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火刀符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717字
  • 2019-04-10 12:00:07

轩流风神色故旧,不惊不慌,不卑不亢,冷冷一笑,挑眉道:“嘿嘿!要我跪下,这可能吗?莫非你以为敝人是吓大的?邪宗,尽管很厉害,但鄙人却决不会畏惧……”

乌衣神相阴阳怪调道:“小子,你的口气真是不小……哼,一个蝼蚁一般的小小剑灵,在凡夫俗子的面前,你或许可以嚣张,但在我乌衣神相的面前也张狂,那简直就是找死……你如此有恃无恐,想必你的身上藏有上品以上的神兵吧?是什么?何不亮出来让本座开一下眼界吧?”

上品神兵的器灵,其实力相当于王级高手,乌衣神相的实力乃是宗级巅峰,在他以往的经历之中,他一向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在没有挫折的顺境之中,他便养成了孤傲的性子,在他看来,唯有王级的高手才配当他的对手,故而,他猜测轩流风的身上至少藏着上品以上的神兵才敢在他的面前狂妄。

其实,他的猜测并没错,轩流风的确是因为身上藏有绝品神兵——荒天神剑,并学会了四招逆天斩道的荒天九剑,所以在他面前,依然镇定自若,一招“炎天无法”一出,立即就将神罚营的两大宗级高手斩于剑下,眼下,只面对一名邪宗而已,轩流风当然便不会畏惧了,他底气十足,从容不迫。

轩流风低首沉吟良久,猛然一抬头,眼中厉芒如电,沉声道:“不错!敝人的身上的确怀有厉害的法宝,至于是什么?这,且不必急,一会你自然会知道的……但在交锋之前,敝人心中有一事不解,想向阁下求证一下,不知成是不成?”

乌衣神相见到轩流风始终处惊不变的样子,心中极是不爽,恨不得一巴掌就将轩流风拍死,不过,他的境界毕竟比轩流风高,又以高手自居,风度总是不想失去的,只见他嘴巴一撇,说道:“你想问什么?”

轩流风措辞凌厉道:“为何欲置我于死地?”

乌衣神相沉吟道:“因为你的运气实在不好,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

“嗯?”轩流风皱眉道,“我得罪了谁?”

乌衣神相道:“昭雪公主!”

“昭雪公主?”轩流风道,“似乎我跟她并不认识吧?却是何时得罪了她?”

其实,轩流风一见昭雪公主的身影,就感觉十分相熟,料定必是熟人,不过这几天遇见的人太多,他一时想不起她是哪一位罢了,他这般开口,只是为了方便从乌衣神相的口中套话而已。

乌衣神相侧脸斜看了轩流风一眼,脸上皮笑肉不笑,言道:“昭雪公主你不认识,那么柳雪儿呢?”

“柳雪儿?竟然是她……难怪了……”轩流风道,“可是她不是出身草莽吗?什么时候却成了公主?”一听到乌衣神相的口中吐出柳雪儿三个字,顿时他心下就释然了,不过旧问题刚解决,新的疑惑却又产生了,他不解她一个江湖儿女何时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庙堂之上的公主?

轩流风心中不胜迷惑,半晌不言,良久之后才开口道:“柳雪儿?你是说柳雪儿便是昭雪公主?”

乌衣神相道:“不错!”

轩流风道:“原来如此……”顿了一下,忽道,“如此说来,你率领乌衣卫深入苗疆之中灭了荒月教,这一切都是柳雪儿的授意?”

“不错!阁下倒是……”乌衣神相眉毛一抖,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而道,“不对,荒月教上上下下都被我屠戮一空,根本没有任何活口留下,你凭何断定是我下的毒手?”

轩流风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不必管我如何断定是你下的毒手,眼下,我只问你一句,荒月教上下所有教众当真都是死在你的剑下?”

乌衣神相嘴角一斜,就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来,阴声道:“不错!都是我死在我‘寒光剑’之下……哼,一群凡夫俗子,不识好歹,妄想螳臂当车,那是他们自取其辱而已,死有余辜。”

“很好!”轩流风神色一寒,冷冷道,“今天,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是吗?”乌衣神相的脸上依然挂着嘲笑,轻鄙道,“本座就在这站着,你若有何本事就放马过来……不要光耍嘴皮子,不敢出手,徒招人瞧不起而已。”

“哼!”轩流风瞳孔一紧,厉声道,“那好,废话便不跟你啰唆了,等我收拾了你,再去找柳雪儿算账……”说话间,意念一动,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一把蓝芒流转不定的神兵——归虚刃。

“归虚一击,杀!”

剑诀一引,咻的一声,就看见一道淡蓝的光芒从轩流风的手中飞了出去,直朝乌衣神相的眉心飞射过去,快如流光飞电。

“哼,雕虫小技罢了,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乌衣神相却是不慌不忙,嘴角微微向上一挑,左手屈指一弹,就看见一缕指风化作一把寒冰之刀朝归虚刃对撞过去。

蓬!

两相一碰,就看见那“寒冰之刀”蓦然炸成粉末,消散无踪,而归虚刃则被撞得倒飞回去。

“嘿嘿!”轩流风冷笑道,“抬手之间,十指发出凌厉的剑气,伤敌于无形,阁下确实是宗级高手……”他抬手一招,那归虚刃就回归到他的手中,同时意念一动,那流影剑就从他的背上飞了出来,绕着他的身子飞旋不定。

“再接我一招!”

轩流风蓦然厉喝一声,一步踏出,缩尺成寸,整个人就化作一道流影朝乌衣神相冲杀过去,速度快如奔雷闪电。

“哼!”

乌衣神相冷哼一声,不惊不忙,左手一扬,就看见又有五道由寒冰之气凝聚而成的飞刀呈一朵梅花射向轩流风,不过却是奈何不了轩流风,刚一近身,就被流影剑衍化出来的那一团剑幕绞成粉碎,归于虚无。

轩流风的去势并未受阻,依然迅猛如雷,须臾之间就接近了乌衣神相,左手一挥,手中那一把归虚刃就化作一道淡蓝色的死亡之光朝乌衣神相的咽喉抹去。

叮!

乌衣神相嘴角一挑,露出一抹鄙夷之笑,蓦然横剑一封,在那电光石火之间就挡住了归虚刃的攻击,同时借势向后一跃,又堪堪躲开了紧随而来的流影剑的攻击。

“一剑寒九州!”

乌衣神相低声叱喝一声,右手一挥,就展开了反击,只见他手中那一把寒光剑陡然就爆发出一片璀璨夺目的光华,如同天幕一般朝轩流风覆压过去,大有崩天裂地,摧枯拉朽之势,十分凶猛,无可匹敌。

剑未加身,无边的寒气就冻得轩流风的手脚有些僵硬,转动不灵便,他料想对方毕竟是宗级人物,法力必定远胜于自己,若是跟他兵刃相接,一个弄的不好,若是让对方的寒冰之气侵入体内,那可就糟糕了。

于是,他便没有举剑相迎,身子向后一跃,掠退开去,在后退的同时,他意念一动,一道宗级符宝——铁骨神盾符就祭了出来,化作一面骨白色的光盾竖在前面。

“叮叮叮……”

只见那漫天剑影悉数斩在“光盾”之上,顿时就爆发出一连串金鸣之音,绵密如雨,最后嘣的一声,整个光盾就离析瓦解,化作虚无。

“火刀符!”

轩流风趁着光盾消失的那一刻,随手又祭出一张宗级符宝,嗡的一声,就看见一把火焰巨刀出现在半空中,明亮如日,璀璨夺目,狠狠向下一劈,当头就朝乌衣神相劈了下去……

“这、这轩流风果然深藏不露,幸好由朱寒光代我出战,不然,只怕……”

“这是什么邪术?如此邪异……”

“半年不见,这轩流风竟然变得如此厉害了?幸好有朱统领亲自出马,不然,昆哥的仇,那岂不是永远报不了……”

……

轩流风随手在世俗之中丢出一张符宝,顿时就引起了滔天巨浪,四周一片骚动,不过,绝大多数人都被震呆了,喧哗之声倒不是很大声。

火焰巨刀挟着开天辟地之威横亘而下,凶猛无匹,饶是手段通玄的乌衣神相都不敢掉以轻心,他暗叫一声厉害,急忙横身一移,就堪堪躲了过去。

轰隆!

乌衣神相是一个大活人,他可以躲避,但擂台却是没手没脚,根本避不开,火焰巨刀一劈而下,顿时就在擂台上斩出一道长长的沟壑来,并熊熊燃烧起来。

“啊,着火了……”

“擂台快倒塌了,大伙快逃命呀……”

“深蓝色的火焰,这、这是什么火?”

……

这火并不是寻常之火,而是道家的真罡之火,十分凶猛,火势一起,瞬间吞没一切,偌大一座擂台,片刻之间就要化为灰烬,顿时台下一片混乱不堪。

“快!保护皇上和公主……”

“啊,御剑飞行,斗剑于九霄之上,莫非这两人便是传说之中的飞仙剑侠?”

……

城楼上,那是火焰威胁不到的地方,所以,上面的人倒是很镇定,并没有慌乱,其中有眼尖之辈,发现火焰的上方有一青一黑两条人影踩着飞剑缠斗在一起,飞来飞去,漫天剑气,光影纵横,那场面无比绚丽,无比壮观,精彩纷呈,扣人心弦,不禁心中摇曳,神往不已。

两人御剑在空,你追我逐,紧紧缠斗在一起,不知不觉就远离了云京城的上空。

此时,只见两人不再飞来飞去,而是相隔约十步遥遥对峙着,在他们的下方,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峰,他们就站在飞剑上,身子没动,但彼此的神兵上下飞舞,碰撞不休,叮叮当当之声不绝如缕。

轩流风脚踏流影剑,手中控制着归虚刃;乌衣神相脚下也是踏着一把扁阔的飞剑,手中则控制着寒光剑。

归虚刃,寒光剑,两者都是绝品灵兵,品相相当,谁也不占谁的便宜,一蓝一白,两道璀璨的光芒就在空中不断对碰,交织出一幅绚烂的血战图。

时不时,乌衣神相十指一弹,嗤嗤声响,就看见一道道寒冰剑气朝轩流风激射过去。

轩流风吃亏在境界低,无法发出剑气对碰,不过他身上拥有不少符宝,随意一丢,诸如火刀符、冰箭符、落石符、后土神盾符等等,这些符宝的威能倒也可以抵挡的住乌衣神相的剑气,使他免却被剑气洞穿躯体而陨落的危险。

“小子,看样子你身上的符宝倒是挺多的嘛,不过都是一些王级以下的货色,根本奈何不了我,哈哈……”乌衣神相嘴角一斜,流露出一抹不屑的嘲笑来。

“是吗?那就让你尝一尝王级符宝的威力吧……八卦降龙符,龙降,灭杀!”轩流风冷冷一笑,左手一扬,一张王级符宝就被他打了出去。

吼!

只见这一张符宝在法力的灌注之下陡然化作一条黑色的元气之龙飞了出去,飞临乌衣神相的头顶之时,一个盘旋,就衍化成一口磨盘一般大小的八卦罗盘,急速飞转。

呜呜狂啸,罗盘在极速转动之中,白光闪烁,就看见无数道粗如拇指一般的雷电不断降落下来,顷刻之间就将乌衣神相湮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