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冷月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525字
  • 2019-04-12 20:03:26

眨眼间,几十个回合过去了,两人实力相当,不相上下,依旧斗的火热朝天。

岳长威使的是家传绝学——流光刀法,大开大阖,刚猛绝伦。

刺客使的是小天星剑法,招式绵密,以柔克刚。

相比之下,岳长威气力消耗的更快。

又激战了一百来个回合,岳长威已身中七剑,流血不止,所幸伤口并不太深,未伤及筋骨,还不至于被要了老命。

又支撑了一些时候,岳长威渐渐感到乏力,手脚酥软,差点连手中的宝刀也提不住了,想是失血过多的原因。

岳长威见刺客虽也挨了自己三刀,血也流了不少,但却是越战越勇,不免暗暗心惊。

忽然,只见刺客露出诡异一笑,陡然飞起一脚,砰的一下,岳长威躲避不及,被他踹中了小腹。

岳长威踉跄后退了几步,用刀撑地,才勉强站稳,哇的一声,喷出老大一口鲜血。

刺客一招得手,嘿嘿干笑一声,身形一动,软剑又如毒蛇一般无情地刺向岳长威。

他的速度极快,如风,如电。

岳长威血气翻涌,欲避不能,死神就一步步朝他靠近。

霎时间,岳长威感到了绝望,心灰意冷,他只觉得活着好累,想就此放弃抵抗,然后便可以一觉沉沉睡过去。

但是,突然间他的脑海中又闪过一幕场景,他仿佛看到了自己死后,蒙古大军攻破宣府城,人们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

他心有不甘,不愿就此死去,与其束手待毙,不若放手一搏,心念及此,不知哪来了一股气力,他大喝一声,奋力挥出一刀。

锵!

刀剑相击,发出一声大响。

刺客被他一刀逼退了五步多。

岳长威哇的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他放声大叫道:“快来人呀,这里有刺客……”

喊声刺破了静谧的夜空,近处十几户人家闻得叫声,纷纷亮起了灯火。

“咦?这好像岳大人的叫声……”

“刺客在哪里……”

人声吵杂,身影憧憧,人们争相出来欲看究竟,只见十几名壮汉手持着锄头、木棍、扁担之类的家伙向两人奔来。

刺客见势不妙,大吼一声,孤注一掷,人剑合一,扑向岳长威,去势奇疾,无人能挡。

刚才那奋力一击,已使岳长威完全脱力,周身软的如同一团棉花,摇摇欲倒。

岳长威已然力绝,根本无从抵抗了,眼看他就要毁在刺客的剑下,但便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猛听得一声断喝:“住手,休要伤害岳大人。”

银光闪动,噗的一下,只见一支无羽神箭悄无声息射中了刺客的心脏,穿体而过,余势不绝,没入了黑暗中。

血光乍现,刺客颓然倒地,眼珠凸出,死不瞑目,脸上残留惊愕之色,他打死也不信世上竟有人能一箭要了他的性命。

岳长威惊魂甫定,吃力地回过头,就看见一个身材伟岸,古铜肤色,满脸胡须的汉子快步奔来。

岳长威朝来人笑了笑,忽感乏力至极,眼前一黑,便晕倒了过去。

救他的汉子便是胡飞汉。

两人一见如故,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于是金兰结义,成为了拜把子兄弟。

岳长威年长半岁,便理所当然地当了大哥。

胡飞汉不但箭术出神入化,而且足智多谋,深谙用兵之道,在他的相助之下,岳长威最终击退了蒙古大将。

寒风凛冽,狂雪飞舞。

地面积着厚厚的一层雪,一脚踩下去能没过小腿。

岳长威等人行程缓慢。

一路上,他们不时遇见一些武林人物。

那些人或单骑,或三五成群,迎面策马而来,近前时,有意无意瞟上几眼,神色怪异,一驰而过。

夜色降临,北风不止,雪飘依旧。

岳长威等人行至一处叫十景铺的小集市,投宿于一家叫飞雪客栈的旅店。

一日的奔波劳累,众人都是疲惫不堪,草草用罢晚饭,就纷纷躲进被窝取暖去了。

夜,很冷,也很静,月色朦胧,雪光冷冷。

岳长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眠。

他想起近日之事,几多疑惑,几多茫然,心中烦闷,无法排解。

左右睡不着,于是他想出门透透气儿。

他掀开棉被,坐直身子,披上一件皮袄,随后撩开帐子,忽见床前一片寒光,不觉就想起了一首唐诗,思乡之情油然而生,他想起了远方的亲人,黯然神伤,低吟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吟罢,他来到窗前,一把推开,抬头一望,就看见一轮弯月孤零零的悬挂着。

他长叹一声,又自语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分分合合,自古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又何必自寻烦恼呢……”

就在这时,忽然门外有人叫道:“大哥还没有入睡么?”

听是义弟胡飞汉的声音,岳长威忙道:“贤弟,快进屋吧,外边冷的紧。”

说着,他走到门口,拉开门,把胡飞汉让进了屋子。

看见胡飞汉一身雪花,岳长威问:“贤弟,你这是……也睡不着?”

胡飞汉抖落身上雪花,说道:“嗯!小弟在外面转悠了一下,忽听得大哥的叹息声,便过来看一看。大哥,你有心事睡不着对吗?”

“哎——”岳长威长叹一声,说道,“说出来不怕贤弟笑话,不知怎地,愚兄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担心,右眼皮老跳个不停,似乎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胡飞汉说道:“人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是迷信的说法,不一定作得准,大哥莫要担心。”顿了一下,又道,“无论发生任何事,小弟都会留在大哥旁边帮忙的。”

有朋如此,夫复何求?

岳长威见他如此表态,自是感激万分,热泪盈眶,待要说一些感激的话,胡飞汉又道:“大哥可觉得今日之事透着古怪么?”

岳长威茫然道:“贤弟所指何事?”

胡飞汉道:“冰天雪地,天寒地冻,日间在路上却遇见那么多武林人物,大哥不觉奇怪?”

岳长威点头道:“是有些不寻常。”

胡飞汉又道:“依小弟之见,那些人都不怀好意,或许要进行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咱们可得小心了,说不定他们便是冲着我们来的,欲对我们不利。”

岳长威道:“贤弟所言极是。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行事总不会有错……不过,愚兄却是奇怪了,我与他们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且身上又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值得他们来偷,为何要盯上咱们?”

岳长威为官清廉,生活简朴,确实没有什么可让贼人惦记的宝贝。

胡飞汉道:“大哥真的不知道?”

岳长威愕然问道:“知道什么?”

胡飞汉遥指放在枕边的那一把弯刀,说道:“大哥难道不知道此刀就是一件稀世宝物?”

岳长威道:“你是说这把‘冷月’刀么?它很锋利,削铁如泥,的确也算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胡飞汉又问:“大哥可知此刀的来历?”

岳长威摇头道:“不知!莫非贤弟你知道?”

岳长威走到床前,拿起弯刀,审视了一眼,唰的一声,拔刀出鞘,霎时满屋生寒,刀光凛冽,刀身中隐隐约约藏着一股极强的煞气。

但见此刀呈新月之状,通体透明,晶莹如玉,泛着绿光,刀柄两侧各雕一龙,龙睛的位置,一边镂空刻着一个“冷”字,另一边刻着一个“月”字,银钩铁划,苍劲有力,古朴大气,这两字如有灵性,散发出一股勾魂摄魄的气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