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碧刀公子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3058字
  • 2019-04-08 12:01:15

当轩流风和白哥回到白哥堂之时,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为了答谢轩流风,白哥命人在二楼的大厅之中摆下丰盛的酒菜来款待他,轩流风原本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吃喝之上,但有道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盛情难却之下,他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三更天,众人这才各自散去。

轩流风回房后,盘坐于床上,两眼一合,就进入物我两忘之境,先将那十门雷系无上神通一一温习了一遍,随后就神魂出窍,在识海之中反复演练起八阵步来。

次日,乃擂台比武的第四天。

轩流风陪白哥吃早餐的时候,从他的口中知道,北广场新造的那一座擂台在第三天就投入了使用,两座擂台同时一进行,一天下来,大概有近百人上场。

一共六百多人参加比武,若照这个速度估算的话,第一轮比武要在第七天才能结束。

白哥本想邀轩流风一同前往观看擂台比武,不过轩流风念及距离那门派演武大会就只剩下十来天的时间而已了,他为了能在演武大会之中夺得一个好的名次,为了获取一份丰厚的门派奖励,他心想还是抓紧时间提升修为要紧,所以就婉言谢绝了他。

于是,轩流风整天就待在房间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心沉浸于修炼之中。

踏北斗的第一重境界——八阵步,他感觉练得也差不多了,至于第二重遮天步,那必须先晋升成为剑王之后方能修炼,以他目前的境界,就算想修炼也修炼不来。

所以,在接下来的修炼之中,他主要就是把精力放在修炼那十门雷系无上神通之上。

法力是根本,先努力将法力提升上去,这才是重中之重。

时间若白驹过隙,一晃眼之间,三天的时间便过去了。

在这三天之中,除了早晚饭时间,轩流风经不住白哥的盛情邀请到二楼用餐之外,其余时间,他就一直待在房间之中修炼,寸步未离。

在这三天时间之中,轩流风从荒的身上又多学了一门无上神通——八荒五雷未央法。

这天,是擂台比武的第六天。

傍晚,白哥回来之后,他照样摆下一桌丰盛的酒菜与轩流风同醉一场。

席间,白哥照例将白天发生在擂台之上的一些精彩片刻复述给轩流风听,随后告诉他,第一轮比试已然结束,比估测中的七天提前了一天,共一百零八人顺利晋级,次日将进行第二轮比试。

六百多人报名比武,第一轮下来,就只剩下一百零八人,平均下来,六个人之中才有一人晋级,可见彼此之间的争斗是多么的残酷。

第七天,第二轮比试如期进行。

第二轮的比试规则仍旧采取抽签随机制,连胜两场方能晋级。

随机这个东西,太不好说了,轩流风可不想随机一天下来都轮不到他自己,那样就白白浪费他的时间,所以他叫白哥找上那神羽将军,暗中动一下手脚,安排他第一个上场。

白哥并没有令他失望,那神羽将军也没有让他失望,鼓声一声,第一个从神羽将军的口中念出来的名字就是——柳一剑,第二个是碧刀公子燕青。

这碧刀公子乃是碧刀门的少门主,他老子是“碧眼狂刀”燕狂,在中原武林之中也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主儿。

提起燕狂之名,江湖之中,无论男女,无论老少,无不夸赞他使得一手好刀法——狂刀七绝,真绝!

不过对于他的人品,普天之下,但凡见过他的人,却都不敢恭维——碧眼狂刀,真狂!

有道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燕狂是一个狂人,从小在他的熏陶之下,耳濡目染,他的儿子碧刀公子也养成了孤狂的性子,自以为他自己便是这个江湖的主宰,目无余子。

连皇帝老子他都不给面子,他更加不把轩流风放在眼里,登上擂台之后,斜眼瞧了轩流风一眼之后,便抱起双手,脖子高高昂着,一副天下我为尊的样子。

轩流风的处世宗旨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见对方如此孤狂,他冷冷一笑,也没说什么,就站在那里,眼中尽是冷漠之色。

“咚——”

很快鼓声就响了起来,碧刀公子横了轩流风一眼,叫道:“小子,看在你只有一条臂膀的份上,本公子且让你三招,快出剑吧!”他的年龄看上去比轩流风还小上三四岁的样子,竟然直呼轩流风为小子,看来,他的确也狂到了姥姥家。

轩流风干笑道:“小子,乳臭未干,竟也敢口出狂言?嘿嘿,嘲笑我只有一条手臂么?信不信我一招之间就将你的右手给废了?”

碧刀公子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好笑的笑话,捧腹大笑道:“哈哈!一招之间就想废掉我的一只手?本公子不是听错了吧?”

轩流风淡淡一笑,道:“你认为呢?”

碧刀公子笑容一敛,正色道:“那肯定是听错了!”

轩流风冷笑道:“嘿!敝人的话说得如此大声清晰,你这都可以听错……那么,想必你的耳朵并不好使,既是如此,我临时变更主意了,就帮你把一只耳朵割下来好了……”

碧刀公子一听,不以为然,轻蔑地撇了撇嘴,叫道:“小子,光在嘴巴上叫有什么用?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咯,我等着看你如何割下我的耳朵哩!”

轩流风眉毛一轩,也懒的继续跟他废话,喝道:“小子,那你可要睁大眼睛瞧清楚了……”

声未落,一步踏出,身子一晃,就出现在碧刀公子的背后,识海之中念头一动,咻的一下,就看见一道淡蓝色的光芒从他的眉心之中射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碧刀公子的右耳飞了过去,嗤的一声,血光飞溅,就看见一只耳朵掉落于地。

啊!

碧刀公子吃痛之下,禁不住发出一声惨呼,他猛地转过身,见到轩流风脸上挂着一抹玩味之笑,顿时火冒三丈,眼中杀意滚滚。

唰!

他蓦然从腰间掣出一把锋利的宝刀来,刀身上绿芒流转,邪厉无比。

呼!

他手臂一挥,当头一刀就朝轩流风劈了过去,势沉力猛,刀光如电,隐有风雷之色。

“好刀法!”

一叶知秋,轩流风见碧刀公子劈将出来的这一刀颇为凌厉,料想他的身手颇有几下子,动了心思,想瞧一瞧他到底有多少料子,于是他便没出狠招,而是脚下一错步,闪身躲了过去。

碧刀公子所习刀法正是他老子碧眼狂刀传授给他的“狂刀七绝”,这刀法,怎么一个狂字了得?只见他一出刀,如疯如狂,只攻不守,以攻代守,一味抢进,瞧他那架势,真不恨不得一刀就把轩流风劈成十块八块的样子。

其实,不得不承认,这“狂刀七绝”确实很黄很暴力,很绝很玄妙,而碧刀公子的本身的功力也相当了得,放在江湖之中,绝对是超一流高手。

奈何,他的时运实在不济,碰上了轩流风这个堂堂正正的剑灵,尽管他手中的“碧芒刀”大有无坚不摧,无招不破之势,但在诸天第一无上步法——踏北斗的面前,他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轩流风随意一晃,轻轻巧巧就躲过了他的攻击,游刃有余。

这狂刀七绝似乎并没有固定的招式,要旨就是一个狂字,料敌机先,一旦窥准敌人的破绽就猛下狠手,往死里攻击,不死不休。

相让一百多个回合之后,轩流风基本上就洞悉了这一套刀法的精髓,他的时间很宝贵,还想着早早结束之后好回去修炼八荒五雷未央法呢,既已看穿了对方的底子,他认为已无必要陪碧刀公子耍下去了。

心中有了决断,当下就看见他掣出流影剑来,暗中运转法力,在剑身上附上一层雷煞之气,蓦然使一招“玉虚十二剑”之中的厉害杀招——关河梦断,斜刺里一划,挥剑斩向碧刀公子的胸膛。

锵!

碧刀公子回刀一封,顿时刀剑就碰在一块,霎时之间,那雷煞之气化作一股电流钻进他的体内,使他周身一麻,顷刻间就失去了反抗之力,动弹不得。

轩流风本想接着一剑了结他的小命,不过忽然间瞥见他失去了一只耳朵,心想,对于性子孤狂之人来说,这一份活罪也已够他消受了,便没有对他赶尽杀绝,而是身子一晃,闪到他的后面,抬腿,一脚飞了出去,结结实实踢在他的屁股上,呼的一声,将他直接踹下擂台去。

“这碧刀公子一向高傲无比,这一次,被人当众在屁股上踢了一脚,估计以后,他那一向高昂着的头颅从此抬不起来了……”

“屁股被踢一脚这也没什么,毕竟并不因此少一块肉……最要命的是被人割下一只耳朵,这可破相了呀,对于这等年轻公子哥来说,那打击就有点大了……”

“那独臂客手中拿的到底是什么宝剑呢?竟然一碰之间,那碧刀公子就如同中了定身咒一般,莫非他暗中使用什么妖术?”

……

碧刀公子的下场竟是这般狼狈,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顿时台下一片哗然,各种议论之声此起彼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