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井中醉劫
  • 百兵风云录
  • 轩流风.CS
  • 2929字
  • 2019-04-08 08:01:20

也不知道醉翁七杀到底有没有听出轩流风言语之间的反讽之意,反正七人并不着恼,吴忠咧嘴笑了笑,道:“好说,好说!”

轩流风沉吟道:“诸位,想必你们其实是冲着我柳一剑而来的吧?这跟白哥没什么牵扯,便请你们放了他如何?”

吴忠嘿嘿干笑一声,道:“要我们放了他,也不是不可以,前提是,你小子要拿自己的小命来换才行。”

轩流风冷冷一笑,戏谑道:“是吗?想取我的性命,那也简单呀,我人就站在这里,有本事,你们就过来拿好了。”

秦少皇眉毛一挑,喝道:“小子,休要张狂,就让秦某来会一会你……”说着,只见他将悬在腰间的佩剑掣了出来,嗖的一声,蓦然腾空一跃,凌空朝轩流风刺了过去,速度快到了极点,一眨眼的工夫,那剑尖距离轩流风的咽喉就只差一寸的光景而已了。

轩流风叫了一声:“来的好!”蓦然伸出两指,横着一夹,便将剑刃给夹住了。

秦少皇冷哼一声,默运玄功,暗中一提真气,手臂猛地向前一送,想继续刺下去,不过却是难以寸进,回臂一抽,更是分毫未动,便知道对方的内力远非自己所能及。

正当他在考虑要不要弃剑后退之际,蓦然间,一股雷煞之气化作一股电流从轩流风的手指上奔涌出来,顺着长剑钻入他的体内,他本想运功抵抗,但根本来不及,电流一入体,瞬息之间,他的身体就麻痹起来,动弹不得。

啊!

只见秦少皇陡然发出一声怪叫,蓬的一声,须发一炸,他的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向后弹开,砰然落地之后,卷缩成一团,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你……你使的什么妖术?”

一招之间,胜负立判,这惊得邪医骇然失声,醉翁七杀也是顿时之间脸色一连数变。

轩流风嘿嘿冷笑一声,道:“秦少皇,原本我打算把你两条手臂都砍了下来,不过,若是这样的话,你父子两人都失去了双臂,估计就没有人喂饭给你们吃了,这样未免也残忍了一些,所以,敝人就大发慈悲一次,且饶过你这一次。”两指一松,那长剑当的一声便掉落在地,他眼睛看向原振天,又道,“邪医,你也不必暗自咬牙彻齿,若你不服的话,不妨就对我出招吧……放心,你的双手可以挽救无数病人的性命,我不会将它们砍下来的,最多让你也尝一尝被雷电击中的滋味而已……”

论武功,原振天自知跟秦少皇就在伯仲之间而已,秦少皇一招便落败,他心忖自己估计也难以在轩流风的手上走上两招,但杀子之仇,深如血海,若是不报,内心实在也煎熬,只见他脸上阴晴变幻了几下,陡然大喝一声:“柳一剑,老夫跟你不共戴天,看掌!”声未落,人已蹿出,凌空一掌朝轩流风的头顶劈将过去。

轩流风依然站着不动,叫道:“来的好!”一昂首,一掌就推了出去。

蓬!

两掌一碰,顿时就迸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同时一圈极光一般的光晕如同波纹一样在虚空中荡漾出来,煞是好看。

啊!

轩流风出掌的时候,法力一放,五指之间冷电萦绕,邪医与他一碰,登时就遭到了电击,禁不住发出一声怪叫,须发一炸,整人就倒飞了出去,摔地之后,落得跟秦少皇同一个下场,口吐白沫,浑身痉挛,神志不清,人事不省。

“这……这轩流风莫不是雷神转世?”

又是一招之间就将一名武林高手放倒,这一次,不但醉翁七杀感到恐惧,就是白哥都忍不住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

半晌之后,醉翁七杀脸上错愕的表情仍没有平复下去,吴忠颤声道:“喂!小子,你、你到底练的什么邪功?”

轩流风随口跟他扯谈道:“万劫不灭霹雳功!”语锋一顿,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来,复又道,“如何?你们要不要也来尝试一下哩?”

吴忠沉着脸,良久不发一言,吴仁忽然嘿嘿冷笑一下,叫道:“来就来!莫非你以为我们真的怕了你?天生万物以养人,世人犹怨天不仁,不仁之人,杀!”说话间,他一抖手中的长剑,嗖的一声,率先出剑朝轩流风刺了过去。

他一动,其他六人跟着也动了起来,纷纷挺剑刺向轩流风——

“不知蝗蠹遍天下,苦尽苍生尽王臣,不忠之人,杀!”

“人之生矣有贵贱,贵人长为天恩眷,不孝之人,杀!”

“人生富贵总由天,草民之穷由天谴,不义之人,杀!”

“忽有狂徒夜磨刀,帝星飘摇荧惑高,不礼之人,杀!”

“翻天覆地从今始,杀人何须惜手劳,不智之人,杀!”

“王侯将相皆如狗,总是刀下觳觫材,不信之人,杀!”

弹指之间,七人就将轩流风围在了中间,剑尖遥指,对准他身上的穴道要害,脚踏玄妙的步伐,绕着他飞速转动起来,七人的身上冒着浓烈的酒味,被他们这么绕着一转,轩流风顿时就感到四周都是一片飘浮迷离的虚影,约约绰绰,恍惚间,他仿佛掉进了一口酒窖之中,又好像坠入了万劫不复的罪恶深渊之中,杀气冲天,罪恶滔天,令人无端生出一股无力之感,不思抗战,自甘堕落,自甘沉沦……

“嘿!这便是‘井中醉劫七杀剑阵’吗?果然有一些门道……好,就让我陪你们好好耍一把……”轩流风淡淡一笑,身子一动,脚踏八门,就化作一抹虚影在七杀剑阵演化出来的漫天杀戮之气之中穿梭起来。

幸好遭他们围攻的是轩流风,若是换了一般寻常武夫,只怕,都不必七人出剑递招,只消被他们这样围着转上几圈,估计便承受不住了,两眼星星一冒,就倒将下去。

井中醉劫七杀剑阵衍化出来的杀阵其实非常玄妙了得,漫天剑影,无比肃杀,那凌厉的杀气纵横切割之下,石头都要化作齑粉,幸好轩流风身上穿着的汗青宝衣并非寻常之物,不然,只怕剑阵始一催动,他顷刻之间就变得赤条条,光溜溜,都不必七人动刀子,他羞也羞死了。

在一般武林高手看来,这“井中醉劫七杀剑阵”可是了不得,几乎无法可破,但在轩流风的眼中,小儿科一样的小把戏而已,他随便一招“玄天浮生”释放出来,或者随便一张王级以上的符宝丢出来,顿须臾之间就能将七人化成飞灰。

不过,轩流风感到这剑阵有一些玄妙之处值得他参悟,于是他便没有一上来就使出绝杀之招,而是把“八阵步”演练出来,打算先陪他们游斗一阵。

霎时之间,就看见八人缠斗在一起,漫天剑影纵横八荒,森森杀气笼罩四野,那场面无比的壮观华丽,看得白哥大叫过瘾,高呼大饱眼福,心中感叹连连:“得观此战,此生夫复何求?”

轩流风也并不是一味只守不攻,时不时,也见他挥剑攻击几下,他的剑上附着一层冷电一般的剑芒,嗤嗤作响,那声势相当唬人,醉翁七杀识得这剑芒的厉害,根本不敢拿自己手中的长剑跟流影剑正面碰撞,小心应对着……

八人以快斗快,几个呼吸之间,上百个回合已过。

时间宛如指间之沙,飞快流逝,很快,一炷香的时间便已过去了。

此时,在那滚滚荡荡的剑影之中,忽然间,一个声音就传了出来:“井中醉劫七杀剑阵也不过如此……游戏,就到此结束吧!”

是轩流风的声音,十分凛然,如谕如旨,不容违背的味道,声落,就看见他蓦然祭出归虚刃来,淡蓝的光芒一闪之间,就响起一片惨呼之声,并且伴随一阵当当之音。

只见七把长剑纷纷掉落于地,同时醉翁七杀有如一圈水纹一般荡退开去,脚下踉跄,一连退了七八步方才稳住身子,左手捂着右腕,指间渗出鲜血,如断线之珠一般掉落在地,他们的眼中尽是惊恐之色,仿佛,轩流风就如同鬼魅一般让他们感到畏惧。

“哈哈,醉翁七杀,承认了!”

轩流风大笑一声,便举步朝白哥走了过去,并指在他的身上疾点几下,顿时就帮他解开了穴道。

“多谢贤弟出手相救,愚兄感激不尽!”白哥朝轩流风笑了笑,他的眼中分明闪烁着一抹敬畏之色。

轩流风笑道:“呵呵!白兄休要说出这些见外的话来……其实,都是我连累了你,望你多多包涵才是!”

白哥笑了笑,不出声。

轩流风又道:“走!我们先回白哥楼去。”

白哥点头道:“也好!”

当下,两人并行朝那楼梯口走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