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化形丹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43字
  • 2019-04-10 08:00:04

站在蒋三刀面前的这一位正是乌衣卫的统领“乌衣神相”朱寒光,同时也是修真门派——青衣门“青衣老祖”座下的弟子,修为参悟了金丹之道,乃邪宗境界,他的实力,随便动一下手指头,就能将蒋三刀化成灰烬。

乌衣神相上下打量了蒋三刀一眼,面无表情道:“蒋三刀,本座的身份想必你也清楚了,我便也不跟你解说什么,至于我叫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你是一个聪明人,想必你大约也猜到了吧?”

蒋三刀沉吟道:“莫非跟明天的比武有关?”

“不错!”乌衣神相道,“你应该清楚明天的对手是谁吧?”

蒋三刀道:“柳一剑!”

乌衣神相又问道:“那你对此人可了解?”

蒋三刀如实道:“了解一半吧!”

乌衣神相道:“呃?此话怎讲?”

蒋三刀道:“他的每一场比武我都认真观看过,对于他的实力有一定的了解,至于他的来历和背景,却就不清楚啦,我只知道他的叫柳一剑……不过,我总感觉他的背影有几许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一般?”

乌衣神相道:“既然你对他的实力有一定的了解,那么,我且问你,你自认为是他的对手吗,有没有把握战胜他?”

蒋三刀道:“他的步法和剑法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而且似乎修炼的内功心法也很邪门,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不过,我可练成了绝世神掌——血解残魂掌,倒可以跟他一战,我有一半的把握战胜他……”

“嘿嘿!”乌衣神相怪笑一声,道,“你倒是挺有自信的……不过,本座不妨直白跟你说了吧,你对上他,必败无疑,半分取胜的几率都没有。”

蒋三刀心中一凉,还是有些不信道:“半分几率都没有?这、这不可能……”

“不信吗?”乌衣神相嘴角依然挂着一抹怪笑,想了想,忽然道,“嘿!似乎你对自己所练的‘血解残魂掌’很有信心的样子……那好,我且站着挨你三掌,若是你能伤到我一根寒毛,那么,明天的比武你就有半分几率可取胜。”

蒋三刀迟疑道:“大人!这、这不妥吧?万一……”

乌衣神相道:“万一什么?根本没有万一,你就尽管出掌吧!”

蒋三刀低首沉思了半会,方始抬头道:“那好!恕草民得罪了。”言毕,默运玄功,将七成内力聚于右掌,呼的一声,猛地一掌拍出,挟风雷之色朝乌衣神相的胸膛印去。

砰!

乌衣神相神情自若,站着不动,蒋三刀这一掌就结结实实地击中了他的胸膛,却仿佛击在败革上一般,根本不着力,无法撼动乌衣神相分毫。

“这、这怎么可能?”

蒋三刀向来对自己的掌力很有信心,他这一掌用上了七成的内力,即便是一块坚硬无比的玄武之石,他都信心将它拍成粉碎,但眼下打在乌衣神相的身上,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不由得他不惊诧。

砰!

蒋三刀可不信邪,接着又拍出了第二掌,用上了十成内力,但依然无果,乌衣神相还是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夷然无损。

砰!

蒋三刀依然不死心,将所有的内力都凝聚在右掌,又是狠狠一掌朝乌衣神相的胸膛印了过去,一掌击实,乌衣神相依然如磐石一般负手而立。

反观蒋三刀,他却是遭到一股沛莫可挡的反震之力,呼的一下,一连被震退了七步之多方能稳住身子,整只右掌麻痹不已。

蒋三刀一脸惊骇道:“大人!你……你这练的是什么玄功?”

乌衣神相道:“我修练什么玄功,这个你没必要知道……总归一句话,我若想取你的性命,翻掌之间的事情而已,同样,那柳一剑若想杀你,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闻言,蒋三刀一颗心陡然沉了下去,失望之情充塞整个身体,不过他毕竟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想了想,忽然开口道:“大人,你召蒋三刀前来,想必有法子教我是不是?”

乌衣神相点头道:“不错!我召你过来,是有个法子要教给你……”

蒋三刀只觉心底有些不踏实,问道:“为什么?”

乌衣神相道:“很简单!因为公主并不喜欢缺一条胳膊的人,所以她希望你能取胜。”

一听,蒋三刀顿时就仿佛飞上了云端,飘飘然,不过他也清楚,没到手的幸福,并不牢靠,于是便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奋,微微一笑,言道:“能得到公主的垂青,蒋三刀真是三生有幸……”顿了一下,问道,“大人,不知是什么法子呢?”

……

六月初三,晴。这一天也正是擂台比武的第十三天。

这天,将进行最后一场擂台比试——冠军争夺赛。

决赛的地点是南广场。

只见偌大广场,此刻挤满了人,摩肩接踵,沸反盈天。

城楼上,除了神羽将军和诸多守卫之外,乌月国的国主张世宗和昭雪公主也都亲临现场。

擂台上。

轩流风依然身穿一袭青袍,头戴一顶斗笠,后面背着一把无鞘的阔剑——流影剑。

站在轩流风对面是一名满腮胡子的壮汉,意气风发,腰悬一口宝刀。

轩流风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忽然开口道:“蒋三刀,别来无恙?”

“嗯?”蒋三刀怔道,“莫非我们之前就认识?”

轩流风道:“其实,我的真名叫轩流风,怎么,不记得我了?”

蒋三刀神情一怔,遂即大笑:“哈哈!记得,当然记得。”

“小流子,此人并不是真正的蒋三刀,而是假冒的……这人有法力,并且已在丹田之中结成了内丹,是一名宗级高手,你可要小心了。”

忽然间,荒的声音就在轩流风的识海之中响了起来,给他提醒道。

轩流风传递意念道:“难怪了!我说怎么感觉他今天的气息有点不一样,原来是冒牌货……可是他的外貌分明跟蒋三刀一模一样呀,这易容术未免也太玄乎了吧?”

荒道:“不,这并非什么易容术……而是,此人一定是吞服了化形丹。”

轩流风愕道:“化形丹?”

荒道:“这是一种绝品灵丹,并不好炼制,在修真界流通并不广……只要混合了对方的精血,就能在一个时辰之中变化成对方的样子,端是玄妙。”

轩流风道:“嘿嘿!若是混合了一头母猪的血液,也能变成一头母猪是吗?”

荒道:“当然可以!”

轩流风道:“不是吧……好了,老师,小流子就不跟你闲扯了,等我先把眼前这冒牌货收拾了再说。”

荒叮嘱道:“小流子,这人可是宗级高手,你切勿轻敌。”

轩流风道:“老师,你放心吧,小流子自有分寸。”

意念交流到这便终止了。

轩流风又上下打量了对面那冒牌的蒋三刀一眼,嘴角一斜,忽然张口道:“你根本不是蒋三刀……你到底是谁?”

蒋三刀嘴角一歪,也露出一抹怪笑来,言道:“何以见得我不是蒋三刀?”

轩流风道:“因为,若你是蒋三刀的话,在刚才听到我道出真实姓名的时候,就决不会反应那么淡了。”

蒋三刀道:“呃?嫌我刚才的反应不够热烈是吗?是不是要我冲上抱着你的大腿痛哭一场才可以呀?”

轩流风道:“那好,若你真的是蒋三刀,我且问你,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眼前这一位蒋三刀的的确确并不是蒋三刀本人,而是乌衣神相冒牌的。

原来,乌衣神相昨夜所教给蒋三刀的法子便是——偷龙转凤,由他乌衣神相代替蒋三刀出战。

乌衣神相跟蒋三刀也是昨晚才见过第一面,相交不深,自然不可能知道蒋三刀跟轩流风之间有什么瓜葛。

“怎么?答不上来了是不是?”轩流风见乌衣神相迟疑不答,更加断定他是冒牌的,“说,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冒名顶替?”

“咚——”

此时,鼓声忽然就响了起来。

“哈哈,鼓声已响,便不跟你废话了。”乌衣神相笑道,“等我先把你的手脚废掉之后,再把一切实情告诉你吧……放心!我是不会让你死得不明不白的……”

说着,掣出一把长剑来,剑身清冽如霜,寒光流转。

显然,这剑并非一般寻常货色,而是一把绝品灵兵——寒光剑。

轩流风亦是笑道:“哈哈,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是谁。”

“嗯?”乌衣神相本拟出招进攻,但听了轩流风这话,却又不急的出手了,饶有兴趣道,“那你且说一说我叫什么?”

轩流风道:“若我没猜错的话,阁下应该叫朱寒光,诨号乌衣神相,是乌衣卫的统领……并且我还知道,你并不是寻常的武林高手,而是修真界的一名邪宗高手。”

乌衣神相笑道:“小子,你倒不简单……不错!正是朱某人……哈哈,既然你知道我是一名邪宗高手,那你应该也知道宗级人物的手段有多厉害?小子,你只不过就是一名剑灵而已,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识相的就赶紧跪下求饶吧,否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