兵利器,美人宝马,王图霸业,这些都是武林人物的至高追求,这下人人对宝刀欲得之而后快,于是江湖从此无平静了……”

听罢,岳长威神色变得凝重,说道:“既是如此,我们便把这刀毁了如何?免得你争我夺,武林从此不得安宁!”

胡飞汉道:“毁了它?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毁了它,确实可以让江湖回归平静。但要如何才销毁呢?此刀火焚不化,雷轰不碎,乃真正的神兵利器也。”

岳长威道:“这样……既然毁它不得,那么便找个隐蔽的地方把它藏起来如何?”

胡飞汉道:“只是不知什么地方才算得上隐蔽,须知武林之中,总有一些人的嗅觉比之牧犬还灵敏。”

岳长威道:“什么地方最隐蔽呢?大海捞针……海底吧,只要沉入海底,神仙都寻不到。”

胡飞汉道:“只是大海离此何止千里,恐怕不等我们走到那里,半途上宝刀便已为人抢去了……”

岳长威忽然想起了什么,叫道:“啊呀,我记起来了,这个地方叫十景铺,据说附近一共有十处绝美的风景,其中有一处叫无底天坑,深不可测,我们只要把刀扔进去,保证无人敢下去寻找,除非那人不想活命了。”

胡飞汉道:“无底天坑?那意思是深不见底的天坑咯?真有这等地方么……也好,待天亮了,我们找个人问一问,果真有这么一个天坑,那就让宝刀沉睡进去吧,免得它搅乱江湖,祸害无辜。”

“好!就这么做了……”岳长威皱了皱眉,忧心道,“不过,愚兄有一点担心,万一那些人还认为刀在我们的身上,死缠不休,那又如何?”

胡飞汉道:“所以我们不能私底下扔掉它,要当众扔它进去。”

岳长威道:“但难免有些人以为我们扔的是一把假刀,真刀还在我们的身上,仍对我们纠缠不清,又当如何?”

胡飞汉道:“这个……大哥,你放心吧,他们未必就知道刀就在我们的身上,所以,我们还是暗中进行吧……”

他的话甫落,房外忽然飘进一丝冷笑,极其细微,犹如蚊呐,但却如何瞒得过耳朵灵敏的两人?

胡飞汉脸色陡变,喝道:“什么人?”夺门而出,猛然看见一条白影向南逃窜,速度极快,转眼就要消失在夜色中,当下他没有犹豫,立即施展轻功,紧紧追了上去。

岳长威预感今晚将有事要发生,果然不差,他担心家人的安危,提着冷月之刀冲出房间,到了王氏房外,只见里面亮着灯光,叫了声:“夫人!”却不见有人应答,当下大急,慌忙推开房门,里面空空是也,哪里还有妻儿的身影?

暗叫一声不妙,转身又奔到刘氏的房间,正见刘氏开门出来,心下稍慰。

刘氏揉了揉眼睛,看见岳长威一脸惊惶,不解的问道:“相公,发生了什么事?看你慌里慌张的。”

岳长威急切道:“发现了贼人,媚娘和白儿都不见了,许是教他们捉了去,你赶紧去叫醒陈福,和他待在一块,千万不要乱走。小胡追踪贼人去了,我要去助他一臂之力,好把媚娘和白儿救回来……”说着,人已飘身落在了七八丈外。

岳长威朝着胡飞汉追踪贼人的方向奔了出去。

奔走了一段时间,离开客栈已是一里多远,眼前出现一大片松林,四周静悄悄的,不见敌踪。

岳长威怕林中有埋伏,不敢贸然闯入。

正思量进退间,忽然林中蹿出一条人影,一晃间就来到了面前。

岳长威定眼打量,只见来人生得牛高马大,方脸大耳,脸黑如锅底,身穿一袭黑色劲衣,可以说,除了一口牙齿是白色的,周身都是黑黢黢,黑得发亮,在冰雪天地中尤显刺眼。

来人手持一把巨大的开山斧,乌芒闪烁,雪亮耀眼,他一脸凶悍神色,狠狠瞪视着岳长威,似要择人而噬,眼神蛮吓人的,胆小之徒见着了,怕要被他吓得屁滚尿流。

岳长威朗声道:“敢问壮士是何人,出现于此意欲何为?”

巨汉嘿嘿一声干笑,露出一排白惨惨的畸形牙齿,声如洪钟道:“俺是来送你上西天之人。”

岳长威感到莫名其妙,皱了皱眉头,问:“我们可有仇?”

巨汉却不再出声,手中巨斧一抡,当头就朝岳长威劈落下来。

风动如雷,这一斧子劈将下来,力道刚猛无比。

岳长威晓得其中的厉害,不敢硬接,急忙闪身,向后跃开,堪堪躲了过去。

巨汉一招落空,气得嗷嗷大叫,就势一扑,举斧又劈,顿时虚影千重,铺天盖地攻向岳长威。

岳长威只觉被一股大力压着,几欲透不过气儿来,几乎晕倒,他一时却是忘记了出招还击,只一味躲闪,仗着身法轻巧,腾挪灵活,巨汉短时之间也奈何他不得。

“躺下吧!”

猛听得巨汉一声断喝,声如焦雷,震得岳长威两耳嗡嗡作响,只见他使一招简单的力劈华山,当头就朝岳长威斩杀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