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朱天无相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77字
  • 2019-04-11 20:00:29

“朱天无相,万藏归一,湮灭!”

陡然之间,荒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古老,苍远,庄严,就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死亡之音,充满了毁天灭地的杀伐之意,莫说时未央听了之后浑身寒毛一竖,肝胆俱裂,就是落在地面上的轩流风也是禁不住心神一颤,无端生出一股沛不可挡的压迫感来。

恍惚间,轩流风只道死神降临了,心头一紧,抬头看时,他便看见了一幕永生难忘的情景——

“吼——”

荒的形体变幻成一团缥缈的元气,蠕动之间,形态一变,又变幻成一头蜃气之龙,身上荡漾着一股洪荒的气息,神秘,古老,诡异,长啸一声,同时往荒天神剑的剑身上一个缠绕,就钻了进去,消失不见。

“嗡!”

随后就看见,那漆黑的荒天神剑蓦然化作一道黑光冲天而起,并发出一声清越的剑鸣,如龙长吟,如虎长啸,顷刻之间就出现在时未央的头顶,宛如一根乌黑的芒刺悬在他头顶三尺的地方。

“啊!我的身子竟然动不了了……”

荒天神剑就仿佛一把死神镰刀横在时未央的头顶,让他无端生出一阵莫名的寒意来,根本生不出反抗之心,本拟脚底抹油,准备开溜,奈何他却仿佛陷于了一口无形的囚笼之中,被一股无形的法则之力禁锢住,根本挣脱不得,不禁恐惧万分。

“无极道图,守护!”

惶恐之间,时未央急忙将一件中品神兵——无极道图祭了出来,将周身包裹住,那道图上显现出无数神秘的符纹,犹如蝌蚪一般游曳不定,流淌出一股霸绝天地的王者气息,正是中品神兵。

这“无极道图”可是一件远古的中品神兵,威能大不可量,此图一出,即便是上品神兵级别的无上利器也不能够一下子就洞穿的它的防御,端是厉害无比。

但此刻,这号称诸天防御力数一数二的中品神兵,在荒天神剑的面前,在荒天九剑之“朱天无相”的面前,却如同一张普通的白纸一般,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朱天无相,万藏归一。

——这一招乃是荒孤注一掷,拼尽余力施展出来的一招大杀招,威力那是何等的逆天?

陡然间,只见悬在时未央头顶的荒天神剑突然一颤,就衍化出无数虚影来,数量之多,数不胜数,遮天蔽日,形成一座硕大无边的磨盘,缓缓转动间,一股沛莫能御的压力笼罩下来,顿时万物匍匐,山崩地裂。

虽是虚影,但看上去却如同真实的一般,每一把都漆黑如夜,剑身上黑芒流转,映照出一张面孔来,这些面孔千奇百怪,有人类的面孔,有飞禽的面孔,也有走兽的面孔,表情错综复杂,有喜悦,有哀伤,有愤怒,不一二足。

朱天无相,这是一招巧夺天工的大杀招,一招出,众相生,芸芸众生的命运都在掌控之中,根本无人能够逃离生死的轮回,根本无人能够脱离命运的转盘,休说时未央这等王级强者,即便是一尊圣级强者,估计也是不能。

万藏归一,剑影形成的磨盘不断动转着,犹如星河涡旋一般,深邃,神秘,诡异,越旋越快,发出轰隆隆如同雷鸣一般的声响,并渐渐收缩变小。

轰!

顷刻间,那诸天剑影就重合为一,化作一道惊天神雷轰击而下,不偏不倚,一下子就劈在时未央的身上,登时将他化作一缕轻烟,没有血光,也没有惨叫。

“就这样飞灰湮灭了吗?哈哈哈……”

轩流风仰着头,一脸惊诧之色,他实在料不到这一招“朱天无相”竟有如斯恐怖的威力,不禁错愕不已,同时,时未央一死,压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顿时就落了下去,心头一松,忍不住就在心中大笑起来。

咻!

在轻烟消散的那一刻,陡然就看见一道黑色的闪电从轻烟之中降落了下来,划破虚空,悄无声息之间就从轩流风的眉心没了进去。

这黑色闪电是荒天神剑所化,轩流风只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危险的气息,所以他没有避让。

“呃?”

但轩流风始料未及的是,紧跟在黑色闪电之后的,还有一道琉璃色的光芒,璀璨如流星,来势亦如闪电,卟的一声,一下子就砸中他的眉心,好不生痛,禁不住失声叫了出来。

“这空间戒指竟然夷然无损,莫非是神兵级别的?”

那琉璃光芒原来却是一枚空间戒指所化,砸了轩流风的眉心一下,随后就滚落在地,轩流风拾将起来,拿到眼前一看,发现原来是一枚样式古朴,色如琉璃的空间戒指。

在轩流风看来,宗级高手自爆金丹,那威力足可毁灭王级之下的修士,灵兵级别的空间戒指根本也不能幸免,换而言之,宗级高手的内丹比之灵兵级别的空间戒指还要坚固得多。

现在,在荒天九剑之朱天无相的大毁灭之下,时未央的内丹以及中品神兵无极道图都化作了元气,归于混沌,但这一枚古朴不起眼的空间戒指却没有被摧毁,由此他就猜测这空间戒指应该是品相不低于中品的上古神兵。

“好浓郁的灵气,果然是神兵……不对呀,既是神兵,为何却发现不了器灵哩?莫非如‘彼岸神梭’一样,器灵刚才已被毁灭,只留下一个本体而已么?”

轩流风试着将一缕神念深入空间戒指的芥子空间之中,顿时就发现里面的灵气十分充盈,便初步判定这是一枚神兵级别的空间戒指。

不过,他只觉得有些奇怪,他的神念在芥子空间之中随意搜寻,竟然没有遇到器灵的阻扰,也不知道器灵是不是随着时未央的性命一起被毁灭了,还是原本就没有器灵?

“小流子,别只顾着发愣了,此地危险,不宜久留,赶紧先离开……”荒的声音忽然间就在轩流风的识海之中响了起来,无比低沉,无比苍老,予人一种迟暮将朽的味道。

“老师,你受伤了?”轩流风关切道,“要不要紧?”

“一时半会死不了……”荒催促道,“先别问这个,刚才闹出的动静有点大,只怕会惹来一些高手的探查……小流子,赶紧离开,先找一个隐蔽的地方避起来再说……”

“好!”

轩流风听荒的声音说得十分庄重,绝不似开玩笑,隐约之间,他也感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在迫近,当下就没有迟疑,赶紧将斩获的空间戒指收入金刚戒之中藏好,随后催动剑诀,祭出流影剑,咻的一声,就低空掠飞了出去,择南而去……

就在轩流风刚离开不久,忽然只见一道黑色的影子犹如闪电一般从天而降,就落在轩流风刚才站立的那一块巨石之上。

若是旁边有人在,那么他定然会以为那一块巨石多半要遭到灭顶之灾,被劈成飞灰,但事实上,黑影降落之后,对巨石根本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原来,这黑影形如雷电,但实际上并非真实的雷电,而是一团气体模拟出来的。

雷电一般的黑色气体一落在巨石上,登时就化作人形,是一名身披黑色斗篷的老叟,形销骨立,银发如霜,除了一双眼睛之外,他的长相跟一般人也无二致。

他的眼睛,十分细小,比起绿豆也就大了那么一丁点儿,一对眸子漆黑如夜,竟然没有眼白,顾盼之间,黑芒明灭,并散发出一股毁天灭世的恐怖气息,就仿佛,这不是一双眼睛,而是两口吞噬一切的混洞。

虚实无间,随意幻化。

这突然出现的老叟竟是一尊圣级强者。

老叟一降落在巨石上,变化成人形,也不开口说话,脖子转动,四下搜寻了一眼,什么发现都没有,不禁轻轻皱了一下眉宇。

突然,只见他的眸子之中精光一闪,就蓦然转动起来,如同涡旋一般,同时,嗡的一声,他的身子陡然间就化作一团乌黑的烟气,乘风南去。

黑烟便似一把死亡镰刀,所过之处,那些花草树木统统都被它掠走了生命,顷刻之间变成枯木败草,生机绝灭,甚至有一些飞禽走兽逃避不及,稍微沾上一点黑烟,须臾之间也都化作了一股白烟,消散于虚空中。

这老叟,杀心如此之重,下手如此之狠,一看便知,他绝不是正道修士,至于他是邪圣,还是魔圣,或者是妖圣,在他没有抖露自己的身份之前,那便不得而知了。

……

轩流风中了时未央的逆脉剑气,丹田之中九百多万鼎法力几乎被抽取一空,所剩不足百分之一,寥寥几万鼎而已,尽管他一脱身出来,就赶紧吞服补天丹进行补充法力。

虽然这补天丹乃是绝品灵丹,可迅速补充法力,但他流失的法力实在太多了,短时之内,根本无法完全恢复过来,他的身子还是虚弱的紧。

不过,他脚下踩着的流影剑乃是绝品灵兵,消耗法力并不是很快,所以他御剑飞行的速度尽管较之前慢了许多,但在凡俗的眼光之中依然迅如奔雷闪电,瞬息千里。

很快,轩流风就出现在云京城南边千里之外的一处断崖之底,藏身在一个隐蔽的石洞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