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焰天峰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4762字
  • 2019-04-03 13:20:29

离火窟。这是绿萝大陆最炎热的地方,热浪滔天,白烟缕缕;这是一片荒芜的区域,寸草不生,片绿不染,赤红的岩浆翻滚如沸;这是一片死亡地带,半点感觉不到一丝生命的气息,犹如炼狱般死寂。绛红的天空,彤云笼罩,气息十分压抑。

倏然,白光一亮,一道闪电悄无声息地破开了虚空,空间略一颤,伴随着一阵奇异的能量波动,半空中幻现出一团人影来。个个气宇轩然,气概凛然,气势非凡,散发着强大的气息。这二十一条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九天剑仙、天刀十尊以及黑水妖王和九眼妖王。

凌空而望,这离火窟犹像壮阔无边的湖泊,不过这湖水换作了滚沸的岩浆罢了。

天算子暗自叹道:“不愧是离火之境,临高千尺,仍然热浪扑面,灼烈如焚!”

九曜刀尊季末有些疑惑道:“放眼望去,皆是流淌着的岩浆,不见任何建筑宫殿,也没有什么窟洞之类,似乎是一片死亡之狱,没有半点生命的气息,这离火妖王当真待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么,岂不闷坏啦?”

青阳子说道:“不然!季末兄有所不知。离火者,焰火之精也。这离火妖王估计便是天地间的火元素孕育而成,火热于他而言,正如清水于鱼的关系啦,这也好比苍蝇逐臭,喜欢飞舞于茅坑是一个道理。”

陈三清望向黑水妖王,问道:“这儿便是离火窟了吗?却不知离火妖王藏身何处?”

黑水妖王摇头道:“确切而言,我们所处的地方乃是一座岛屿,名叫焰天岛。千里之外、岛屿之央有火山——焰天峰,所有这些流动的岩浆便是从那儿喷发出来。至于离火窟,便是处在焰天峰之腹,深埋地底几千尺,隐蔽得紧哩,轻易不被发现,也极难侵入。”

陈三清沉吟了片刻,又问:“为何不直接传送去焰天峰呢?”

黑水妖王嘿嘿干笑两下,道:“那里的热度比这儿高了近千倍不止哩,傲某只是担心骤然之下诸位一时适应不过来。再说了,焰天峰乃是离火妖王的巢穴所在,他岂不注重防御工事?百里范围之内教他布置了不少厉害的禁制法阵,贸然传送进入,万一被困的话,只怕脱身就难哩!”从冰冷阴寒的黑水源骤然进入炎暑酷热焰天峰,多少都会令人有所不适,暴戾凶残著名的黑水妖王竟然也会替他人着想,稀奇稀奇,难得难得。

嘿嘿,其实若非想利用这几位大仙来对付宿敌离火妖王,他黑水妖王才不会那么无聊去关心他们的冷暖与死活,反而巴不得他们横祸而殁,最好便是他们与离火妖王斗个两败俱伤,教自己能够坐收渔翁之利拣个大便宜,不但敌人翦除,心头大快,而吞噬炼化了这几位法力高深的大仙们的元婴,想必自身修为大进,料不准,一个不小心,一跃飞天,成神而去,那就美哉乐哉,善焉妙耶。不过嘛,这是离火妖王确实不好对付,这离火窟也十分难以攻破,为了能够顺利除掉死敌,在对战之前,这十几位大仙还是让他们无损伤为好,确保十分的战斗力。

黑水妖王接着说道:“这离火妖王躲在离火窟之中,便好比乌龟缩进了壳里面,杀之甚难,相当费劲,是以最好便设法引他出来,旱地赶鸭,沙滩屠龙便轻松容易得多。”

天算子问:“便打算在此处伏击他吗?却如何引他来?”

黑水妖王笑道:“要引他出来其实很简单,难的却是如何防止他见机不妙而又缩回龟壳之中。”

天算子略作沉吟,道:“吾等竭尽全力,尽量截住他便是!”其实,九天剑仙与天刀十尊联手一道,即便是天神境的强者也能够拖得住,但对于离火妖王,天算子知之不详,不清楚他有没有“流影遁”或“血影遁”之类的秘术,性情谦谨的他又岂会把话说满?

黑水妖王喜道:“甚好!就有劳几位大仙啦!”天算子道:“客气!尽力而为吧。”黑水妖王扫了众人一眼,又道:“傲某准备施法引他过来,几位大仙请暂时收敛一下气息,以免他吓得不敢出来。”天算子等人没有多说什么,微一颔首,瞬间敛没,凭空消失。

半空之中,唯见黑水妖王和九眼妖王浮空并立,两人相觑一眼,神色复杂,流露出一些惊骇。但凡渡过六次雷劫之后,念头无比壮大,便能够撕裂空间,飞天遁地,可以短距离瞬移,也可以隐身于虚空之中。隐身之术,七劫天级以上的修真之士都会,这原本没什么,令他们吃惊的是,他们竟然无法看破对方的隐身,这就说明对方任何一人的实力,都不在他们之下;他们暗自庆幸,幸好一开始没有选择与天算子强硬对碰,否则还真讨不了好去;他们忍不住也有些窃喜,有了这十九位大仙相助,看来要除掉死敌离火妖王有希望了。

“离火老妖!老朋友大驾光临,速速出来迎见,别尽是躲在窝里像个老乌龟。”黑水妖王忽然放声大叫,声若洪钟,响如焦雷。

“呸!黑水老甲鱼,少在那里鬼叫,要叫就到别处去,不要妨碍老子睡大觉。隔三差五便来老子这里撒野,打又打不过老子,只知道穷嚷嚷,很有意思吗?烦不烦啊?”一个低沉的声音不满地吼道。

“什么?老子打你不过?快滚出来大战三百回合!出不出来?不出来,老子就放水淹了你这鸟地方。”黑水妖王怒吼,暴跳如雷。

“嘿嘿,怎么不是放火烧呢?黑水老甲鱼,你当业某是被吓大的吗?管你放水还是放屁,老子就是不出去,你奈我何?你咬我呀!哈哈哈……”离火妖王得意地叫嚣,狂笑不已。

黑水妖王气白了脸,浑身冒出一团黑色的煞气,目闪凶光,低首梵唱,不知念的什么咒语?双手结出一个奇异的印诀,准备发难。

这时,九眼妖王忽然大笑道:“哈哈哈!业老怪,目某也看望你来啦,许久不见,不打算出来近乎一下吗?”

离火妖王叫道:“咦?九眼老怪,什么风把你吹来啦?闭关几百年,修为长进了没有?”

九眼妖王朗声道:“有没有长进,出来比划一下,不就知道啦!”

离火妖王道:“好!我来也。”声落,忽的一声,半空中幻现出一条人影来,形如侏儒,身高不盈四尺,面若孩婴,五官清秀,粉嫩如琢,浑身罩着一层火红色的光晕;鬓发上指,如戟如怒,像一团火焰在风中跳动着;两眼冷电流转,血红妖异,顾盼间威凌逼人,仿佛能够穿透别人的躯体,直指灵魂。

现身之初,他的脸上原本挂着一抹孤傲的微笑,凌空站在傲洇和目空对面十步的地方,与他们遥遥对峙。忽然,他双眉一蹙,笑容敛去,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厉声喝道:“何方神圣?请现身吧!继续藏匿已无意义,业某已然发觉你们的存在啦!”

“哈哈!不愧是传说中的离火妖王,阁下好强大的仙识,佩服佩服!”天算子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既然已被察觉,岂能再厚着颜面藏下去?刷的一下,十九位大仙同一时间显形出来,依照九宫八卦的方位,形成一个大的包围圈,把黑水、九眼、离火三大妖王围在了中间。

离火妖王原本只看破七八个人的隐身而已,他不曾想那么一声叫喝,却现形出来十九位大仙,这着实令他心头咯噔猛颤了一下子,看不破对方的隐身,这说明对方的道行绝不下于自己。有道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一个黑水妖王或九眼妖王就够自己头疼了,再添上十九位修为相当的大仙,自己决计讨不了好去。这岂叫他心下不慌恐?

“哈哈哈!”离火妖王业惑忽然狂笑三声,随后道,“黑水老妖好本事,竟然请来这么多厉害的帮手,说吧,这次来又是什么图谋?”

黑水妖王似笑非笑:“呵呵!你我乃是旧相识啦,彼此肚子里面打的什么主意,焉有不清楚?没什么图谋啊!能有什么图谋?此次造访,只因这十几位大仙有求于汝,傲某只是带路而已,真的没什么不轨图谋哦!”黄鼠狼领着一群恶狼给鸡拜年,会没有不良图谋?安的是好心?这简直就是——

离火妖王虽然形如婴孩,但并非真是三岁毛髻小孩,岂信他的信口雌黄?不过想了想,他也知道自己的问话相当白痴,对方所言不假,彼此都知悉对方的肚子有几条虫子,他的图谋无非就是想置自己于死地,而千百万年来,自己何曾又不是时刻想着如何除掉他呢?

离火妖王不动声色,他自估没有硬碰的实力,正暗自思索退路。黑水妖王冷笑道:“嘿嘿!离火老妖,别在瞎转眼珠子啦,想打什么鬼主意?奉劝一句,你是逃不掉地,放老实点为好。”

离火妖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而望向天算子,冷声道:“如此兴师动众,究竟何为?似乎业某并没有招惹你们吧?”

算子作揖道:“吾等乃是来自于蓬莱仙域的修仙者。老夫邢修明,号天算子,不请自来,冒昧得紧,见谅!”

离火妖王拱手道:“阁下就是鼎鼎大名的‘通神邢君’邢修明?久仰久仰!”顿了一下,又道,“但不知诸位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没必要拐弯抹角,天算子直白道:“厚颜问汝借一样东西!”

离火妖王问:“什么东西?”

天算子道:“离火魂石!”

离火妖王忽然大笑:“哈哈哈!这么说诸位来此便是要取业某的性命咯,决难从命!”

天算子不解道:“嗯?阁下竟把一块石头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么?”

离火妖王冷声道:“阁下何必明知故问,离火魂石对于别人来说不过是一块小石头而已,但于业某而言却好比人类的心脏灵魂,失去它,就会沦为一具行尸走肉,重要与否,阁下以为呢?”话已至此,似乎没有再扯下去的必要了,欲谋虎皮,虎岂甘愿?免不了是一场恶战。天算子一时沉默不语,应在思忖个中的厉害与关系。

黑水妖王一旁冷笑道:“哈哈!离火老妖,少在夸大其词,别人不知道,难道傲某也任你诓骗么?离火魂石不过就是一块辅助修炼的石头罢了,还真当做心肝宝贝掖着不放哩!献与不献出来,只怕由不得你咯,也不想一想,十几位大仙万里迢迢而来,岂能空手而归?离火魂石,势在必得,识趣的,乖乖交出来吧,否则……”

离火妖王冷哼道:“哼!否则如何?少来吓唬人,业某平生最恨的便是被人威胁!人多势众就很了不起吗?大不了,解体自爆,大家同归于尽!”

黑水妖王轻蔑道:“冥顽不化,不见棺材不落泪,大仙们,请出手吧,不给点颜色他瞧瞧,他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离火妖王发狠道:“少废话!要打便打,怕了你们人多不成?业某新近领悟了一招禁咒法术,正好拿你们来试一下威力如何!”目光狠厉,环扫一遭,接着大声说道,“谁来赐教?还是一块并肩齐上?”

元始刀尊上前一步,稽首道:“就让陈某先来领教阁下的高招吧,请!”只见他左手缓缓上举,嗤的一声,白光闪耀,他的手中便出现了一柄神器——天尊刀,金黄色的刀身,光华夺目,冷电流转,极光萦绕,散发着无边威严的气息。

黑水妖王赞叹道:“好一把上品神器!”眼中闪过一丝不被察觉的贪婪之色。

九眼妖王亦是禁不住发出一声感叹:“好霸道的一股王者气势!”

“炎——龙——九——转——”随着离火妖王的低声吟唱,天际发生突变,风起云涌,瞬息万变,罡风尖啸,乌云四合,黑压压,沉甸甸,气势摧山倒海。喀嚓一声巨响,一道粗如海碗的红色闪电中天劈下,并非击向陈三清,而是擦着离火妖王的身体直直劈向大地,悄无声息被吞没。旋即,炽热的岩浆翻滚如沸,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瞬息之间,庞大的吸扯力产生,热量被禁锢,众人陡觉一阵阴寒,仿佛坠入了冰天雪地。

“吼啊——”一声龙吟之声蓦然响起,震声大作,直上干云,回响九天。只见离火妖王的正下方,旋涡之央猛然蹿出一条炎龙来,庞巨无比,见首不见尾,张牙舞爪,旋涡中翻腾,时隐时现。萧杀的气息忽然弥漫开来,无边充斥,毁天灭地,万物寂然。不仅元始刀尊如逢大敌,严阵以待,其余之人亦是心头惊骇,暗自防范,小心戒备。

离火妖王沉声喝道:“不死的火炎神龙啊,去吧,毁灭一切!”目射冷光,如锥子般牢牢盯着陈三清。

“吼啊——”犹如离弦之箭,十分迅猛,炎龙腾飞而起,极速旋舞着冲向元始刀尊,每旋转一圈,它的体型随之缩小一圈,而体表流溢着的火焰之光却是更加炽烈强盛。

“长天一色!”猛见元始刀尊腾高三丈,嗡的一声清吟,天人合一,幻化成一柄巨型的能量之刃,流光溢彩,金芒大盛,耀眼万丈,炽烈如阳。一时之间,仿佛天地间便只剩下了一种色彩——神圣威严的金芒之色。

九转之后,炎龙的体型变小了两倍不止,但相对人类而言,依旧是庞然巨物,一如蚂蚁与巨人之分。炎龙的飞行速度其实快逾流星闪电,瞬息之间便接近目标。

相距只有一丈距离的时候,电光石火间,元始刀尊幻化而成的能量之刃猛然横亘而下,下劈的速度有多快?欲形容,却词穷,远远望去,便好像一道金色的瀑布九天倾下,一往直前,势不可挡,划过的轨迹,空气炽热燃烧,空间裂成细碎。

“轰!”的一声,两相一碰,随即发生大爆炸,霎时之间,天崩地裂,山塌海啸,爆炸的那一刹那产生了极强的白光,刺眼若盲,但仅持续了片刻时间而已,天地陡然一沉,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