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逆脉剑气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427字
  • 2019-04-11 16:00:05

“五行神芒?”时未央突然大笑道,“哈哈!小子,你可知道这‘五行神芒’是谁炼制的吗?”他蓦然一抬手,就看见一团乳白色的光芒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一下子就将那五行神芒裹住,定在空中。

几乎是必杀的一击,就这样让他在轻描淡写之间就化解了。

王级高手,手段果然非比寻常。

“你……”

时未央左手一扬,就看见一堵元素之墙出现在轩流风的头顶上方,将他拦住,气得轩流风直想骂娘。

时未央大笑不已:“哈哈!小子,不妨就告诉你吧,这‘五行神芒’乃是我时未央所炼制的,我随时都可以收取回来……五行逆转,归于我身,剥离!”右手一招,那乳白色的光团就飞到了他的手中。

“这……这怎么可能?”

只见那团乳白色的光芒在时未央的掌心之中陡然旋转起来,并渐渐收缩变小,而轩流风就感到他与五行神芒之间的联系慢慢在减弱,不禁惊诧莫名。

时未央竟然以无上妙法要剥夺轩流风跟五行神芒之间的感应。

时未央的法力深不可测,轩流风远非他的对手,根本没有颉颃之力,须臾间,那乳白色的光团就收缩成一个芝麻一般大小的光点,被时未央张口一吸,就吞入了肚子之中,随后轩流风就彻底地与五行神芒失去了感应。

“火刀符,斩杀!”

轩流风并不甘心束手待毙,当机立断,一扬手,就打出了两张符宝,登时就看见两把由火系元素演化而成的火焰巨刀凭空出现,兵分两路,一把朝头顶的“元素之墙”飞去,另外一把朝时未央斩杀过去。

“哼!一道宗级符宝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时未央嘴角一斜,冷冷一笑,右手屈指一弹,顿时一缕指风便射了出去,迅猛如风刃,一下子就击中飞射而来的火焰之刀,两者一撞,噗的一声,登时就炸成一团混沌之气,归于虚无。

宗级符宝,乃是宗级高手的精血炼制而成,威力相当于宗级高手全力一击,破坏力十分惊人,摧毁一座大山全然不在话下,但在王级高手的面前,却简直如同小儿科一般,跟小屁孩放一个屁也差不多,翻掌之间就能化解,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胁。

啵!

紧接着,另外一把“火焰巨刀”斩在了“元素之墙”上,却仿佛一朵浪花拍打在岸堤上,发出一声轻响,随后就消散无踪,根本奈何不了元素之墙。

“这‘元素之墙’竟是如此牢固?”

轩流风感觉这元素之墙比之王级符宝——后土神盾符演化出来的后土之盾更加厉害,心中不免大是惊颤。

上天无门,轩流风正准备朝地面逃逸,但是——

时未央似乎早就洞察了他的心思,猛然大喝一声:“想逃,那里这般容易?逆脉剑气,缠绕!”右手一扬,就看见一道细如牙签一般的电芒从他的食指射了出去,犹如蜘蛛吐丝一般,一下子就击中轩流风的身子。

“啊!”轩流风心中一突,暗自惊措,“这是什么道术?我竟然动弹不了了……”

轩流风一旦被逆脉剑气演化出来的电芒击中,顷刻之间周身一麻,就好像被一张电网给包裹住了,又仿佛飞虫落入了蛛网之中,浑身动弹不得。

“小子,你也别妄想挣扎,根本没用的,还是乖乖认命吧……”时未央忽然好像拾到宝一样高兴不已,大笑道,“哈哈,九百多万鼎法力,这可省去了我多少苦修的工夫呐?给我拿来吧,六脉逆转,吞噬!”

狂笑之间,他右手一抬,捏出一个奇怪的手诀,就看见那一道牙签大小的电芒陡然由白转红,同时轩流风身子一个颤抖,就猛烈抽搐起来。

“啊!我的法力在流失……这、这是什么邪术……”突然之间,轩流风感到丹田之中的法力竟如缺堤的江水一般飞快流失,不禁心神一紧,惊骇莫名。

时未央发出的这一道“逆脉剑气”竟然可以汲取目标的法力,这跟江湖上传言专门吸取敌人内力的吸星大法、北冥神功等邪门功法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轩流风丹田之中的法力流失速度十分快,一个呼吸之间,他就感到法力流失了将近十分之一,若照这个速度看,十个呼吸之后,他的法力就流失一空,被时未央全部吸走,到时候,元气枯竭,那么他的小命估计也要玩完。

“老师,小流子快坚持不住了……救我,快救一救我……”

时间紧迫,情势危急,轩流风身处极端危险的境地之中,奈何他法力被禁锢,周身动弹不得,根本无计可施,绝望之中,他只能寄希望于荒天神剑的器灵——荒的身上。

“小子,谁叫你出门不踩狗屎?撞在我时未央的手上,今天算你倒霉,哈哈哈……”

看着轩流风那一张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庞,时未央只感到胸中升腾起一股莫名的快意,哈哈大笑不已,他的脸上写满嘲讽之色。

“哈哈!小子,只怕你高兴得太早了一些……”

眼看轩流风丹田之中的法力已然去了九成,眼看他的性命顷刻之间就要归于虚妄,但陡然之间,嗡的一声,就看见一道黑色的光芒从轩流风的百会穴冲了出来,冲霄而起,并且伴随着一阵古老的笑声,响彻寰宇。

原本,那一道“逆脉剑气”演化出一张电网将轩流风周身束缚住,教他无法动弹,但此刻,让这一道黑芒一冲就给冲破了,登时轩流风就从禁锢之中脱离出来,不过他元气虚脱,身子一沉,不由自主地朝地面降落下去……

“你、你是什么人?”

黑芒一出现,时未央顿时就感到一阵无形的威压,他再也无暇理会轩流风,两眼死死锁定在黑芒上,在他眼帘的倒映之中,只见黑芒蓦然变幻成一个黑袍老者。

这老者手持一把乌黑色的长剑,傲然侍立,气势凛然,宛如君临天下,让人不敢逼视,而诡异的是,他一张面孔平滑一片,竟然没有五官。

时未央一看见这样一张面相,登时就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开口说话的声音就不免有些颤抖。

“小子,你不必管老夫是谁,今天你撞在我的手上,那是你时运不济,哈哈哈……”

老者竟然模拟时未央先前的语气数落他,分明就是存了耍弄之心。

这老者,其实不是别人,正是荒天神剑的器灵——荒所变幻出来的,不是真实的形体,而是灵魂体,所以看上去有些虚幻,飘渺无定的感觉。

但他手中所持之黑剑却是真真切切的神兵——荒天神剑。

轩流风中了时未央的逆脉剑气,就仿佛陷于一口天牢绝狱之中,身体被禁锢,反抗不得,丹田之中法力飞快流失,情势无比危急。

在荒月祭坛之上,荒选择了轩流风,与他灵魂相融为一体,从此休戚相关,荣辱与共,轩流风一旦死亡,那么他仅剩的一律灵魂也将消散于虚空之中,湮没于时间长河之中。

眼看,轩流风已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荒再怎么沉稳也是坐不住了,于是他就选择了冒险一搏,灵魂离体而出,消耗一部分道行,转变成无上战力,为轩流风冲破了逆脉剑气的禁锢。

“是吗?”时未央冷冷一笑,就镇定了下来,沉声道,“哼!到底是谁时运不济,眼下就下断论,只怕为时尚早了一些……顺脉剑气,杀!”

他左手屈指一弹,就看见一道剑气从他的中指“中冲穴”射了出去,犹如电矛雷刀一般朝荒斩杀过去,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须臾之间就奔到了荒的面前,

这顺脉剑气演化出来的剑芒无比迅猛,几乎是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样子,但在荒的面前却就稀松平常的紧,只见他横剑一封,那一道射杀而来的顺脉剑气就击在了荒天神剑的剑身上,仿佛泥牛入海,悄无声息就被吞噬掉。

见状,时未央心中一凛,暗自惊诧不已:“这黑不溜秋的长剑到底是什么神兵?竟然无声无息就把我的剑气给吞噬掉,莫非是上品神兵?”

他可是王级高手,他所发出的这一道逆脉剑气可是无比凌厉,在他以往的对战经验之中,即便是中品神兵也未必能够如此轻描淡写之间就化解掉他的剑气,若是灵兵级别的神兵,只怕根本经不住这么一下子就崩解了,所以,他怀疑荒手中的荒天神剑至少都是上品神兵级别以上的存在。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顺逆之间,生死两难,逆脉剑气,吞噬!”

时未央神色一冷,陡然大吼一声,右手一扬,就看见一道犹如闪电一般的逆脉剑气从他的食指“商阳穴”发了出来,径直朝荒的胸口射杀过去。

荒并没有闪避,就虚空站在那儿不动,任凭那一道逆脉剑气朝自己射杀而来,岿然如山。

嗡!

只见那一道逆脉剑气一旦击中荒的身子,登时他就化作了一团元气。

表相上看来,荒好像经不住时未央这一记攻击,被他轰成了一团气体,但实际上却非如此,荒并非血肉之体,而是灵魂体,虚幻一般的存在,随意幻化,变化万端,攻击根本不能加于身,事实上,在逆脉剑气堪堪及体的那一瞬间,是他在自己的意愿之下变幻形体罢了,并非迫于外力而改变。

“虚实无间……你、你是圣级高手?”

自己发出的攻击,有没有命中目标,时未央心中最清楚,他看见荒忽然变幻成为一团元气,只道这是圣级强者施展出来虚实之道,不禁心中一凛,惊骇万分。

王级与圣级之间,虽然只一级之别,但实力相差却有如天渊之别,就像蚍蜉跟神龙之间的差别一般悬殊,王级强者,在世俗的眼光之中,那是高高在上的无敌人物,但在圣级强者的眼中,却是跟一只蝼蚁相差无几,覆手之间,就能一掌拍死。

所以,时未央一旦发现自己面对着一尊圣级强者,本能上就产生了畏惧,瑟瑟发抖,甚至萌生了退意,再也顾不上其他,他想转身就溜走,可惜的是,他此时才后悔,却是迟了,荒根本不给机会让他逃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