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千手门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26字
  • 2019-04-08 20:00:16

第二个上场跟轩流风对打的是一名虬髯壮汉,身高九尺,无比魁梧,仿佛一尊铁罗汉站在那里,威风凛凛,气势巍峨。

从神羽将军的喊话之中,轩流风知道这人叫汤轶,绰号叫一品刀客。

一品刀客飞身登上擂台,走到轩流风的对面,朝轩流风笑了笑,抱拳道:“俺叫汤轶,拜在御刀派‘大千刀客’沈千的门下,请兄台多加指教!”言语之间颇为敬重。

轩流风见他说话如此随和,顿生好感,朝他微微一笑,点头道:“好说!”

随后,两人就随意闲扯了几句。

“咚——”

很快,鼓声便敲响了起来,就看见两人舞动手中的兵器朝对方冲了过去,很快相斗在一起,刀光剑影,场面颇为激烈的样子。

这一次,一品刀客对轩流风的态度比较恭敬,投桃报李,轩流风于是便也没有说出让对方几招之类的话,他见招拆招,先陪一品刀客走了几十个回合,待把他的刀法了解得差不多之后,照样使一招“玉虚十二剑”之中的精妙招式将他打败。

一品刀客被轩流风一招逼下擂台后,那神羽将军遂即宣布轩流风二连胜,顺利晋级,成功进入下一轮比武。

轩流风从擂台走下来之后,他径直走到了白哥的旁边。

“哈哈,贤弟好身手,轻轻松松就过关了,恭喜恭喜!”

白哥见他凯旋归来,免不了要恭贺他一两句。

轩流风跟白哥闲扯了几句之后,最后说道:“白兄,为了备战下一轮比武,我先回去修炼了,你留下慢慢看……”

本来,轩流风想跟白哥打过招呼之后,便要告辞回去,但忽然间,鼓声一响,他听到神羽将军喊道:“下一场对战的两人是……”顿了一下,嗓子一高,又道,“长龙刀客蒋三刀和千手如来叶重舟,两位请上场!”

声落,就看见两条人影同时飞身登上擂台,相距七步对峙着。

“蒋三刀?”

一听到蒋三刀这三个字,轩流风刚要迈出去的步子便又放了回去。

“贤弟,为何又不走了?”

白哥见他忽然又不走了,颇感不解,遂开口问道。

轩流风道:“这‘长龙刀客’蒋三刀是我的一名老朋友,所以,我想留下来看一看他的刀法有长进了没有……”他抬眼往擂台上一看,顿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就映入他的眼帘之中。

那身影傲立如松,意气风发,满腮蓄着胡子,正是那长龙帮新上位不久的帮主——蒋三刀。

曾几何时,轩流风恨不得将这抢走他的初恋的情敌碎尸万段,此刻,再一次见到他,心中却是一片平静,对他已没有了仇恨。

如今的蒋三刀,在轩流风的眼中,那只是一个随意就能捏死的蝼蚁而已,对于这样的存在,轩流风自然提不起仇恨,有的只是悲悯。

站在蒋三刀对面的那一人是一名身材瘦小的汉子,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光景,长的尖嘴猴腮,一对绿豆一般的眼珠子贼亮贼亮,相当精悍的样子。

“白兄,这‘千手如来’叶重舟是什么来头?乍听他的绰号,我还以为他是一名和尚或是头陀,那知却不是……”

千手如来,这绰号听起来蛮唬人的,轩流风不禁对他产生了一些兴趣。

白哥道:“嘿嘿,这叶重舟可是大有来头哦……不知贤弟是不是江湖上有这么一个组织——千手门?”

轩流风作凝思之状,极力在脑海之中搜寻了半会,最后摇头道:“不曾听说!”

白哥笑道:“呵呵!你没听说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估计江湖上知道这个组织的人寥寥可数,因为这是一个十分隐蔽的神秘组织……”

轩流风问道:“这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白哥道:“千手门其实还有一个叫法,那便是盗门……”

轩流风道:“盗门?哈哈,莫不就是一个专门干那偷鸡摸狗勾当的小贼窝?”

白哥颔首道:“算是吧!不过,这‘千手如来’叶重舟可不是一般小偷小摸的小贼,而是专干大买卖的大盗……千手门传承数百年,历代都是一脉单传,也即是说,只有一名门主和一名徒弟,共两人。”

轩流风问:“那这叶重舟是现任门主,还是他上面还有一位师父?”

白哥道:“他的师父尚在,所以还轮不到他当门主……千手门的现任门主是‘千手盗王’萧冷。”

轩流风哦了一声,又问:“传承数百年的门派,想必底蕴一定不小,那这千手如来可练成了什么绝学?”

白哥道:“这千手如来最拿手的绝学,传言是一套厉害无比的无上指法——千劫多罗指,至于如何厉害,我也未曾领教过,那便不得而知了……”

轩流风道:“就一套指法么,还有没有其他的?”

白哥道:“这叶重舟之所以被称为‘千手如来’,那是因为,据说他一身所学非常博杂,掌握一千多手武功绝学呢!”顿了一下,道,“传闻之中,千手门有一本无上典籍——盗经,据说一旦修炼到至高境界,无物不可盗,连那冥冥之中的气运都可以窃取,使自己变成天底下最幸运之人,出门就踩金子,更能向天盗命,多活几百年,甚至长生不老……”

轩流风暗忖道:“向天盗命,多活几百年?莫非这是一本修真典籍?”口上含笑道,“连冥冥之中的气运都可以窃取,这太玄乎了……不过,很显然,这叶重舟并没有把那‘盗经’上面的东西都学到手……”

白哥道:“这怎么说?”

轩流风道:“因为那么多对手他没遇上,却偏偏碰上了蒋三刀,这说明他的运气实在有点背……”

白哥道:“呵呵,也许是……听说这蒋三刀新近练成了一套无上掌法——血解残魂掌,武功突飞猛进,已是鲜有敌手……”顿了一下,接着道,“论名头之响,这‘血解残魂掌’可比‘千劫多罗指’大得多了……不过,据说叶重舟会一千多种绝学呢,又有谁能知道他有没有练成比血解残魂掌还恐怖的绝学呢?这两人之间,孰强孰弱,现在实在不好断言,且拭目以待吧……”

这血解残魂掌,传闻乃是“败血神魔”独孤不败的得意之作。

相传两百多年之前,这败血神魔可是中原武林之中当仁不让的第一魔头,名震八方,他就是凭着这么一套血解残魂掌大杀四方,奴役整个武林,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阵滔天巨浪,闯下赫赫不朽的威名,两百多年过去了,依然不减。

“咚——”

这时,战鼓终于在万众期待之中响了起来。

顿时就看见擂台上的两人蓦然一动,就化作一道残影朝对方扑了过去,很快就激战在一起。

只见那叶重舟赤手空拳,并没有使用兵器,身形腾挪之间,十分灵巧,变化莫测,右手使一套指法,或点,或戳,招招凌厉,左手忽掌忽爪,时而握拳一拳朝对方的心窝捣去,时而又变作一把手刀斜着斩向对方的脖子,端是变化万端,不可度测。

而是“长龙刀客”蒋三刀手中使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刀——长龙刀,刀法展开之间,漫天都是凛冽的刀光,杀气纵横,气势磅礴。

两人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短时之间难分胜负,兀自杀得难解难分,好不激烈,台下喝彩之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两人以快斗快,一个呼吸之间,就斗了上百来个回合,兀自难分上下,其中精彩纷呈,险象环生,台下的喝彩之声更加高涨,如浪涛阵阵,直冲九霄。

很快,两人交手已在千招之外。

就在这时,忽闻蒋三刀大喝一声道:“着!”只见他蓦然使一招“长龙刀法”之中的厉害杀招——时乘六龙,悄无声息地一刀劈向叶重舟的左边肩头,速度快如流光,迅猛如霹雳。

这一招出手太快了,快得让人匪夷所思,即便武功高如应劫公子,他在台下看到这一招,都忍不住惊呼,暗中替叶重舟捏了一把冷汗,忖度若是换了自己,只怕要中招,难逃一劫。

不但是应劫公子替叶重舟捏了一把冷汗,台下观战者,十有八九都替他捏了一把冷汗,都以为他这一次要危险了,那知接下来的景象却是让人有些意料之外——

面对蒋三刀必杀的一招,叶重舟却是临危不惧,左肩猛地向下一沉,同时右手屈指一弹,就击在长龙刀的刀身上,铮的一声,将它震偏开去。

不过,虽然让他避开了这一刀,但这样一来,他的左肩就露出了破绽,不啻于将空门卖给了蒋三刀,他出指的时候,脚下同时用力向后一蹬,想向后跳将开去,好把破绽补上。

奈何,蒋三刀并不是吃素之辈,只见他瞬间就抓住了破绽,左手猛的一掌推出,这一掌,他用上了十二成血解残魂掌的掌力,刚猛无铸,看似平淡,实在狂暴无比,迅如风,猛如雷,顷刻之间,结结实实就印在了叶重舟的肩头上,砰的一声,将他震下擂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