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苗十八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264字
  • 2019-04-09 08:02:16

接着第二个上台跟蒋三刀较量之人是一名年方十九岁的少侠,叫苗十八,出身名门正派,是点苍派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身材修长,长相英俊,气度不凡,腰间悬着一把朴刀,抱手而立,神情倨傲。

他一登上擂台,朝蒋三刀拱了拱手,相互间又客套了几句,随后两人默然对峙着。

“咚——”

战鼓一响,霎时就看见苗十八率先出刀朝蒋三刀扑了过去,他的身法十分迅捷,须臾之间就接近了蒋三刀,手起,刀落,就看见一道惊虹一般的刀芒当头朝蒋三刀的顶门儿劈落下去,动作干净利落,十分迅猛。

锵!

蒋三刀却是临阵不慌,待那刀芒将落之际,他陡然一侧身子,便躲了过去,同时唰的一下,那长龙刀便被他抽了出来,顺势向上一撩,顿时就跟那朴刀碰在一起,火星飞溅之中,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他的内力远胜于苗十八,两刀一碰之间,他浑然没事,苗十八却是被他震得虎口发麻,手中的朴刀险些把持不住,差点就被磕飞。

苗十八暗叫一声厉害,借力向上一翻,嗖的一声,就从蒋三刀的头顶翻了过去,同时身子翻转之间,一刀挥出,就看见一道凛冽的刀光斩向蒋三刀的后背。

这一刀,好不凌厉,不过却是依然奈何蒋三刀不得,蒋三刀听得风声劲急,他便知道刀势迅猛,不敢小觑,急忙转过身,同时横刀一封,叮的一声,就架住了对方的攻击。

两人之间的对战,一开始,苗十八抢得了先机,前二十招都是他主攻,蒋三刀防守。

不过,论内力,他不如蒋三刀,论刀法,他的“点苍刀法”也不如“长龙刀法”精妙,综合而言,他确实逊色于蒋三刀。

二十招一过,蒋三刀就反客为主,抢占了上风,并且一鼓作气,绝招叠出,堪堪在第三十三个回合的时候,演一招无边落木,一刀从苗十八的双膝掠过,带出一蓬血雨。

啊!

苗十八惨叫一声,咚的一声,重重跪倒下去,失去了战斗力,双膝鲜血不断狂冒,很快他就失血过多,脑中一阵晕眩,便就昏迷过去,生死难料。

咚!

鼓声一声,神羽将军随即就宣布蒋三刀顺利晋级,然后蒋三刀一脸冷酷地走下擂台,融入人群之中不见。

蒋三刀刚下擂台,就看见城楼上飞下一人,直接走了过去,一把提起苗十八,带他离开擂台。

胜负一定,台下就响起一片议论之声。

轩流风则缄默其口,并不随众人一道起哄,但在他心中,念头却是飞转如电:“我答应过青花要帮她把蒋三刀的驸马之梦斩灭……下一轮比试,我要不要请那神羽将军再帮一下忙呢?算了!且让他多蹦跶一会……”

咚!

鼓声再响,四周静了静,接着神羽将军就念出两个名字来,他声音一落,就看见两条人影窜上擂台去。

轩流风朝擂台上瞥了一眼,发现那对峙的双方都是十八九岁的愣头青,胡子都没长,却都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故作高深。

很快鼓声又响了起来,顿时就看见两人挥动手中的兵器朝对方扑了过去,很快厮杀成一团,两人都是使一把长剑,剑法上的造诣颇为不俗,打斗的场面也极为惊心动魄。

不过,在轩流风的眼中看来,那简直就是两个小屁孩在过家家一般,小打小闹,了无看头,他看了一会之后,见两人依然相持不下,兀自斗得难分难解,瞧那趋势,估计半个时辰也难分出胜负来。

轩流风实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观看这种没有养分的比斗上,于是他就跟白哥打一声招呼,随后独自一人径直回白哥堂去了。

回房后,他先从金刚戒中取出一颗内丹喂给小天,简单跟它交流了几句,随后又跟荒闲扯了几句,最后盘坐在床上,运转法力,修炼神通……

第一轮比武,由于各人的实力参差不齐,存在瞬杀的情况,所以在第一轮比武的时候,一天下来,一个擂台上就能进行四十来场,但经过一轮淘汰之后,能够进入第二轮比武的都是一些狠角色,彼此之间的差异并不是很大,搏杀起来就有些费时了。

共一百零八人进入第二轮比武,南北两个擂台同时进行,足足用了两天时间才轮完,也就是说,在擂台比武进行到第九天的时候才能进行第三轮比试。

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之后,在第九天的时候,一共就只剩下二十九人参加第三轮比试。

由于人数并不多,再分开两个擂台进行,也就是只剩下十四人一组而已,所以就采取了一挑一的随机制。

二十九人,是单数,一对一的话,注定有一人要轮空,轩流风起先想让白哥帮忙再作一次弊,让那轮空落在自己的头上,不过他转念一想,老是麻烦那神羽将军也不好,又想道反正一个擂台就进行七次,应该也很快的,不会浪费什么时间,便作罢。

轩流风从白哥的口中知道自己被分在了甲组,场地是南广场的擂台。

比武第九天。

这天,刚一天亮,轩流风跟白哥就早早出现在南广场。

辰时一到,擂台比武就准时拉开序幕。

最先第一场上台的那两人,一人叫罗童,绰号叫神罗童子,别看他身材瘦小,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上去就像一个十岁孩童,实则他却是快三十而立之人了,轩流风从白哥的口中了解到,他是天罗教的一名护法长老,武功奇高,无人敢瞧他不起。

另外一人叫王京鸿,诨号叫惊鸿剑客,是一名年约二十六七的佳公子,长相儒雅,衣着简约,古朴之中透着几许秦晋之风,轩流风也不必向白哥打探,他之前混江湖的时候就听闻过此人的万儿,早就知道有他这么一号人物存在,不过素未谋面罢了,知道他是盘踞在长江上游的巨头门派——飞鸿门的少门主,一把惊鸿剑威震长江一带,不知有多少闺中少女为之倾倒。

两人上台后,彼此作揖行一礼,跟着又客套了两句,随后就亮出兵器来,摆出一个自以为很酷的动作来,静静对峙。

“咚——”

很快,鼓声便响了起来,顿时就看见两人同时出招朝对方杀了过去,缠斗在一起。

那神罗童子手中使一把戒刀,刀是好刀,无坚不摧,他的刀法,造诣颇也不凡,纵横捭阖,大气磅礴,直劈,横砍,斜斩,每一刀都瞅准对方身上的要害下手,每一招都把对方往死路上逼,端是霸道无比。

反观那惊鸿剑客,他跟那神罗童子所走的刚猛路子恰好相反,他走的是飘逸路子,身法飘忽如风中之絮,剑法灵动如粼粼波光,长剑一抖之间,剑花便如漫天飘雪,无比肃杀。

两人一刚一柔,旗鼓相当,杀得难分难解,一直厮杀了大半个时辰都未能分出胜负。

论内力,那神罗童子练的是童子功,功力深厚绵长,比惊鸿剑客略胜半筹,但他的刀法走的是刚猛路线,消耗起来也剧烈,不宜持久作战。

果然,时间一长,神罗童子就渐感内力不济,斗到最后,稍微一个不小心,就败在了王京鸿一招“惊鸿一剑”之下,被他一剑穿喉,死于非命。

轩流风的运气比较不错,在第二场的时候就轮到他上台,跟他同台竞技的那人叫陆冲,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公子哥,作秀才打扮,文质彬彬,举止温文尔雅,刚从天机宫出来混江湖,还未闯下万儿。

这陆冲,别看他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但真应了那一句俗话——人不可貌相,其实他是天机宫的主人——天机老人的得意爱徒,获得了真传,一身本领那是惊天地,泣鬼神。

尤其是他精于神算之术,掌握了那冥冥之中的天机,料敌机先,手中天机刀随意一挥,诸神辟易,在前面两轮比试之中,他都是七八招之间就将对手解决掉,端是好效率,好身手。

人这一生,若是诸事都太顺利了,他不免就染上一些骄狂,这陆冲也不例外,况且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华,岁月还来不及磨平他身上的棱角,他的神态举止之间难免会流露出一些傲气。

一上擂台,他看见轩流风是一名独臂人,心中便有几分瞧不起,张口道:“这位兄台,你以独臂之身竟然走到了这一步,实在不简单呀,佩服,佩服!”前面这半截话倒算客套,并没什么,但他接着吐出来的后半截话未免就有些伤人了,“不过,这次遇上了我,只怕你的气运就走到尽头了,可惜,可惜!”

轩流风漠然一笑,言道:“是吗?那就走着瞧吧!”他最恨的便是别人拿他的断臂说事,当下陆冲就在他心中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决定要给他一点颜色瞧一瞧。

鼓声,很快便响了起来。

陆冲扬了扬手中的天机刀,露出一抹自以为很迷人的笑容,朗声道:“喂!你是独臂人,为了公平起见,我且让你三招,快出招吧!”

“是吗?”

轩流风冷冷一笑,声音未绝之中,就看见他蓦然掣剑在手,同时一步踏出,身子一晃,嗖的一声,人剑合一,就化作一道残影朝陆冲掠了过去,速度之快,有如流光。

砰!

刹那之间,那流影剑的剑柄就撞在了陆冲的心口上。

啊!

陆冲的喉间无意识地发出一个凄厉的音节,接着就看见的他身子向后一弓,呼的一声,就如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口中鲜血直喷,在空中扯出一条长长的红线。

蓬!

陆冲直接就飞出了擂台之外,重重跌落于地,屁股立时摔成两半,挣扎了一下,随后就昏迷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