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白衣修罗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25字
  • 2019-04-09 12:00:17

比武第十天。

轩流风被安排在乙组,场地是北广场。第三轮结束之后,就只剩十五人,仍有一人会轮空。

从白哥的口中,轩流风预先知道,他所在的乙组共有八人,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机会与“轮空”相遇。

记录着轩流风身份信息的竹签在第三场的时候才被抽中,跟他对打的那一人叫徐无相,是一名少林俗家弟子,长相忠厚老实,性子沉稳刚正。

这徐无相手中无兵器,只以一双肉掌跟轩流风对战。

说来,这徐无相可是少林派百年来最为杰出的弟子,除了方丈玄真大师之外,合寺上下就数他的悟性最好,武功最强,三十岁不到,就把少林七十二般绝技悉数习会,并且融会贯通,甚至达到了天人合一之境。

传闻中,他的“龙象般若掌”尤为厉害,随意一掌拍出,隐有龙象之相,开碑断石不在话下。

可惜的是,他再怎么厉害,终究也只是一名凡夫俗子而已,在逆天修真的剑灵面前,他始终就是一介蝼蚁罢了,两者之间,相差悬殊,根本不能相颉颃。

在轩流风的面前,他的掌力不管如何刚猛,那都没用,因为轩流风脚踏八阵步,身法飘忽无定,他根本沾不到轩流风的一片衣角。

退一步说,就算他能够捕捉轩流风的身影,那又如何?轩流风身穿汗青宝衣,绝品灵兵的防御能力决计不是他所能破得开的。

中原武林之中,有这么一句流传颇广的话——天下武学源于少林,对于少林绝学的威名,轩流风也早已听得多了,他一直都想领教一下少林七十二般绝技的玄妙,现在有一个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他当然要好好把握了,所以,一上来,他可没像昨天对付陆冲那样对待这一位少林派的高徒,而是隐藏实力,陪他慢慢游斗。

这一场争斗,轩流风陪徐无相足足玩了近半个时辰,把少林七十二般绝技基本上都领教了一番,从中获益良多。

至于比试的结果,一早就注定了,肯定是轩流风胜出,不过,这一次,情况有一些特别——

七十二般绝技多半都是走的刚猛路子,一一展示出来,那徐无相可是累得气喘如牛,丹田之中的真气更是所剩无几,他武功不但高强,眼力也相当高明,他见轩流风始终气定神闲,脚下的步法玄妙无比,自忖根本不是轩流风的对手,

而他又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心想与其继续献丑下去,倒不如痛快服输,或许更洒脱一些,于是在恰当的时机,他便住手不战,朝轩流风拱手道:“不打了,徐某甘拜下风。呵呵,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兄台深藏不露,武功之高,远非我所能抗衡……”

轩流风轻笑道:“呵呵,好说!”

徐无相道:“多谢兄台手下留情,徐某心中感激不尽。后会有期!”说完,转身走下擂台,留给轩流风一个洒脱的背影。

轩流风心中叹服道:“此人不简单,将来必定有一番大的作为……”

比武第十一天。

进过四轮筛选之后,一共就只剩下八人进入第五轮比武,由于人数少,所以没必要分开两个擂台进行,而是都集中在南广场进行。

这一轮比武,轩流风的对手是崆峒派的林乘风,说起这林乘风,在江湖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剑客,使得一手好剑法——释迦大乘剑法。

提起这释迦大乘剑法,可是了不得,在中原武林十大剑法排名榜上,位列第三,相传乃是佛门大能——释迦佛主亲自传承下来的,降魔伏虎,威力无边。

且不管这套剑法是不是真能降魔伏虎,但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摆在世人的面前,那就是——

自从这林乘风在机缘巧合之下学会了这一套剑法后,他的地位,在崆峒派之中就直线上升,从一个端茶送水的记名弟子一跃成为首席大弟子,在不久的将来,甚至坐上掌门之位,可谓一飞冲天了。

一门剑法,能使一个人的身价激增几十倍,足见这一门剑法的价值实是不凡。

不过话又说回来,剑法是死的,就算剑法如何玄妙,但落在凡夫俗子的手中,始终就是一套寻常的剑法而已,不管招式如何绚丽,如何好看,威力终是有限,根本不能逆天。

不管这林乘风在江湖上如何叱咤风云,在轩流风的面前,他终究还是一介蝼蚁而已。

不管这释迦大乘剑法的招式如何精妙,在诸天第一无上步法——踏北斗的面前,都是不值一提。

八阵步一旦施展出来,八荒六合都是轩流风的影子,晃得林乘风两眼冒星星,他越斗越郁闷,胸中积了一股郁气,无处宣泄,差点就生生憋死。

斗到最后,林乘风甚至失去了理智,不顾一切地撕破了文质斌斌的表相,露出凶悍的本质来,手中的长剑失去了章法,乱砍一通。

见此,轩流风暗叫一声可惜:“哎!想不到此人的心智如此脆弱,看样子还须多多磨炼才行呐……”经过半个时辰的对战,他基本上也把“释迦大乘剑法”的种种变化掌握在心,于是便不打算逗林乘风继续玩下去了。

“花开见佛,看剑!”

只见林乘风眉毛一挑,一扬手中长剑,呼的一声,当头一剑就朝轩流风的面门劈了下去。

“来的好!”

这一次,轩流风不再躲闪,左臂蓦然向上一抬,举剑迎了上去。

叮!

两剑一碰,霎时之间一股无声无息的雷煞之气就侵入了林乘风的体内,就看见他的毛发陡然一扬,喉间发出一声无意识的怪叫,同时身子向后一仰,砰的一声,直挺挺便倒了下去,四肢抽搐,面部扭曲,口吐白沫,样子好不狼狈。

“啊!这林乘风终究还是被气疯掉了……可惜,可惜了……”

见状,太半看客多以为这林乘风是被轩流风气晕过去的呢。

比武第十二天。

这天将进行第六轮比试,这天将是四个绝世高手在世人面前一展雄风的日子。

轩流风在第一场就登台亮相,他的对手叫习不平,绰号白衣修罗,是一名年纪跟他相仿的绝世男子,白衣胜雪,器宇轩昂,玉树临风,气度不凡,一表人才。

“白衣修罗?嘿嘿,敝人能嗅到你身上有一股隐晦的杀气,莫非尊驾是修罗门的杀手?”

在这天之前,轩流风人生轨迹跟这一位白衣修罗没有任何交集,素未谋面,根本不知道他的底细,不过轩流风倒听说过乌月国也有一个杀手组织——修罗门,两者都跟“修罗”二字沾边,这便也就不怪轩流风会将彼此牵扯到一块了。

白衣修罗笑道:“哈哈,阁下的鼻子倒是挺灵敏……不错,习某人正是修罗门的白金杀手。”

轩流风沉吟道:“青铜,白银,黄金,白金,一共四级……嘿嘿,阁下年纪轻轻,竟然就获得了‘白金杀手’的封号,了不得,佩服,佩服!”

白衣修罗道:“不敢当,过奖了!”

“咚——”

两人没交谈几句,很快鼓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就看见白衣修罗亮出一把戒刀来,虚空一扬,叫道:“死在习某手中这一把‘修罗刀’之下的鬼魂没一千也有八百,此刀一出,必将饮血,阁下可要当心了,看刀!”

刀字一落,就看见他合身一扑,人刀合一,化作一抹璀璨的流光,白虹贯日一般朝轩流风冲了过去,迅猛无匹。

他的攻势不可不谓凌厉,但却对轩流风造不成什么威胁。

轩流风淡淡一笑,蓦然一步踏出,从生门趋向休门,身子一晃,轻描淡写之间就躲过了攻击,同时掣出背上的流影剑,顺势一剑就劈了出去。

锵!

白衣修罗横刀一格,就挡住了轩流风的攻势。

其实,若非轩流风想瞧一下他的刀法有什么出彩之处,只怕单这一下刀剑相碰,就能将他放倒了。

擂台上,一青一白,两条人影,一刀一剑,两把锋刃,彼此交缠在一起,相争十分激烈,不过台下的喝彩之声却是并不怎么热烈。

这天,站在擂台下的诸多看客,心中都有一股莫名躁动,根本无法静下心来,这是为何?

只见这些看客,时而往擂台上瞧,时而却往城楼上瞄。

莫非城楼上有什么新奇的事物?

轩流风也察觉到今天的气氛有一些怪异,他忍不住也把眼光往城楼上一瞟,顿时就看见在神羽将军的旁边,今天多出了一个曼妙的身影,玲珑凸透,婀娜多姿,是那么的迷人,令须眉一见之下,就忍不住浮想联翩。

“这女子是谁?怎么我感觉好生面熟的样子?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呢?”

以轩流风剑灵的眼力,千米之外的一只苍蝇是公是母,他都分辨得出,眼力比一般人不知好几倍,可惜的是,城楼上的女子脸上蒙着一块纱巾,他无法透视,便也不知道她的五官到底长着什么样子了,依稀间,他只觉得这女子的身影好生熟悉的样子,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