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黑白双使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34字
  • 2020-08-07 10:16:12

擂台下。

看客甲心中震撼不已:“我的天!这、这昭雪公主简直也长得太那个、那个了啥?”

看客乙亦是心神翻腾如潮:“真是尤物移人……先不论这昭雪公主的五官长得如何,单是这曼妙的身段,已是令我辈神魂颠倒,几不能自持,若我能一亲其芳泽,即便身死,那也是值得了……”

看客丙:“……”

城楼上。

这一位蒙面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昭雪公主,此次擂台比武的主角人物,众多高手甘愿在擂台上作殊死搏战,为的便是能够得到她的青睐。

在那长长的睫毛之下,是一双会笑的大眼睛,水灵灵,清澈无比。

但此刻,只见这一双美目却发出一道阴冷的眼光,一直就锁定在轩流风的身上,似乎恨不得要将轩流风一口生吞的样子。

昭雪公主静静站在神羽将军的旁边,除了眼底深处蕴含着一丝深沉的怨恨之色外,她并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动作,就仿佛一尊雕像一般。

但她的内心深处却是有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咆哮:“轩流风,别以为你换了一个名字,别以为你戴上一顶斗笠,我便认不出你?哼!即便你化成灰烬,我也能认得出来……咯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这一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嗯?这蒙面女子竟然对我恨之入骨,看来真的是熟人……她到底是哪一个?”

轩流风自从修炼成剑灵之后,他的感官何其敏锐?蒙面女子心底对他的恨意根本瞒他不过。

“罢了,此刻也懒的猜你是谁了……嘿嘿,只要知道你是昭雪公主就可以了,反正明天我夺冠之后,你终会以真面目示我不是?”

对面这白衣修罗尽管武功不凡,但在轩流风的眼中,蚍蜉一般的存在而已,根本不值得他全神贯注与之周旋,轩流风耳听八方,更多的精力放在四周,以防遭人暗算,所以擂台下的众多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从一些交谈的声音之中,他获知了这蒙面女子的一重身份——昭雪公主。

擂台上。

轩流风对白衣修罗的“修罗刀法”已然差不多摸透了,已失去了跟他继续玩下去的兴趣,只见他忽然开口道:“白衣修罗,我练就了诸天万界之中第一玄妙步法——踏北斗,你根本奈何我不得,识趣的,就弃刀认输吧,不然可别怪我出手不留情。”

“是吗?”白衣修罗却根本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冷冷一笑,不屑道,“哼!什么诸天万界第一玄妙步法,简直就是夜郎自大,什么踏北斗,嘿嘿,我看是踩狗屎差不多……哼,别以为你出门踩了狗屎,运气加身,我便奈何不了你……看刀!”说着,狠狠一刀朝轩流风的胸膛劈了过去,刀芒如电,十分迅猛。

轩流风冷哼道:“哼!冥顽不灵,那就让你尝一尝雷煞之气的厉害吧!”蓦然横剑一封,铛的一声,就看见那一把修罗刀砍在流影剑的剑身中间。

蓬!

刀剑一碰,登时一股霸道无比的雷煞之气就顺着兵刃钻进了白衣修罗的体内,顷刻之间就流遍他的四肢百骸,使之周身一麻,在机体的本能反应之下,整个身子向后摔了出去,跌下之后,就倒在那里,口吐白沫,人事不省……

金乌落尽,玉兔初升。

八方客栈,第三楼,一间厢房内,只见三人共坐一席,正在把酒畅饮。

这三人,一青,一黑,一白,都是二十五六岁的光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精力充沛,五官端正,体格健硕。

只见那黑衣人端起酒杯向青衣人敬酒道:“帮主真是神威,今天一上场,三拳两脚之间就把对方给放倒了……来,帮主,我再敬你一杯,预祝你明天旗开得胜,顺利夺冠,成功抱得美人归,干了!”脖子一昂,酒杯见底。

“承你吉言,干了!”青衣人也是一口便将杯中之酒饮尽。

“帮主,我也敬你一杯,预祝你成功当上驸马,从此平步青云,一飞冲天,而我们长龙帮从此称霸武林,一统江湖……干了!”白衣人跟着也端起酒杯向青衣人致祝福之词。

“好,干了!”青衣人端起酒杯,又痛饮了一杯。

这青衣人长着满腮胡子,意气风发,正是长龙帮的帮主,长龙刀客蒋三刀,至于那黑衣人和白衣人,可是他的股肱之臣,在长龙帮之中,除了蒋三刀,就数他们“黑白双使”的地位最高了。

那黑衣人叫梁骁,封号黑龙使。

那白衣人叫萧洪,封号白龙使。

在长龙帮,除了蒋三刀之外,也就数这黑白双使的武功最高。

此次,蒋三刀便只带领他们两人一同进京参加擂台比武,可见蒋三刀对他们是多少的倚重。

今天,蒋三刀在擂台上顺利击败了对手,成功晋级最终决赛,离梦想又进了一步,心情不由得大好,一高兴之下,便吩咐店小二送上一桌佳肴美酒来,小小祝贺一下。

笃,笃笃!

三人正喝得高兴,但忽然间,一阵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什么人?”蒋三刀高声道,“进来!”他原以为肯定是店小二敲的门,那知门一被推开,映入他眼中的却是一张陌生的面孔,身穿黑衣劲装,额头青筋盘错,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

顿时,三人就警惕起来。

蒋三刀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道:“阁下找谁?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那陌生人上下快速打量了蒋三刀一眼,遂即拱手道:“阁下应该就是那长龙帮的帮主蒋三刀吧?”

一听,蒋三刀就知道对方有备而来,不过他自恃武功高强,并不怯场,颔首道:“不错!正是蒋某人,不知朋友有何见教?”

那陌生人道:“蒋帮主,我们大人有话想跟你谈一下,特命鄙人前来相请。”

蒋三刀哦了一声,问道:“你们的大人是那一位?”

陌生人道:“朱寒光朱大人!”

闻言,蒋三刀神色一凛,问道:“莫不是人称‘乌衣神相’的朱大人?”

陌生人点头道:“正是!”

蒋三刀庄正道:“既然是朱大人有请,蒋某岂敢不遵?便请带路!”

“请!”那陌生人朝蒋三刀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遂即就在前面引路。

“帮主,我们也要跟去。”蒋三刀刚要启步,黑白双使忽然异口同声叫道。

蒋三刀沉吟道:“这可不必了,你们留在这里等我就好了……放心,那朱大人决不会对我不利的。”

“那好吧!”

黑白双使清楚蒋三刀的性子,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容反悔,知道多说也没用,便索性顺着他的意思,目送他离开。

蒋三刀离开后,黑白双使继续端起酒杯对饮起来。

蒋三刀跟在陌生人的后面,走出客栈的大门后,那里早有一辆黑色的马车等候着。

两人坐进车厢后,那车夫驾的一声,就赶着马车朝内城行去,速度不徐也不快,相当平稳,蒋三刀坐在车厢之内,几乎感觉不到颠簸。

“不知朋友怎么称呼,可否见告?”

“敝人叫方舟,是朱府的一名管家,叫我方管家便可以了。”

……

一路上,车厢之中断断续续传出一些交谈声。

约莫过一炷香的时间,马车就在一座豪华的府邸之前停了下来。

蒋三刀走出车厢后,抬头一看,只见那匾额上书着两个烫金大字——朱府。

方管家朝蒋三刀道:“蒋帮主,我们大人就在大厅之中等着你,请随我来吧!”

蒋三刀点头道:“好!”

就看见他跟在方管家的身后,走在一条青石铺就的通幽小径上。

穿过一片竹荫,跨过一座石拱桥,随后目的地就到了。

一进大厅,蒋三刀便看见一个黑色的背影负手站在最里边,这背影并不如何高大,其实比蒋三刀还矮了半个头,但蒋三刀一走近他的身旁,却诡异地感觉到竟比对方矮了一截不止,仿佛对面站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千仞高峰。

方管家朝那背影垂首禀道:“大人,蒋帮主已带到。”

“知道了!”那背影轻轻点了一下头,也不转身,开口道,“方管家,你且退下吧!”声音低沉,却极具穿透力,蒋三刀只感到两耳嗡嗡响,几欲失聪。

“是!”

方管家应了一声,便抽身退下。

蒋三刀上下打量了那背影一眼,拱手道:“不知朱大人叫蒋三刀前来有何吩咐?”他心中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惶恐,言语之间不禁带着一丝颤抖。

此时,这背影才缓缓转过身来,蒋三刀往他脸上一瞧,却发觉此人的眼中闪烁着两团冷焰一般的光芒,整张面孔也笼罩在一股迷离的寒气之中,他的五官看起来就显得有些扑朔不真实。

“不愧是乌衣卫的统领,此人的气息好恐怖……他练的到底是什么邪功,竟有如此异象?”

蒋三刀暗自惊心,不过他毕竟也是一名见过大风大浪的江湖人物,尽管心中畏惧,但在表面上却决不会表露出来,脸上神情依旧保持镇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