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血战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733字
  • 2019-04-12 12:00:35

残冬!

寒风似刀,雪花飘扬,外边的世界白茫茫一片,银装素裹。

蒙古大将乌答汉带领两千人马朝宣府城一路掠夺过去,所经之处,火光四起,鸡飞狗跳,惨号凄凄,泣涕连连。

岳长威得报,速率三千人马,兵分四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敌人包围了起来。

将士们目睹眼前的惨景,不禁心中滴血,恨不得把敌人食肉寝皮。

岳长威一声令下,将士们争先恐后,奋起杀敌。

霎时间,刀光,剑影,鲜血等汇成一幅惨烈的画面。

咚!

咚!

咚!

战鼓冲天,号角连片,铁马嘶鸣,惨号连绵,人仰马翻。

杀!

杀!

杀!

杀气冲天,战士的气息直撼云霄,疯狂的人群相互厮杀着。

天昏地暗,残阳如血,腥风血雨,热血融化了积雪,血流漂橹,场面悲惨壮烈至极。

经过一天的浴血奋战,将士们终于击退了敌人。

放眼望去,一片荒凉,家园被毁,亲人被杀,尸骨盈野,战争给人们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灾难。

岳长威心中不禁生出疑问:人类为什么要发动战争呢?

其实,战争是推动历史前进的车轮,人们为了生存,为了使自己过得更好一些,就不得不努力战斗,与天斗,与地斗,与大自然斗,生命不朽,战斗便不息。

岳长威墨立城头,远眺战后留下的残景,感慨万千,心中说不出是何滋味?

良久,他长叹一声,语作凄怨,喃喃吟道:“百二关河草木横,十年戎马暗秦京。歧阳西望来无信,陇水东流闻哭声。野蔓有情索战骨,残阳何意照空城。从谁细向苍苍问,争遣蚩尤作五兵。”

岳长威等人凯旋归来,受到老百姓的热烈欢迎。

庆功宴上,众人放怀痛饮,纵情戏闹。

酒酣耳热之际,有人趁着酒劲,唱起了即兴曲子:“岳大人用兵如神耶,鞑子遇着吓破胆咧……”

正闹个不休,忽有人传报,朝廷来旨。

众人一乐,均想:“怎么皇帝老儿长着顺风耳吗?这么快就知道大伙打了胜仗,敢情是传旨要犒赏么?嘿嘿,这实在太好了……”

正痴想时,传旨官已到了大堂上,众人忙整理一下衣冠,便跪下接旨。

待宣旨完毕,众人却是面面相觑,神色诧异,嘴巴愕的大大,不能合拢,他们是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

原来圣旨的内容并非要犒赏他们,而是罢了岳长威的官职,命其速回京城一趟。

至于什么原因,回京作什么,却是没有交代清楚。

且不论岳长威这次回京是凶是吉,将士们却隐隐约约预感到了不妙,他们跟随了岳长威十几年,也共患难了十多载,情如手足,无论如何,都是舍不得岳长威离开的。

几个鲁莽的士兵甚至抢将上前,合力按倒传旨官,夺过圣旨,便要撕毁,幸被岳长威及时出声制止,不然还不知道以后会惹出什么事端来。

岳长威深知皇命难违,无奈只得与众将士作别,庆功宴遂成了告别宴。

次日,天将晓,雪未停。

岳长威草草收拾一番,携带家眷,一同踏上前往京城的道路。

与其同行者,除了两位夫人刘氏和王氏,儿子岳秋白,仆人陈福,还有义弟胡飞汉。

胡飞汉与他有八拜之交,两人的关系非比寻常,说起两人的结识,这其中另有一番故事……

英宗元年,蒙古瓦剌部首领脱欢年事已高,心力渐疲,恐时日不多,为免遗恨终生,决意挥兵南下,大举入侵中原,欲杀明朝皇帝,恢复大元江山。

蒙古军浩浩荡荡,以不可阻挡之势,越过长城,攻破大同防线,进逼宣府城而来。

脱欢其时虽已年过七旬,好胜争强之心却是依旧不减,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显强烈。

他闻听宣府总兵岳长威如何了得,如何厉害,如何纵横沙场,心下就一直不服气,暗下决心,一定要亲自会一会岳长威,杀一杀岳长威的威风,并攻下宣府,直捣黄龙,实现先辈们的夙愿。

及至两军交战,他许久攻不下宣府,才不得不佩服岳长威确有将才大略,是一名名副其实的虎将。

向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自古战场都是残酷的,所谓兵不厌诈,为了成功,什么事都可干的出。

脱欢急功心切,不想在一个宣府总兵身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和心思,既然明斗不成,那便只好暗战了,他于是派出一名武林高手趁夜前去刺杀。

那夜,月朗星稀,阴风习习。

岳长威正为如何击退敌人而烦心,迟迟不能入寐,捱至四更,才昏昏欲睡,眼皮一张一合之际,忽然他只觉双目一寒,一道冷光直刺他的双眼。

他蓦然惊觉,睁开眼睛,猛见两点寒星直射而下,急奔双目而来。

岳长威心头大惊,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手脚一阵发软,幸好他的脑子尚不被这忽如奇来的危险吓蒙,慌乱之际,他急忙扭头躲避,笃的一下,暗器钉入了床板中,并没有命中他,但他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屋顶上传来索索的声音,似有人在逃蹿,岳长威从床头抓起一把宝刀,顾不上穿好衣服,提气追了出去。

出得房门,早失去了敌踪,岳长威一阵急奔,几下搜寻,来到了练兵场,这才发现敌人。

练兵场位于城南,平时没有士兵把守,此时空空荡荡,风吹呼呼,虫鸣唧唧。

只见一人负手立于场中央,仰望天空,一副悠然的样子,黑衣飘飘,地上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摇晃不定,阴气森森,凭空增添了几分神秘,以及几分恐怖。

那人听到岳长威的脚步声及近,蓦然转过身来,只见他乱发飘扬,一张又瘦又长的马脸若隐若现,脸色死鱼一般白,面目狰狞,乌珠凸出,绿光惨惨。

他嘿嘿一声冷笑,低沉,森冷,就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岳长威陡然看见这一个活僵尸一般的怪人,心头咯噔一下,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岳长威很快镇定了下来,厉声道:“阁下是何人,为何要行刺鄙人?”

刺客鬼眼一翻,长舌一吐,阴声怪气道:“想知道吗?嘿嘿,问阎王爷去吧……”

不知何时,他的手中竟变出一把软剑来,手臂一抖,便化作一道寒光刺向岳长威的眉心,速度快到了极点。

岳长威早就防备着敌人的突袭,但对手的动作实在太过奇快,他只略一迟疑,软剑的剑尖便已奔至面门三寸,出手招架已然来不及,他于是当机立断,身子一缩,猛的向后暴退。

刺客如影随形,加速前进,手臂一沉,改刺岳长威的胸口。

岳长威晚看一直退避不是个办法,于是挥刀格挡,不料却格了个空。

原来刺客这一招却是虚招,剑至中途,忽然再一次下沉,撩向岳长威的下阴。

招式端的怪异狠毒,岳长威惊骇,暗骂一声卑鄙,急忙收摄心神,于间不容发之际,双足一顿,腾空而起,从敌人的头顶跃了过去。

饶是他反应的快,保住了命根子,但仍被削下一片衣角来。

岳长威暗叫一声侥幸,刚落地,忽觉后背寒气逼人,当下他来不及多想,急忙转身,就看见无数毒针狂风暴雨一般射了过来。

岳长威倒吸一口冷气,急忙挥刀格挡,霍霍声动,一片刀影组成了一张光网护住了他的周身要害。

只听叮叮之声不绝如缕,岳长威尽数击落了近身的暗器。

“呼——”

他才缓过一口气,蓦然寒光又闪,一把柳叶飞刀从意想不到的方向激射而来,迅若闪电。

岳长威急忙一个仰倒,堪堪避过飞刀,跃将起来,怒喝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你我有何深仇大恨,竟是下此毒手?”

刺客嘿嘿一声冷笑,并不搭话,软剑再次抖动,幻出一片剑影,飓风一般卷向岳长威。

此时,岳长威愤怒已极,厉色道:“阁下实在欺人太甚,休怪鄙人不客气了。”举刀回击。

剑来刀往,拳打脚踢,剑气纵横,刀光闪烁,两人有一刀没一剑地搏斗着,杀的难解难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